《格庵遺錄》原文破解:第四十八篇 歌辭總論

序: 本篇“歌辭總論”,顧名思義乃是總體性概括,雖然內容上尚缺兩個方面的論述,但論述kk了諸多事情,比如從論“三秘論”入手,談到了法輪、法輪大法及其修煉,末世敗壞現象及三災八難並起,痛斥儒士、西學之士歪理,針貶宗教之腐敗。本篇多用易理啟示世人“九宮八卦十勝之理”,指出大法修煉此乃為“前無後之末運妙法“,需須當識之,修之。本篇屬《格庵遺錄》中最長篇幅之一,實屬一篇號召之二文,語言比較通順流暢。

 

東方甲乙三八木 天帝將軍青龍之神
南方丙丁二七火 赤帝將軍朱雀之神
西方庚辛四九金 白帝將軍白虎之神
北方壬癸一六水 黑帝將軍玄武之神
中央戊己五十土 黃帝將軍句陳騰蛇
鼠牛子丑虎兔寅卯 龍蛇辰巳 馬羊午未
猴雞申酉 狗豬戌亥 天干地支變量中
(以)年月日時四象 推算之中破字法
三秘論(之)理氣化 如合符節(回歸也)

下面幾句論五行木、火、金、水、土之說──

“東方甲乙三八木 天帝將軍青龍之神 南方丙丁二七火 赤帝將軍 朱雀之神 西方庚辛四九金 白帝將軍白虎之神 中央戊己五十土 黃帝將軍句陳騰蛇”: “東方甲乙三八木 天帝將軍青龍之神”,五行屬木,方位東方,天干甲乙,數三八,神將青帝,神名青龍;“南方丙丁二七火 赤帝將軍 朱雀之神”,五行屬火,方位南方,天干丙丁,數二七,神將赤帝,神名朱雀;“西方庚辛四九金 白帝將軍白虎之神”,五行屬金,方位西方,天干庚辛,數四九,神將白帝,神名白虎;“北方壬癸一六水 黑帝將軍玄武之神”,五行屬水,方位北方,天干壬癸,數一六,神將黑帝,神名玄武;“中央戊己五十土 黃帝將軍句陳騰蛇”,五行屬土,方位中央,天干戊己,數五十,神將黃帝,神名句陳騰蛇。

下面幾句陳述地支──

“鼠牛子丑虎兔寅卯 龍蛇辰巳 馬羊午未 猴雞申酉 狗豬戌亥” : “鼠牛子丑”,屬相鼠,地支子,屬相牛,地支丑;“虎兔寅卯”,屬相虎,地支寅,屬相蛇,地支丑;“龍蛇辰巳”,屬相龍,地支辰,屬相蛇,地支巳;“馬羊午未”,屬相馬龍,地支午辰,屬相羊,地支未;“猴雞申酉”,屬相猴,地支申午辰,屬相雞,地支酉;“狗豬戌亥”,屬相狗,地支戌,屬相豬,地支亥。也就是談到了地支十二屬相。

“天干地支變量中 以年月日時四象 推算之中破字法 三秘論之理氣化 如合符節回歸也”: 以天干地支變量、年月日時四象推算之中用破字化,用三秘論之理道出了天機,以探其天機之秘法(“符”),知其天機(“節”),可謂符節如合一般。這裡“三秘論”就是《格庵遺錄》所道出的三個歷史時期之秘──壬辰倭亂時期(“松下止”),丙子胡亂時期(“家下止”),當今末世時期(“道下止”)。
 

(以)黑龍壬辰初運 (了此)松松之生(也)
(以)赤鼠丙子中運 (了此)家家之生(也)
(以)玄兔癸卯末運 弓弓之生傳(世矣)
松松家家以後(是) 弓弓乙乙田田(也)
河田洛田天地兩白 弓圖乙書兩白人
三秘中出十勝之理 易理八卦推算(時)
雙弓四乙隱秘中 避亂處發見(也)
天坡弓弓道下處 十勝福地(正是也)
此外十勝(勿須覓) 雙弓之間(須尋覓)
九宮八卦十勝之理 河洛靈人生子女
前無後之末運妙法 地天泰卦仙八卦

“以黑龍壬辰初運 了此松松之生也 以赤鼠丙子中運 了此家家之生也 以玄兔癸卯末運 弓弓之生傳世矣”: 此幾句正是論及“三秘”,韓國三個歷史時期之秘(其實,關於“三秘”,“隱秘歌”篇已作了詳盡的陳述)。“三秘”之結論是即簡明而乾脆的──壬辰(黑龍)年倭亂時,只要茱進松林深谷就能獲生(“松下止”);丙子(赤鼠)年鬍子亂時,只要守在家中不出屋就可獲生(“家下止”);癸卯(玄兔)末世末運劫難里,只要修煉法輪功(“弓弓”)就可獲生(“道下止”)。“三秘”之初運“壬辰之亂”指一五九二年四月十三日日本以“征明借道”為名,率大軍侵朝之戰亂;中運“丙子之亂”為清太宗怒於朝鮮親明疏清,於一六三六年十二月揮戈入朝之戰亂;末運末世之亂正指當今世界,由於人類的道德敗壞將遇一次大淘汰之劫難。而在此,將末運之初定為一九六三癸卯(玄兔)年。也就是說,自二十世紀六十年起,人類的道德急速大滑坡。

“松松家家以後是 弓弓乙乙田田也”: 也就是“三秘”之中,前兩個時期之亂之後便是當今弘傳法輪大法(法輪功)的時期,這就是天所定的天運,也是天機。

“河田洛田天地兩白 弓圖乙書兩白人 三秘中出十勝之理” : 河圖洛書先天后地出兩白,弓圖乙書法輪圖、法輪大法書(法輪功)里出兩白人,是“三秘”即三個歷史時期體現出法輪大法之理論。

