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庵遺錄》原文破解:第六十篇 甲乙歌

序:本篇為《格庵遺錄》最後一篇.u第六十篇。本篇作為尾聲出乎筆者意料之外,並非是法輪大法修煉整個歷程的總結,而是則重談到了韓國弘法的整個脈絡。也就是說本篇落筆於韓國,粗略地展示了其脈絡之主線,更加明確地告訴世人韓國弘法進程之框架。然而,粗中有細,涉及一些要害問題時則一反常態予以明示,目的可能是使人加深對韓國進程之了解。此外,涉及其整個進程中隱藏幾句秘語,天機似露不露,而探知之底真使人恍然大悟,其安排竟是如此!本篇文章結構比較規整,文筆流暢,神人一腔赤誠之心躍然紙上,令人感懷萬千。

 

伽倻伽倻趙氏伽倻    雞龍伽倻聖室伽倻   
靈室伽倻困困立    困而知之女子運   
女子女子非女子    男子男子非男子   
弓矢弓矢竹矢來    九死一生女子佛   
何年何月何日運    是非風波處處時
避亂之方何意謀    默默不答不休事
甲乙相隔龍蛇爭    雲中茅屋雲霄高  
時乎時乎不再來    忍耐忍耐又忍耐
甲乙龍蛇已過後    時乎時乎男子時
百祖一孫男子運    百祖十孫女子運
天崩地坼白沙立    靈室伽倻女子時
不然不然非女子    女子中出男子運
女子出世矢口知    女子運數鳥乙矢口

“伽倻伽倻趙氏伽倻   雞龍伽倻聖室伽倻   靈室伽倻困困立   困而知之女子運”: “趙氏伽倻”是指渡南來之人。此句已在《格庵遺錄》第九篇“生初之樂”詳解過。那麼“雞龍伽倻”、“靈室伽倻”為何意?“雞龍”喻修煉,“伽倻”指從北方中國來的真人,“雞龍伽倻”是指來自中國的修煉之人來韓國弘法。“困困立”,指在艱難困苦的環境中開拓前進。“困而知之女子運”,若曉得其艱苦環境,如果能夠把握好艱難的客觀環境的話,倒是好運(“女子”合字為“好”,“女子運”即“好運”)。

“女子女子非女子 男子男子非男子”: 好運好運並非都是好運,厄運(女子之相反的男子即與“好運”相反)並非都是厄運。也就是不可以因為是好運而掉以輕心,也不可以因為是厄運而垂頭喪氣。換句話說,好運之中藏有厄運而每事不可粗心大意;厄運之中伴有好運而困難面前不可氣餒。

“弓矢弓矢竹矢來 九死一生女子佛”: “弓矢”是雙關語。“弓”為箭,“矢”為“把”,箭與把相配套,其寓為“正好”之意;“弓”又為彎腰之形象,“矢”,“矢矢”韓語發音為“悄悄”之意,此“弓矢”即彎著腰悄悄而來;“竹矢來”,“竹”為高風亮節,寓此渡南來之人對大聖人忠貞不渝。“九死一生女子佛”即九死一生好佛,對此,筆者放筆沉思良久而未能執筆。讀其前後之文,此處“九死一生女子佛”無論如何也不是指大聖人,《格庵遺錄》在此處之前除了大聖人從未指其它人為佛。但此處正在講“趙氏伽,o”,那麼只能認為是指此渡南來之人。那麼之所以稱此人為“九死一生”好佛,可能這些修煉者將經受種種困苦與磨難卻始終對大聖人忠貞不渝而言。 只是《格庵遺錄》前五十九篇雖然多處稱渡南來之人為“真人”,甚至稱其為“聖君”、這個國度的始祖,但指其人為佛還是首次。

“何年何月何日運 是非風波處處時 避亂之方何意謀 默默不答不休事”: 那麼此人是何運?是不管其年其月其日,是非風波處處起之運。尤其初期幾年裡,來自內外的是非風波不斷,而來自內部的是非更是無時不起、無處不起。在此是非當中,也有來自政府有關部門或社會上的是非與干涉,故提“避亂方何意謀”,也就是被迫害的法輪功方面,“默默不答”,不管其它世間迫害與偏見如何,不理會它,不被它牽制,也就是它做它的,我做我的,“不休事”就是從不間斷、持續地弘法。

“甲乙相隔龍蛇爭 雲中茅屋雲霄高 時乎時乎不再來 忍耐忍耐又忍耐”: 此段分明是指韓國弘法歷史進程。“甲乙”為天干之首。“甲乙相隔龍蛇爭”,“龍蛇爭”為雙關語,也是十分耐人尋味的秘語。從通常的邏輯講,“龍蛇爭”是指正與邪之爭,真與假之爭。“雲中茅屋雲霄高”,“甲乙相隔龍蛇爭”的結果,“趙氏伽,o”為主導力挽狂瀾,已成主流與氣候。“雲中茅屋雲霄高”,十分形象地描繪了此時的韓國情況。“茅屋”,大業初見其形,已完成奠基,而“雲中茅屋”說明其形之基礎仍不牢固,“茅屋”初見成效而並非大業就成。 “時乎時乎不再來 忍耐忍耐又忍耐”,如果錯過了機會“時乎時乎不再來”,因而“忍耐忍耐在忍耐”,必須忍辱負重,要以百折不撓之精神排除干擾,必須在此兩年間完成“雲中茅屋”才可。

“甲乙龍蛇已過後 時乎時乎男子時 百祖一孫男子運 百祖十孫女子運”:前兩句是極其重要的明示。也就是最好不要錯過二○○○(龍年)-二○○一(蛇年)“龍蛇”去創業組建“茅屋”的話。

“天崩地坼白沙立   靈室伽倻女子時   不然不然非女子   女子中出男子運   女子出世矢口知   女子運數鳥乙矢口”──此五句與上幾句相連,仍然在談論著二○○○年、二○○一年“甲乙龍蛇”的同時,在談論“趙氏伽倻”即“渡南來之人”的作用,不多言。

 

