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在石家莊傳法二三事

我是一九九四年三月份在石家莊開始學法輪功的。在八十年代末,好像上天和我開了個玩笑,一九八七年中旬到一九八九年春季三、四月份,有近二年的時間,我因公事在長春市來來回回住了很長時間,多次路過長春勝利公園,就是沒有進去玩過。但去過南湖公園,在文化廣場(師父曾經煉功的地方)地質宮門外閒玩過。我這個喜歡練氣功的人,在長春市轉了多少圈,最終辦完公事就回去了,以後再也沒有出過遠門。現在想起來好像老天看我和師父有點緣,就安排我去長春轉了幾圈,可惜沒有碰上師父,可能是緣份不到吧。

那年我五十三歲,在單位跑業務,因工作壓力心臟上出現了問題。我出差常帶著藥,練著其它氣功,病也不見好。我從長春出差回來,因病被安排到鐵道門值班,就是鐵路上火車來送貨時給開貨場大門,每班十二個小時,倒班休息。因為我家病人多,生活又困難,父母、兄弟、妻子身體都不太好,所以我學了幾門健身功,想帶他們練練,但是都沒有好效果。

一九九四年三月一日,鄰居告訴我:法輪功師父要到石家莊傳功來了,這個功很好,我們住的地方又離石家莊不遠,我們去吧!第三天,我們三個同事乘汽車來到石家莊軍區禮堂,有幸聆聽了師父傳功報告。

三月三日,開始在棉二禮堂聽師父講課,在第二堂課師父說如果誰還想來聽課就快來,太晚了就不好了,所以我讓老伴也乘車來石家莊,從第三堂課也開始參加學習班,也成了法輪功弟子,而且受益匪淺。老伴聽了兩天課就感到一身輕,騎自行車上坡就感到後面有人推著一樣那麼輕快,真神了。

三月十一日,師父在石家莊傳法結束時和學員合影留念。當時主辦單位要請專業照相館給照像,每人要交二十元錢。師父聽說後立即站起來說:大家誰會照像?我們學員有會照像的,自己照像結果花了三塊錢就行了。當時僅石家莊的學員就有幾百名,師父和每二十個學員一組,不厭其煩的合影留念,真是感到慈父般的溫暖。上課時我坐在後面,近一千人的場面,我看不清師父的面容。這次照像,我看清了師父高大英俊,一米八的個子,慈祥善良的面容,真是使人敬佩,從心裡認定這才是我真正的師父。以前學別的功時,我一個師父也沒見過,都是從業餘班學了幾天。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把所有以前學的氣功都忘得一幹二淨,書也都處理了。

在三月十二日辦完班第二天,在家裡我開始發高燒了,很難受,體溫三十九度多,燒的迷迷糊糊的。當時也不知道是師父給我消病業,老伴攙著我到小醫院輸了一瓶液就好了。發燒後不幾天,我發現自己的心臟病好了。我真是感謝師父,師父的大恩大德我永世難忘。

師父傳法傳功班後,記得我們十幾個學員,為了集體鍊師父教給的功法,也為了弘揚大法,在體育廣場集體煉功。來學功的人越來越多,學別功的人也開始加入到法輪功的隊伍中來了。老學員都遵照師父的教功要求做,免費義務教功。很多有緣人也都走入到大法修煉中來,身體得到了淨化。

清明節我回老家農村祭祖,了解到有的鄉親和親戚們得了疑難重病,他們生活困難,花了很多錢也治不好病。我非常同情他們,想教他們法輪功,也建個煉功點傳功洪法,助師救度眾生。我先從親戚家開始教功。一個親戚通過學法煉功,身體的病情大有好轉時,他的鄰居知道了,覺得這功法好,很神奇,治病效果好,又不花錢,消息一個傳一個都來這家學功,這樣就組成了一個煉功點。

就這樣人傳人,村傳村,就這樣在不長的時間,在農村發展了不少煉功點,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很多新學員通過煉功學法身體得到了健康,做人的道德也昇華了,真是身心雙豐收,得法的每個學員真是感謝不盡師尊的大恩大德。

