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破解:第五十九篇 末中運

序:此篇系《格庵遺錄》中篇幅較長的一篇,全篇共有二百四十二句組成。“末中運”以法輪功在當今正在中國遭受鎮壓為開端,明確指出“惡善者亡,憎聖者滅,害聖者乃不生”,鎮壓法輪功終將失敗。並概述了在中國法輪功得到平反後的形勢.u整個法輪大法弘傳的歷史結束前的主要歷程,強調了唯修煉法輪功才可永生之理。

 

欲識推算末世事 兩人相爭長弓射
二十九日疾走者 仰天痛哭㤪無心
失路彷徨人民(們) 趙張(出事)絕斷(乎)
訪道君子修道人(們) 高張(出事)避亂(乎)
不知時勢蒼生(們) 時運不幸疾亂(也)

“欲識推算末世事 兩人相爭長弓射”: 若要知曉末世之事倒也簡單,就看“兩人相爭長弓射”就可以了。也就是說,末世歷史的安排全繫於兩人之爭──一位要傳播他的法輪大法的人,一個是鎮壓法輪大法者,就看他倆誰勝誰負就可以了。

“二十九日疾走者 仰天痛哭㤪無心”:“二十九日”即“小月”即“肖”字,“走者”則即“走”字,也就是“二十九日疾走者”破字為“趙”,示意大聖人,也包括大聖人弟子;“仰天痛哭㤪無心”,大聖人為了救度世人在世間傳播他的大法大道卻遭到世間惡人的鎮壓。然而,這一切都是歷史與未來的選擇,大聖人對此義無反顧,只是痛訴其鎮壓是邪惡罷了(這裡明確點明了大聖人與他的大法將會遭到鎮壓)。

“失路彷徨人民們 趙張出事絕斷乎 訪道君子修道人們 高張出事避亂乎”: 由於法輪功被遭到鎮壓,不知所云而形似失路彷徨的人們卻一味出了大事(趙張,暗喻事故,此處此兩字是雙關語)而與法輪功、大聖人絕斷;一些修道者卻覺得出了大事(“高張”,韓語此語發音與“故障”相同)而茱避。

“不知時勢蒼生們 時運不幸疾亂也”: 在法輪功弘傳的歷程當中,曾一度遭到血腥鎮壓而蒼生懼而遠之,故稱“不知時勢蒼生”。但這一切是暫時的,當今世界裡唯有修煉法輪功才可以獲生,蒼生卻不知其天機,到頭來只好“時運不幸”遇其兇猛異常的“疾亂”而喪生。此處暗示,一旦法輪功得到平反,就以對待法輪功的態度區分善惡,決定“留”與“不留”,而在法輪功得到平反後才恍然大悟已時為晚。

 

處處蜂起假鄭(們) 節不知而發動(之)
白面天使不覺故 所不如意絕望(也)
黑鼻將軍扶李事 刈棘反覆開運
伐李之斧天運(故) 逆天者(乃無路逃)
死人失衣暗暗理 㤪無心所望(不懼)
惡善者亡憎聖者滅 害聖者(乃)不生(也)
長弓勝敗白金犀牛 中入正當(成而行)
失路彷徨不去(行) 不失中動(須入之)
辛臘壬三退卻(之) 幸之幸運僥倖(也)
呼來逐出真人用法 海印造化任意(矣)

“處處蜂起假鄭們 節不知而發動之 白面天使不覺故 所不如意絕望也”: 關於“假鄭”《格庵遺錄》多處痛斥這些不正之人,但在此處所指的“假鄭”是法輪功修煉界之外的那些自詡為“聖人”、“大聖人”的烏七八糟之人。這是因為這些人不知天高地厚而妄動所致。“白面天使不覺故 所不如意絕望也”,這些妄動的“假鄭”們卻不知真正的大聖人就是儀表堂堂而超群的“白面天使”即法輪功創始人,自稱某某而不成,結果“所不如意絕望”之。

“黑鼻將軍扶李事 刈棘反覆開運 伐李之斧天運故 逆天者乃無路逃”:(《格庵遺錄》多用“李”字直指當權者,多指當今在中國鎮壓法輪功的最高統治者,因為韓國近代最後一個王朝就是李氏王朝,故以“李”來寓意鎮壓法輪功的當權者。現今中國最高統治者江氏推行鎮壓法輪功惡行之中,有個“黑鼻將軍”扶持其實施鎮壓政策,在眾多的反對或不予支持當中,強行推行其鎮壓而贏得主導權,全面實施鋪天蓋地之鎮壓(“刈棘反覆開運”)。然而,即將滅掉鎮壓法輪功的中國最高當權者江xx是天運所定(“伐李之斧天運故”),違背天意的逆天者最終免不了徹底失敗的下場。天運一到天罰其惡人時,那個鎮壓法輪功的罪魁禍首不必多說,連那些扶持他助紂為虐的惡徒們一個也跑不了,都得受其歷史的嚴懲,這一點是肯定的。

“死人失衣暗暗理 #無心所望不懼 惡善者亡憎聖者滅 害聖者乃不生也”: “衣”即物即寓外表,“死人失衣暗暗理”,也就是那些遭到邪惡鎮壓的法輪功修煉者被嚴刑拷打致死在獄中,從表面上看這些人失去了生命,但他們對法輪功抱有堅定的信念而不懼邪惡所作所為,徹底放下了生死觀念(“#無心所望不懼”),這裡“#”字,“死”字底部有“心”字,世間除《格庵遺錄》之外任何一本書里都找不出其異體字,“#無心”即“死”,就是寧死不屈,“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那麼回頭再說“死人失衣暗暗理”,就是雖然從表面上看,那些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弟子們被邪惡致死了,但他們不僅沒有死而是獲得了永生,此乃是世人看不透的“暗暗理”。