當運出世謀謀人    運數時來善事業
甲乙已過前事業    不然以後狼狽時
一字縱橫十勝運    雞龍出世伽倻知
一字縱橫六一出    自身滿滿不成事
眾人寶金一脫世    非善事業可憐好
暗暗成事大事業    時至不知無所望
風風雨雨紛紛雪    甲乙當運勝敗時
八陰先動失情心    三陽中動還本心
好事多魔同僚輩    遲速爭鬪是是非
速人謀事非女子    遲人謀事非男子
彼此之間聖事業    遲速關係各意思
遲謀者生百祖十孫    速謀者生百祖一孫
遲謀事業雞龍閣    速謀事業郇山屋
一字縱橫雞龍殿    雞龍山上伽倻閣
甲乙當運矢口知    郇山牛腹此後論
俗離山上郇山城    龍蛇當運不失時
智異青學誰可知    俗離牛腹不失時
遲速兩端生死判    遲速生死時不知
欲速不達男子運    遲遲徐行女子運
女子受運多人和    男子受運小人和
遲人成事雞龍立    速人成事郇山仆
雞龍建立非紫霞    俗離建立紫霞島

“當運出世謀謀人 運數時來善事業 甲乙已過前事業 不然以後狼狽時”: 此四句可以說是本篇前段的重複與強調。

“一字縱橫十勝運   雞龍出世伽倻知   一字縱橫六一出   自身滿滿不成事”: 關於“一字縱橫”邵子曰:“乾坤縱而六子橫”,並將此說成是“易之本也”。“一字縱橫”即“十”,“十”寓法輪,“十勝”寓法輪大法。“一字縱橫十勝運   雞龍出世伽倻知”,何意?其意就是法輪大法在韓傳播之際,渡南來之人“伽倻”知道“雞龍”該出世了。“一字縱橫六一出   自身滿滿不成事”,“一字縱橫”前幾句已解是寓法輪大法,有人指“一字縱橫”為“縱與橫無所不通”之大法大道。“六一”為水,《格庵遺錄》第五十一篇“兩白論”明確指出“河洛天地六一水   兩白聖人出世也”,也就是指此“六一水”為“兩白聖人”。一般稱“一六”為水,為何叫“六一”為水?所謂的“六一”為水,也就是“河洛天地六一水”,此乃是指先天坎水之六數與後天坎水之一數,意為六一成德。那麼“一字縱橫六一出”其意已經明了,是“一字縱橫”即法輪功中,出“六一”即六一成德的兩白聖人。“ 自身滿滿不成事”可能是指開始時由於弟子們經驗不足,可能走彎路。

“眾人寶金一脫世 非善事業可憐好 暗暗成事大事業 時至不知無所望”: “眾人寶金一脫世”,眾人為了“脫世”,也就是為了修煉圓滿而脫離這個世界大家都在做一些事情,但是“非善事業可憐好”,表面上一些人也在積極地做事,但總是參雜著個人的什麼去做或表現的很執著。在神人看來此舉動是“非善事業”,可謂好可憐。“暗暗成事大事業 時至不知無所望”,“暗暗成事業”不僅具有做事不要太喧譁之意,其中包含著不要起顯示之心,工作作風要紮實之意,更要有雄韜大略,具有遠見卓識,運籌帷幄才可開創並成就大事業。故而“時至不知無所望”,要是不能預見或把握不了形勢與時運,得過且過,那麼一切都是“無所望”的。

“風風雨雨紛紛雪 甲乙當運勝敗時 八陰先動失情心 三陽中動還本心”: 前兩句明確指出二○○○年與二○○一年是問題最尖銳的時期,而此問題直接關係到在韓弘法的問題。“八陰先動失情心”,“八陰”是指那些“假鄭”而言,“八陰先動失情心”,這些製造內部矛盾與分裂的倒頭來導致失敗的卻是他們自己,故稱“失情心”,示意註定要失敗而垂頭喪氣。“三陽中動還本心”,“三陽”為木運,“中動”即中入,“還本心”,按道家所說是指“返本歸真”。此時得法入門才可修成。

“好事多魔同僚輩 遲速爭艮是是非 速人謀事非女子 遲人謀事非男子 彼此之間聖事業 遲速關係各意思 遲謀者生百祖十孫 速謀者生百祖一孫 遲謀事業雞龍閣 速謀事業郇山屋”:前兩句指出修煉界“同僚輩”為“遲速爭鬥”而“是是非”的問題。也就是關於弘法歷史進程遲速問題爭鬥不休。那麼所謂的“遲速”究竟何意?一部分人一味地追求來自外部的時尚做法,快速、盲目地模仿或照辦,故為“速”;而另一部分人根據實際情況,周密計劃並予以實施而故為“遲”。因而,“速人謀事”是指做事倉促而不完備,“遲人謀事”是指胸有成竹而“行必果”。當然,這一切為的是“彼此之間聖業事”,都是為了弘法而爭論,然而每個人立足點與境界不同,關於遲速關係各有其見,各有主張。“遲謀者生百祖十孫 速謀者生百祖一孫 遲謀事業雞龍閣 速謀事業郇山屋”:大概是勸告要慎重吧。

“一字縱橫雞龍殿   雞龍山上伽倻閣   甲乙當運矢口知   郇山牛腹此後論”: 韓國修煉界是由渡南來的“伽倻”在主導整個弘法大業。“甲乙當運矢口知”,須知“甲乙當運”二○○○年與二○○一年對於韓國來說是極其重要的,因而首先要在此兩年里下大力氣打好奠基,此兩年間先不要論其“郇山牛腹”敗與成(“郇山”寓敗,“牛腹”寓成),此兩年要抓緊時間打基礎,甚至先不要論“遲”、“速”之問題,要全力以赴;“遲”與“速”之問題待“甲乙當運”過後論也不晚,故曰“郇山牛腹此後論”。

“俗離山上郇山城 龍蛇當運不失時 智異青學誰可知 俗離牛腹不失時”: 此四句可謂隱藏秘語與天機。俗離山靠近韓國中部聞京與清州,也離大田不遠,可以說是聞京與清州、大田之間的一座名山。那麼“俗離山上郇山城”何意?“郇”其實是中國周代的一個國名,但此處“郇山城”好像與周代國名暗寓什麼無關,很可能與唐的韋陟被封為郇公而大擺盛宴,眾人飽食而得名的故事有關。既然是盛宴自然賓客如雲,那麼在此所言的也許正是慕名而來的人眾多,到了二○一一年與二○一二辰巳(龍蛇)之年,“辰巳真人”出。此真人應天命脫穎而出,為此後若干年韓國弘法大業大顯身手。這裡可能是指正法後得法的弟子。

