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真實不虛 處處靈驗(新加入錄音)

十六年前的四月五日,師父親自蒞臨我市傳功講法,我有幸聆聽了師父的教導,從此我走進了大法修煉之路。十六年過去了,師父高大的身材、慈祥的微笑、洪亮的聲音仍然歷歷在目,深深印在心間。遙望大洋彼岸,我誠摯的向師父問好!大法弟子想念您。

師父在我市傳功講法中及我十六年的修煉過程中,都印證了師父的大法真實不虛,處處靈驗。我把自己所見、所聞、所經歷的片段寫出來,以作紀念。

一、師父慈祥 大法殊勝

當年師父來我市傳功講法的消息我並不知道,是一位朋友給我送來三張票,讓我們全家三口人都去聽一聽,我老伴說不去,所以我收下兩張票。但是離開班前二天,又有朋友送來一張票,結果我們一家三口人都參加了師父的講法班。我們真是與師父有緣啊!

在課堂上,當我第一眼看見師父時,覺的師父身材高大,紅潤的面孔帶著慈祥的微笑,舉止穩重有禮。講法井井有條,聲音洪亮沒有講稿,只是拿一張紙,一講就是一個半小時,沒有重複。我想師父可不是一般的常人。師父用樸素的語言、高深的法理開啟著大家的心靈。有的聽起來非常新鮮,從來沒有聽過;有的好像在什麼時候聽過,很熟悉,但又想不起來。

在師父講法的第三天,我看見了老戰友A也來聽法,他握著我的手,神秘的跟我說:「老夥計,你看見沒有?我可看見了,師父不是一般的人,他就是一位頂天立地的佛,是一位大佛呀!咱這個俱樂部裡有無數個小佛,數也數不清,這個法輪功可是高級功法呀!」聽了他的話我更加珍惜這個千百年來難得的修煉機會。

師父在講法中還有這樣一件事。有一天在師父講法之前,有一位駝背九十度的瘦小老人,師父讓他上講台,我看著他馱著背慢慢走上講台,來到師父面前。師父用一隻手往上擺,讓老人抬起腰,師父不斷的往上擺,老人的腰漸漸的往起抬。奇蹟出現了,這位駝背九十度的老人竟然直起腰來了,高高興興的走下講台。大家都敬佩師父的神奇法力。

還有一次,在學煉「神通加持法」時,我閉著眼覺的有人給坐在我前面的老伴糾正動作。我忍不住睜眼一看是師父親自給我老伴糾正動作。師父告訴我老伴做加持法時,手的高度與肩平齊,臂與手背平齊,手不要耷拉下來。師父邊說邊用手把老伴的手擺平,態度溫和,臉色慈祥。我們的座位是在會場的大後邊。回家後,我跟老伴說:「今天師父親自給你糾正動作,真幸運呀!」 老伴說:「是有人給我糾正動作,但我閉著眼睛,不知道是師父,真後悔呀!」 每當想起這件事,老伴總是後悔,後悔師父就在自己身邊竟沒有看師父一眼。

二、大法治病救人 處處靈驗

我修煉大法之前就患有「牛皮癬」,十多年了,久治不愈。從頭頂到腳跟滿身都是,每天從臥室走到衛生間,一路上儘是掉下來的白皮。由於奇癢,襯衫、襯褲每天都是血跡斑斑,兩隻手就像剛和完面一樣,都是白的。來了客人也不敢和人家握手,常年戴著白手套。吃的藥能裝一車了,根本不管事。修煉大法以後,剛開始求治病之心很重,不見好轉。後來我放棄了有求之心,不再想它了,竟然在一夜之間痊癒了。頭一天還全身都是,第二天老伴給我擦身,擦一塊好一塊,把全身擦完後,「牛皮癬」全沒了,一夜之間變了一個人。親朋好友都說:「太神了,不可思議」。這是因為我的心性提高了,師父給我拿掉了。自此再也沒有重犯過。