“惡善者亡憎聖者滅 害聖者乃不生也”: 圍繞著法輪功的鎮壓與反鎮壓,圍繞著如何看待法輪功的問題是關係每一個生命的極其重要的問題。“惡善者亡”,鎮壓法輪功修煉者的則亡;“憎聖者滅”,憎恨法輪功創始人的則滅;“害聖者乃不生也”,害法輪功創始人的則不生!這就是上天所下的定論,誰也違背不了。

“長弓勝敗白金犀牛 中入正當成而行 失路彷徨不去行 不失中動須入之”: 筆者認為“長弓勝敗白金犀牛”即法輪功方面與敵對一方的最後決戰將發生在二○二一辛丑年(白金犀牛);在此之前入道還算為正當,世人不要失路彷徨,左顧右盼不去得法,不要失去“中動”,即在修煉結束的若干年前必須要入道。

“辛臘壬三退卻之 幸之幸運僥倖也 呼來逐出真人用法 海印造化任意矣”:“辛臘壬三”就是二○二一辛丑年與二○二二壬寅年,如果此兩年中退卻的話,可謂“幸之幸運僥倖”。也就是“辛臘壬三”即二○二一辛丑年臘月即二○二二年一月起至二○二三年一月,整個二○二二年里“退卻”則是幸之又幸,也是僥倖之事。那麼我們已經明白二○二一辛丑年將是道魔決定勝負的最後一戰,將會有一場突發事件或震驚全世界的大事變,而在其後勸人們“退卻”是何意?是指法輪功一方,還是指不修煉的世人?關於這一點神人沒有明示。但可以肯定史無前例的修煉歷史接近尾聲之時,將會有一場嚴峻的考驗,對此,決不可掉以輕心。而在此考驗當中修煉者們靠的就是“呼來逐出真人用法”,靠的就是其造化無窮,無所不能的法輪(海印)。

 

先天秘訣(甭)篤信    鄭僉知(乃)虛僉只   
從風已去(已消逝)    天下諸聖靈神合   
蓮花坮上神明世界    正道靈(在降世也)   
都是天運不避(故)    (只得尋找)生命線   
鄭堪預言元文中    利在田田弓弓乙乙   
落盤四乳(可知否)    可解(知而)十勝道靈   
畫牛顧溪道下止    奄宅曲阜傳(於世)   
自古前來儒士(們)    可解者(乃)幾人(乎)   
道下知(細細)解文    覺者(們千萬)銘心
先知人惠無心村    有十人(乃)全消(之)   
次知丁目雙頭角    三人卜術知識(用)   
三知人間千人口    以著冠自覺(自知)   
弓乙田田道下知    分明無疑十勝(也)   
吉星所照入居生活    終為公卿子孫(是)   
無病長壽安心處    (不尋此地何處乎)   
無誠無知難得處    百無一人保生者   
非山非野仁富之間    弓弓吉地傳(於世)

“先天秘訣甭篤信 鄭僉知乃虛僉只 從風已去已消逝”: 請不要信那些預言書,那些所謂的“鄭僉知”都只不過是虛的、假的,他們好似一陣風兒消逝的無蹤無影,起不到什麼作用的。

“天下諸聖靈神合   蓮花坮上神明世界   正道靈在降世也   都是天運不避故   只得尋找生命線”: 為了救度眾生,“正道令”是從天下諸聖所下來的靈神台,也就是從“蓮花台上神明世界”降於世。這裡強調“蓮花台”而點明是來自佛的世界。而這一切都是天所安排,故稱“都是天運”而“不避”即不可避,因而蒼生只有尋找其生命線乃是修煉。

“鄭堪預言元文中 利在田田弓弓乙乙 落盤四乳可知否 可解知而十勝道靈”: “鄭堪”有人說是《鄭鑒錄》的作者,其是否是真實姓名或筆名則另當別說,此處所指“鄭堪預言”就是指《鄭鑒錄》,鄭堪預言原文(元文)中道“利在田田弓弓乙乙 落盤四乳”,你可知否?也就是說,《鄭鑒錄》原文中已經明確地點到了“田田”“弓弓”“乙乙”,“落盤四乳”――世人可知否?如果由誰能解其之秘,那麼自然就會明白何為“十勝”,自然領會其道其靈的。此處“道靈”一詞也引人注目。《格庵遺錄》所說的“鄭道令”並非是姓鄭的如何,而是“正道令”,正道之令;而“道靈”一詞又從另一個角度解釋“鄭道令”,即“正道靈”,正道之靈。

“畫牛顧溪道下止 奄宅曲阜傳於世 自古前來儒士們 可解者乃幾人乎”: 為了啟迪其十勝正道,很早就以“畫牛顧溪”之畫隱寓“道下止”,即尋找正道入門得法;以“奄宅曲阜”孔子隱寓將來大聖人將降世於東土中國。但是,自古至今前來解釋其預言的儒士們可算不少,而能解者幾人乎?

“道下知細細解文 覺者們千萬銘心 先知人惠無心村 有十人乃全消之 次知丁目雙頭角 三人卜術知識用 三知人間千人口 以著冠自覺自知 弓乙田田道下知 分明無疑十勝也”: “道下止”如同解“鄭道令”為“正道令”、“正道靈”,韓語發音相同卻意思有差異。“道下止”是指走到道那裡就要止步再不要走開,要入道得法之意。而“道下知”則是指到了道那裡就要明白這就是道,從而入門修道之意。那麼那些欲“道下知”的人們得細細解其《格庵遺錄》里點化的形象用詞,這一點千萬要銘刻在心。要銘心什麼呢?要銘心“先知人惠無心村”與此後的幾句──“先知人惠無心村”,要先知“人惠無心村”,此句破字為“傳”;“有十人乃全消之”,“十人”既十勝之人;“全消”,“消”就是消除修道者生生世世所造的惡業,“全消”就是十勝修道者能夠全部消除其惡業。之後次知“丁目雙頭角”,此句破字為“道”,“三人卜術知識用”,“三人”即指“三人一夕”即“修”字,“卜術”即大聖人傳出的功,“知識用”是用於上述破字的“修道”的。然後再知“人間千人口 以著冠自覺自知”,“人間千人口 以著冠”破字為“館”,要自覺自知此乃為“修道館”(關於“修道館”的秘語,第二十篇“道下止”里已經詳解過)。要知道,此乃分明是“弓弓田田”之大法大道,是“十勝”法輪大法。