“智異青學誰可知 俗離牛腹不失時”: 此兩句也是頗為重要的秘語。“智異青鶴洞”或“青鶴洞”多次提及,因“鶴”與“學”韓語發音相同,此處“智異青學”應是“智異青鶴”即“青鶴洞”。那麼為何是智異?何為“青鶴洞”?由誰可知“智異青鶴洞”呢?“智異”是指韓國南部東西之中心一座名山智異山,也就是指智異山附近若干城市或地域。“青鶴洞”之“青鶴”為吉祥之鳥,傳說中有八個翅膀、一條腿的吉鳥。因為是“鶴”自然包含長壽、祥和之意。那麼為何叫“青鶴洞”,“洞”為何意?顯然,“青鶴”為內容,“洞”為表相。人們會聯想到“牛腹洞”,也可聯想到“石井”。由此可以得知,意為長壽,形為“洞”的所謂“青鶴洞”所指的仍是法輪即法輪功。此兩句實際上是指韓國創業期與此後發展期的不同時期的弟子。

“遲速兩端生死判 遲速生死時不知 欲速不達男子運 遲遲徐行女子運 女子受運多人和 男子受運小人和”──此乃是重要的啟示,對於韓國弘法事業而言,選擇“遲”呢還是“速”。 應當抓緊時間扎紮實實地做好。

“遲人成事雞龍立 速人成事郇山仆”: 此兩句只是強調了前面已經啟示的問題。

“雞龍建立非紫霞 俗離建立紫霞島”" 此兩句可稱天機,“雞龍”即創業期韓國修煉界的主要代表,“紫霞島”是指整個韓國變成修煉之聖地。那麼“雞龍建立非紫霞”何意?是指以“雞龍”為代表的弟子未能形成一統天下之局面,到了“俗離”之人、“辰巳真人”才能“建立紫霞島”,形成一統天下之局面,把整個韓國建成法輪大法之聖地。

 

平沙雞龍再建屋    夜泊千艘仁富間
三都並立積倉庫    世世人人得生運
靈魂革命再建朴    漢水灘露三處朴
森林出世天數朴    三處朴運誰可知
柿從者生次出朴    天子乃嘉雞龍朴
世人不知鄭變朴    鄭道令之降島山
迅速降出俗離山    先入者死速降運
遲速徐行降鄭山    先中末運三生運
好事多魔忍不耐    三生得運誰可知
孼離矢口節矢口    孼思登登乃思嶺

孼離矢口節矢口  孼思登登乃思嶺:朝鮮民歌舞里興嘆詞

“平沙雞龍再建屋 夜泊千艘仁富間 三都並立積倉庫 世世人人得生運”: “平沙”已解為法輪形象之一,“雞龍”寓修煉,“平沙雞龍”法輪功修煉界“再建屋”,將弘法事業推向一個新的高度;“夜泊千艘仁富間”,海外眾多修煉者紛紛來韓國(入境大都落腳韓國仁川機場,穿過富川入漢城之故,特為“仁富間”)。“夜泊”,耐人回味,是悄悄而至,另一方面也是韓國客觀環境之寫照。而此句說明將會有很多海外修煉者來韓與韓國修煉者進行交流。“三都並立積倉庫”,“三都”即韓國第一、第二、第三大城市漢城、釜山、大邱,韓國弘法首先起於此三個城市故稱“三都並立積倉庫”,顯然,在韓國此“三都”得法修煉者眾多,故為“世世人人得生運”。

“靈魂革命再建朴 漢水灘露三處朴 森林出世天數朴 三處朴運誰可知”: “靈魂革命”是指法輪大法修煉以修心性為根本,“朴”為大聖人代名詞之一,此處“朴”為大聖人之事業,“再建”顯然是指在此之前曾經做過這方面的工作,但其業績微不足道而再次建立大聖人的偉大事業。“漢水灘露三處朴”就是沿著漢江而明顯露出的三處為修煉吉地“朴”,“三處”即“三都”。“森林出世天數朴 三處朴運誰可知”,修煉者稱之為“小木”,“森林”寓其修煉者隊伍發展成聲勢浩大之程度,而此“森林出世”是“天數朴”,是天運所定的大聖人的法輪功弘傳之定數,可是有誰能知其“三處朴運”,漢城、大邱、釜山三處是修煉者眾多之運呢?

“柿從者生次出朴 天子乃嘉雞龍朴 世人不知鄭變朴 鄭道令之降島山 迅速降出俗離山”: 此五句是論“辰巳真人”。“柿”為修煉之形象之詞(本書前幾篇早已破譯過),“柿從者生”即隨從大聖人修煉之人可生;“次出朴”,韓國以“三處”、“三都”,漢城、大邱、釜山為重點形成修煉法輪功人多勢眾之後才能出“朴”,故為“次出朴”。“朴”為法輪功創始人之代名詞,意指聖人,此處“朴”是指“辰巳真人”。韓國創業期較之後期重要與艱難等客觀因素,與法輪大法在中國遭受幾年鎮壓、天災、兩年毒疾流行及諸多戰爭都發生在這個“創業期”期間有關。

“先入者死速降運 遲速徐行降鄭山”──“先入者死”是《格庵遺錄》多次強調的問題。究竟是指誰,在不同地方所指不同。

“先中末運三生運   好事多魔忍不耐   三生得運誰可知   孼離矢口節矢口   孼思登登乃思嶺”: “三生運”也有另說,此處明指“三生運”即先入、中入、末入之運。好事多魔,好事不易速成、不易順成,得歷經坎坷之中的忍耐而成。“ 孼離矢口節矢口”,“矢口”破字為“知”,要知什麼呢?“孼”而“離”,“ 孼”指妖孼,“孼離矢口”是指要與妖孼為離,不與它同流合污;“節矢口”,要識時運,抓緊得法入道修煉法輪功。“孼思登登乃思嶺”,如同“孼離矢口節矢口”都是韓民族歌舞助興詞,而韓語“思”與“死”發音同音,“ 孼思”即妖孼之死,“登登”即“噔噔”即寓鼓聲,“ 孼思登登”就是指如敲鼓打鑼般廣告妖孼死了;“乃思嶺”發音之意是“我之愛”,從文字角度上解是前四字已表明妖孼死掉了,故該想“亞里嶺”即修煉之天坡了。而此兩句,韓民族一般當作歌舞表演之中的助興詞,即“好啊!”“可賀也!”之意。那麼說何為“好”,何事為“可賀”?是指“中入”得道,修之,成之。好啊,可取,可賀也!

