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年誰之錯?

一千三百多年前,唐代的大預言家袁天罡、李淳風在其所著《推背圖》中就預言了“九十九年成大錯”,提醒後人關注99年;過了九個世紀,法國的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他的《諸世紀》近千首預言詩中,唯一道破年月的就是那首:“1999年7月……恐怖大王將從天而降……”,也點出了99年。現在全世界都已明白,兩位大預言家告訴人們99年將要發生的、鑄成大錯的重大事件就是1999年7月20日中共鎮壓法輪功。

然而,中共至死不敢認錯,反咬法輪功“圍攻”中南海有錯,它鎮壓有理。那麼到底九十九年誰之錯?每個中國人(也包括外國人)有權知道真相和內幕。讓歷史的鏡頭回溯到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重現剛剛過去的歷史畫面吧!

1992年9月,法輪功被確定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的直屬功派,傳功範圍為中國全國。李洪志大師在中國開始傳授法輪功。

1992年12月12日至12月21日,李洪志先生率弟子參加北京92年東方健康博覽會。法輪功的神奇治病效果在博覽會引起廣泛關注。李洪志先生成為該屆博覽會中榮獲獎勵最多的氣功師。

1993年7月30日,經中國氣功科研會批准,中國法輪功研究會成立。

1993年8月31日,中國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致信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感謝李洪志先生為全國第三屆見義勇為先進分子表彰大會代表免費提供康復治療。

1993年9月21日,中國公安部主辦的《人民公安報》刊登報導《法輪功為見義勇為先進分子提供康復治療》,稱公安部見義勇為先進分子“經調治後普遍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1993年12月11日至12月20日李洪志先生再次率弟子以博覽會組委會成員身份參加了北京國際展覽中心舉行的北京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李洪志先生於12月15日、12月17日和12月20日作三場報告,博覽會後獲博覽會最高獎“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特別金獎”及“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

1993年12月27日,李洪志先生獲中國公安部所屬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榮譽證書。

1994年5月14、15日,李洪志先生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舉辦兩場帶功報告會,主辦單位為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

1994年8月3日,美國德克薩斯州休斯頓市政府頒布證書,授予李洪志先生休斯頓“榮譽市民”和“親善大使”的稱號。

由於祛病效果神奇,更因為“真善忍“法理的感召,所以短短几年間,國內就有上億人學法、煉功。法輪功的迅速傳播帶來了巨大的社會效益,不僅使國人的健康水平在提高,而且人們的道德在提升、社會的穩定在增強。所以法輪功洪傳大陸,最大的受益者是統治中國的中共。

由於社會的讚揚與認同,所以各行業、各階層都對法輪功表現出了極大的支持和熱情。中央廣播電視出版社印刷出版了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北京電視台、上海電視台等各地大媒體都對法輪功廣為報導和宣傳;國家體育總局讚譽法輪功為“明星功派”,……。然而他們在支持和褒獎時萬萬不會想到,幾年之後會掄起巴掌、猛抽自己的耳光,昧著良心充當中共誣陷、詆毀、迫害乃至屠殺法輪功的幫凶。

法輪功的洪傳和李大師的聲望,令江xx和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等大為妒嫉和不安。從1996年開始,羅幹夥同他的連襟――中科院的“三不”(不學無術、不務正業、不自量力)院士何祚庥等沆瀣一氣,利用電視台和報刊撰文攻擊法輪功,並禁止出版《轉法輪》,羅密令公安部搜羅法輪功的所謂罪證,但一無所獲。

1998年下半年,喬石(原人大委員長)和部分人大委員對全國上萬名法輪功學員進行調查,年底向中央政治局提交的調查報告中闡明了“法輪功的治病有效率高達97.9%、每年因煉功可節約醫療費一千億元以上、法輪功是社會精神文明建設的重要基礎”的調查結果,得出了“法輪功是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的結論。當時政治局的常委們都十分相信調查報告的準確性,因為他們七常委(包括江xx)都讀過《轉法輪》,他們七人的夫人都煉法輪功。就這樣,江xx、羅幹們不得不同意按照中宣部對氣功的“三不”政策(不宣傳、不爭論、不打棍子),使法輪功遭受迫害的狀況暫時有了幾個月的緩解。

