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參加師父成都講法班前後

我是九三年在貴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聽了師父第一場報告會後,我被師父的高深法理所折服,因而師父在貴陽辦的三期班我都參加了。通過學法煉功,不長時間內,以前曾八方求醫以及練各種「氣功」都無療效的多種疾病,如「腦震盪」、「胃下垂」、「腎炎」、「失眠」等,不治而愈了,我的內心對師尊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九四年五月,原貴州輔導站站長得知師父近期要在成都辦班的消息,大家聽說後非常高興,都想去參加師父的講法班。當時師父正在重慶傳法,我與站長乘火車先到重慶,找到辦班地點,師父正在講法。師父講完法後見到我們很高興,招待我們在路邊飯店吃了飯。隨後在師父的住處,我們向師父匯報了貴州大法弟子學法煉功及洪法的情況,以及我們想提前到成都的想法,師父很高興。師父要我們在重慶再住兩天,我們謝謝師父的關懷,於第二天趕到了成都。

由於當時成都了解大法的人不算多,我們就想找氣功協會的人幫助宣傳。因環境不熟,加上魔的干擾,我們坐了一天公交車也沒找到氣功協會的所在地,頭腦昏昏沉沉的,總是在一個地方轉來轉去,人搞的很疲勞。第二天總算找到了氣功協會一位姓汪的負責人(某功法的頭目),我們向他說明來意,那人卻很不友好,我們明白了不能依靠他們來幫助宣傳大法。

我們就組織貴陽去的學員每天一大早(上午6點),在文殊院等許多公園裡掛上法輪圖和各個煉功點的標誌,學員們身穿黃色煉功服,打開錄音機放法輪功煉功音樂,整整齊齊地煉功。這樣,一下子就引來了很多圍觀的人。為了讓人們更多的了解大法,各個煉功點的輔導員安排一些學員煉功,同時,安排一些學員搞諮詢,回答人們的疑問。當地人都感到很新奇,他們都說從來沒有見過,也沒有聽說過,更不知道有法輪功辦班的事。貴陽的學員就熱情地向他們宣傳大法,並告訴他們這期大法學習班在當地辦班的時間、地點,告訴他們大法的珍貴,機緣難得。為了使成都更多人能夠得法,貴陽學員每天都堅持到各個公園去煉功、洪法。

重慶辦班結束後,師父立即趕往成都給成都有緣人傳法。師父不顧休息,生活也很簡樸,每天都是一碗麵條或兩個饅頭。師父對弟子言傳身教,嚴格要求自己,每天都是提前到會場門口等著工作人員來開門,從不遲到。

在成都辦班期間,從開始到結束,每天都有新學員進班。他們開始是坐在後面,而且還從自己家帶來各種花和礦泉水放在講台前(其它功法叫作「接信息」)。他們聽師父講法,聽著聽著就逐漸往前移。怕干擾師父講法,貴陽的學員就阻止他們,可是師父慈悲,叫住了貴陽的學員,讓他們往前坐。開始了解大法的人不多,許多人都沒有報名參加師父的講法班,只想來聽聽熱鬧。一節課聽下來,原來很多沒有報名的人,都紛紛報了名,正式參加了學習班。通過專心聽師父講法,他們都明白了原來師父傳法是真正來度人的,根本不象他們想像的那樣,什麼接信息啊,治病啊等等。

由於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人傳人,心傳心,整個成都九天班都不斷的有有緣人來得法。原來由師父身邊的弟子帶去的大法書,起初沒有多少人要,剩下了很多,準備讓我們帶回我們當地。後來參加班的人多了,把我們要帶回來的書又要了回去,結果還不夠,很多人還沒有請到書。他們就著急打聽師父還要在哪裡辦班,他們要去參加。後來聽說師父要在鄭州傳法,他們就跟去鄭州進了班。

此次成都辦班,使我深切體會到,正如師父說的那樣:「果然有緣能悟者,倆倆相繼而來,入道得法。」(師父經文《悟》)那情景太真實了,給我印象太深了,至今仍難以忘懷。

成都講法班結束後,師父把遠道而來的大連、北京、武漢、貴州等地輔導站的站長,以及幾位學員都安排在一起,開始了青城山、峨眉山、樂山之行。我們先到青城山,師父在前面走,手裡拿著一張交通圖,一邊走一邊擺動,我們想是師父在清理那裡邪惡的東西。一路上師父象慈父一樣關懷著我們,我們同師父合影留念。下山休息時,師父又親自給我們每個人拍了照片,這些照片我一直珍藏著。

到了峨眉山金頂,那景觀漂亮極了,象在雲彩里一樣,師父站在那裡看,也叫學員看,開了天目的學員看到了佛、神、菩薩,還有龍等許多東西。最後到樂山,我們同師父乘一條船繞大佛遊了一圈。又從大佛頂下到大佛腳下,走完了樂山之行。整個行程所有的吃、住、行一切費用都是師父花費的,沒有讓弟子出一分錢。

回到成都的第二天,我們告別了師父和功友準備返回貴陽。臨行前沒見到師父,當我們在擠乘下一趟汽車時,突然又見到師父。

在我來說,這些跟隨在師父身邊的往事,象發生在昨天一樣清晰,一樣生動,永遠都不會磨滅!因為他已經銘刻在了我生命的最深處,師恩大過天、深過海,弟子無以為報啊!

(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