“吉星所照入居生活 終為公卿子孫是 無病長壽安心處 不尋此地何處乎”: 上述所指出的“傳道館(傳道館)”就是吉星所照之處,是終為公卿子孫般享福之處,是無病長壽的安心之處,不尋找此處尋何處呢?

“無誠無知難得處 百無一人保生者 非山非野仁富之間 弓弓吉地傳於世”: 而此處若無誠心、若是無知便不得的難得之處,如果尋找不到之處,敢斷言一百人之中保其生命者連一個都沒有。也就是說,在這樣的歷史時期如果不尋此處修煉法輪功,任何生命都將面臨危險。那麼此處在何地?“非山非野”並非在山,並非在野,不在地理的山野上,而是“仁富之間”。何為“仁富之間”?就是“仁”即善,“富”即多,就是多善之處。此在何地?就在“弓弓吉地”。“弓弓”是指法輪圖即法輪,此吉地不是別處正是法輪功,“弓弓吉地傳於世”,是將法輪功廣傳於世的。

 

小木多積萬姓處 無德之人獲得(難)
天路一坼天鼓再鳴 呼甲聲(聲頻頻傳)
時運時運時運(也) 中入時末分明(是)
黑虎以前中入之運 (雖向)訪道者傳(到)
不散其財富饒人 不退其地高貴(們)
時勢不覺不入(故) 下愚不已後從(之)
氓蟲人民殺我者 富饒貴權(不正是)
富貴財產掀天勢 活人積德(不可積)
自己自欺不覺(時) 人命殺害(正是你)
來日(後天等著瞧) 天地反覆運來(時)
善惡兩端(判斷日) 何意謀堪當(之乎)
天神下降終末日 岩隙彷徨(正是你)

“小木多積萬姓處 無德之人獲得難 天路一坼天鼓再鳴 呼甲聲聲頻頻傳”:那麼上述所指的法輪功“弓弓吉地”在何處?是在“小木多積萬姓處”。類似此句曾在《格庵遺錄》的“末運論”篇里首次出現,在那一篇里所指的是法輪功創始人在中國吉林省長春首傳大法,長春成為弘傳法輪功的故鄉,是指長春,而在此則是指修煉者集體煉功的煉功點。“小木”指法輪功修煉者,因為將其師尊比喻為“木”、“木人”,“小木”自然是指法輪功創始人的弟子們。“多積”為眾多之意,“萬姓處”為不分男女老少,不分社會階層,包羅社會各階層之意。若要找到煉功點或修煉者聚集之處,無德之人是難以找到並獲得的。“天路一坼天鼓再鳴 呼甲聲聲頻頻傳”,“天路一坼”即指世間宗教,此教“天國”一說早已渺茫,此天路已經坼掉。但何為“天鼓再鳴”呢?“天路一坼”並非是真正坼掉了通向天國之路,而只是坼掉了已經不生效而仍以某某美名“誤人子弟”之宗教,“天鼓再鳴”是重新號召世人得真法修真道。“呼甲聲聲頻頻傳”,“甲”為天甲之首,甲為東,為木,故此“甲”喻大聖人木運,大法大道弘傳於世。

“時運時運時運也 中入時末分明是 黑虎以前中入之運 雖向訪道者傳到 不散其財富饒人 不退其地高貴們 時勢不覺不入故 下愚不已後從之”: 時運時運其時運已到,時運分明定為“中入”至修煉歷程結束之前一段,也就是再晚也不能晚於二○二二壬寅年之前入道修煉,二○二二年之前都可算為“中入”。而將此事向對修煉感興趣的訪道者們傳得明白,但那些有權有勢、有財有富的階層不少人仍然不覺其時勢而遲遲不入,而見世間發生令人觸目驚心的劫難才“不愚不已”入道隨之。這裡有必要提醒的是,具體時間很可能已經改變。原文的含義是說如果到了大難臨頭才做出選擇,很可能為時已晚。

“氓蟲人民殺我者 富饒貴權不正是 富貴財產掀天勢 活人積德不可積 自己自欺不覺時 人命殺害正是你 來日後天等著瞧 天地反覆運來時 善惡兩端判斷日 何意謀堪當 之乎 天神下降終末日 岩隙彷徨正是你”: 此幾句警告當今在世鎮壓法輪功或脅從鎮壓者的權貴們──殺害“氓蟲人民”即黎民百姓為主體的修煉者的不正是你們有權有勢的“富饒貴權”者們嗎?!這些擁有富貴財產,可以動用一切權勢及其財力對法輪功實施瘋狂鎮壓的人,其勢洶洶猶如掀天一般。活人想積德,但除了修煉是不可積的,沒多大用處的,而這些權貴們都在自欺之中執迷不悟。瘋狂地鎮壓法輪功,殺害人命的不正是你們嗎?甭看你今日手中有權有勢,逞凶一時,來日天地翻覆,你們的這一切都將倒過來,判明善惡,審判邪惡之日即將到來,你們何意圖謀陷害善良的修煉者到如此殘忍之地步?!平反法輪功,天運一到,天神降世時就是你們的末日!到那時形同“岩隙彷徨”,東茱西藏的不是別人就是你們這些鎮壓法輪功的惡徒們。“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到時候你們這些惡人一個也逃不出歷史的嚴懲!