“易理八卦推算時 雙弓四乙隱秘中 避亂處發見也 天坡弓弓道下處 十勝福地正是也 此外十勝勿須覓 雙弓之間須尋覓”: 什麼是十勝真理?用易經之理八卦推算就會知道,十勝真理就在“雙弓四乙隱秘中”。那麼何為“雙弓四乙”?“雙弓”就是指法輪圖里太極與先天大道;“四乙”就是指法輪圖里四位.d字符。若是能夠發現此符號,那麼就是等於發現了避亂處,這正是天坡十勝“道下止”,即走向天國的法輪大法(法輪功)修煉,這正是十勝即法輪大法之福地。此外不要尋找什麼十勝真理,而“雙弓之間”必須尋覓之,因為他是十勝真理(法輪功)的符號。

“九宮八卦十勝之理 河洛靈人生子女 前無後之末運妙法 地天泰卦仙八卦”: 具有“九宮八卦”(九宮多次解過不贅述)就是十勝(法輪功)之理,是按照宇宙之法之理(河圖洛書,關於指點法輪大法多用河圖洛書作比喻之由在於,人類對宇宙法理的最高認識只能達到對河圖洛書的探索,根本未能超出銀河系,而法輪大法即“十勝”則是宇宙之法之道,無奈人類認識之極限,只好以河圖洛書喻宇宙法理),而遵其宇宙法理的人生就是好的(“子”與“女”相加則是“好”)。此乃是從來沒有過的,也從今不會再有的,唯屬這次的末運時期之妙法,是將呈現周易地天泰卦即萬事亨通之八卦的天運。
 

邪說熾盛東西之學 正道浸微行亦難
槿花朝鮮名勝地 天神加護異跡(故)
牛聲在野??嘛聲中 非雲真雨喜消息
八人登天升降(也) 賤反貴人新性(故)
有雲真露垂垂立 心靈變化(可成乎)
牛性在野十勝處 牛鳴聲(聲)浪藉 (也)
十口之家五口一心 陰陽田位一家和
河圖天弓甘露雨 雨下三貫三豐理
洛書地乙報答理 牛吟滿地牛聲出
生我弓弓無處外 雨下三迎者生(也)
弓弓貓閣藏谷之處 牛聲出現見不牛
六坎水之一坎水 河洛易數(完結矣)

韓語“浪籍”即遍地散開之意

“邪說熾盛東西之學 正道浸微行亦難”: 由於末世無論東方還是西方其學說之邪極盛之故,雖傳出“前無後無”之天法大道仍出現“正道浸微行亦難”之局面。

“槿花朝鮮名勝地 天神加護異跡故 牛聲在野??嘛聲中 非雲真雨喜消息”: 木槿花盛開的韓國是名勝地(韓國以木槿為國花,這裡朝鮮實指南韓,因為諸多處點為“南韓”),這是因為天神加護之故。因而,在韓國掀起修煉法輪功的熱潮當中(“牛性在野??嘛聲”),“非雲真雨”滋潤著每個有善根之人心田,法輪大法的喜消息遍地傳開。

“八人登天升降也 賤反貴人新性故 有雲真露垂垂立 心靈變化可成乎”: “八人登天”即天火,這裡天火並非與其它篇中暗喻劫難的“天火”不同,是指修煉者身體內的陰陽平衡,也就是修煉者通過煉功身體達到陰陽平衡的健康狀態,這裡指修煉法輪功給煉功人帶來身體上變化的一面,另一面是給煉功人帶來心性上的變化,使之心性得到更新從而由卑賤上升為貴人(“賤反貴人新性故”)。這是因為法輪大法法理(“有雲真露”)促使修煉者來個“心靈變化”的原因。

“牛性在野十勝處 牛鳴聲聲浪藉也”: “牛性”修煉者,“在野”指法輪功在室外的“煉功點”;“牛鳴聲聲”,多指他們煉功及傳功,“浪籍”韓語發音遍地散開,“牛鳴聲聲浪籍”就是到處都是煉法輪功的。

“十口之家五口一心   陰陽田位一家和”: 此兩句直接描繪了法輪里的符號。“十口之家”就是“九宮加一”即十勝,也就是五位卍字符兩為太極、兩位先天大道,加之一大圓圈組成法輪的“一家十口”,而“五口一心”所指的正是五位卍字符。由此可見“十口之家五口一心”所指的五位卍字符,而“陰陽田位”所指的是各有陰陽符號的太極與先天大道。“一家和”即指卍字符與太極、先天大道之和。

“河圖天弓甘露雨   雨下三貫三豐理   洛書地乙報答理”: 河圖指為地,洛書指為地,這裡河圖為“天弓”,洛書“地乙”,將法輪里太極、先天大道喻為“天弓”,將卍字符喻為“地乙”;“天弓”為甘露雨,“兩下三貫三豐理”即“真善忍”之理,“地乙”生成修道者報答天理。

“牛吟滿地牛聲出   生我弓弓無處外   雨下三迎者生也   弓弓貓閣藏谷之處   牛聲出現見不牛”: “牛吟滿地牛聲出”,到處是修煉者,修煉法輪功的熱潮不斷,說到底,生我之法輪功(弓弓)不在別出,而就在“兩下三迎”即修“真善忍”三字者生。“弓功貓閣”,為何叫“貓閣”?此形象正如“穴下穹身”相同,說明法輪功在世間社會上的處境或其特點。而此“弓弓貓閣藏谷之處”只聽到牛聲而不見牛,“真善忍”的修煉使之修煉者心性日益變善。這裡所指“牛聲”是修煉,只是個形象性比喻罷了,自然不會有什麼牛或見到什麼牛(“不見牛”強調的就是其“牛”並非真牛而是修煉法輪功的修煉者)。

“六坎水之一坎水 河洛易數完結矣”: “六坎水”指河圖,“一坎水”指洛書,“六一水”為河洛;是以宇宙法理所構成(“河洛易數完結”)。

 

利在石井靈泉之水 寺沓七鬥作農(乎)
天上北鬥文武之星 曲土辰寸水源田
一六中出生命水 日就月將自羅 (來)
一日三食飢餓時 三旬九食不飢谷
水火升降變化數 以小成大海印化
盤石湧出生命水 萬國心靈(皆)通(也)
不老不死陰陽道理 雙弓雙乙造化(矣)
四八四乙雙弓之中 白十勝之出現(也)
落盤四乳黃入腹而 雙乙之中黑十勝
天理弓弓地理十處 皆曰十勝傳(世也)