 

先入十勝行事權 勢不得已墮落者
先入者反男子運 中入者生女子運
先入者還混亂時 後入者死分明知
中入者生忍耐勝 先入者落耐忍勝
矢矢不顧忍耐勝 眾口不答克己世
甲乙當運回來時 先入脫權墮落生
有口無言人人啞 先動者反中入運
時至不知無知者 後悔莫及可憐生
節不知而先入者 世界萬民殺害者
殺害人生先入者 所望斷望何望入
物慾交敝目死者 非先入者可憐誰

此二十二句是重點談到了“先入者”。何為“先入者”?此處指“先入十勝”即早先得法修煉的韓國人有部份人可能走彎路一事。而先入者“落”是因為不修心性所致。此故,包括《格庵遺錄》與《蕉窗錄》、《格庵訣》等預言書,對於“八鄭之亂”都再三強調“多誦真經 可避此亂”之意全在於此。

請注意這幾句“節不知而先入者 世界萬民殺害者 殺害人生先入者 所望斷望何望入 物慾交敝目死者 非先入者可憐誰”,這裡的先入者並不是指先修大法者,我們下面解釋。──不知其節氣實時運的先入者們是殺害“世界萬民”者!何為如此斷論?因為在此所指的“先入者”與“先入十勝行使權”者即修法輪功的先入者不同,是指社會上所謂“修道”而先入者。《格庵遺錄》破譯就如此難就難在同樣一個名詞或句子因時而別、因地而別、因人而別。那麼此處所指“先入者”是多指那些所謂的“修道”與練“氣功”的人。因為這些人以“氣功治病”來害己害人,而且妨礙人們修煉法輪功。而其“先入”包括宗教界在內,將人們攏在自己的圈子裡不讓得到法輪功,故為大聲痛斥這些教的教頭,你們是“世界萬民殺害者”!然而,“殺害人生先入者 所望斷望何望人”,所望的均斷望,也就是你說去“天堂”,天堂去不了;你說去“極樂世界”,“極樂世界”去不成;那麼你們的“入”又有何望呢?因為“物慾交敞目死者”,這些人是掛羊頭、賣狗肉的,他們掛著“修煉”與“天堂”、“天國”之名,實際上是賺黑錢的,非先入者由誰去可憐他們呢?

綜上所述,“先入”或“先入者”不僅僅是指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中葉為界,不僅僅是指練其它氣功為準,其中還包括法輪功傳出之前入其它宗教之門的人與法輪功在韓國傳播初期幾年入門之人。因而將“先入”、“先入者”單拿某一點一概而論則容易張冠李戴。

 

庚子閣蔽甲乙立 亞里嶺有停車場
苦待苦待多情任 亞亞里嶺何何嶺
極難極難去難嶺 亞里亞里亞里嶺
亞里嶺閣停車場 雞龍山上甲乙閣
俗離山上雞龍閣 乙矢口耶所望所望
人間生死甲乙耶 生死結定龍蛇知
甲乙當運出世人 敘者亡而屈者生
自己嬌慢滅身斧 危險千萬十字立
人人敘敘自身亡 去嬌慢心揚立身
屈之屈之人人屈 名振四海十字立

“庚子閣蔽甲乙立 亞里嶺有停車場”──“庚子”即二○二○庚字年,“庚子閣蔽甲乙立”,庚子年在不十分顯露之中能建閣,而此閣正是“甲乙立”,即建立修煉之閣。也就是到了二○二○年實則已經建立韓國弘法大發展時期的大本營,修煉歷程基本上已經完成,只是當人們看來不那麼明顯而醒目罷了。“亞里嶺有停車場”,“亞里嶺”是象徵之詞,“亞”之韓語發音與“阿”相同,“亞里嶺”很容易使人聯想到韓民族最著名的民歌“阿里郎”,“阿里郎”歌詞中有“阿里郎之嶺”。之所以“亞里嶺”與“阿里郎”相聯,有人主張“阿里郎”並非是情歌,是提示人們修煉的歌曲。

“苦待苦待多情任 亞亞里嶺何何嶺 極難極難去難嶺 亞里亞里亞里嶺”──“苦待苦待多情任”,苦待著多情之君,此句暗示世人苦待慈悲於眾生的大聖人;“亞亞里嶺何何嶺”?是“極難極難去難嶺”,是“亞里亞里亞里嶺”。《格庵遺錄》將此“亞”有時用於“佛”字,有時用於“十勝”之“十”字(即將“亞”字破字就可露出白十字),那麼“亞里亞里亞里嶺”之意不難破譯,原來是指“佛理”、“十勝之理”即法輪大法之理。那麼為什麼說“極難”呢?此句當然不能排除得歷經磨難與修煉之苦之意,但在此主要意思是不容易得到真正的大法大道──法輪功。

“亞里嶺閣停車場 雞龍山上甲乙閣 俗離山上雞龍閣 乙矢口耶所望所望”──此四句概括了韓國弘法歷程的前後兩大時期。前兩句明確指出,韓國弘傳之大業,以“雞龍”為代表的修煉者們(“雞龍山”)已經在創業期建立了相當規模的修煉大本營(“甲乙閣”);而到了二十一世紀二十年代起,以俗離山“辰巳真人”為代表建立了牢固而巨大的修煉大本營(“雞龍閣”)。

“人間生死甲乙耶 生死結定龍蛇知”──決定人之生死的就在於修煉(甲乙)法輪大法與否,而對於韓國來說,韓國弘法的重要的大基礎的時期(“生死結定”)其實繫於二○○○年與二○○一年龍年與蛇年。

“甲乙當運出世人 敘者亡而屈者生 自己嬌慢滅身斧 危險千萬十字立 人人敘敘自身亡 去嬌慢心揚立身 屈之屈之人人屈 名振四海十字立”──此段是針對韓國修煉界內我行我素之人所言。“甲乙當運”之際出世而得法入門之人,“敘者亡而屈者生”。何為“敘”,何為“屈”?“敘”韓國發音與“立”相同,是指趾高氣揚,自以為是;“屈”,是指修煉紮實,能夠與大家同心同德,群策群力之人,這樣的人肯定會獲生,故為“屈者生”。