 

張氏唱義北先變    白眉作亂三國鼎峙   
五卯一乞末版運    卯辰之年運發(之)   
漢陽之末張氏亂後    金水火之三姓國   
太白山下三姓後    鄭氏奪合雞龍(也)   
青龍黃道大開年    王氣浮來太乙船   
青槐滿庭之月(也)    白楊無芽之日(矣)   
青龍之勢利在弓弓    白馬之月利在乙乙   
黑虎證河圖立(時)    青龍濟和元年(也)   
無窮辰巳好運(是)    三日兵火萬國統合   
四十五宮春秋壽    億萬年之經過(故)   
死之徵服永生者    脫劫重生修道者   
忠信義士入金城    真珠門玲瓏(光輝)   
蓬萊水溢吉地(也)    長沙之谷清水山下   
蓮花坮上千年歲    谷種三豐(須可知)   
好運(則是)適合(之)    (若是)非運不幸(也)   
隨時多變(甚複雜)    絕對預定(不可有)

堪當:承擔

“張氏唱義北先變 白眉作亂三國鼎峙”: “張氏唱義北先變”,“張氏”是指現今中國最高權利者江澤民,是由他“唱義”即倡議鎮壓法輪功,結果“北先變”,就是韓國以北的中國先變鎮壓法輪功。此句明點鎮壓法輪功的罪魁禍首就是“張氏”江xx,是由他極力主張鎮壓法輪功的。“白眉作亂三國鼎峙”,在江xx鎮壓法輪功之中,“白眉”即手中握有專政機構的幹將極力推行“江氏”倡議而“作亂”,終於導致了一場千古罕見的瘋狂鎮壓,而此鎮壓並沒有成功反而使國家處於“三國鼎峙”的分裂狀態。(“白眉”作為江氏干將,在《格庵遺錄》“出將論”等篇中多有出現,“白眉”其實是指中國三國時期西蜀以才智眾出而出名的馬氏五兄弟之中白眉馬良,何為將此干將稱“白眉”不知其底,是這個干將的前世之一就是白眉馬良,還是馬良在敵陣前衝殺勇猛,而指“急先鋒”之意?)無論“張氏”江xx還是那個“白眉”干將如何動員國家的全部機器進行肆無忌憚地鎮壓也未能從根本上杜絕人們修煉法輪功,無法制止法輪功修煉者們反鎮壓的抗議浪潮。

“五卯一乞末版運 卯辰之年運發之”: 五卯一乞”,在擲-仆娣ㄖ小懊?筆俏宓閌??捌頡筆僑?閌?!拔迕?筆侵敢瘓牌呶迥掰二○二三年(一九七五乙卯年、一九八七丁卯年、一九九九己卯年、二○一一辛卯年、二○二三癸卯年),“一乞”是三點數,即從二○二三年再加3年到二○二六年。“五卯一乞”即從一九七五年至二○二六年。從一九七五年算起,李洪志先生為在世間傳法共安排了五十(大衍數)年,其中李洪志先生親自傳功只有數年,實則為指導弘法三十餘年間。此“五卯一乞”為本次人類的“末版運”,是最後之運,而其運發於“卯辰之年”即二○二三癸卯年與二○二四甲辰年。也就是到此傳法整個歷程達到頂峰時期。

“漢陽之末張氏亂後 金水火之三姓國”: “漢陽”為漢城的古名,以此比喻當今中國首都北京,那麼“漢陽之末”是何意?是指這個政權,也就是“張氏”江xx的政權即將更易之末,“張氏亂”關於此句迄今為止的解說者都一致認為此“張氏亂”後中國將分裂成幾個國家,即江xx發動鎮壓法輪功的“亂”之後,國家將分裂成“金水火之三姓國”。對此,筆者不敢苟同,也沒有理由否定此說。

“太白山下三姓後 鄭氏奪合雞龍也”: 此兩句倒不難破譯,問題是此“太白山”指何地太白山?因為韓國東部有太白山。筆者猜想此處“太白山”所指可能是白頭山(長白山)。“鄭氏奪合雞龍”,法輪功創始人將統一中國大陸的所有修煉界而形成“一統天下”之局面。

“青龍黃道大開年 王氣浮來太乙船”: “青龍黃道大開年”,此處“青龍”是指大聖人而不是年份(若指年則是二○二四甲辰年,此時修煉基本結束,而下句論太乙船即修煉來看顯然不是指某一年)。“黃道”是指太陽之軌道。此兩句之意是,大聖人猶如太陽行黃道一般已經啟程,此航線上其氣勢猶如“王氣”浮出修道之“太乙船”,也就是李洪志先生在世傳法輪功的偉業已經開始。

“青槐滿庭之月也 白楊無芽之日矣”: “青槐滿庭之月”即指盛夏(此兩句曾在《格庵遺錄》首篇“南師古秘訣”與其它篇中點過),“青槐滿庭”形象地比喻盛夏七月。何以見得?“青”破字為“十二月”,十二月即屬小月,那麼屬盛夏的小月就是農曆六月,陽曆七月。“白楊無芽之日”即指二十日(二十日)。何以見得?“無芽”,“芽”字除去“牙”即“.`”就是二十,“無芽之日”就是二十日(二十日)。此兩句何意?――七月二十日──前些篇中已解過此日為鎮壓法輪功的“罪惡滿天”之日。中國江澤民一夥就是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清晨起逮捕法輪功研究會成員與各地骨幹,開始實行瘋狂鎮壓的。直到目前,中國大陸大多數人不知七・二○為何事,因為中國當局沒有公布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逮捕法輪功研究會成員與各省輔導站站長,實施對法輪功鎮壓一事,因而人們只記得江氏當局公布對法輪功實行鎮壓的七月22日,故更不知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為何在《諸世紀》中指出“一九九九年七月 恐怖大王降世”。

