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尊三次雪梨講法

一九九六年八月二日,慈悲偉大的師尊首次光臨澳洲傳法,將宇宙大法帶給澳洲這塊美麗的國土和眾生。師尊曾三次親臨雪梨講法,澳洲學員何其有幸!

雖然澳洲首都定在坎培拉而不是雪梨,但是雪梨卻有著首都的氣勢及實際地位。從考古的角度來看,雪梨原本是Daruk族世居之地,一直到現在,雪梨各地已經發現了超過二百個保留著石雕藝術遺蹟的原住民遺址,而許多郊區的地名也仍使用原住民的語言來稱呼。雪梨是一個充滿個性,生機勃勃,陽光充沛的城市。白色揚帆模樣的雪梨歌劇院,屹立在雪梨海灣的海浪之間,連同雪梨海港大橋,為這裡帶來無數驕傲和歡樂。每一年都吸引數以百萬計的遊客來此探訪。它也是進入新南威爾斯州,擁抱五光十色美景的門廊。澳洲土著石畫上的獨特圖象,桉樹(尤加利樹)林里谷加巴拉鳥的啼聲,澳洲遍地野花的盛放,贏得世人讚譽其為全球三大美麗港埠之一。

(一)

一九九六年八月二日,師尊首次光臨澳洲傳法。當天,學員們手捧鮮花、花籃來到雪梨機場,恭候師父的來臨。當師尊高大魁偉的身影出現在出口處時,一位老弟子高興的說:「師父來了。」在師父的身後,是師母與小師妹。所有的學員都湧向師父的身邊,向師父和師母問好。

師父關切的詢問次日講法的會場準備好了沒有?負責聯絡的學員告訴師父已有學員在準備會場。當時,學員為師父準備了套間,師父得知後,吩咐相關學員退掉一間房,讓小師妹睡在沙發上。學員覺的小師妹雖年齡小,可個頭高,沙發上睡不舒服,就報告師父說房間已定,不可退房才作罷。

第二天,八月三日上午八點左右,師尊來到會場與每一個在會場門口的義務工作人員都握手問候,還特意與當時唯一的一位在門口幫忙的西人學員多談了幾句。「懷大志而拘小節」,師尊舉手投足,一言一行都是身教,都是循循善誘的親切教誨。

當時澳洲只有Ashfield公園和Cabravale公園的兩個煉功點,平常出來煉功的學員兩處加起來才十多人。從學員們得知師尊要來雪梨講法到真正開始講法也只有三四天時間,大家想,要能有一百個人來聽法就好了,結果來聽法的人數有二、三百人。大法是超常的,有緣者自己就來了,又如何能用人心去衡量呢?

澳洲首次講法的序幕在大家滿懷期盼的熱烈掌聲中拉開。當時來聽法的人,大部份都是未開始修煉或剛開始修煉的人。師尊在講法開始就強調了學法的重要。師尊講法深入淺出、生動精煉,洪亮的嗓音伴隨著穿透寰宇的無量慈悲,震撼著在場的每一個心靈,整個會場鴉雀無聲。這次講法的內容就是後來出版的《法輪佛法(在雪梨講法)》。

五個多小時的時間,師父一直站著講法,沒有喝一口學員準備好的水。負責的學員幾次請師父坐著講,同時喝口水;師父卻說:「我站著,後面的(學員)看得 見。」在講法過程中,師父還為全體學員淨化身體。

講法結束後,有學員請求師父在《轉法輪》書上簽字,也有學員希望和師父合影留念。當時天色已晚,而排隊等簽名的人很多,師父一一滿足學員們的要求,最後師尊還和在場的學員一起合影留念。一整天,師尊只在下午簡短的法會間歇時間裡喝了口水,從早上直到天黑沒吃什麼,還要照顧到學員們的又是簽名又是照像的要求,現在想起仍覺的我們澳洲學員真是又幸運,又慚愧!