“自己嬌慢滅身斧 危險千萬十字立”──韓語“嬌慢”與“驕慢”同音,自己驕傲自滿是“滅身斧”,對於“十字立”即弘法大業是“危險千萬”的,也就是其干擾與破壞性極大的。“人人敘敘自身亡 去嬌慢心揚立身”,人人驕傲自滿只能導致自己的失敗,須去掉此驕傲之心才可“立身”,才稱得起修煉者。“屈之屈之人人屈 名振四海十字立”,只要放下“嬌慢”之心“屈之屈之人人屈”,那麼韓國的弘法大業是有希望的,會建立偉業而“名振四海”的。

 

甲乙當運不失時    慎之慎之又慎之
再建再建又再建    四海八方人人活
十字立而重大事    眾人寶金相議成
暗暗謀事再建人    十八卜術立耶傳
兩人謀事勝敗知    四九金風庚辛運
三八木人甲乙起    時乎時乎不再來
時來甲乙出世者    銘心不忘慎慎事
高山漸白甲乙運    寅卯始形計劃一
死者回生此事業    無礙是非先進耶
刈莿刈莿忍耐中    右爾事業完成就

“甲乙當運不失時 慎之慎之又慎之 再建再建又再建 四海八方人人活 十字立而重大事 眾人寶金相議成”──筆者認為,此處筆鋒一轉,走出韓國而論世界。此處“四海八方”十分明確地指出所指不限於韓國。“甲乙當運不失時”,修煉法輪功的天運已至,切不可失去天賜良機之機運。“慎之慎之又慎之”,其意十分明確,這裡分明指出世間的複雜性,如果稍微不慎將招來一些麻煩與負擔,提醒不可草率行事。其實其中也多少包含了弘法歷程中將會遇到的磨難。“再建再建又再建”,此語不僅僅是指整個弘法歷程分階段按部就班地進行,而此句重點則落在中國大陸遭受數年鎮壓的法輪功得到平反時的情況。經此“再建”自然“四海八方人人活”,修煉界在全世界再度充滿活力與生機。此“十字立而重大事”,得“眾人寶金相義成”,強調了萬眾一心,群策群力之必要。

“暗暗謀事再建人 十八卜術立耶傳 兩人謀事勝敗知 四九金風庚辛運”──“暗暗謀事”指在世間傳法做了很長時間的準備,“再建人”指對修煉界按部就班的安排,其中包括法輪功修煉界負責人的培養與配備。“十八卜”即大聖人李洪志先生代名詞之一“朴”;“朴術”,就是大聖人之“術”,其“術”指的就是法輪功五套功法;“立耶傳”,是指大聖人將法輪功傳給世間,使其得以立,得以弘傳。

“兩人謀事勝敗知 四九金風庚辛運”──《格庵遺錄》明確指出,當今傳出法輪大法,完成歷史從未有過的偉大的歷史使命,“四九金風庚辛運”,“四九”為金為西,“庚辛”亦為金與西,“四九金風”即西方之金風,“庚辛運”,西方之運。正當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到鎮壓,東方諸國要麼背地裡脅從中國的江氏鎮壓,要麼保持沉默之際,西方諸國卻斷然聲明支持法輪功,反對鎮壓法輪功。因而,西方諸多的法輪功熱與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形成了明顯的對照,其間法輪功的中心從東方移至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尤其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達到登峰造極的二○○○庚辰年與二○○一辛巳年,恰恰由西方吹起了強勁的法輪功之風,東西方各異的這一切顯然都是早已安排好了的事情。

“三八木人甲乙起 時乎時乎不再來 時來甲乙出世者 銘心不忘慎慎事”──“三八木人”就是指大聖人李洪志先生,由他“甲乙起”傳出法輪大法於世間,“時乎時乎不再來”,此事是正如《格庵遺錄》所多次強調的那樣是“前無後無”而只有本次一次的事情,所有生命再也遇不上如此洪大的大法大道之弘法,千萬要珍惜這萬世不可再得的機運。“時來甲乙”而“出世者”應為慎重處事。此語包含著將會有磨難。

“高山漸白甲乙運 寅卯始形計劃一”──此秘語準確地點到了大聖人為在世間弘法而“出世”前做具體準備的時間。“高山漸白”是指白頭山(中國叫長白山),“甲乙運”指首開修煉之運,也就是大聖人選定白頭山(長白山)下作為他在傳法的發源地。預言認為於“寅卯”年始開始著手傳法之步驟,不知對否。

“死者回生此事業   無礙是非先進耶   刈莿刈莿忍耐中   右爾事業完成就”──此偉業是能夠使人起死回生的,其意是指在救度眾生的;“無礙是非”,是是非非也無關緊要,不要受其是非影響而“先進”即勇往直前。“刈莿刈莿忍耐中”,而此歷程布滿荊棘而充滿艱難坎坷,大聖人與他的弟子們刈莿刈莿、披荊斬棘開拓前進,就得經受痛苦與磨難,在此之中將完成“右爾事業”。何為“右爾事業”?按五行學說,左為男,右為女,即男左女右。“右”為“女”,“女”與“爾”合字為“妳”,即你,“右爾事業”就是“你之事業”。“刈莿刈莿忍耐中   右爾事業完成就”,在歷經磨難之後,你(指大聖人)的事業將會成就。

 

世事熊熊思       我心蜂蜂戰
修道先入墮落者    國家興亡如草芥
倒一正一六一數    易數不通我不知
世上事業有先後    先覺虛榮虛榮歸
足前之火甲乙運    寸陰是競邁流世
一思狼狽三深思    意先覺事甲乙閣
暗暗謀事思數年    人人成事養成立
哲學科學硏究者    一朝一夕退去日
疑問解決落心思     如狂如醉虛榮心
世上萬事細細察    真虛夢事去無跡
高坮廣室前玉沓    空手來世空手去
人生一死不歸客    一坯黃土歸可憐
此事彼事亡世事    前進前進新建屋

“世事熊熊思   我心蜂蜂戰”──此兩句之中關於“熊熊”與“蜂蜂”,筆者同意辛侑承先生所解,第一句“熊熊”韓語發音為“細細”之意,“熊熊思”即細細地想。“世事熊熊思”,人世間的事細細地思考,便使“我心蜂蜂戰”。“蜂蜂”韓語發音與戰慓之意相同,“蜂蜂戰”即戰慓不止。若上句下連的話就是人世間的事細細地一想,我心隨之戰慓不止。何事如此?此句與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有關。對於韓國眾生來說,本來可以人儘早修煉法輪功,但是中國大陸鎮壓法輪功,其勢洶洶,血腥鎮壓令人風聲鶴唳,一想起法輪功被鎮壓的事情就膽戰心驚,何以談得上得法入門呢?