“青龍之勢利在弓弓 白馬之月利在乙乙”: “青龍”即指法輪功創始人,其勢利在“弓弓”法輪功(隱喻法輪圖裡的太極);“白馬之月”即五月(五月是法輪功傳世之月)利在“乙乙”法輪功(隱喻法輪圖裡的.d字符)。此兩句之意就是大聖人將傳法輪大法(法輪功),傳出之月是五月。

“黑虎證河圖立時 青龍濟和元年也”:“黑虎”即指一九六二壬寅年,“黑虎證河圖立時”何意?也就是一九六二年證明是立河圖時是何意?先說河圖,是人類認識宇宙真理最初秘圖,是李洪志先生在前世以圖劃卦而聞名,此為“少男少女”喻三生之運之初運,即指萬物始生。那麼何說一九六二年是證明“河圖立時”?此時李洪志先生芳年十餘歲,但已開始在世間“修佛修道”。“青龍濟和元年”,“青龍”即東方守護神,此指“兩木大聖人”李洪志先生。“元年”是指大甲子年,故有上元、中元、下元之說。上元為一八六四年-一九二三年,中元為一九二四年-一九八三年,下元為一九八四年-二○四四年(其實上元開始人類已進入末世)。那麼“青龍濟和元年”是何年?李洪志先生完成在世間幾十年的“修道”,在世間開功開悟而決意傳法並著手制定弘傳法輪大法的宏偉計劃的正是一九八四大甲子年。

“無窮辰巳好運是 三日兵火萬國統合”: 說“辰巳”是無窮好運,但“辰巳”得三說。一說“辰巳”是指東方,二說“辰巳”是指幾次龍蛇之年,三說“辰巳”是指某一次龍蛇之年。因為法輪功問世而鋪路的氣功問世之時正是“辰巳”一九七六、一九七七年,最後敲定法輪功傳世計劃的時間正是“辰巳”一九八八年、一九八九年;韓國起步的“甲乙龍蛇”正是“辰巳”二○○○年、二○○一年,而第二次、第三次“辰巳真人”出世之時正是“辰巳”二○一二年、二○一三年與、二○二四年、二○二五年。因此此處後句“三日兵火萬國統合”,是指世界幾十個國家修煉界之“一統天下”,實質是指其修煉隊伍達到空前的規模。“三日兵火”是指時間短暫,也就是很快形成“一統天下”之局面。

“四十五宮春秋壽 億萬年之經過故 死之徵服永生者 脫劫重生修道者 忠信義士入金城 真珠門玲瓏光輝 蓬萊水溢吉地也 長沙之谷清水山下 蓮花^r上千年歲 谷種三豐須可知 好運則是適合之 若是非運不幸也 隨時多變甚複雜 絕對預定不可有”: “四十五宮”為後天洛書,是指地。金自然先生認為“河圖三十六宮為離而成為心,洛書四十五宮為坎而成為性。天地如此一心性為本始生萬物。” “四十五宮春秋壽 億萬年之經過故”,天自然不可多說,地也經歷了億萬年之久。

“死之徵服永生者 脫劫重生修道者 忠信義士入金城 真珠門玲瓏光輝”: 征服死亡永生者就是脫劫重生的修道者,是這些對法輪功修煉堅定不移的“忠信義士”們“入金城”,“金城”即法輪,“入金城”才知法輪功多彩玲瓏的真抓實珠門,是閃耀光輝的吉地、聖地。

“蓬萊水溢吉地也   長沙之谷清水山下   蓮花坮上千年歲   谷種三豐須可知”: “蓬萊”就是相傳神仙居住的“三神山”之一蓬萊山,此處就是長生之水溢出的吉地。“蓮花台”喻佛家,“千年歲”為修煉歷史悠久。指此在生命之水流不盡的“長沙之谷清水山下”。其實“長沙之谷清水山”比喻沙漠之清泉,實際上是指法輪。而在此須知“谷種三豐”即《格庵遺錄》通常所講的“三豐”,是法輪大法的“真善忍”三個字。

“好運則是適合之 若是非運不幸也 隨時多變甚複雜 絕對預定不可有”: 此修煉歷程雖說是早已安排好了的,但如果是好運也就適時而生,不然非運的話則是不幸。然而,此歷程由於各種因素極其複雜,隨時都有多變的可能性,因而對任何一個方面來說都不可一口咬定說絕對的。此處神人明確指出,弘傳法輪大法的歷程雖然早已敲定好了,但是“隨時多變”的可能性大,其歷程並不是一成不變的。筆者猜測,二○○五年前法輪功得到平反,二○○六年、二○○七年流行惡疾高峰期,二○○五年法輪功掀起第二次高潮等等,也就是圍繞法輪功平反前後的數年曆程變化則不大,但此後歷程變量如何,變量多大則不敢斷言。

 

兩虎三八大開之運 清兵三萬再入亂
黑雲滿天呼哭聲中 自相踐踏可憐(也)
先渡洛東初入之亂 八金山下避亂地
無渡錦江再入之亂 人口有土安心處
無渡漢水三入之亂 十勝之地避亂處

此十句描寫的是韓半島五十年代初6・25“韓戰”。

“兩虎三八大開之運 清兵三萬再入亂 黑雲滿天呼哭聲中 自相踐踏可憐也”: “兩虎”即南北兩家,“三八大開之運”,此“兩虎”圍繞著三八分界線大開殺機。“清兵”指中共軍隊,“三萬”指為數不少,“再入亂”,此次參戰再次入韓半島。由於戰亂到處是“黑雲滿天呼哭聲”,到處呈現“自相踐踏”的混亂局面。

