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破解:第五十三篇 雞龍論

序: 本篇題目為「雞龍論」,《格庵遺錄》第三篇與本題相同亦為「雞龍論」。另有兩篇為「雞龍歌」與「雞鳴聲」。足見《格庵遺錄》為了強調修煉而「獨具匠心」。本篇與第三篇不同在於側重談論了修煉與在韓法輪功弘傳地區。

雞龍俗離之間(里) 村村旺氣傳(於世)
智異德裕之間(里) 穀穀吉運(正是也)
智異聽明慧睿者 德裕之人四覽四覽
坊坊曲曲 (用)吉運 死中救生(形成之)
日明仙運巽震(之) 巽雞震龍雙木運
理氣和合(成一體) 青林道士雞龍鄭氏
利涉大川木道乃行 天運仙道長男女
勿思世俗離脫(之) 不顧左右前進(也)

註:「坊坊曲曲」即所到之處

「雞龍俗離之間裡 村村旺氣傳於世 智異德裕之間裡 穀穀吉運正是也 智異聽明慧睿者 德裕之人四覽四覽 坊坊曲曲用吉運 死中救生形成之」──「雞龍俗離之間裡 村村旺氣傳於世」,是指韓國中部大田市為中心,在雞龍山與俗離山之間的忠清道,村村弘傳法輪大法呈現興旺之氣;「智異德裕之間裡 穀穀吉運正是也」,是指以大邱、光州為中心的德裕山與智異山地區,處處(「穀穀」韓語發音為「處處」)都是法輪大法弘傳的吉運。其實這裡是指兩個基本點兩個時期兩處中心地,前者指發展期,後者指創業期。

「日明仙運巽震之 巽雞震龍雙木運 理氣和合成一體 青林道士雞龍鄭氏」──「巽震」即「雞龍」是日明的修道之運,是巽震雞龍的雙木(東方兩木,即寓大聖人)之運。理致和合成為一體,是乃「青林」即東方雙木道士,指導修煉(雞龍)的「鄭氏」即大聖人。

「利涉大川木道乃行 天運仙道長男女 勿思世俗離脫之 不顧左右前進也」──猶如「利涉大川」般排除萬難之行木運之道,此天運仙道使其男女修煉者日益成熟。不要心繫世俗而想脫離修煉之地(「俗離」),在修煉之路上須要不顧左右勇往直前。

俗離者生雞龍入 仙官仙女作配處
雞龍白石武器故 田末弓者田駔(是)
平沙三里福地(也) 非山非水傳(於世)
人民避兵之方(也) 三災不入仙境故
入壬亂於朴(是也) 十勝之人傳(於世)
武陵桃源種桃處 淨土福地(正是也)
仙道昌運時來故 雞龍鄭氏傳(於世)

「俗離者生雞龍入 仙官仙女作配處 雞龍白石武器故 田末弓者田駔是 平沙三里福地也 非山非水傳於世」──「俗離者生」倒不是說居住韓國俗離地名上的人就能獲生,這裡「俗離」只是語意雙關即脫離世俗之意與意指韓國南部地區的意思,也就是說南部將有眾多的人得法修道(「雞龍入」)而獲生,此乃猶如仙官仙女作配般的好事與喜事。因為法輪(「雞龍白石」)是個武器,「田末弓者田駔是」。此句形象而富有涵義。「田末」指修煉即將結束之際,「弓者」指法輪功修煉者,「田鐮」收割田之莊稼的鐮刀。何意?法輪功修煉者就像是鐮刀,將收割修煉田上成熟的穀物。「平沙三里福地」,此句在《格庵遺錄》第二十八篇「吉地歌」中也出現,而第四十八篇「歌辭總論」則道為「平沙三十里福地」,對此筆者已作過破譯。這裡用「三里」更明確地表達了「三豐」即「真善忍」,表明了法輪大法就是福地,而恐怕世人錯誤地判斷所言「平沙三里」為地理,特強調此乃「非山非水」。而此處正是「人民避兵之方」,「三災不入仙境處」。

「入壬亂於朴是也 十勝之人傳於世」──此處「壬亂」並非是指一五九二壬辰年日本侵朝的「壬辰倭亂」。「入壬亂」是指末世之亂,也就是末世劫難,何為「壬亂」?因為《格庵遺錄》將末世劫難自辦二○○二壬午年算起。「入壬亂於朴是也」,也就是到末世劫難之際非「朴」莫屬了。「朴」早已解過,是指大聖人,是指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是此大聖人教化上億「十勝之人」並將此大法大道修煉廣傳於世。

「武陵桃源種桃處 淨土福地正是也 仙道昌運時來故 雞龍鄭氏傳於世」──所說的「平沙三里」即法輪功,是長生之道(「武陵桃源」),是修「真善忍」之福地(「淨土福地」)。這是由於修道大昌之運到來之故,是大聖人(「鄭氏」)將此修煉廣傳於世的。

人間滋味幸樂(乎) 世脫俗離不入死
理氣靈山十勝運 地理諸山合當(否)
地理德裕非吉地 智者豈入(明示)傳
雞龍俗離非吉地 切忌公州雞龍(也)
李氏將末理氣靈理 移入雞龍何者(乎)
青鶴抱卵入於雞龍 豈有世上之理乎


「人間滋味幸樂乎 世脫俗離不入死」──你覺得人活著挺有意思嗎?要知道只要脫離世俗才能不入死。

「理氣靈山十勝運 地理諸山合當否 地理德裕非吉地 智者豈入明示傳」──「理氣」即理致,「靈山」以「靈」代表與精神有關,「山」則指法輪圖,此「理氣靈山」就是「十勝運」。而地理上的諸山都不合適,地理德裕非吉地,智者怎麼可以入此呢?這一點早已明示過。

「雞龍俗離非吉地 切忌公州雞龍也」──因而,所謂可修煉的地理俗離也非是吉地,地理上的公州也不要將此作為修煉之地或將此處當作修道之處。

「李氏將末理氣靈理 移入雞龍何者乎 青鶴抱卵入於雞龍 豈有世上之理乎」──李氏朝代之末將開始「理氣靈理」準備傳十勝之理,而誰能脫離世俗而轉入修煉(「移入雞龍」)呢?「青鶴抱卵入於雞龍」,而「抱卵」則形象地點到「卵」,而此「青鶴抱卵」之作為乃是「入於雞龍」即入道。那麼何種吉祥之「卵」入道修煉相關,其意究竟是何?其實「青鶴抱卵」就是此意。只不過以「卵」與「洞」暗示其圓形形態相同而用詞表達各異罷了。那麼「卵」就是指法輪圖里圓形法輪。「豈有世上之理乎」,而此法輪功(「青鶴抱卵入於雞龍」)怎麼可以是「世上之理」呢?也就是法輪功是遠遠超出世上之理的宇宙之法之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