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延吉傳法傳功班

我是親身參加師尊九四年八月在延吉傳法傳功班的弟子。這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人生轉折,是我走上修煉路的開始。

修煉前我身體非常虛弱,因為生孩子大流血一直沒有恢復,加上有病亂投醫,大夫誤診誤治,落下了多種疾病,如貧血、紫癜、心悸、胃炎、盆腔炎、腸炎、咽炎、高粘血症、冠心病等等,整天在病痛中煎熬。大熱天,人家都穿著單衣,我還捂著棉衣棉褲。我年紀輕輕卻是一個藥簍子,幾乎每年都得住一兩次醫院,自己痛苦,家人也苦惱。

正當我走投無路,對生活失去信心時,師父來延邊傳法。從此我修煉大法,至今一粒藥沒吃過,百病全無,病的概念已經與我無緣。單憑這一點,江澤民操控中共迫害、抹黑法輪功,我能相信和服從嗎?有些世人不理解大法弟子不畏迫害的堅定信念,也是因為他們沒有切身的體會。其實,又何止是身體好呢?

九四年至今已過去十六個年頭了,每當憶起師尊來延吉講法傳功的日子,眼前就會浮現出師尊講法的場景,淚水禁不住流下。

師尊能來延吉邊陲小城傳法傳功,這是非常難得的機緣。聽說當時各地邀請函很多,師尊選擇來延邊。這真是延邊地區的福分。這次傳法班是在延吉體育館舉辦的。為了不影響學員白天的工作,都是晚上開班的。當時收費是全國氣功界最低的,新學員每人收五十元。因為期間有一個周日,師尊為了抓緊時間,也為了周邊縣市和外地來聽課的學員少一天辛苦,節約費用,一天講了兩個晚上的內容,比原計劃提前了一天結束,每人又給退了七元。按理說,內容已經全部講完了,講課的時數也都保證了,這錢是完全可以不用退的。師尊把這次辦班收入的七千元錢當場全部捐贈給了「延邊紅十字會」。從這兩件事上我看到了師尊高尚的道德和博大的胸懷。

每天開班時間是下午六點到八點,這八天下來,我真是脫胎換骨,無病一身輕,身體淨化了,心靈也淨化了。記得開班的第一天,當我走進體育館時,眼前的壯觀場面震撼著我,大法輪懸掛在講台西側牆上,廳內幾乎座無虛席,足有三千多人。我心想:這麼多人!此功一定不一般。看來真來對了。

這時,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師父來了!我的眼睛一直跟著師尊,師尊高大偉岸,慈祥超凡,儀表堂堂。師尊落座後,先調試了擴音器,簡單幾句作了自我介紹,就開始講法了。只見師尊從上衣兜中拿出一個小紙片,沒有任何講稿,一氣講了兩個來小時。師尊雖用口語講法,但深入淺出,聲聲入耳。現在知道,師尊傳法時每個語音、每個手式,都打出無數的法輪在給學員調整身體。

過去,我也接觸過別的氣功,都是只講祛病,不講法理。今天知道氣功不只是祛病,還有更高的內涵是修煉。只有修煉做好人,才能真正祛病。

師尊講完法,起身站在講台一側,讓全場學員原地站好,告訴學員:「我喊一二三時大家一齊跺腳。」當師尊喊到三時,只見師尊揚起右手臂用力往下一拽。由於人多沒跺齊,師尊又讓重來一遍,那些第一次沒跺齊的學員擔心會沒有效果,此時都高興的放下心來。

第一天班結束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別提那個輕鬆了,好像被人拎著走,腳底生風。從來沒有的舒暢,我的身體裡涌動著一股熱流。第二天早晨一起床,我就感覺昏昏沉沉的不舒服,腿沉頭暈,越來越難受。這天真有些支持不住了。後來知道這是師父給弟子消除病業、清理身體的暫時反應。說來神奇,當我來到體育館外,聽到悅耳的煉功音樂時,難受開始緩解。師尊開始就講:「昨天我給大家清理了身體,有人感到一身輕,今天開始難受了。」我心裡一驚,啊,原來是這樣。太神奇了!我又一次默默囑咐自己:好好學吧,今生就選這一門,別無它求。

當時有一件事給我很大震動,一天有一學員撿到一個金項鍊,把它送到了主席台。到了第二天開課前,師尊讓丟失者去認領。師尊說:「法輪功場地是一塊淨土,無論誰丟了什麼都能找到。」這件事我一直記憶猶新。如今社會的人有誰不愛財呢,可學了法輪功的人知道,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要。這也見證了法輪功是高德大法,能讓人道德回升,而且會越來越高尚。法輪功在中國大陸弘傳十八個年頭了,有誰聽過修煉法輪功的貪污腐敗的。

八天班下來後我象換了個人,不僅身體淨化了,心靈也淨化了,整個人的世界觀都變了,我開始相信過去老人講的神佛之事,開始懂得了人生真正的意義,逐漸的明白了「修煉」。在這八天裡,我見證了師尊的慈悲,處處為學員著想,為學員負責。十天的課八天講完,不怕累不怕苦,只為學員節省時間和費用;每天開課前,師尊都要親自試擴音器的音量,問後邊的學員是否能聽清;每次課後教功時,師尊都全場緩緩繞場巡視,全場一派祥和。老學員熱心的糾正著新學員的動作,三千多人有序的、靜靜的學著每一個動作,八天下來五套功法的動作要領全教會,一步到位。

最後一天是解答學員提出的疑問。當時有人連自己個子矮怎麼能長高都提出來了,可是師尊也作了耐心的解答。答疑後,有學員要求師尊打大手印,我當時不懂什麼是大手印。只見師尊盤腿坐在桌子上,首先講解了煉靜功時腿雙盤單盤的要求要領。看著師尊盤腿時,雙腿是那麼輕巧的就盤上了,坐姿莊嚴,心中油然升起了敬意。只聽師尊又嚴肅的說:「要求打大手印,不是不可以打,不能光想看熱鬧、開開眼界,要實修才行。」看著師尊揮動著手臂,我的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了出來,心裡想:我有師父了,我是法輪功學員了。

在參加師尊講法班時,我的心裡就許下了願:今生今世修定了法輪功,認定師父了。轉眼十六年過去了,在師父的呵護和大法指引下,我對佛法修煉有了更深刻的認識,真正明白了修煉和正法的偉大意義。當黑雲壓城時,我毫不懷疑,不動搖,堅持信師信法,什麼也不能阻止我修煉的腳步。

謝謝偉大的師尊!雙手合十!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