“先渡洛東初入之亂 八金山下避亂地”: 指共軍長驅直入,一直打到韓國南部的洛東江邊,稱此戰為“初入之亂”。明點此韓戰中避亂處為“八金山”即釜山。當時確實除了釜山一帶之外,整個韓半島都在共軍手中,而釜山在三年韓戰其間成為避亂處,未受戰火之苦。

“無渡錦江再入之亂 人口有土安心處”: 共軍首次南進受阻於洛東江,未能突破洛東將防線,而第二次南進卻無法渡過南部的錦江,因而錦江以南的百姓來講,只要呆在家裡就會安全。“人口有土”即破字為“舍”,即家,家是安心之處。

“無渡漢水三入之亂 十勝之地避亂處”: 此乃是講共軍第三次南進無法渡過漢水即三八以南的漢江。而退居三八以北,幸虧南韓未入北韓共軍之手,才能夠成為“十勝之地避亂處”,使之將來眾多的人得法修煉法輪功。

 

三數論磨鍊(用之) 好運所謂(成其名)
非運(只是)狼狽(相) 修道先入天民(們)
不撤晝夜哀痛(也) 一心祈禱退卻(之)
肇判以後初有大亂 無古今(之)大天災
(為了保護)擇善者 大患亂(卻)減除(之)
好運受人人心和 百祖一孫退去(故)
鼠女隱日隱藏(時) 三床後臥(隨之沒)
修道天民一心和 三豐之谷豐滿故
辛臘壬三虛事(也) 百祖三孫虛送(之)
壬臘癸三運(到時) 百祖十孫好運(至)
見不牛奄麻牛聲 天下萬方遍滿(也)
勝利凱歌雲霄高 (.u來)風波十日之亂
一天下之天心和 十日之亂不俱(之)
世上征服(隨.u成) 青龍白馬三日亂
龍蛇交爭好運(也) 十祖一孫(成其時)
彼此之間不利(故) 聖壽何短不幸(之)

“三數論磨鍊用之 好運所謂成其名 非運只是狼狽相”: 何為“三數論”?《格庵遺錄》第五十四篇“松家田”將三個歷史之預言稱為“三數秘”,“三數”也可以當作天地人,但此處“三數”就是指“三數秘”: “松”、“家”、“田”。“三數論磨鍊用之”,說到底“松”“家”“田”三數之中,磨鍊就磨鍊當今“田”之時代。因為《格庵遺錄》在世近五百年間,提前預言正中了“壬辰倭亂”、“丙子胡亂”,但直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之前,《格庵遺錄》可以說秘密流傳在極個別家族之中,而既如此連收藏此預言之家,能解知其意的卻又寥寥無幾,因而,《格庵遺錄》對於前兩個歷史時期的朝鮮人,未能起到警鐘作用。然而當今卻不同。起碼《格庵遺錄》在“壬辰倭亂”、“丙子胡亂”之前所著並證明預言次兩次歷史時期正確,併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才公開亮相。所有這一切都證明,《格庵遺錄》論其“三數”,其實都是為了當今歷史時期之“田”而所著、所存在的。“好運所謂成其名 非運只是狼狽相”,若信此,《格庵遺錄》預言是真而行之,那麼是“好運”而可成其名;若相反則是非運,只能是劫難難逃之狼狽相。

“修道先入天民們 不撤晝夜哀痛也 一心祈禱退卻之”: 在此是講韓國。韓國與其它國家不同,是凡先入門修道的很多人因執著而落伍,神人在此忠告這些“修道先入天民們”,你們最好“一心祈禱”而“退卻”下來,不要惹事生非。

“肇判以後初有大亂 無古今之大天災 為了保護擇善者 大患亂卻減除之”──“肇判”即法輪功被平反之後,“初有大亂”將會有首次“大亂”,此“大亂”是從古至今從未有過的“大天災”。此是指二○○六、二○○七年世界流行毒疾,橫掃人類而“戊亥人多死”。然而,為了保護“擇善者”即修煉者,將其大患亂減除一部分(“大患亂卻減除之”)。也就是說,到那時除了修煉法輪功的人之外還能生存於世間的人,與法輪功的人相關才免於劫難。

“好運受人人心和 百祖一孫退去故 鼠女隱日隱藏時 三床後臥隨之沒”: 好運受於人而人人心和,“百祖一孫”之非運自然會退去。而“鼠女隱日隱藏時”,“鼠”即“子”,“子”與“女”相合字為“好”;好日“隱藏”即好日被沉下去時,“三床後臥”即世間照舊而不會天翻地覆的。

“修道天民一心和 三豐之谷豐滿故 辛臘壬三虛事也 百祖三孫虛送之”: “修道天民”即修煉法輪功的人們一心一意團結好是因為“三豐之谷”、“真善忍”修得不錯(“豐滿”)之故。“辛臘壬三”即二○二一辛丑年臘月,也就是二○二二年一月至二○二二年末間將會發生的一場關係重大的事件(何事不詳),此“百祖三孫”之“虛事”即悲運逝去。

“壬臘癸三運到時 百祖十孫好運至 見不牛奄麻牛聲 天下萬方遍滿也”: “壬臘”即二○二二壬寅年臘月,就是二○二二年十二月至二○二三年一月間;“癸三”就是二○二三癸卯年,也就是自二○二二年末始至二○二三年運發時,“百祖十孫好運至”。此時雖然見不找牛,卻聽到“奄麻”(韓語發音為“媽媽”)的牛聲傳遍天下萬方。提示此“牛”非牛,是修煉者;此“牛聲”並非牛聲是煉功熱潮。