韓語“自羅”即長之意

“利在石井靈泉之水 寺沓七鬥作農乎 天上北鬥文武之星 曲土辰寸水源田”: 關於“石井”已在前一些篇里解為法輪之形象。既然形喻“石井”自然而然就會聯想到井水,而此井水是修道之“靈泉之水”,是用於“寺沓七鬥作農”,就是作天上北鬥七星之天農的,是相傳天上主管生命及眾神的北鬥文昌星與武曲星的。“曲土辰寸水源田”,“曲”與“辰”合字為“農(農)”,“土”與“寸”合字為“寺”,韓語發音“農寺”即“農事”,而“事”採用同音“寺”,顯然獨具匠心。也就是說,“石井”之水是用於宇宙(“北鬥”)之法修煉的“水源田”。

“一六中出生命水 日就月將自羅來”: 按周易八卦一六數為水,而正如上面所述此乃“靈泉之水”即生命之水,他隨著“日就月將”而長(韓語發音“自羅”為“長”)。也就是日以繼月修煉法輪功,修者其功在不斷地長。

“一日三食飢餓時   三旬九食不飢榖   水火升降變化數   以小成大海印化   盤石湧出生命水   萬國心靈皆通也   不老不死陰陽道理”: 世人一日三食也會飢餓而修煉者則三旬即一個月九食也不飢,這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身體達到陰陽平衡,是法輪(海印)使其修煉者由小成大之故。關於“水火升降變化數”韓國諸多預言書均有論述,當然是不同角度,不同論述,但大同小異。如,《三易大經》“八卦九宮十勝章”道:“天門地戶之日根月窟合辟往來,干南坤北九六度與坤南干北六九度變化升降 …… ”。“盤石”即“石井”湧出的生命永生之法理(“生命水”),是不論其國界、種族如何,心靈皆通的不老不死的陰陽道理即宇宙之法理。

“雙弓雙乙造化矣   四八四乙雙弓之中   白十勝之出現也   落盤四乳黃入腹而”: 此四句也是形象地比喻法輪功的。“雙弓雙乙造化”,接上句“不老不死陰陽道理”,此乃是“雙弓雙乙造化”之故。“四八四乙雙弓之中”,“四八”是指四面八方,“四乙雙弓”是指法輪里除中央大卍字符外,是指法輪四面的四位卍字符與位於八方的四位卍字符、一對太極、一對先天大道符號。“白十勝”即淨化身體與心性的法輪功就是出於此“四八四乙雙弓之中”。“落盤四乳”已多次解過,即指法輪里的兩位太極與兩位先天大道。而“黃入腹”的確是隱語,是指金黃色的大卍字符(黃),位於法輪中央形似“入腹”之狀。

“雙乙之中黑十勝 天理弓弓地理十處 皆曰十勝傳世也” : 此四句中前兩句談到了十勝。“雙弓之中黑十勝”,“黑”象徵著地,“黑十勝”就是地理上利於弘傳法輪功之處。縱觀《格庵遺錄》,用堅決地口氣否定地理十勝之說,原因在於世人想入非非,以為只要尋到地理十勝就可修成的荒唐想法,不知只有得到“弓乙”符號的法輪功(十勝)才能夠真正修道的根本。但是,就韓國來講,法輪功在哪些地方將會弘傳,哪些地方不及可能也有指定。因此,《格庵遺錄》基調上之所以否定地理十勝是有道理的。而在此客觀上指點地理十勝的存在並非與前者相悖。“天理弓弓地理十處”,“天理弓弓”就是宇宙法里之法輪大法(法輪功),“地理十處”則說明韓國有十處是弘傳法輪功的寶地,也就是此十處可謂“十勝傳世”之處。

 

弓乙 天地陰陽之理 書數通達干牛道
紫霞島中弓乙村 有無識間(皆言語)
曲口羊角(而行之) 山上之鳥(非是也)
非山非野仁富之間 奄宅曲阜玉山邊
雞龍白石平沙福處 武陵桃源此勝地
一片福州安淨潔處 誰是不知種桃人
不利山水紫霞島 平沙福地三十里
南門復起南韓 紅亂赤霞避亂處

原文“弓乙”之上各有“雨”字,即雨字與弓,雨字與乙上下結合合為一字

“弓乙天地陰陽之理 書數通達干牛道”: “弓乙” 即法輪大法是天地陰陽之理,也就是說宇宙真理;此大法大道有幾本指導修煉的書,學習與通達此幾本大法之書是“天牛”即修煉者修道之本。由此可見,神人在這裡強調讀法輪大法經書之重要性。

“紫霞島中弓乙村 有無識間皆言語 曲口羊角而行之 山上之鳥非是也” : 《格庵遺錄》所指的“紫霞島”就是韓國,“紫霞島中弓乙村”韓國各修煉場,按他們法輪功的說法叫做“煉功點”上,一些人儘管對一些事情沒有把握卻總是議論紛紛(“有無識間皆言語”),給修煉界內部帶來是非及矛盾。而此類人口頭上總是掛著從善的大法大道,而實質上卻將善歪曲而行之(“曲口羊角”,“羊角口”合字為“善”;曲善,即被歪曲之善);而在這種風氣或動向之中,“山上之鳥非是也”,“山上之鳥”迄今破譯者都認定為“崔”即崔氏人物,如果按此說法而解,就是修煉界內部混亂中有一個崔氏,此崔氏是不夠正派的人物。也就是說,此人口頭上說得冠冕堂皇,背地裡卻幹著“曲口羊角”歪曲善而不善的行為,具體是何未明示,故不予細解。但是筆者認為,《格庵遺錄》顯然將此崔氏與“淫女僧”區別開來,只是說他不是。其中又一含意是此人不是主導人物。