師尊與幾個弟子走過雪梨達令港時對學員們說(大意):在達令港這地方建立個煉功點不錯嘛,這地方人也多,還免了花錢在報紙上介紹法輪功了……師尊離開幾天後,我們二三個學員就開始了在達令港煉功點的周末煉功。達令港煉功點始終都是雪梨,也是澳洲的主要的對外煉功點之一,人多的時候,煉功人數超過二百人,少時也有二、三十人。有很多學員從達令港煉功點得法。

師父離開那天,學員們依依不捨將師父、師母與小師妹送入登機入口處。在候機室的大廳,學員們透過玻璃窗,目送師父的飛機離去。即將起飛時,一位學員搶拍了師尊乘坐的那架飛機,這張照片洗出來後,發現在飛機的周圍有大法輪和奇妙的能量場。

(二)

時隔三個多月後,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師父第二次來到雪梨講法,給澳洲學員留下珍貴的回憶,至今仍歷歷在目:

師父到達雪梨的時候,為了應付食宿所需費用,要兌換一些澳元。當時銀行已經下班,未能兌換成,但師父堅持不要當地學員一分錢。學員把一些澳元遞給跟在師父身邊的工作人員,表示算借給這位學員用的錢吧,他仍然不要。這是師父又一次身教的例子。

師父到雪梨後的第一個早晨就去了達令港煉功點,那天有二十六名學員背對著清澈的海水,在一片小樹林中的草坪上打坐。煉功的學員在閉目煉功。陪同師父的學員想告訴大家師父來了,叫大家停下來,被師父用手勢制止了。只見師父用欣慰、親切的目光望著這二十六位學員煉功,直到最後煉功音樂停止了。一位學員對大家喊,「師父來了,大家往前集中一下。」有的學員剛煉完功,睜開眼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愣愣的四處看。當時在場的一位老學員回憶說,她當時剛睜開眼睛,看到師父祥和的坐在椅子上看著大家,還以為是看到了師父的法身呢。

等大家醒過神來,看到師父來了,都驚喜的趕緊湊到師父身邊,聚精會神的聆聽慈悲的師尊給大家講法一個多小時。當時的情景真是無比殊勝祥和,令在場的學員終生難忘。

達令港煉功點是澳洲唯一由師尊親自點名而成立的煉功點,也是師尊親身到場講法的唯一煉功點。無論是春夏秋冬,在達令港煉功點煉完功後那種舒暢、奇妙的感覺總是不少的。

師尊親臨達令港煉功點的消息很快傳開,於是不少學員表示希望能見上師父一面。師尊答應了,所以在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師尊與澳洲學員再次見面,地點在雪梨市中心的Masonic中心。這次來聽法的學員人數估計超過六百人,從師尊第一次在雪梨講法至今,短短三個月,澳洲煉功學大法的人數猛增。師尊這次講法講了很多,講到了宇宙層層結構。最後會場租用時間到點時,有不少學員意猶未盡,希望師父多講講,但師尊表示,若超出會場租用時間,租場地的費用就要多交,為了不增加學員們的經濟負擔,最好還是儘量按時結束。師尊的一言一行,無不沁透了對學員們的關心。

在師父啟程從雪梨去往坎培拉之前,幾位學員正陪同師父等待啟程。這時,師父把這幾個學員每個都看了看說,「你們下來,生生世世都在吃苦,這回最後一次得法了,你們還不快精進。」

當時在場的幾個學員都感到內心震動很大,感受到了師父的苦心教誨。然而這段話的博大內涵,學員們覺的當時未能完全在法上深刻領悟,但內心的震撼無以言表。

在幾位學員陪同師父前往坎培拉的途中,一路上,風和日麗,陽光明媚。突然一位學員說,「哎呀,前面下雨了。」大家不由往前看,公路上看起來水汪汪的,路邊的草坪也淹沒在水中,水面還象潮水似的一浪又一浪的一直涌到路邊。可是仔細看看當時並沒有下雨,天氣晴朗,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師父解釋說那是另外空間的水,大家才明白是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象。

等到了坎培拉國會山莊前的大草坪上,正休息時,看到師父在靜觀兩隻大海鳥撕打。幾個隨行的學員也不由注視起來,兩隻大海鳥在激烈的互相啄著對方的羽毛,翻來滾去的,打的不可開交,突然一隻被對方拚命的叼著脖子抖來抖去,一下子便雙腳朝天,再也動不了了。這時突然聽師父說了句「和人一樣啊」。師尊時時刻刻在操心和點悟弟子修煉提高,教誨弟子們修去爭鬥心,爭強好勝的心。

(三)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日至三日,「全澳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雪梨風景優美的達令港國際會展中心大廈召開。當時有來自澳洲、美國、加拿大、瑞典、泰國、日本、紐西蘭、新加坡、香港、澳門、印尼、和中國大陸等地的二千七百多人參加。師尊也來了。

