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年東方健康博覽會的奇蹟

1992年的12月,在北京國貿大廈舉辦了每天從早上8:00開始到下午4:00結束的為期十天的「東方健康博覽會」。

博覽會的大廳很大,擺著一排排一米左右(大概)的攤位,基本上是以氣功為主,只有少量的中醫(中醫們都是師父講的那樣趴在桌子上睡覺)。

在法輪功的攤位前,李洪志師父帶著幾個早期的弟子給前來諮詢的人調理身體,其他人有分發法輪功簡介的、有諮詢登記的;攤位前的電視機播放著師父的教功錄影;攤位的三面牆上掛著師父的煉功照片、師父給人調理身體的照片、還有法輪旗等。

有一天,一位中年婦女在丈夫的攙扶下來到了師父跟前。這位中年婦女肚中有瘤子,腹部比十月懷胎的孕婦的肚子還大,醫院無法治療,因此他們來到博覽會找到了師父。

師父當即給她調理,沒有多長時間(感覺也就十幾、二十來分鐘的樣子,當時沒帶表),眼看著師父的手做著伸進去抓出來的動作,她的肚子一下子就癟了,恢復了正常,穿的褲子的褲腰這時可以裝進去兩個她。

當時周圍圍觀的人就像木頭人一樣沒有反應,靜靜的,等人們反應過來後突然爆發出雷鳴般的長時間的熱烈掌聲,引得很多攤位前的人都紛紛過來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病人夫妻激動地當即給師父跪下叩謝,師父俯身伸出雙手把他們攙扶了起來。

夫妻倆當時就寫了一封感謝信送到了大會組委會,博覽會總指揮李如松先生在廣播中宣讀了這封感謝信,並說:「在博覽會上收到的第一封表揚信便是讚揚法輪功的,收到表揚信最多的也是法輪功。」博覽會總顧問姜學貴教授也說:「我親眼看到李洪志老師為這次博覽會創造了很多奇蹟,法輪功不愧為這個博覽會中的明星功派。我作為博覽會的總顧問,負責任地向大家推薦法輪功。」

法輪功治病的神奇效果迅速傳播開來,並且越傳越廣,慕名而來的人也越來越多。

有一天已經臨近下午結束的時間,大家正在做著結束前的清整工作。這時一個很壯實的二十多歲的小伙子背著一個也很壯實的婦女來到了攤位前想要治病,負責登記的解釋說馬上就要到關門的時間了,今天的諮詢已經結束了,師父也治療了很多病人,也很勞累了,明天再來吧。但是不管怎麼解釋、怎麼說,病人就是不肯離去,師父聽到攤位前亂鬨鬨的,過來問有什麼事情,問明了情況立即就給這位女士治療。

這位女士是因為坐公車急剎車摔倒在車上,造成雙下肢癱瘓,醫院治不了,只好在家裡養著。家離博覽會不遠,也是聽說法輪功的神奇後慕名而來。

師父在攤位中給她調理,因為地方小,圍觀的人又多,都想看清楚師父怎麼給她治療,所以不知不覺的治療場地被人們越圍越小,幾個弟子也不得不多次讓大家往外退一退,讓出地方來。

這位女士在女性裡面算是那種比較高大、壯實、比較胖的類型。

師父在給她治療過程中一會兒把她背靠背,背在自己的身上並同時向前彎腰、她就等於是躺在師父的背上,身體舒展開來;師父一會兒又把她背靠胸前抱在自己的懷裡,同時師父向後彎腰,她又等於是躺在師父的身上,使身體舒展開;師父又扶她坐在椅子上從頭上開始往下拍一直拍到腳,師父的姿勢也由開始的站著、然後俯下身來、直到最後蹲下……

師父的頭上也冒出了汗珠兒……當時看得我心裡一個勁兒的只想快點結束,讓師父趕緊休息休息吧,師父已經辛苦了一整天啦……

大概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吧,師父讓她從椅子上站起來,她就站起來了,讓她走她就邁開了癱瘓後的第一步,最後師父讓她跑,她就跑起來了。圍觀的眾人也都激動得鼓起掌來,紛紛議論著自己親眼所見的法輪功的神跡。

這位女士在師父給她治療的過程當中不但身體得到了康復,同時師父還給她打開了天目,激動地跪在師父的面前放聲大哭,泣不成聲,噹噹地一個勁兒的給師父磕著響頭,感謝師父。周圍的人也流下了眼淚。

從這以後一直到博覽會結束之前,這位女士每天都在法輪功的攤位前向前來諮詢的人們講述著自己親身的神奇經歷。慕名前來的人們也越來越多,有來治病的,但更多的人是紛紛詢問在哪裡可以學到法輪功,什麼時候有講課,越來越多的人都期盼著能夠學到法輪功。最後在博覽會臨結束之前,師父滿足了大家迫切學功的心情,親自寫下了北京第六期法輪功學習班的辦班通知。

於是北京第六期法輪功學習班於1993年1月5日在北京大北窯核儀器廠大禮堂開課,這位女士也成為了一名學員。

以上只是發生在92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許多神跡中的兩例,各種各樣的神跡天天都在發生。

師父用著一切能夠讓迷中的人可以接受的方式在救度著眾生,啟悟著眾生的本性。費盡了心、操盡了心,十八年的風風雨雨、十八年的艱辛。

我自己也在修煉這條路上歷經摔摔打打的魔煉走到了今天,唯有修好自己才能報師恩於萬一。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