“非山非野仁富之間 奄宅曲阜玉山邊 雞龍白石平沙福處 武陵桃源此勝地 一片福州安淨潔處 誰是不知種桃人”: 在此六句中,前四句是已在其它篇里多次出現的句子。十勝即法輪仙境在何處呢?不在山不在水,是在善(“仁”)多積(“富”)之處是在孔聖奄宅曲阜,以此喻聖人所在之處。那麼大聖人在何處?就在“玉山”邊,“玉山”就是指白頭山(長白山),大聖人就在白頭山(長白山)邊。而此“武陵桃源勝地”正是在“雞龍白石平沙福地”法輪里。“雞龍白石”以“白石”指點法輪太極之陰陽兩白占,“平沙”比喻平面即指法輪圖。“一片福州安淨潔處 誰是不知種桃人”,比喻法輪之神聖而故曰不知何者為種桃人。

“不利山水紫霞島 平沙福地三十里”: “紫霞島”是指兩張法輪圖中,底部寫有“法輪常轉”字樣的顏色鮮艷的法輪圖,此“紫霞島”非山非水,“平沙福地三十里”,“平沙”是指“雞龍白石”即法輪里的太極兩白,“三十里”寓意較深。《格庵遺錄》“隱秘歌”篇中首次談到“雞龍白石平沙間 三十里局天秘藏”。可見,“三十里局”則屬天秘,簡言之,“三十里局”或“三十里”是指“天地人”三才之十勝,也就是天地人各十勝即三十中出兩儀兩白,陽十勝。

“南門復起南韓 紅鸞赤霞避亂處”――“南門”指韓國南方,韓國大邱等南方地域修煉法輪功的人較之北方更多或因為其它原因,將擔負“復起”韓國(南韓)的重任;“紅鸞赤霞”這句比喻與“紫霞島”相同,即法輪是世人避亂處。

 

自古只今此世(至)    儒佛仙出名哲(們)   
參禪性覺道通(故)    肉死神生重生法   
河洛運去來世事    先覺無疑知之故   
中天弓符先天回復    四時長春新世界   
自古及今預言中    多數秘文(雖甚多)   
孔孟詩書儒士(們)    西瓜外狧不味內   
儒佛運去儒佛來    何佛去而何佛來   
兔丈水火能殺我    斥儒尚佛是從金牛   
似人不人從金之理    東西合運十勝出   
無無中有有中無無 半球  無而為化天運(故)   
雪氷寒水解結(了)    萬國江山春化來   
尚佛來運運數(好)    三聖合運一人出

“自古只今此世至 儒佛仙出名哲們 參禪性覺道通故 肉死神生重生法”: 自古至今世上儒佛仙名哲們通過“參禪悟性覺”,而信道之故,走了一條其肉身神死亡而其精神不滅並重新獲生之路。

“河洛運去來世事 先覺無疑知之故 中天弓符先天回復 四時長春新世界”: “河洛運”指世人對宇宙的淺薄認識,也就是世人只能用河圖洛書之理認識宇宙,而此世間的“河洛運”包括大覺者所講的法,也就是銀河系的法理,時至當今此運已去而不管用;包括釋迦牟尼佛在內的“先覺”早已知此事情並有所論述。不僅如此,這些先覺們知道“中天弓符先天回復 四季長春新世界”。“中天”為天地人三才之人,“中天弓符”是指修煉眾生的法輪大法(法輪功),此大法是“先天回復”,是來源於天上最高法理的,他將造就“四時長春新世界”。

“自古及今預言中   多數秘文雖甚多   孔孟詩書儒士們   西瓜外狧不味內   儒佛運去儒佛來   何佛去而何佛來”: 自古至今的預言多為秘文,是指點當今末世的,但那些所謂“孔孟詩書儒士們”也就是自以為能耐的專家、學者,對其預言書只能形同外狧西瓜皮而不知內味一樣,不知當今正是“儒佛運去儒佛來”,也就是不知釋迦運、孔子運已去不復返而新佛到來,不知“何佛去而何佛來”。其實,是在指責那些滿腹經倫的專家學者卻不知當今世界彌勒大佛降世正在弘傳大法大道——法輪大法故為他們不知“何佛去而何佛來”而形同“西瓜外狧不味內”。

“兔丈水火能殺我”: 辛侑承先生指出,所謂“兔丈”是比喻前漢文帝第二子梁孝王所建的曜華宮與兔園,在此尋歡作樂、荒淫無度之歷史,示意道德敗壞能置我滅頂之深潭。

“斥儒尚佛是從金牛   似人不人從金之理”: 筆者認為此兩句與《格庵遺錄》“南師古秘訣”篇中“從金從金何從金   光彩玲瓏從是金”兩句是兩回事。迄今幾乎所有《格庵遺錄》破譯者就此句子與其它如《採取歌》等一些預言書里所指天干屬火,屬牛而姓金來斷定,所指的是一九四九己丑年生,因而斷定要隨從己丑生姓金的人。但筆者可以斷言“南師古秘訣”篇里所說的“從金”決不是一九四九己丑年姓金的人,而是法輪里金黃色卍字符,因為有關四句足以證明筆者推斷:“從金從金何從金  光彩玲瓏從是金  日月無光光輝城  邪不犯正真從金”。然而,在本篇“歌辭總論”里好像是說到了那個姓金的一九四九己丑年生。其理由是“斥儒尚佛是從金牛”,“金牛”是指人,顯然是指大聖人的弟子而不是大聖人,那麼所謂“金牛”之金可能就是此人的日柱五行屬於金了。

“東西合運十勝出 無無中有有中無無 無而為化天運故 雪s旰??飩崍? 萬國江山春化來”: “東西合運”亦寓全球乃至整個宇宙出十勝(法輪大法),虛中有實,實中有虛,乃指太極、無極之宇宙法理,化作天運向世間弘傳大法大道,因而冰雪消融,萬國江山迎春來。

