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與優美―拉斐爾的《雅典學院》


圖 《雅典學院》(La Scuola di Atene ,The School of Athens),1509 - 1511年,壁畫,半圓弧基部寬772公分,羅馬,梵蒂岡署名室

希臘神話中有個很著名的故事:傳說古時候,有一位年輕貌美、名叫海倫的斯巴達姑娘,她是宙斯跟勒達所生的女兒,在她的後父斯巴達國王廷達瑞俄斯的宮裡長大,她被一個名叫忒修斯(雅典國王)的傳奇英雄人物劫走。海倫的兩個哥哥卡斯托耳和波呂丟刻斯,來到雅典四處尋找他們的妹妹,遍尋不着,直到他們遇到了一位名叫阿卡得摩斯(Akademos)的農夫,因為他知道忒修斯的秘密,提供他們海倫的下落,結果讓他們救出了海倫,離開了雅典,回到故鄉去了。所以諸神之後就永遠守護着阿卡得摩斯的園林,作為對農夫阿卡得摩斯的答謝。根據阿卡得摩斯的名字,這座園林被叫做Academeia。後來的古希臘大哲學家柏拉圖(Plato,427 - 347 B.C.)就是在這座園林里授課。

柏拉圖出身於名門望族、一個富裕的貴族家庭。據說,柏拉圖的原名是亞里斯多克勒斯(Aristokles),後來因為他擁有強壯的身軀而被稱為柏拉圖(希臘語Platus是「平坦、寬闊」等意思),但也有說柏拉圖這個名字也可能是來自他流暢寬廣(platutes)的口才,或因為他寬廣的前額。由於柏拉圖出色的學習能力和才華,古希臘人稱讚他為阿波羅之子,並稱在他還是嬰兒的時候曾有蜜蜂停留在他的嘴唇上,才會使他口才如此甜蜜流暢。

柏拉圖家世好,並且跟隨着蘇格拉底學習,但是蘇格拉底在七十歲時被當權者誣告,受審、判刑,在西元前399年,蘇格拉底過世之後,柏拉圖對於政治感到失望,於是開始遊歷意大利、西西里島、埃及、昔蘭尼等地以尋求知識。他在四十歲時(約西元前387年),結束旅行返回雅典,並在雅典城外西北角的阿卡得摩斯的園林創立了學院(Academy),課程設置包括了算術、幾何學、天文學等等,學生來自於雅典和希臘的許多城邦。柏拉圖除了講授哲學外,還傳授數學、天文學、物理學、心理學、音樂理論等,採用蘇格拉底的問答法授課,在回答中教授知識。如此他在學園裡一邊講學,一邊著書,前後40年,即使柏拉圖去世后許多年了,他的學生和群眾仍在這裡舉行學術討論。直到529年被當時的東羅馬帝國皇帝查士丁尼大帝下令關閉為止,這學院持續存在了900多年,成為西方文明中最早的有完整組織的高等學府之一,後世的高等學術機構也因此使用這個名稱,也是西方在中世紀時發展起來的大學的前身。柏拉圖為後世提供了Academy這個意味着學習場所的詞,沿用至今,可以說已經成為學院和學術研究機構的代名詞。

拉斐爾的著名鉅作壁畫《雅典學院》(La Scuola di Atene ,The School of Athens)是在背景有古代雕刻和浮雕裝飾的的建築大殿中,以柏拉圖和亞理斯多德(384 ? 322 B.C.)為中心,畫出各個古希臘或近東的哲學家、科學家正在討論或沉思學術,每個人物動作及手勢、姿態精密準確,將其個別的思想特點,以最易讓人理解和感覺的方法繪畫出來。全圖總計繪有五十二人,畫面上人物眾多,可是很有條理的將不同時期的哲學家、數學家、藝術家、科學家畫在畫面薈萃一堂,也聚集了古代偉大的古典思想家和當代理想家的形像,頌揚着和諧、理智和宇宙自然的真理,畫風古典優美,可稱其為盛期文藝復興時期的代表作品。這幅畫的主題顯示出了:追求至真必須要透過信仰的途徑,並且由理性之光給予引導。