由於當時舉世矚目的「四•二五法輪功萬人和平上訪」剛剛過去一個星期,各媒體中外記者紛紛想採訪師尊。有一些記者甚至懷有不好用心,尤其是香港一家中文雜誌,向學員騙取了集體煉功排字的相片後,回去加工,用下流的手法,把學員們排出的「真善忍」的字樣惡意曲改成其它字樣在雜誌上大登特登。

五月二日上午師父來到會場,在熱烈的掌聲中走上講台,給與會的弟子講法(這次講法的內容就是後來出版的《法輪佛法(在澳大利亞法會上講法)》)。然後大法弟子輪流發言,交流了修煉中的心得體會。師父坐在會場聽取弟子交流。

這時門外的中外記者又一次要求進會場面見師父,師父當時讓弟子轉達給記者,歡迎他們來會場,但是希望他們先聽聽學員的發言,對法輪功稍有了解之後再見面。於是有些記者進入會場就座,聽取學員的交流發言,後來一位記者也得法了,成為了一名大法弟子。

次日,一九九九年五月三日清晨七點鐘,與會的各國法輪功學員在雪梨著名景點達令港大草坪上集體煉功。當時,湛藍的天空下,如茵的綠草地上,隨著優美動聽的煉功音樂,身穿黃色T-恤衫的法輪功學員整整齊齊的排成「真、善、忍」和英文的「法輪大法」等字樣,在集體煉功,遠遠看去,美極了。

當時師父站在瞭望台上觀看弟子煉功。只見師父面帶笑容,高興的拿起話筒,對下面排字煉功的弟子講話,鼓勵大家。弟子們個個睜大眼睛,驚喜的仰望著慈悲偉大的師父,聆聽師父洪亮而親切的聲音,感到非常幸福。當時的場面十分感人,真是無比殊勝。

隨後交流會繼續進行。這時,一位學員向師父反映,有不少帶小孩的新學員還從沒見過師父呢。話剛講了一半,師父便說,「你記住,找個時間。」該學員便高興的告知帶小孩的學員在嬰兒室等候。

後來,因會務需要,臨時需要將帶小孩的學員和小孩一起集體移到另外一個房間去。當這個學員後來突然想起師父先前的吩咐要去嬰兒室看望大家時,才得知師父早已經抽空去了嬰兒室,看望了在場的學員和孩子們。

如今這些幸運的學員對當時的情景還記憶猶新,感動的說,當時師父突然走進嬰兒室,大家一下子擁到師父面前,師父與他們握手問候。當時有二個相差六天的僅四個來月的小孩,師父走近他們,還慈祥珍愛的摸摸他們的小臉,拉拉他們的小手,當時的情景讓在場的學員終身難忘。時光飛逝,轉瞬間,當年這些幸運的孩子們如今已經是大法中的小弟子。

在大會交流中間,師父在國際會展中心的一間會議廳里分別會見了中西方的媒體,並回答了記者們的提問。記者們分別提出了一些有關問題,師父一一作答。其中一名外國西人記者突然以不太友善的語氣,提出了一些被當時在場的學員認為是比較刁鑽的問題,且該記者提問題時的態度很不禮貌;但見這時,師父以博大的胸懷,浩然的正氣,泰然自若、祥和的回答了那名記者的問題。當時的情景,使得那時在場的各方人士,甚為欽佩。作為弟子,心中則感到對師父說不出的敬仰和自豪。

法會結束那天晚上,師父和一些弟子一起用餐。但見師父當時表情有些深沉、嚴肅,大家好像也感到心情有些沉重。當時師父見大家不動筷子,便笑著鼓勵大家快吃,多吃點。同時還給大家講故事,其中也講到了在宇宙歷史中,曾經發生過的、動人心魄的、悲壯的史實與澳洲的關係,特別是澳洲這塊地方在久遠歷史上曾經與師父和大法結下的不解之緣。師尊自己卻吃的很少。兩個月後,中共惡黨開始了對一億大法修煉者的全面迫害。

慈悲偉大的師尊傳法澳洲已十四載,澳洲大法弟子在反迫害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中歷經重重魔難,意志始終堅定不移。在師尊慈悲呵護下,澳洲大法弟子們風雨中天地行。在這天宇眾神聚焦的時刻,人類歷史上輝煌的一瞬,在宇宙歷史即將翻過這一頁時,澳洲大法弟子們時刻記住師尊的吩咐和教誨,加緊跟上正法進程,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走正最後的路,不再讓師尊為澳洲大法弟子們操心。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