“尚佛來運運數好 三聖合運一人出”――崇尚佛的運數即來,此運好運,是佛、道、仙“三聖合運”而出其代表,即天上主佛(《格庵遺錄》所指的大聖人)出來做救度眾生之事。
 

末世愚盲蠢瞽朦朧    視國興亡如草芥   
父子爭財夫妻離婚    情夫視射寡婦生產   
淫風大行有夫之妻    背夫(乃)末世(也)   
君弱臣強民嬌吏    吏殺太守無所忌憚   
日月無光塵霧漲天    罕古無今大天災   
天邊地震飛火落地    三災八亂並起時   
(知此)時(否)世人(們)    三年之凶二年之疾   
流行瘟疫萬國時    吐瀉之病喘息之疾   
黑死枯血無名天疾    朝生暮死十戶餘一   
山嵐海瘴萬人多死    大方局手(無奈何)   
五運六氣虛事(故)    無名惡疾免(不可)   
當服奄麻常誦呪    萬怪皆消海印(也)   
狂風淫雨激浪怒濤    地震火災不虞之患   
毒瘡惡疾殺人強盜    饑饉餓死(所到之處)   
戰爭大風忽起(時)    自相踐踏昊哭聲   
安心(不可)世上(也)

“末世愚盲蠢瞽朦朧 視國興亡如草芥 父子爭財夫妻離婚 情夫視射寡婦生產 淫風大行有夫之妻 背夫乃末世也 君弱臣強民嬌吏 吏殺太守無所忌憚”: 到了末世人們喪失道德標準變得愚盲,舉例的話,將國家興亡視為草芥,唯利是圖,拜金主義盛行;父與子為錢財而分爭;離婚風氣風摩全球;情夫到處尋找獵物,寡婦竟然生產孩子;淫風大行,有夫之妻背其夫尋歡作樂,此乃正是末世。而到末世,君弱臣強民嬌吏,竟然吏殺太守,下級造反上級卻無所忌禪。

“日月無光塵霧漲天   罕古無今大天災   天邊地震飛火落地   三災八亂並起時   知此時否世人們”: 末世災難即將發生,世人們,你們知否?人不治,天治,天治即將開始。這是罕古無今的大天災,其悽慘程度史無前例,形同“日月無光塵霧漲天”,“天邊地震飛火落地”,三災八難並起時(“三災八難”,相傳“三災”每十二年輪一次,每次為三年,有戰亂、疾病、饑饉。小三災與火災、水災、風災,大三災之說;“八難”則包含世間所有苦難,如饑饉、饑渴、寒冷、酷熱、水、火、兵亂、刀,另一說為吃官司、破財、離別、吊吊、病災、破產、事故、傷身等等。)

“三年之凶二年之疾 流行瘟疫萬國時 吐瀉之病喘息之疾 黑死枯血無名天疾 朝生暮死十戶餘一 山嵐海瘴萬人多死”: 到底是什麼樣的大天災呢?是“三年之凶二年之疾”。關於“三年之凶二年之疾”,在前些篇中早有定論。“三年之凶”是指三年大天災,不僅是《格庵遺錄》,尤其《馬上錄》等預言書更是明確指出,其“三年之凶”是自二○○二年起主要發生在中國大陸,與一些國家與地區並指出之所以是中國大陸主要遭受其害是因為中國鎮壓了法輪功。《格庵遺錄》下了定義,自“三年之凶”即二○○二年始,末世災難正式開始。繼三年大災害,兩年間世界各國發生惡疾,也就是“流行瘟疫”盛行,因為“黑死枯血”的無名無疾,人類將出現十戶只能剩一戶的悽慘之極的情景。由此可見,數年之內地球上的人類將橫掃一大批,沉迷中的人類之邪惡膽敢鎮壓大法大道法輪功,膽敢迫害天佛;有的將大法送至門口也拒之門外,仍沉迷於追求世間享樂而不知滅身之災即在眼前,世上哪有比這更可悲可怕的事情啊!當然這一切是人類自己道德敗壞才招來的,怨不得天,怨不得地。“山嵐海瘴人多死”,此處泄露了一些天機即靠山傍海不利。也就是說,末劫災難開始之後,山嵐與海邊陰毒氣極盛而多死人。不知“山水不利”是否指此一說。

“大方局手無奈何 五運六氣虛事故”: 末世劫難其兇猛慘烈,“大方局手”識者,早已預見或看破其運的人也沒有什麼辦法;“五運六氣虛事”,“五運六氣”是指“五運為甲己為土,乙庚為金,丙辛為水,丁壬為木,戊癸為火而甲年與乙年由土運統率;六氣為子午為少陰君火,丑未為太陰滋土,寅申為少陽相火,卯酉為陽明燥金,辰戌為太陽寒水,己亥為厥陰風木而此六氣主管氣候。”另說“五運”為五行相生相剋之理,“六氣”為陰、陽、風、雨、晦、明之氣運。“五運六氣虛事”是指人世間的常理常規已經開始不管用。

“無名惡疾免不可  當服奄麻常誦呪   萬怪皆消海印也”: “五運六氣虛事”,無名惡疾流行世界是註定的,而此當中能夠獲生的唯一辦法就像幼兒時時不離其娘(韓語音“奄麻”與“媽媽”、“娘”相同)般經常讀法輪大法的書,而要不被世間所流行的種種惡病所害“萬怪皆消”就得靠煉法輪功,靠法輪(海印)去解決。

“狂風淫雨激浪怒濤 地震火災不虞之患 毒瘡惡疾殺人強盜 饑饉餓死所到之處 戰爭大風忽起時 自相踐踏昊哭聲 安心不可世上也”: 這裡除了前面談到的無名惡疾流行之外,還列舉了末世劫難的一些情景──狂風淫雨起洪水,地震火災則不絕;毒瘡惡疾流行,殺人強盜紛紛起,由於災害到處是餓死之屍;戰爭風火四處起,世界頓時變成戰亂、疾病之地,無一國安定,無一日安寧,活生生地體現出除了修煉法輪功的修道者們外,整個人類面臨著覆滅之前的大劫難。

 