二零零七年七月四日中午,我突然感到全身無力,好像要吐似的。我忙叫老伴拿盆來,盆剛放在地上,我就開始大口的吐血,開始有點發黑,後來吐的都是鮮紅的血。我思想中沒有一絲雜念,看著吐出的血塊掉到盆裡,從盆裡濺出來落在地上,從地板上又濺到桌子腿上、床單上,我就像看熱鬧似的。先後吐了三次,足有一盆(直徑三十六、七厘米的盆)。有人說,人身體裡有多少血,吐了這麼多上醫院查一查吧,我沒去。第二天,我三歲的孫子說:「我看到師父了。」我問:「師父什麼樣 ?」他說:「高高的,可大了,就在咱屋裡。」 我又問:「師父穿什麼樣衣服?」 他認真地說:「穿的是黃袈裟。」 我明白了,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沒有師父,我可能一命嗚呼了。

三、寶書所講 親歷所見 均為事實

師父的《轉法輪》一書,是部寶書,是部天書,字字句句都是事實。有無數的同修看到書中的每個字都是一尊佛,每個字都是金光閃閃。

我在修煉不長時間, 一天夜間打坐看見自己左眼前20~30厘米處出現一隻大眼睛,是立著的,大約是自己眼睛的3~4倍大,眼眉、睫毛、眼仁都清清楚楚。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他煉著煉著,突然間看見眼前一隻大眼睛,一下子把他嚇一跳。」 我見證了師父講的真實不虛。

師父在講法中說:「從昨天開始聽完課之後,我們很多人感到一身輕。但是極少數病重的人先行了,昨天開始難受了。」「從今天開始,有的人會感到全身發冷,象得了重感冒一樣,可能骨頭都得疼。」 「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 在師父講法班上,很多同修都出現了這種現象。師父還說:「也有一部份人到後來聽明白了我講課的內容,他放下了,身體淨化了,別人都一身輕了,他才開始祛病,才開始難受起來了。」(《轉法輪》)我就屬於這種落後的,師父的講法班結束後我才出現消業狀態,全身發冷,蓋三層被搭一件大衣也不行,上牙打下牙,體溫39.8C,第二天早晨就好了。以後還出現過拉肚子;渾身難受,肌肉疼,骨頭疼,疼得躺不住,坐不住,在屋裡來回爬,也是不到兩天就好了。師父從根本上給我們淨化身體,把病業清理掉。我們每個真修弟子都印證了這一點。

師父還幫助我戒掉了頑固的菸癮。我曾先後戒菸二十幾次,打火機砸碎了二十多個,都沒戒的了。修煉大法後,我又開始戒菸了。開始堅持一個上午沒抽菸,憋得實在難受。忍不住了就在室內找菸頭,在菸灰缸裡找了兩個菸頭,在陽台的地上揀一個,把這三個菸頭扒開用紙卷上,吸一口真香啊。下午沒有菸頭可揀了,就想下樓買一包。正在這時,我似乎看到從廳裡飄過來一團一團的煙霧,距地面有一米半高,煙的前面是細細的,越往後面積越大。眼看著飄到屋裡,然後直奔我而來,鑽到我的鼻子裡、嘴裡、一直到我的嗓子眼。那種刺人的煙味讓人想吐又吐不出來,特別難受。從此以後,每逢我想到抽菸馬上就飄過來一股白煙,往我嗓子裡鑽,不幾天我就把煙戒掉了。十多年過去了,沒抽過一口煙,聞到煙味都受不了。師父說:「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 (《轉法輪》)師父說的真靈驗,沒有師父的幫助我這煙真不好戒。

如今十六年過去了,在師尊的呵護下,在風風雨雨中,我跟著師父一直走到了今天,師父所給予弟子的我無法用語言表達。謹以此文紀念師父來錦州傳法十六周年。

MP3錄音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