柏拉圖有一個著名的「洞穴理論」:假設有一群囚徒在洞穴中生活,他們被囚禁在洞穴裡面,手腳都被捆綁,身體也無法轉身,只能背對着洞口。單單面對一堵牆,他們的背後燃燒着一堆火,火光照射,將影像反映在他們前面的牆上,在那面白牆上他們看到了自己以及身後到火堆之間事物的影子,由於他們看不到任何其它東西,這群囚犯會以為影子就是真實的東西。長期下來,囚徒們以為這些就是全部的世界了。當有一名囚徒被釋放后,掙脫了枷鎖,摸索出了洞口,看到外面的世界,發現那才是真實的世界,基於對同伴的友愛,他又回到洞穴中,試圖向其他人解釋,那些影子其實只是虛幻的事物,希望能幫助這些昔日難友了解全部的世界,並向他們指明光明的道路。但是對於那些囚犯來說,回到洞穴的那個人似乎比他逃出去之前更加愚蠢,並且向他宣稱,除了牆上的影子之外,世界上沒有其它東西了。柏拉圖利用這個比喻來告訴我們,在真理的陽光照耀下的是實物,而我們的感官世界感受到的,不過是那白牆上的影子而已。與天比起來,人恍若生活在地下洞窟的囚徒。

畫幅最中央的柏拉圖左側腋下夾着他的著作「蒂邁烏斯篇」,右手食指比着天,暗示天是一切人類知識的泉源;亞理斯多德一隻手掌向前伸,代表實踐的具體性。

前景台階上的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540 - 480 B.C.)獨自沉思着事物的永恆流動;斜躺在階梯上半裸着的老人,是古希臘犬儒學派學者第歐根尼(約活躍於西元前4世紀)。

左上穿綠袍轉身向左扳着手指正在說話的是蘇格拉底(Socrates,469 - 399 B.C.);右下彎着身子,手執圓規量着幾何圖形的是歐幾理德(Euclid,330 - 275 B.C.)。

左前方蹲在一塊石板上解釋比例系統、頭頂禿的老者是數學家畢達哥拉斯(Pythagoras,580 - 500 B.C.);最右邊背對着觀眾手持地球儀的是天文學家托勒密(Claudius Ptolemy,100?170 B.C.),面對我們拿着天文儀的是創立祆教的所羅亞斯德(Zoroaster)。……

拉斐爾畫站立在畫幅中間、手指向天空的柏拉圖的形貌,是以達・芬奇為原型繪製的;手執筆、坐在前景台階上、倚桌沉思的赫拉克利特具有米開蘭基羅的相貌輪廓;而在畫幅最右邊、向外注視着觀眾的是拉斐爾的自畫像。拉斐爾對他所畫的人物必定有深刻的研究和觀察與要表現的意涵。古希臘特爾菲的阿波羅神殿有一句名言:「認識自己」;這三者的畫像在畫面如此安排,讓人覺得隱喻的畫意呼之欲出,這人文薈萃的舞台,風雲際會的時代,眾生轉世輪迴、角色變換不同,所為何來?值得人們深思找個明白。

整幅畫的畫面結構利用署名室實際建築空間的構造而設計,構圖層次分明,高大的古羅馬半圓形拱門背景使空間透視有很強的縱深感,圖中大殿中間的廳堂通道和階梯使畫面平衡且穩定,許多先賢智者在其中,人物對稱均衡、疏密得宜。穹頂下有兩個雕像,左邊是象徵藝術、光明的太陽神阿波羅(Apollo),右邊是象徵智慧的女神雅典娜(Athena)。全畫寧靜、穩重而平和,氣魄宏大。

拉斐爾畫的《雅典學院》如此的古典與優美:在這個歷史舞台上,一切演出是如此和諧,如此神聖、如此有秩序。真正正統神傳文化,永遠都能觸動我們的心靈。


左:達・芬奇的自畫像 右:羅馬人複製的柏拉圖大理石雕像



左:赫拉克利特大理石雕像 右:米開朗基羅大理石雕像

左:赫拉克利特 右:赫拉克利特


羅馬人複製的亞里斯多德雕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