三人一夕雙弓(知) 訪道君子修道人
十勝福地弓乙(也) 無道大病(得病)者
不死海印(出世也) 和氣東風舊盡悲
七年大旱(似甘露) 萬國勝地江山下
甘露喜雨民蘇生 惡疾多死免(其災)
全世騷動海運開 一夜千艘出航時
(千艘汲去)漢江水 十勝物品海外出
六大九月(來無疑) 十勝雲曰(已廣傳)
人眾則時物盛(故) 物勝則時地辟(矣)
地辟則時苦盡甘來 地運退去天運來
天下靈氣皆入勝 南海島中八靈山
海島之中(不是也) 萬頃蒼波大海邊
小產魚鹽(雖)富饒 他國兵船往來(故)
弓不在水分明(也) 不利山水非野處
仁富平沙桃源地 東半島中牛腹洞
青鶴神靈出入(也) 人王四維智異山
(用此)十勝暗示(也) 十勝之地出現(時)
死末生初當運(矣)

“三人一夕雙弓知 訪道君子修道人 十勝福地弓乙也 無道大病得病者 不死海印出世也 和氣東風舊盡悲 七年大旱似甘露 萬國勝地江山下 甘露喜雨民蘇生 惡疾多死免其災”: “三人一夕”合字為“修”字,訪道君子修道人務必知曉其修道乃是法輪功(“雙弓”即“弓弓”),十勝福地正是法輪(“弓乙”)。因生生世世所積之業,“無道大病得病者”是否知道,“不死海印”已出世,他能使眾生起死回生,只要你真修法輪功,那麼不僅你的大病能夠除掉還能獲得長生。此海印(法輪)傳世猶如“和氣東風”,猶如“大旱之甘露”,使世界各國的眾生得到蘇生(“萬國勝地江山下 甘露喜雨民蘇生”)。“惡疾多死免其災”,在惡疾流行全球,橫掃一大批人類之中,修法輪功的人免於惡疾之難,其實任何災難也落不到法輪功修煉者頭上。

“全世騷動海運開 一夜千艘出航時 千艘汲去漢江水 十勝物品海外出 六大九月來無疑 十勝雲曰已廣傳” : “全世騷動海運開”,就是加強海外各國之間的交流。然而“海運開”所指的就是國際間各國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功)交流,而不是指世間外交、外貿、文化交流。“一夜千艘出航時 千艘汲去漢江水 十勝物品海外出”,形同一夜千艘出航一般,眾多海外學員來韓交流,這裡“一夜”一詞乃頗有回味。為什麼是“夜”呢?在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仍在繼續的情景下,十分形象地描繪了韓國社會的背景與環境。而在此“千艘汲去漢江水 十勝物品海外出”兩句也滿有意思。據了解,韓國法輪功傳播是在一九九六年,但因諸多原因白白浪費掉了幾年極其珍貴的時間,到了二○○○年才算開始起步。到現在還不到三年的時間。但是,韓國將會迎頭趕上甚至後來居上,他們將召開大型的國際法會,首次法會起就有海外修煉者值得學習與借鑑的東西,“千艘汲去漢江水 十勝物品海外出”。也就是說,眾多的海外學員到韓國交流將帶去韓國修煉者的修煉經驗,因而韓國修煉者的修煉經驗將傳到海外各國。

“六大九月來無疑 十勝雲曰已廣傳”: 此兩句與前幾句都是《格庵遺錄》第四篇“來貝預言六十才”與第四十篇“海運開歌”中所述的情況,其中關於“六大九月”迄今誰也搞不清楚是何意,尤其對“六大”各有其解,對此,筆者難以首肯。筆者就此問題已在“來貝預言六十才”篇里破譯過,所謂的“六大九月”就是自二○○一年至二○○八年間韓國將會召開六次國際性的法輪大法修煉交流會或他們所說的法會(“戊己蛇鼠其然 六大九月海運開”,其中也包括一九九八戊寅年,一九九九己卯年韓國修煉者去海外交流,而“六大”會議則在“蛇鼠”即二○○一年辛巳年至二○○八年戊子年間)。也就是說,自二○○一年至二○○八年韓國肯定會召開共六次起碼對韓國來講是有影響的國際交流會。而此“六大”會議都將在秋季舉行。“九月”只是秋季之意,並非絕對是九月,更何況九月也分為陽曆與陰曆,或是陽曆九月陰曆九月或是陽曆十月陰曆九月。通過“六大九月”與海外修煉者們廣泛交流,法輪功(十勝)將在韓國得到弘傳。

“人眾則時物盛故 物勝則時地辟矣 地辟則時苦盡甘來 地運退去天運來 天下靈氣皆入勝”: 由於“六大九月”海運開,促進韓國弘傳法輪功,學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多,隨著修煉者多而其修煉經驗也越豐富(“人眾則時物盛”),修煉經驗弘傳方法越多,荒涼之地終於被開闢起來(“物勝則時地辟”);而此“地辟”正是十勝(法輪大法)在韓國廣傳,終成大氣候,可謂“苦盡甘來”,然而,地運終於退去,萬事亨通之“地天泰”天運即來,天下所有靈氣全都入十勝(法輪功)的。

“南海島中八靈山 海島之中不是也 萬頃蒼波大海邊 小產魚鹽雖富饒 他國兵船往來故”: “南海島”是指南韓,“八靈山”是指何處令人費解,“八靈山”南韓無此山名或地名,那麼這是隱語不假,但問題是它仍指某一地,某一處隨後的“海島之中不是也 萬頃蒼波大海邊 小產魚鹽雖富饒”,也就是說,此“八靈山”是不在陸地相連的韓國,而且在“萬頃蒼波大海邊 小產魚鹽”的富饒之地。那麼這裡所指的“八靈山”是何處呢?是指與韓國本土隔海相望的濟州島。由於濟州島地處遠離韓國本土的韓國最南端,靠公海而“他國兵船往來”。顯然,神人談此濟州島是“縱觀全局”,談及整個韓國。那麼到底談什麼了呢?是談到法輪功將傳到與韓國本土遙遠的韓國最南端濟州島去。

“弓不在水分明也 不利山水非野處 仁富平沙桃源地”: 由此可見,修道之地不在什麼山,什麼水,也不在廣野,而在“仁富”,善多的“平沙桃源地”即法輪。

“東半島中牛腹洞 青鶴神靈出入也”: “東半島”是指韓國,“牛腹洞”是前些篇中已解過的隱語即法輪。“牛”喻法輪功修煉者,“洞”形圓而意指圓形法輪。“牛腹洞”是指法輪功修道者們所說的煉法輪功者小腹處會有一個法輪之說,也是意指法輪。而此處正是“青鶴神靈出入”地,“青鶴”是吉祥之鳥,故象徵煉法輪功就會健康長壽與吉祥。