1999年4月11日,天津教育學院一份全國發行的刊物上登載了何祚庥攻擊法輪功的文章,誣陷煉功會得精神病,暗喻法輪功會象義和團那樣危及中共政權。這一歪曲事實、違背“三不”政策的文章,引起了天津法輪功學員的關注和不滿,紛紛自發的、善意的去講真相,指出其錯誤。教育學院負責人的態度由開始的答應改正,轉變為後來的“請示上級,不予更正。”不久,天津警方出動三百多防暴警察,毆打、驅趕並抓走了45名法輪功學員。當法輪功學員問他們為什麼要抓人時,天津市政府官員威脅說:“你們去北京找中央政府!”就這樣,才有了法輪功學員到國務院信訪辦上訪的“4.25”事件。

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站在北京府右街(中南海旁)的國務院信訪辦前的馬路邊,沒有口號、標語,更沒有影響交通,而是靜靜地等待著。朱鎔基總理接見了學員並讓派代表入內說明情況。當信訪辦答應了學員代表的三項訴求(釋放天津被抓學員、給法輪功一個寬鬆的煉功環境、允許出版法輪功的書籍),當晚學員們便迅速離去。

事件發生後,國際輿論對法輪功學員的依法上訪、平和、理性,對朱總理處置事件之理智、成功高度評價,讚揚4.25是“中國政治民主、政府開明的里程碑。”面對這中共竊政以來最大的民眾上訪,江xx本應愛護善良民眾,嚴懲違法、違紀、挑起事端、破壞安定的何祚庥、天津警方及其後台羅幹;但他卻出於妒嫉和害怕,妄圖顯示他的君主權威,所以在4.25晚上向中央常委們寫信,不僅不認可國務院對民眾的承諾,反而竭力誹謗、誣陷,並給法輪功扣上“圍攻中南海”的罪名,顯露殺機。

在以後的日子裡,江xx無心也不敢面對駐南使館被炸的國恥。然而,在美國為首的北約面前不敢說一個不字的他,卻不顧其它六個常委的反對,與羅幹一起密謀著對法輪功的鎮壓。一方面炮製誣陷材料,向各地公安秘密布置跟蹤、監控;同時於6月10日成立了以李嵐清為組長、羅幹掌實權的類似德國納粹蓋世太保的“610”辦公室,為指揮全面鎮壓做準備。

7月19日晚,江xx主持中共高層會議,以權代法、個人拍板,立即開始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7月20日晚零時開始,全國大搜捕;7月22日宣布了民政部定性法輪功為“非法組織”的決定及公安部“六禁止”通告。一場抄家、抓捕、燒書、人人表態和報紙、電視的詆毀、造謠鋪天蓋地而來,尤如“文革”再現,拉開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序幕。

然而法輪功的和平抗爭,使江xx“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夢想破滅。他認為這是將法輪功只按人民內部矛盾定性、鎮壓不夠殘酷所致。所以,10月22日他在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採訪時,擅自將法輪功定性為“x教組織”。這一踐踏憲法和法律的定性,使海內外震驚,中共也頗感被動。為了補台和圓場,10月28日,人民日報發表特約評論員文章《法輪功就是x教》;善於鑽營的李鵬,為了給江xx敲邊鼓,匆忙讓“人大”常委開會,於10月30日出台了關於懲治“x教”的決定,“兩院”也於同天出台了法律解釋。然而李鵬還是耍了個小聰明,在“人大”的決定和“兩院”的解釋中從來沒有“法輪功”的字樣。就這樣,稀里糊塗地將法輪功定為了敵我矛盾的“x教組織”。

