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劉伯溫《推碑圖》:「馬克思主義政府」的滅亡

《推碑圖》為劉伯溫所作,原由貢顯和所藏,1915年山西地裂,碑文現於世間。第一段寥寥數十字,「馬知府不信……滿門俱亡」,這句話在第一段的最後一句。該段介紹,某「經卷文章」傳出來後,「馬知府不信,誹謗、漫罵、殘害,不過日,滿門俱亡」。這個馬知府不信經卷,還對信者「誹謗、漫罵、殘害」,結果招致滿門滅亡。這個馬知府難道真的是一個知府嗎?非也!

從第一段就能看出,這個馬知府是由於殘害了相信「經卷文章」的人,並對他們誹謗、誣陷,才招致滿門俱亡。那麼,這是一個地方的知府個人所能完成的嗎?文章以彌勒傳法為主線,介紹彌勒傳法時,「聲影齊罵」。早有人指出,聲是廣播,影是電視,廣播電視一起誣陷,漫罵。而能夠操縱宣傳機器的只能是一個政府,因此,所謂「知府」,就是政府!

從事件上看,文中介紹了彌勒傳法時,「傳三字」;以「木子姓」,可見他姓李;出生地點:「……中天中國金雞目」。大家都知道中國形如金雞,金雞頭是東三省,「金雞目」應當是吉林;「兔之年到中天」,1951年正是兔年。彌勒佛所有特徵和法輪大法的創始人李老師完全吻合。世人已漸漸知曉當年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完全是捏造事實,惡意造謠。這個「馬知府」應當是中共政權――「馬克思主義政府」。 「馬」是「馬克思」, 「知府」是「政府」。

尤其要注意的是下文,可能由於馬知府的誹謗,人們不信彌勒佛法,「信者少,罵者多」,「中天中國」出現了「一萬之中死九千」的大瘟疫,那麼據此推算,中國將要淘汰的是幾億人,數量驚人。而如果是一個知府,滿門最多幾十口人,有必要在文章一開頭「隆重」介紹嗎?而且一般文章開篇都是概括全文大意,可見這開篇的「滿門俱亡」與下文的「一萬之中死九千」所指相同。

那麼最驚人的還是「滿門俱亡」,馬克思主義的政府滿門,亡的就不是中共一個政黨,而是包括它的滿門――就是被它拉進去,並向它發過毒誓、永遠跟隨它的黨、團員們。

此預言與亡共石互為佐證,不過稍為隱晦一點。但與亡共石相比,此句直接點明滅亡緣由――迫害佛法。而且直接告訴人,亡的不僅是執政的中共,更包括了它滿門的成員――黨員、團員,甚至包括少先隊員。

「亡共石」又稱藏字石,已有人知。純天然形成的「中國xx黨亡」,震驚世人,很多人見證了此石,毅然退出黨、團、隊,免做替罪羊。雖然有人也知道經權威科學家鑑定字是天然形成,還僥倖地認為是自然的作用,不承認是上蒼的警示,神的旨意。那些還認為藏字石僅僅是大自然的傑作的人,請看看《推碑圖》的第一段吧。

這裡和《聖經.啟示錄》十三章也完全吻合,該章節說,某個時候會出現一個「獸」,滿嘴講著褻瀆神的話,可見這獸是無神論者;而「它強迫所有人無論大小都在右手和額頭上打上印記」,這就和共產黨完全吻合了,因為只有中共才強迫人從小開始入少先隊、共青團,長大入黨,當初舉右手宣誓時被它留下印記。而最後主神要滅這個獸,「所有受它印記的人將打入硫磺的湖中」。同樣說的是它滿門的遭遇。

過去老人告訴我們,人不可隨意發誓,因為發過的誓言,最終要兌現。既然你發誓為它獻出自己的一切,這一切也就包括你的生命和未來。它亡,構成它的細胞也要亡。

那麼我們如何脫險?

大紀元網讓那些發過毒誓的人聲明退黨、團、隊,除去印記,以保平安,而且用小名、化名都行。有人不信,為何我一聲明,就平安?古人說,人在做,天在看。心一動,神就管。

大紀元退黨網站開篇告訴你,「中共對眾生,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從此文看,實際真是如此!我們的祖先早就告戒我們:敬天、敬地、敬神明,而西來幽靈、跳樑小丑的xx黨,橫空出來告訴你與天鬥、與地鬥,與神鬥,我們把祖先的話忘在腦後,跟著小丑跑去了。

歷次運動,與人鬥、與神鬥「其樂無窮」的中共已經迫害死亡八千萬條人命,如何償還!善惡終有報,此天理,誰能逃?

也沒有人想過為何「一萬之中死九千」?因為在中國,一萬之中有九千都是黨、團、隊員,或曾經是團員、隊員。天滅中共,三退平安,三退將改寫這個數字,退即得救!

所有的預言皆說大劫已來,五千年大戲已近尾聲,高潮即將到來。 「紅花開過白(「白」應為「黃」/編者注)花開」(《金陵塔碑文》)為什麼有人冒著風險告訴你,法輪大法被迫害真相,因為只有知道了解真相,認識中共的「殘暴、說謊、迫害別人」的「獸」本質,從內心與之脫離,才會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