“人王四維智異山   用此十勝暗示也   十勝之地出現時   死末生初當運矣”——“人王四維”(“人王”合字為“全”;“四維”合字為“羅”),在《格庵遺錄》中幾次出現,但基本分為兩種意思,一是,“全羅”全都包括之意;二是“全羅”是指韓地名,指韓國西南部地區全羅道。這裡“人王四維”屬後者,是指韓國全羅道。智異山即韓國南部名山之名。那麼“人王四維智異山 用此十勝暗示也”。就是說,以位於韓國南部中端的全羅道名山智異山暗示法輪功(十勝)弘傳。其寓意就是指法輪功將會在韓國南部得到弘傳。《格庵遺錄》已在多次明確地指出法輪功在韓國南部得到最廣泛的傳播。這是因為佛教信徒較之基督教、天主教更容易接近法輪功之故?“十勝之地出現時”是“死末生初當運”。法輪大法的出現是宇宙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死末生初”之運。

 

入山修道念佛(者們)    彌勒世尊(雖)苦待   
釋迦之運去不來    (一去不回不再來)   
三千之運釋迦預言    當末下生彌勒佛   
萬迭山中仙人(們)    山中滋味(雖)閒寂   
魑魅魍魎虎狼盜賊    是亦弓不在山(也)   
鬥牛在野勝地處    彌勒佛(已)出現(世)   
儒佛仙(之)腐敗(故)    (知其)君子(是何人)   
削髮為僧侍主(們)    世音菩薩(是何人)   
侍主菩薩(也)不覺    (何以知曉)彌勒佛   
阿彌陀佛佛道人    八萬經卷(雖)工夫    
(人人雖說上)極樂    (此路難走)希微(也)   
西學入道天堂人    (雖說)天堂(話語好)   
九萬長天(遙而遠)    一平生(可走不到)   
詠歌時調儒士(們)    五倫三綱正人道   
倨謾放恣猜忌疾妬    陰邪情慾啻(是也)   
人道儒(與)地道佛    日落之運(歸其)故   
洛書夜運昏衢中    彷徨霧中失路(也)   
儒佛仙各分派(系)    相勝相利(紛爭說)   
天堂(也好)極樂(也罷)    彼此一般(皆走不得)   
平生修道十年工夫    喃嘸阿彌陀佛(也)

韓語“工夫”即學習

“入山修道念佛者們 彌勒世尊雖苦待 釋迦之運去不來 一去不回不再來 三千之運釋迦預言 當末下生彌勒佛” :此六句針對佛教信徒所說。入山修道念佛者們,你們雖然苦待彌勒世尊,知否釋迦牟尼曾預言三千之運,也就是他去世三千年前後將由彌勒大佛降世苦度眾生。此六句就是說,連釋迦牟尼也都說當今時置末法時代,他的法已經不管用了,將由彌勒佛降世普度眾生,而你們為何還固守那個佛教呢?

“萬迭山中仙人們 山中滋味雖閒寂 魑魅魍魎虎狼盜賊 是亦弓不在山也”: 此四句是針對所謂入山修道的道家信徒所說。深山老林中修道的人們,在山中修道的滋味自然十分寂寞,山中仍魑魅魍魎虎狼盜賊不斷,是法輪大法(“弓”)即真正的大法大道不在山之故。這幾句也是勸告入山修道的道家信徒們趕緊下山修法輪功。

“鬥牛在野勝地處 彌勒佛已出現世 儒佛仙之腐敗故 知其君子是何人”: 煉法輪功的修煉者(“鬥牛”)在室外的“煉功點”煉功(“在野勝地處”),彌勒佛已經出現了!所指的彌勒佛就是大聖人。當今佛道神都已經腐敗之故,誰知何人是君子。

“削髮為僧侍主們 世音菩薩是何人 侍主菩薩也不覺 何以知曉彌勒佛 阿彌陀佛佛道人 八萬經卷雖工夫 人人雖說上極樂 此路難走希微也”: 此幾句是提醒佛教信徒的醒世忠言。削髮為僧的佛教信徒們,你們可知何人是觀世音菩薩?如果連菩薩都不知曉如何能知曉彌勒佛?信阿彌陀佛的佛道人們,雖然你們學(“工夫”,韓語發音為學習)八萬大藏經,說是人人能上極樂世界,但知否?此路難走,希望希微。這是因為到了當今末世除了法輪功即法輪大法(十勝、弓弓乙乙)之外,任何所傳的法,所流的教都不好使之故。

“西學入道天堂人 雖說天堂話語好 九萬長天遙而遠 一平生可走不到”: 此幾句是提醒西方教信徒的醒世忠言。“西學入道”信西方教的信徒們,你們口頭所說的天堂是好,但你們無論如何虔誠地信仰西方之神,你們平生誰也去不了你們所信的西方神的天國。

“詠歌時調儒士們 五倫三綱正人道 倨謾放恣猜忌疾S? 陰邪情慾啻是也”: 此幾句是提醒儒教學者之醒世忠言。詠歌時調孤芳自賞的儒士們,三綱五倫確實是正人道,但你們實則高傲放任,互相猜忌嫉妒之能事,加之陰邪情慾道德敗壞,口口聲聲“三綱五倫”卻背道而行,何以稱之正人君子?!

