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管子砸到頭上沒事的人

我今年八十一歲,是師父傳法時的第一期學員,也就是《轉法輪》書上說的那個:一根鐵管子從高樓上下來砸到頭上沒事的那個人。師父您好啊!我想您啊!我知道我說出來您就知道是我,我等您回來呀!

一九九二年春天在長春勝利公園猴山附近,師父開始傳功傳法。當時師父穿著一件灰色舊毛衣,穿的都是舊衣服,領著孩子(美歌),帶著飯盒。師父那時太苦了。

最開始是在猴山南面朝陽的地方,師父和五、六個人說話,大概師父說:我有功法,咱們煉煉吧。從五、六個人開始煉,一煉就是幾十人,後來就開始辦班。

有一位長春第五中學老師,在第五中學借來教室,師父的第一期班就在這裡。當時十元(人民幣)一張票。當時我父親剛去世,去世的第三天我就去聽課,我跟師父說:我沒有錢,就幾元錢。師父說:不要了。當時師父收的錢都是做書用的。

師父在台上講課,孩子(美歌)在教室外面玩。我也領著孫子,我孫子就和美歌一塊玩。有一次我買兩個冰棒給孫子和美歌一人一個,美歌說什麼都不要,我說咱們是師姐妹你要吧。美歌吃完後,偷偷的拽師父的衣角,要錢又買一個給我孫子。師父的孩子可懂事了。美歌說:師父什麼都不怕,就怕眾生苦,眾生一苦師父就掉淚。大家聽說師父要做書,就主動拿錢,有拿一百的,有拿五十的,還有不煉功拿錢的,就覺得師父好就拿錢,當時有四、五十人拿錢吧。做出的書就是《法輪功》,當時八元錢一本。

九二年春天的時候人不太多,等到九三年的時候就老多人了。猴山的南面、東面、西面都是人,新學員鋪天蓋地(註:現在勝利公園改建了)。師父又辦班了,我記的在航空俱樂部辦過班,在汽車廠辦過班我都去了。那人很多,樓上樓下都是人。還有很多外地學員,外國學員帶著翻譯都來了。當時勝利公園附近的空軍招待所都住滿了。有一個關里的老倆口,老太太來了,老頭因在家看孫子沒來都急哭了。有一個農村人做夢,說有一個叫「木子」的師父在長春,她就來了。同修們給她一套法輪圖形。

有一天輔導員領一位二十多歲的美國女學員來看我,這位美國學員到我跟前左右前後的看我,向我合十。那時很多人聽說我被鐵管子砸了沒事都來看我,我就講當時我是怎樣被砸的,大法輪怎樣保護我的:

當時我家在四分局附近住,我家附近有一處蓋大樓。有一天我路過那裡,突然一根鐵管子從高處下來直向我頭上砸來,砸到頭上又下來扎到地上不倒,我的頭砸了一個坑,但不出血,也不疼。我說誰拍我?我回頭一看一個白色的大法輪一邊旋一邊往上升呢!這法太好了,我是真信呢!

我每天早上兩三點鐘拿著掃把或者鐵鍬從家出來,走到勝利公園。天黑馬路上沒有人,公園更黑,我啥也不怕,也不拿電筒。很多時候我去的最早,到公園就煉功,等天一亮拿起掃把和大家一起掃場地。當時很多學員都這樣。有一個鐵北住的老太太半夜十二點從家走來煉功,有一個金錢堡的老太太早上三點走來煉功(金錢堡在長春市郊區很遠)。冬天下大雪,大家撲了撲雪就打坐煉功,那時條件不好,沒有什麼羽絨服,就是小棉襖、小棉褲。那時心真齊呀!當時煉功時,師父在猴山的台階上,學員在南面樹林裡煉功。

後來師父辦班收費想收二十元錢,可是氣功協會來人問:別人收費五十元,你為什麼只收二十元?師父說:我只是收費做書。但氣功協會不同意,最後定下三十元。當時別的氣功班都是因為要錢多而氣功協會不管,唯有法輪功是因為要錢少被氣功協會管。

當年師父傳法時的神奇事可多了。

在航空俱樂部辦班時,有一個男的是用擔架抬來的。師父說:把擔架抬到台上來吧。也沒見師父怎麼動手,就聽師父說:你起來吧。他就起來了。師父說:你下地走走吧。他下地就能走了。師父又說:你自己走下台去吧。他就走下台去了。他那個感動啊!

在煉功場上,有一個學員拿照像機照像,照出正在抱輪的學員頭上有兩條白龍,這個學員的名字我還記著(名字隱去)。還有一個梳嘎褡鬏(過去老式盤頭)的老太太(返老還童)來例假了。我煉功身體好了。我兒子有個朋友,知道我身體好了,也讓他父母煉。他父母煉了有半年的時間,就過年了。過年時家裡來人玩麻將,老太太就管不住自己了,玩起麻將就沒完了,以後就不煉了。後來這老太太得了胃癌死了。當時死在家裡,準備在家停三天,第四天出殯,當時壽裝都穿上了。可是停到第三天的時候,她又活了,起來脫下壽衣,穿上平時的衣服,吃了點飯,下地就煉第二套功法抱輪,和好人一樣了。她不停的告訴別人,法輪功好啊!我回來就是告訴你們法輪功好啊,我沒有好好修煉,我錯了。她又活了三天之後死了,這回真走了。她老頭姓陳,來到公園逢人便講這件事,告訴人們:法輪功好啊!好好修煉啊!這功法真神呢!這老陳頭走哪講哪。還有開天目的同修看見煉功場的天空中雲彩一片紅,師父坐在上面。當時師父是親自教功的,給學員糾正動作。

這些年我天天看書煉功,身體啥毛病沒有。幾個兒子說咱身體都沒有媽好。我還發正念滅邪惡,幫助被迫害的同修早日闖出魔窟,往錢上寫「大法好」救人。我就是想師父、想美歌。想起師父就哭。上香時我長時間看師父的像片,你別看我在屋裡坐著,還象在勝利公園和師父在一起一樣。我身體硬實著呢,好好活著等師父回來,我給師父做證明,這些事都是真的,我是活見證。(老同修哭了。)

(二零一零年明慧網「5.13法輪大法日」徵稿選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