“勝利凱歌雲霄高 .u來風波十日之亂 一天下之天心和 十日之亂不俱之 世上征服隨.u成”: “勝利凱歌雲霄高 即來風波十日之亂”,正當法輪功在中國擁有七千多萬修煉者,將發展到上億之眾時,卻遭到社會上反對氣功、敵視法輪功的無神論“理論家”們的煽動與攻擊,各地都發生了通過報紙、雜誌甚至通過電視台圍攻法輪功的事件,從而引起是非風波。然而,“一天下之天心和 十日之亂不俱之”,法輪功民心所向且人多勢眾,那個“十日之亂”是沒什麼可怕的。因而,“世上征服隨即成”,終成大氣候。此幾句描寫法輪功在一九九九年被江氏鎮壓之前,曾在中國各地受到無神論者的攻擊而出現過一些“亂”,但這些“亂”不能動搖法輪功的根基與民心,是不可怕的。

 

天火飛落燒人間 十里一人難覓(也)
十室之內無一人 一境之內亦無一人
二尊士得運(於世) 鄭氏再生(須知之)
白馬公子得運(故) 白馬場(而成其名)
白馬乘人後從者 仙官仙女天軍(也)
鐵馬三千自天來 鳥衣鳥冠走東西
六角千山鳥飛絕 八人萬徑人跡滅
嗟呼萬山一男(乎) 哀哉千山九女(矣)
小頭無足飛火落 千祖一孫極悲運
怪氣陰毒重病死 哭聲相接末世(也)
無名急疾天降災 水升火降(不知者)
積屍如山毒疾死 ?於溝壑無道理
努鼓喊聲混沌中 修道者(則無奈何)
五運六氣虛事(成) 平生修道所望(無)
水升火降不覺者 (何以稱之)修道者
多誦真經念佛(經) 水升火降(須知之)
無所不通水升火降 兵凶疾(中皆)通(也)

“天火飛落燒人間 十里一人難覓也 十室之內無一人 一境之內亦無一人”: 此四句是描寫劫難之慘烈。當劫難來時,天火飛落燒其人間,十里難見一人,十室難剩一人,竟然達到一境之內亦無一人之境地!可見其難之凶之猛是使人難以想像的。

“二尊士得運於世 鄭氏再生須知之”:“鄭氏”正法之神之再生。

“白馬公子得運故 白馬場而成其名 白馬乘人後從者 仙官仙女天軍也”:“白馬”指大聖人,“白馬公子”乃指法輪功創始人,“白馬場”即指大聖人的法輪功,法輪功因大聖人得運而隨之成其名,揚其名,轟動整個世界。“白馬乘人後從者”就是天上的仙官仙女,可見大聖人是天上王中之王。

“鐵馬三千自天來 鳥衣鳥冠走東西 六角千山鳥飛絕 八人萬徑人跡滅 嗟呼萬山一男乎 哀哉千山九女矣”: 大聖人為了嚴懲邪惡者而令“鐵馬三千自天來”,“鐵馬三千”在東西間任意飛來飛去(“鳥衣鳥冠走東西”),運用其功能自如,懲治邪惡,橫掃世間一切敵視法輪功之人與已經敗壞了的生命。“六角千山鳥飛絕”,“六角”即雪花,雪花是六角型,“六角千山”,比喻千山下雪一般難見鳥兒飛翔之身影;“八人萬庭人跡滅”,“八人”即“火”字,“八人萬庭”,天人以萬庭之力飛落世間,其勢兇猛異常,使之世間“人跡滅”,形成“萬山一男”、“千山九女”之悲慘淒涼的慘景。顯然在此點明了男人多死,女人多剩的狀況。“萬山一男”、“千山九女”再形象不過地描述了“人跡滅”的慘景。

“小頭無足飛火落 千祖一孫極悲運 怪氣陰毒重病死 哭聲相接末世也”: “小頭無足”有時是指“天火”即毒疾(有時是指“彈頭”),將會是“千祖一孫極悲運”。人們既飽受戰亂之苦,又遭“怪氣陰毒”而得“重病死”去,到處哭聲相接,這就是末世即將來臨的景象。

“無名急疾天降災 水升火降不知者 積屍如山毒疾死 ?於溝壑無道理”: “小頭無足”正是此“無名急疾”,而此時人們尚未來得及搞清楚“無名急疾”是何種毒疾,甚至難以給它起名。然而,當無名惡疾急速傳播於世界時,那些不修法輪功而不知“水升火降”陰陽平衡,也就是不具有足以能夠抵抗“無名急疾”的常人,死亡於毒疾猶如“積屍如山”,其屍之多足以“填於溝壑”,一場人類歷史上空前的橫掃人類的劫難即將展現在世間。

“努鼓喊聲混沌中 修道者則無奈何 五運六氣虛事成 平生修道所望無”: 毒疾橫掃世人如秋風掃落葉,在一片嚎哭聲中,修道者則無可奈何(此處所指的“修道者”是指各種宗教信徒),故“五運六氣”也成虛事,平生修道所盼望的也化為烏有。“五運”是指相生相剋之五行運行,“六氣”指陰、陽、風、雨、晦、明之氣運;“五運六氣”實際是指客觀規律,但在此之意便是,你人都生存不了,那些萬物相生相剋之理,那些天地間的循環變化對你來講有什麼用呢?只是虛夢一場罷了。而且自以為平生修道的到頭來看什麼也不是。

“水升火降不覺者 何以稱之修道者 多誦真經念佛經 水升火降須知之 無所不通水升火降 兵凶疾中皆通也”: 不知道“水升火降”法輪功煉功的,怎麼可以稱其為修道者?修道最重要的是多誦真經、佛之經,就是指導法輪功修煉的真經。要知道法輪功“水升火降”之煉功能使修煉者身體達到陰陽平衡而健康,此煉功是無所不通的,不管是面對兵慌馬亂的戰火,還是面對惡疾流行,一切皆通,保證沒有問題。

 