“人道儒與地道佛 日落之運歸其故 洛書夜運昏衢中 彷徨霧中失路也 儒佛仙各分派系 相勝相利紛爭說 天堂也好極樂也罷 彼此一般皆走不得 平生修道十年工夫 喃嘸阿彌陀佛也”:此幾句為驚世忠言,神人在此斬釘截鐵地指出:至今世間流傳的所有道,所有教,都已失效,平生修道只是一場虛夢,所盼天堂、天國誰也去不了;暗喻只有修煉當今傳出的法輪大法(法輪功)才是真正能夠獲得不死永生。什麼“人道儒”、“地道佛”都是“日落之運”。這是因為洛書(洛書指地)之地運處於昏衢之中。人們猶如處在霧中般彷徨失路,不知何去何從;而儒佛仙各自分派,紛爭不已。總之,叫天堂也好,說天國也好,信這信那也好,都是彼此彼此,你們誰也去不了天堂,也去不了天國,平生修道只是白修,平生所信只是白信。

 

春末夏初四月天 (知曉之後均)虛事
儒曰知識平生人道 名傳千秋死後論
佛曰知識越一步 極樂入國死後論
仙曰知識又越步 不死永生入國論
三聖各異(雖)主張 儒佛乘運(成其時)
河上公(之)永生論 真理不覺儒士(們)
異端主張猖認(故) (如此這般教)儒生
坐井觀天彼此之間 脫劫重生(你知否)
富死貧生末運(時) 上下分滅無智者
一知不二無知者 (雖然口說)黑石皓
海印造化不覺(時) 雞龍白石(何以成)
先天秘訣(甭)篤信 鄭僉只(是)虛僉只
天下理氣變運法 海印造化(統天下)
地理諸山十處(上) (也可成)天理十勝
天理弓弓元勝地 人心惡化無用(故)
弓乙福地一處(乎) (若是)好運多勝地
日中之變及於世界 大中小魚具亡(故)
全世大亂蚌鷸之勢 尚黑者(乃)生(在世)
愛憐如己天心和 人人相對(而行之)

“春末夏初四月天 知曉之後均虛事”: 此兩句極其重要,尤其第一句。“春末夏初四月天”在《格庵遺錄》中不僅多次出現,而每次故有強調之意。顯然這是一句隱語、秘語。關於此句首次出現在《格庵遺錄》第二十三篇“歌詞謠”中。“春末夏初四月天”是指大聖人即彌勒佛誕生之日,也就是說,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將誕生在“春末夏初四月天”,李洪志先生誕辰日就是農曆四月初八,與釋迦牟尼佛誕辰日是同日。那麼“春末夏初四月天 知曉之後均虛事”,此兩句的意思忽躍紙上,當知曉彌勒佛李洪志於春末夏初四月天降世傳大法大道,迄今所修的道、所信的教,統統都是虛事,是沒有用的。唯彌勒佛李洪志所傳的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大法大道,除了修其大法大道外,別的一概沒有用。

“儒曰知識平生人道 名傳千秋死後論 佛曰知識越一步 極樂入國死後論 仙曰知識又越步 不死永生入國論 三聖各異雖主張 儒佛乘運成其時 河上公之永生論 真理不覺儒士們 異端主張猖認故 如此這般教儒生 坐井觀天彼此之間 脫劫重生你知否”: 儒家學者說,知識乃平生之人道,只有博才多學名揚千秋;佛教人士說,儒家學說算不了什麼,修行乃超越知識的東西,只有修行才能死後去極樂世界;道家人士說,修道乃天下第一,是超越知識的東西,只有修道才能去不死永生之天國。儒佛道三聖各自主張而成其脈。“河上公”對老子“道德經”所解,不知其真理而妄加評斷,用他自己那麼一點點膚淺的認識給“道德經”蓋棺定論,“如此這般教儒生”,彼此之間充其量也不過是“坐井觀天”之說。難道你們真的知道脫劫眾生之真理嗎?

“富死貧生末運時 上下分滅無智者 一知不二無知者 雖然口說黑石皓 海印造化不覺時 雞龍白石何以成”: 到了富者死,貧者生的末運,上下分別滅無智者,此兩句何意?並不是說誰是富者誰就得死,誰是貧者誰就能生;此意就是富者即有錢有勢,有社會地位的權貴、名貴、富翁們由於執迷世間所利與享樂,這些人一般不易得法,那麼他們的結局就只能是死亡;而貧者,無社會地位,粗飯淡茶之生活貧寒之人,容易接受大法而修煉,那麼他就有所生之希望。也就是說,生活富裕的人不容易得法,生活清貧的人容易得法。這是歷來修道常說的一句話。“上下分滅無智者”,不管其屬上層還是下層,也就是不管他是富者還是貧者,不得法不修者將一律予以滅之。而那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人們,口上雖說知道修道(“黑石皓”,指黑白色太極)卻不知法輪(海印)之造化時,怎麼可以成“雞龍白石”即太極呢?其意就是說,你不懂法輪就不可能達到“兩白(太極符號)”即身白、心白。

“先天秘訣甭篤信 鄭僉只是虛僉只 天下理氣變運法 海印造化統天下 地理諸山十處上 也可成天理十勝 天理弓弓元勝地 人心惡化無用故 弓乙福地一處乎 若是好運多勝地”: 不要百分之百地堅信先天秘訣預言書。那些所謂破譯“鄭鑒錄”之“僉知”即僉而知之的能人都不過是虛的。而談此十處十勝地,只強調地理十勝而忽視修心是錯的,故這些“僉知”為“虛僉知”。天下地理應運而變的,而所有變化都在法輪之內(“天下理氣變運法 海印造化統天下”)。當然,所說的地理十處也可以成為十勝(法輪功)弘傳之地,但根本的問題不在那裡,就是傳出十勝(法輪功)的故鄉,如果人心惡化的話,那也無用的。那麼法輪功(十勝)在韓國弘傳(“弓乙福地”)的地方只有一處嗎?“若是好運多勝利地”,好運的話也許是多處的。

“日中之變及於世界 大中小魚具亡故 全世大亂蚌鷸之勢 尚黑者乃生在世 愛憐如己天心和 人人相對而行之”: “日中之變”,將來在某一個時間日中關係可能發生某些變化,此變將波及世界,隨之發生事態擴大之中,世界大小國家將會滅亡(“大中小魚具亡”)。全世界頓時大亂,形成蚌鷸相爭之勢。而在其混亂與災難之中,崇尚“黑”者(“黑”比喻法輪里太極符,如“黑石皓”)也就是修煉法輪功者可安然無恙生於世間。這是因為法輪功修煉者愛憐如己,人人相對而天心和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