我舉個例子,我的表弟媳肚子裡長著大小不同的八個瘤子,生活自理困難,又沒有錢治病。我知道後就教她煉功,並把法輪功的書、煉功帶、師父的講法錄音帶給她。經過她認真的學法煉功,半年的時間,大部分的瘤子都消失了,就剩下一個不大點的瘤子還在腹部中間位置,後來經過繼續煉功也消失了。

還有一個表弟得了肝炎,花了很多錢,吃了不少中藥西藥也治不好,種地的活也不能幹了,造成生活很困難,所以我勸他煉法輪功。他煉法輪功後,病情很快好轉,藥漸漸停用了,也能幹點活了。又經過一年多的煉功學法,很快變成了一個能正常生活,能幹活的健康人。

還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如有的學員,原來身上都長滿癬(醫名叫:硬皮症),刺癢的痛苦,真是難忍,到過很多專科醫院治療,也用了不少藥,花了不少錢,也治不好。煉功得法後,在不長時間身上的癬一掃而光,全好了,真神奇。村裡老鄉們知道後,都主動到他家學煉法輪功,他家就成了一個煉功點。

還有得半身不遂的病人,拄著拐杖,不能自理,得大法後基本和正常人一樣生活,可以騎自行車趕集市,往地裡送肥。有高血壓病、心臟病、腰腿疼等等疾病的常人,只要真心參加煉功學法,在不長的時間裡身上的病一定會好轉或者完全康復。在這裡我代表我們煉功點堅修大法的弟子向師父問好,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救度之恩。

修煉法輪功初期師父呵護弟子的神奇故事:

一九九五年,有一天我在鐵道門值夜班,到深夜兩點,車站也沒有來電話通知送貨,等我聽到火車鳴叫聲後,火車已快開到大門口了,我急忙去開大鐵門。當我跑到大鐵門跟前時,我驚呆了,鐵門已經打開了,門開的寬度和鐵道一樣寬,我急忙把鐵門開到最大,這時火車已到門口直開了進來,直到貨位停下。事後我想:這門是誰替我開的,開門的鑰匙只有我自己拿著,鐵鎖很大,開鎖的時候有聲音,上下的鐵插銷開的時候聲音更大,怎麼我沒有聽見呢。由於悟性差,一個奇怪就擋住了。

又過了一個星期,又輪我值夜班。深夜一點多鐘,鐵路貨場又沒來電話通知送貨。門外二十米處一聲火車鳴笛,又催我開門。當時我想這次不會有人替我開門了吧,結果一看鐵門沒有開,但門上的大鐵鎖已經打開了。這次我悟到這是師父法身幫我開的鎖,我真是從內心裡感謝師父的呵護。從此我特別注意時間,再也沒有耽誤過開門。

還有一件事,一九九五年十月,我到農村煉功點去看望同修,當時大家在院子裡煉完功後,我這兒有師父的講法錄音帶,我們就聽師父在濟南的講法。裡間屋有電插座,十幾個學員到裡間屋去聽法,我在外屋坐著。剛放錄音時,同修們招呼我到裡間屋裡坐,在炕上留出一個位置。當我在土炕上剛坐穩時就覺得腰間有像呼啦圈一樣的暖流在我腰間轉起來,力量又大又歡快,真感到舒服。我當時想,這是因為我洪法好,師父在鼓勵我呢。

第二天我又到另外一個煉功點。那天是早上,在我表弟家,他們就讓我吃早飯,當我端上香噴噴的玉米粥時,正想喝一口,猛然看到黃黃的粥碗裡有個彩色法輪在轉,有綠豆那麼大,很清楚真切,我非常高興。從那時起,我的右眼睛隨時都可以看到法輪,特別是白天,向天空望去,就有三個彩色法輪不定位的在一起出現,上上下下動著,還有很多無色的法輪襯托著,其中一個大的彩色法輪最清楚,五光十色,非常漂亮。神奇的法輪顯現,每天陪伴著我,鼓勵著我,促使我要精進實修到圓滿。

以上是我個人初期修煉、洪法的點滴過程,也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個人修煉初期的寫實,現在回憶起來也感到很欣慰很幸運。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