(若是不知)石井嵬    (定是)靈泉水不尋   
心泉顧溪(若不知)    地上顧溪(何尋乎)   
水升火降不覺(時)    (如何知曉)石井坤   
石井嵬不覺(不知)    寺沓七鬥(何知乎)   
寺沓七鬥不覺(時)    一馬上下(何知乎)   
馬上下路不覺(時)    弓弓乙乙(何知乎)   
弓弓乙乙不覺(時)    (如何知曉)白十勝   
白十勝不覺(不知)    ※亞亞倧佛(何知乎)   
※亞亞倧佛不覺(時)    雞龍鄭氏(何知乎)   
雞龍鄭氏不覺(時)    白石妙理(何知乎)   
白石妙理不覺(時)    谷種三豐(何知乎)   
谷種三豐不覺(時)    兩白聖人(何知乎)   
兩白聖人不覺(時)    儒佛仙合(何知乎)   
儒佛仙合不覺(時)    脫劫重生(何知乎)   
脫劫重生不覺(時)    鄭道令(乃何知乎)

“若是不知石井嵬 定是靈泉水不尋 心泉顧溪若不知 地上顧溪何尋乎 水升火降不覺時 如何知曉石井坤”: 如果不知道何為石井嵬,靈泉水是肯定找不到的;如果不知道心泉顧溪,尋覓地上顧溪何用呢?若不知何為“水升火降”,怎麼可以知道什麼是“石井坤”呢?此處所講的“石井嵬”是指法輪,即法輪圖,是底部寫有“真善忍”三個字,底色為淺藍色的法輪圖。此底色容易使人聯想到石井。“靈泉水”顯然是指法輪功。此幾句是說,如果你不知法輪,那麼你怎麼能夠知道法輪功,怎麼能夠知道法輪功是修心的“靈泉水”,怎麼能夠知道法輪功是“水升火降”使人身體保持陰陽平衡的功法呢?

“石井嵬不覺不知 寺沓七鬥何知乎 寺沓七鬥不覺時 一馬上下何知乎”: 不知道石井嵬,何知寺沓七鬥;不知其寺沓七鬥,何知其“一馬上下”?此四句是說,你要是不知法輪(“石井嵬”),怎麼可以知道修煉(“寺沓七鬥”指修煉)?要是不知修煉(“寺沓七鬥”),怎麼可以知曉一馬之上下?這裡“一馬上下”是指八卦“天地否”卦與“地天泰”卦而言。“馬”為天,“馬上”寓“天地否”卦,“馬下”寓“地天泰”卦。

“馬上下路不覺時 弓弓乙乙何知乎 弓弓乙乙不覺時 如何知曉白十勝”: 如果不知“天地否”卦與“地天泰”卦之理,那麼怎麼可以知道法輪(“弓弓乙乙”)?如果不知法輪,那麼怎麼可以知曉“白十勝”法輪大法?

“白十勝不覺不知   ※亞亞倧佛何知乎   ※亞亞倧佛不覺時   雞龍鄭氏何知乎”: 要是不知何為“白十勝”,怎麼可以知曉佛呀倧佛(最大的佛,佛主)?要是不知佛主怎麼可以知曉雞龍鄭氏即大聖人?

“雞龍鄭氏不覺時 白石妙理何知乎 白石妙理不覺時 谷種三豐何知乎”: 如果不知為弘法而降世的大聖人,怎麼可以得知法輪里示意“兩白”的“白石妙理”?如果不知“白石妙理”,怎麼可以知曉“三豐”即“真善忍”?

“谷種三豐不覺時 兩白聖人何知乎 兩白聖人不覺時 儒佛仙合何知乎”: 要是不知“谷種三豐”即“真善忍”時,怎麼可以知曉“兩白聖人”?要是不知“兩白聖人”,怎麼可以知曉法輪功是儒佛仙之合的萬法歸一?

“儒佛仙合不覺時 脫劫重生何知乎 脫劫重生不覺時 鄭道令乃何知乎”: 如果不知此法輪大法是儒佛仙合而為一的宇宙大法大道時,怎麼可以知曉他可以使眾生脫劫而獲永生?如果不知“脫劫重生”,怎麼可以知曉大聖人鄭道令即是正道令?

 

非鄭為鄭非犯氏 非趙為趙非王氏
鄭趙犯王易理王 易數推算(須探之)
河洛圖書九宮加一 仙源十勝(定回之)
一心正道修身(時) 水升火降四覽四覽
耳目口鼻身手淨 毫釐不差無欠(也)
天賊之姓好生之德 多誦真經活人說
博愛萬物慈悲之心 愛憐如己(如吾身)
天真(無邪)婦女子 (你之我之皆成之)

“非鄭為鄭非犯氏 非趙為趙非王氏 鄭趙犯王易理王 易數推算須探之”: 前兩句曾在《格庵遺錄》第九篇“生初之樂”中出現過,此四句是指這次歷史時期的幾位人物。

“河洛圖書九宮加一 仙源十勝定回之 一心正道修身時 水升火降四覽四覽”: 河圖洛書里“九宮加一”就是十勝,就是法輪大法,此修道的仙源十勝肯定會回來的,當一心修煉正道時,人們(“四覽”韓語即人)便可獲得“水升火降”即陰陽平衡的好身體的。

“耳目口鼻身手淨 毫釐不差無欠也 天賊之姓好生之德 多誦真經活人說”: 只要煉法輪功,耳目口鼻身手都乾淨,大聖人的話毫釐不差,沒有欠妥的地方。“天賤之姓”,人人都是負罪而下到人間的,現在可以消除罪業而多多積德了。而修煉法輪功最重要的就是多念法輪功真經,只有法輪功真經才能救度眾生。

“博愛萬物慈悲之心 愛憐如己如吾身 天真無邪婦女子 你之我之皆成之”: 修煉者們要以博愛萬物的慈悲之心,象愛自己與自己身體一樣去關照他人,成為天真無邪的好人(“婦女子”破字合為“好”)。而好人你我都當之,那麼大家都可以修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