“修道先入墮落者 國家興亡如草芥”──此兩句明了,為了修道而先入練什麼氣功或信什麼者都已經墮落,之所以墮落的原因在與不修己修心,因而什麼國家興亡之類在他們看來猶如草芥,因為他們所關心的就是世間的名與利。

“倒一正一六一數 易數不通我不知”──“倒一正一”就是寓法輪大法為“十勝”的“十”字,“六一”(關於“六一”已在本篇“一字縱橫六一出”中詳解過)是指“雞龍”即“江南第一人”,也就是代表修煉界。“易數不通我不知”類似評語已在“出將論”篇中點過一次,說“鄭氏雞龍海島真人 易數不通不可知”,在此再次提示此人“易數不通”即做是不夠老練與精明,而“我不知”耐人尋味,本人也知其短。這可能也是講開始時弟子經驗不足。

“世上事業有先後 先覺虛榮虛榮歸 足前之火甲乙運 寸陰是競邁流世”──世上的事業自然有先有後,頭一句指出“雞龍”(“六一”)把握不好弘法大業的主次,“先覺虛榮虛榮歸”,此句對他來說是十分重要的提醒,你把握不好事業之先後,卻迷於自己是修煉界代表而產生虛榮心的話,此虛榮心將會把你毀掉的。忠告若是“先覺虛榮”的話,只能歸於虛榮,徒有虛名,此乃不可取。而“足前之火”燃眉之急的正是“甲乙運”,就是與弘法時光似金,即使是寸陰也分妙不停地在流逝著,示意“甲乙運”里不可虛度。

“一思狼狽三深思 意先覺事甲乙閣”──此兩句仍在提醒“雞龍”,“一思狼狽三深思”,在整個運做之中切不可輕率、切不可妄為,是凡涉及重大決策之時,如果即興發揮或草率決定的話,肯定會狼狽的。因而“慎之慎之慎慎之”,須要三思而後行。“意先覺事業甲乙閣”,在構思韓國弘法歷程全局之中,首先要擬定建立“甲乙閣”即練功點。

“暗暗謀事思數年 人人成事養成立”──要完成此“甲乙閣”得“暗暗謀事思數年”,對於韓國的一些負責人來說得人人要養成此深謀遠慮的習慣才能夠成事,再三強調做事不要輕率。

“哲學科學廚究者 一朝一夕退去日 疑問解決落心思 如狂如醉虛榮心”──研究哲學、研究科學的專家、學者們,自以為發現了客觀規律而作出種種定義,但法輪大法一傳出如同“鶴立雞群”,那些人類至今推崇為至高無上的“真理”,紛紛提襟見肘,不堪一擊而很快就會敗退,諸多疑難問題迎刃而解,故“疑問解決落心思”。然而那些名人學士們因為“如狂如醉虛榮心”所致,仍不能接受所有這一切唯法輪大法才能說清楚這一事實。

“世上萬事細細察 真虛夢事去無跡 高^r廣室前玉沓 空手來世空手去 人生一死不歸客 一坯黃土歸可憐 此事彼事亡世事 前進前進新建屋”──世間萬事細細觀察可知其中之理,不管其真夢虛夢都是無蹤無跡的。別看你今天高台廣室,門前玉沓,榮華富貴好不得意,到頭來空手來世空手去,人生一死就成不歸客,一坯黃土埋而了此一生,人生是多麼可憐的啊。此乃“此事彼事”終將是“亡世事”,人類出路只有一條──就是修煉法輪大法!就是創建新人類、新世界!

 

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為
雞龍山上甲乙閣 重大責任六十一
六十一歲三五運 名振四海誰可知
雞龍山上甲乙閣 紫霞貫日火虹天
六十一歲始作立 走肖杜牛自癸來
左衝右突輔真主 所向無敵東西伐
沙中紛賊今安在 落落天賜劍頭風
天門開戶進奠邑 地辟草出退李亡

“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為”──“花花”韓語發音為“直”與“正”之意。也就是說,本來他們的出發點或本意是想把事情辦好,但“言何草草為”。“草草”韓語發音為滿腹牢騷而發難之意。“心欲花花守 言何草草為”,本意是想把事情辦好,但為何牢騷滿腹而向人家發難呢?此兩句中,前句為“花花”,後句為“草草”,形成鮮明的對照,《格庵遺錄》中諸如此類的韓文(漢字字意與韓文發音)妙用竟然達到了爐火純青之程度,實為筆者敬嘆不已!

“雞龍山上甲乙閣 重大責任六十一 六十一歲三五運 名振四海誰可知”──本段落十幾句中最難解的也許是“六十一”。誰是“六十一”,“六十一”究竟是何意?六十為甲子,“甲乙”在本預言書里是指法輪大法(法輪功)修煉,“一”為始、為首。因而筆者認為所謂的“六十一”指的正是創業期法輪功修煉界代表人物。由此解其之秘,將茅塞頓開。“雞龍山上甲乙閣”是指練功點。隨著法輪功修煉界的發展壯大,作為其代表的“雞龍”即“江南第一人”的知名度日益提高而“名震四海”。

“雞龍山上甲乙閣 紫霞貫日火虹天 六十一歲始作立 走肖杜牛自癸來 左衝右突輔真主 所向無敵東西伐”──“雞龍山上甲乙閣”實質是指韓國的弘法事業,“紫霞”(佛家指“紫霞”為“佛之光明”)意法輪圖底色,實質是指法輪大法修煉界如同“貫日”而“火虹天”象徵著紅紅火火,欣欣向榮之景象。“六十一歲始作立”,其間“六十一歲”韓國修煉界之代表開始產生並逐漸確立其位。“走肖杜牛自癸來”,“走肖”為“趙”,是指“趙氏伽,o”即渡南來之人。“杜牛”何意?筆者不敢苟同辛侑承先生對這一句的整個解說,但十分讚賞將其“杜牛”破譯為“牢”字。即“杜”有“杜門不出”之成語,而將“杜門不出”之“門”與“牛”字合字則成“牢”字。那麼“牢”之何意?是牢固而不懈,“牢”寓強度與堅硬。實際上是指靠得住,保證沒問題之意。“自癸來”指來自北方中國。至此,“走肖杜牛自癸來”一句之真意躍然紙上──有一個被江氏迫害的大聖人弟子,此人能夠開拓與主導韓國創業期弘法大業,是可以靠得住的人(也包含其個性表現強硬的一面),他來自北方,此人正是“渡南來之人”。與此與前一句“六十一歲始作立”相聯,可能暗示韓國修煉界代表的產生與此“自癸來”之人有關。“左衝右突輔真主 所向無敵東西伐”,此“自癸來”的“渡南來之人”,左衝右突輔佐真主“六十一”,所向無敵東西伐”,力挽狂瀾,主導創業期弘法事業並將此引向勝利。