稍有法律常識的人一眼就會看出這場鎮壓完全是非法的。七月,一個沒有任何司法權的國務院下屬的行政職能部門――民政部,將法輪功定性為“非法組織”的做法本身就是非法;十月,先由江xx個人定性,再由人民日報宣布,後由“人大”補台(但並未從法律上給法輪功定性),最後強迫國人認同將法輪功定為“x教”的做法更是違憲、違法,已成為中外法律界的莫大笑話。

一年多的鎮壓並未使江如願以償,反而黨內外議論紛紛、怨聲載道。更使江騎虎難下的是難以應對2001年的三月份:北京要召開“兩會”,如何面對代表和委員們的質問?日內瓦要召開人權大會,如何逃避世界對中共的譴責?而李大師此時已是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令江和中共十分尷尬、狼狽。江和中共多麼希望立即發生一件驚天動地而又能抹黑法輪功的事件!恰在此刻,元月23日,天安門自焚事件出現了,這一下子成了救江和中共的命的一根稻草。

然而國際上的正義之士很快從自焚錄像中發現了大量破綻,尤其是那個小女孩劉思穎的媽媽並不是被燒死而是被人用鈍器砸死的事實,使世界驚呼:這不是自焚而是謀殺!正如聯合國教育發展署在2001年8月14日的聲明中所說:“自焚是中共一手偽造的”。

江xx和中共嚴密封鎖海外的聲音,繼續用“自焚事件”欺騙人民,拚命將法輪功魔化,煽動不明真相的國人對法輪功的仇視,陰謀終於得逞了。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動用了國家的專政機器、輿論工具、財力資源,按照“經濟上截斷、輿論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的法西斯政策,對法輪功殘酷迫害。使近百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拘禁,其中有近萬人被判刑、十多萬人被勞教、上萬人被關入精神病院。從透露出的消息知,在酷刑摧殘下已有3000人(實際數字遠大於此)被虐殺,有數以萬計的人被活摘器官(倒賣牟利)後焚屍。此外,還有數不清的學員被強行洗腦。

江和中共的迫害,不僅使億萬法輪功學員遭受巨大苦難,也給整個國家和民族帶來了無盡災難。道德淪喪、風氣敗壞、貪腐漫延、社會矛盾尖銳、人民處在水深火熱之中。中共高層已清楚看到,正是因為江xx個人拍板、定性、獨斷專行,違憲、違法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九十九年鑄成大錯。不僅未能將和平、理性、頑強抗爭的法輪功壓服,反而給中共帶來了危機四起的滅頂之災,中共必遭歷史的懲罰。他們不願為江xx替罪,因此,儘管中共一直把對法輪功的迫害說成是你死我活的鬥爭,但中共“十六大”的政治報告和“十屆人大”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都隻字不提法輪功。並不是江xx不想提,而是第十五屆中央委員會和第九屆中央政府無聲的宣布:決定鎮壓法輪功的一切罪責,全在江xx一夥!然而,不管怎樣,中共配合江xx鎮壓法輪功已犯下了滔天罪行,而且在不斷犯罪。對外金錢收買,對內封鎖網絡信息,掩蓋事實真相,繼續欺騙人民,在外松內緊策略的掩蓋下,秘密迫害法輪功。那麼七年來,中共得到了什麼?得到了全世界的聲討、譴責,得到了《九評xx黨》的發表,得到了“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浪潮的湧起(現“三退”人數已近1700萬),得到了中共的迅速解體。

逆天叛道,天理不容!2002年貴州平塘那塊億年藏字石露出的六個大字:中國xx黨亡――這就是上蒼給中共九十九年成大錯所犯罪行的最終宣判!

在99年之後的第八個元旦,我驀然想到,當年日本侵略者在揚言“三個月滅亡中國”後的第八年自己滅亡了;99年中共又操著日本鬼子的腔調叫嚷“三個月消滅法輪功”,那麼,會否也在其八年後,歷史再現驚人的相似?我們相信,上蒼自有安排!我們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