“沙中紛賊今安在 落落天賜劍頭風 天門開戶進奠邑 地辟草出退李亡”──前兩句針對那些在修煉界裡鬧分裂、另搞一套的人而言。“沙中紛賊”,“沙”即“平沙”,“平沙”即寓法輪形象之一(《格庵遺錄》諸多篇中多有其解),“沙中”就是修煉法輪功的修煉界內部,“紛賊”搞分裂的逆賊。《格庵遺錄》共六十篇之中,對於搞內部分裂或另搞一套的人稱之修煉界的逆賊。儘管他們一小部分人也掛著“修煉”之招牌,但其所作所為嚴重地削弱修煉界的力量,不管其本意如何,所起到的干擾與破壞性都直接影響韓國弘法之歷程,這就是他們的罪,這就是神人為何稱這一小部分人為“沙中紛賊”之故。“今安在”,這些“沙中紛賊”還能安然在修煉界內部。然而,“落落天賜劍頭風”,只要這些“紛賊”一意孤行製造分裂,到頭來統統都被“天賜劍”天所賜的劍所落頭。也就是別看那些“沙中紛賊”還安然在修煉界各個位置上,他們早晚個個都被淘汰掉。

“天門開戶進奠邑 地辟草出退李亡”──此兩句之意與上幾句緊密相連。“天門開戶”上天啟門進“奠邑”,“奠”寓“鄭”即鄭道令,“奠邑”即鄭道令之邑,就是修正道之聖地。“地辟草出”,前句為“開天”,此句為“闢地”,闢地為“草出”,草叢茂盛意荒廢,“退李亡”,使之“李”即“假鄭”敗退而亡。概括此兩句之意為開天賜於韓國成為正道(法輪大法)之聖地,闢地使之那些搞分裂者敗亡。

 

人皆弓弓去 我亦矢矢來
先天次覺甲乙閣 時乎時乎不再來
木子論榮三聖安 走肖伏劍四禍收
非衣元功配太廟 人王孤忠哀後世
非上非下亦非外 依仁依智莫依勢
先進有淚後進歌 白榜馬角紅榜牛
坐三立三玉璽移 去一來一金佛頭
俗離安坐有像人 德裕喚起無須賊
山北應被古月患 山南必有人委變
誰知江南第一人 潛伏山頭震世間
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鬆開
名振四海六十一歲 立身揚名亦後臥
非三五運雲宵閣 六十一歲無前程
可憐可憐六十一歲 反目木人可笑可笑
六十一歲成功時 大廈千間建立匠
自子至亥具成時 原子化變為食物

“人皆弓弓去 我亦矢矢來”──“人皆弓弓去”,當今萬年不遇的大法大道(法輪功)正在弘傳,而迷於世間利益中的人們卻不屑以顧,(“弓弓”韓語發音為示意大搖大擺走過去的形容詞)失去這千載難逢的唯一機運;而“我亦矢矢來”,而我卻悄悄地來得法入門(“矢矢”韓語發音為“悄悄”之意)。

“先天次覺甲乙閣 時乎時乎不再來”──首先要曉得先天之理,然後才可覺法輪功修煉界(“甲乙閣”),其意就是當今盛傳法輪大法是天運所定,只要知曉其天意,方可知法輪大法。

“木子論榮三聖安 走肖伏劍四禍收 非衣元功配太廟 人王孤忠哀後世”──“木子論榮三聖安”,“木子”合字為“李”,是指大聖人為李氏;“榮”字繁體上部筆劃為兩火,意光輝奪目;“三聖安”,“三聖”即為佛、道、神,“安”即三聖之安。首句字意為李氏大聖人光榮無比,三聖才得以安然,而其真意為李氏大聖人是三聖之主,天上“王上王”。“走肖伏劍四禍收”,李氏大聖人即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是主佛,只因人迷,只因世間邪惡之敗壞,竟敢鎮壓法輪功,惡意造謠中傷法輪功創始人。然而,被迫害出走(走肖)的大聖人為眾多弟子、為世間眾生承受世人難以知曉的種種迫害與壓力,形同“伏劍”將“四禍收”,體現出大聖人的大慈大悲。此處大聖人為眾生“伏劍四禍收”的內涵好像不僅僅是表現在人世間的事情,還包含著另外一些空間世人難以得知的事情。“非衣元功配太廟 人王孤忠哀後世”,“非衣”不追求物質之意即修煉,將其修成擁有的元功都獻給“太廟”,也就是用他自己洪大的慈悲將自己的一切包括“元功”都獻給為救度宇宙眾生而創建新宇宙上;然而卻遭到邪惡的鎮壓,此“伏劍四禍收”唯有大聖人李洪志先生之外他人所不及的“孤忠”,令後世為之哀嘆!顯然神人在此為大聖人遭受鎮壓而滿腔悲憤。

“非上非下亦非外 依仁依智莫依勢 先進有淚後進歌 白榜馬角紅榜牛”──“非上非下亦非外”,此句已在“勝運論”篇中解過,說此大聖人“非上”,的確他非是達官貴人、名人學士之輩;“非下”他卻擁有世界幾十個國家一億多弟子,他的名字與法輪功傳遍世界各國角落,沒有一個名人、沒有一個學者象他那樣有那麼大的影響力;“非外”,並非因此而屬於其它太空之人,而是有人身的世間之人。然而,在世人看來“非上非下”的人正是“鄭道令”,正是降世救度眾生的主佛!因而,別看邪惡今日仍在瘋狂地鎮壓法輪功,但邪惡末日已臨,法輪功平反指日可待。因而人們須“依仁依智”,切不可助紂為虐,協從當今中國即將退位的最高當權者參予迫害法輪功與法輪功修煉者的勾當。誰要是那樣去干,就是誰的罪,那等於是自掘其墓。“先進有淚後進歌”,故法輪大法修煉的整個歷程是以先苦後甜安排的,先得經受種種苦難與磨難成“天地否”卦,此後便成“地天泰”卦,呈現萬事亨通之大好局面。“白榜馬角紅榜牛”,“榜”為告示,那麼在論其偉大的歷史進程之中,告示(榜)世人什麼呢?告示“白馬”、“紅牛”。何意?也可說干馬坤牛為先天與後天。

“坐三立三玉璽移 去一來一金佛頭”──“坐三立三”破字為“田”字,就是《格庵遺錄》舉三個歷史時期之中屬於第三個歷史階段,即當今人們修煉的代名詞,就是法輪大法修煉。那麼“坐三立三玉璽移”其意明朗,當韓國十年創業期結束而轉入大發展時期時,修煉界負責人將會易人。以渡南來之人完成其使命回歸中國為界,創業期歷史基本結束,繼而修煉界將由“辰巳真人”行使。“去一來一金佛頭”,此處明確說明創業期的弟子與“辰巳真人”--後期弟子,都是有來歷的人。

“俗離安坐有像人 德裕喚起無須賊”──“俗離”是指韓國中部地區的俗離山,偏靠聞慶市,位於聞慶市與清州市之間,並與大田形成三角。“安坐”安然而坐,“有像人”有其肖像之人,俗離山地區將出“辰巳真人”。“無須賊”指的是和尚還是貶意指年輕之賊?《格庵遺錄》明示韓國修煉界的兩次磨難,首次是創業期渡南來之人在韓開拓弘法之路時遭到來自北部漢城地區一些人的反對與排斥,再次是當“辰巳真人”出世時遭到來自中部或南部地區一些人的反對與抵制。然而,正如創業初期“假鄭”們反對渡南來之人結果均遭到失敗一樣,“無須賊”為首反對“辰巳真人”的一夥,也同樣將回遭到慘敗。

“山北應被古月患 山南必有人委變”──此兩句體現了《格庵遺錄》“隱頭藏尾 上下迭亂”的一貫作法,描述當今與今後弘法歷程之中,突然插入兩句前兩個歷史階段。《格庵遺錄》共講述三個歷史時期即“三秘”,“山北應被古月患”,講述第二個歷史時期清兵犯朝之事件,“山北”,“山”以位於韓半島中部的金剛山為界,“山北”即指韓半島北部,即指中國東北清兵犯朝之患(“古月”合字為“胡”,“胡”為韓國人對清朝女真族之貶稱),此事是指一六三六丙子年十二月9日清兵犯朝事變,故稱此事變為“丙子胡亂”。“山南必有人委變”,是指《格庵遺錄》講述的第一個歷史時期之事變,“山南”即指韓半島南部,“必有人委變”必然受到日兵侵犯(“人”與“委”合字為“倭”,“倭”是韓國人對日本人的貶稱,“變”指事變),此指一五九二壬辰年日本以“征明借道”為由侵犯朝鮮,故稱此亂為“壬辰倭亂”。

“誰知江南第一人 潛伏山頭震世間 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鬆開 名振四海六十一歲 立身揚名亦後臥”──此“江南第一人”就是所說的“六千歲龍”、“六一”、“六十一”,是韓國創業期修煉界的代表。(朱子曰“天一生數,地六成之”,稱此人均以為“六”,可謂有說道。)這裡明確指出韓國創業期修煉界代表不是出於首都漢城而是“江南”即南部地區。“其竹其竹去前路 前路前路松鬆開”,“其竹”韓語發音為“你”,“照樣”等意,而“竹”既寓氣節,又示“直”,因而“其竹”實際是指“正”,也就是只要你走的正,那麼前路會“松鬆開”,“松松”韓語發音為如風如雨之類微微而動時的形容詞,“松松”即順通,在此示意步步順開。此兩句告訴“江南第一人”,你要是心底純潔,走得正,那麼前路會步步順開的。“名震四海六十一歲 立身揚名亦後臥”,創業期結尾韓國弘法事業將會有一個舉世瞻目的成就,這位“六十一歲”即負責人將“名震四海”、“立身揚名”而完成創業期的歷史使命。

“非三五運雲宵閣 六十一歲無前程”­­――此兩句極其重要,如果“江南第一人”若是“非三五運”即不能成為十五真主,而成“雲霄閣”,不能當修煉界代表的話,將會“無前程”。筆者認為,這裡有一點必須搞清楚,那就是神人在此之所以強調韓國創業期修煉界代表非由“六十一”即“江南第一人”來當不可之理由,全繫於事關全局而並非限於他個人如何,也就是“責任重大”,就是說相互要配合好吧。

“可憐可憐六十一歲 反目木人可笑可笑”──何故?是因為“反目木人”。“木人”多為大聖人的代名詞,有時也指大聖人的個別弟子。筆者認為,此處“木人”指的不是大聖人而是大聖人的弟子。筆者猜想修煉界幾乎尚無反目大聖人者,尚未得知弟子之中誰如此膽大包天。那麼此處“木人”是指誰呢?筆者認為此處所指的“木人”正是渡南來之人。因為《格庵遺錄》第二篇“世論視”末尾所述“木人飛去後待人 山島飛來後待人”。這裡“木人”正是渡南來之人,因為其它預言裡也明確地講到此人完成創業期使命之後將會回歸,故所強調的“飛去”相吻合。也就是他的“飛去”意味著韓國創業期之結束。那麼說此“六十一歲”即“江南第一人”“反目木人”,既反目合作者可憐、可笑。上幾句高度評價這位“六十一”“江南第一人”功德,而為何非點其負面不可?因而對此人赫赫功績予以肯定的同時,流露出對此人做事不放心的顧忌,也是告此人創業期“十年指揮權”並非由他行使的。

“六十一歲成功時 大廈千間建立匠 自子至亥具成時 原子化變為食物”――雖然,“六十一”存在上述問題,但這位“六十一歲”如果能克服上述問題,完成創業期歷史使命而獲得成功時,將成為“大廈千間建立匠”,他將擁有一個龐大的世界;使十二屬相(“自子至亥”)之眾多眾生都能夠得法而修煉時,這些眾修煉者們都可以功成圓滿時,“原子化變為食物”,廢除當今由分子構成的世界,由原子構成的新天新地、新宇宙將脫胎而生。

綜觀最後一篇“甲乙歌”,神人將《格庵遺錄》結尾處落腳於韓國。並在此篇之首談渡南來之人,末尾卻論“江南第一人”,以首尾相合論其韓國弘法,顯然是在強調韓國弘法整個歷程之中,創業期使命最為艱巨而關鍵。

二○○二年五月 初稿 十月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