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參加師父講法班

我想把自己參加李洪志師父講法班的感受寫出來,願更多的世人能相信李洪志老師,相信大法,與法輪大法結緣。再一次見證李洪志師父的慈悲,佛法在人間的展現。

因孩子患病,有的病醫院也查不明原因的情況下,我遇到了兩位修煉法輪功的人,她們給了我《法輪功》一書,還有法輪章,並教了我和孩子煉功。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我和孩子一行幾十人登上了開往長春的列車,參加李洪志老師在長春舉辦的第七期講法學習班,地點在吉林大學禮堂。

在聽老師講課時,我讓自己靜下心連眼睛都不願眨一下,不想落下一句話。在修煉法輪功以前,我對氣功修煉的事很渺茫,沒有這方面概念。可是一進這個班聽老師講法,我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就是想聽好聽明白。為了能看清師父的面容,我從十幾排的座位換到第三排。因那時我眼睛近視,右眼是弱視,戴七百度近視鏡,看東西還是費勁,再加上夜盲,晚上不敢出屋,連家都找不到。換到三排看師父清楚,我這個高興啊!可師父在講課前說,有的人願意往前邊坐,其實你坐哪都一樣,坐的越遠看的越清楚。我想,這麼多人師父怎麼就知道我換座了,真是神呢!

在五月一日那天,師父還和我們學員照像。照完像後,我站在離師父十幾米遠的地方。心想:老師是個什麼人呢?為什麼能講這麼好?我還要想下去,這時師父回頭看了看我,也許是師父不讓我想那麼多,我便低下頭,我想的問題師父都知道了。

記得第三堂課時,師父給學員調整身體,師父給孩子身體上清理了很多不好的東西,他的手從師父調整身體開始一直是端著蓮花指不能放下。到吃飯時也不能拿筷子,我便在心裡求師父,孩子該吃飯了,請老師幫他,我這一想他的手便能拿筷子了。但蓮花指並沒有改變,吃飯睡覺一直端著蓮花指,直到第二天才停下來。他盤腿打坐腿只要盤上就難以拿下來,幾乎都是同修幫著搬下來。以後我才悟到師父給我和孩子做了很多。有一節課路上塞車,一車人急的不行,當車到吉林大學時,有個老年同修急哭了,抱著錄音機就往裡跑,我們都說來晚了,可進屋坐下後就聽師父說:「因為有一輛大客車壞了,這些學員趕來了,我現在開始講課。」我心想師父什麼都知道,我們內心的感激無法用語言表達,師父太慈悲了!

那是第六堂課講課前,有人通知我,老師要接見孩子,因為快講課了,我知道師父講課時間是分秒不差的,我急的從外面往屋裡跑找孩子,只覺腳下一拌,砰的一聲響,那聲音大的驚動了周圍的人,我被摔出挺遠。我沒顧及這些,從地上爬起來,同修問我怎麼樣,我說沒事。我找到孩子,上到講台,去見師父。師父笑著看著孩子,問多大了,上高中嗎?我告訴師父剛上初二,我說:「我們在家已經看了《法輪功》,也煉功了。」我述說了孩子的身體狀況,師父和孩子談了一會兒,談完話後我又問師父,我們回去後有什麼事想問師父怎麼辦?師父笑了,從兜里掏出名片說,兜里就這一張了,有什麼事給我打電話。激動的我一直流淚,這張名片我至今還珍藏著。回到座位上,我才想起來剛才摔的挺重的,看看這摸摸那,哪也不疼,跟沒摔一樣,真是感謝師父的保護。

在聽法班上孩子不斷出現功能,看到的就不談了,在買冰水時,覺得冰水不解渴,天熱化的快,賣的也沒有冰塊了,孩子說:「媽,我就想要冰塊的。」話剛說完,一會兒手裡的冰水就凍成冰塊了。和我一起走的站長說,不許和別人說,自己知道就行了。一天早上吃完飯,我們去聽課。忽然想到鑰匙落在床上,大家回來誰也進不了屋了。孩子說你別急先走吧,我去取。我說門是我鎖的拿不出來,過一會孩子追上我,把鑰匙遞給我。我奇怪的問他怎麼拿出來的,他說別問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給的。五月的天氣早晚很涼,孩子煉功只穿一件薄襯衫,還熱的不行。在家一身病,在這一身輕。過去我也不怎麼相信特異功能,今天我不但看見了,還出現在我的孩子身上,這還有什麼質疑的呢?被邪黨文化灌輸了的大腦,被邪黨毒素禁錮多年的思維,在聽大法中被師父清除了,使我信師信法堅定不移。

記不清是哪堂課,聽完師父講法後,我和孩子往出走。出門後看見師父被一群學員圍著簽字,有一個學員急得不行:師父還沒有休息,晚上還有一個班要講法,你們別簽了。可是那些學員也不聽,都爭著讓師父簽字。我抬頭看師父,師父滿臉笑容,也不著急,接了一本又一本,簽了一個又一個。著急的那個學員沖我們娘倆說:「我們把手拉起來,拉成一個圈,圈裡的簽完了,圈外不簽了。」這樣我們不到十人拉成圈,圈裡學員排成隊,過了好一會兒,師父簽完才回去休息。又一次使我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太辛苦了。得了法,怎能不珍惜呢?

記的五月八號上午最後一堂課講完後,學員都不肯離去。站在門口看著師父,直到師父走遠了,有的學員哭了,我也哭了。九堂課下來,世界觀都發生改變了。我覺的我一身輕,來時的一包藥全扔了,我的思維都發生了變化,我走在人群中,覺得自己和他們相距的很遠,已不願在人中求索,只想一修到底,就修法輪功了。

師父講完課後,由其他學員通知我孩子跟隨師父走,繼續聽師父講法。孩子到了北京、成都、重慶,一直在師父身邊聽法。他回來後和我說,他和師父在一起吃飯,師父給他夾菜,有肉的菜師父就夾給他吃。在火車上幾個學員知道師父過生日,要給師父在餐車上訂飯菜,師父不讓,學員說那就買些簡單的飯菜吧,師父還是不讓,最後學員急的要哭了,師父才同意,只買了一碗泡方便麵吃了。孩子說師父總是這樣節儉。師父還把省下來的錢捐給見義勇為基金會(聽說是三萬元),這些孩子看在眼裡記在心上,回來後也知道節省,不講吃穿。

我想起孩子說的,在四川時師父上山之前告訴他,不要離開師父的指定範圍。孩子理解,知道那個地方非常亂,當時孩子天目是開的,又有功能,同時爭鬥心、顯示心也很強,師父隨時都在保護著這個大法小弟子。

從長春回到家,丈夫說你們走後,有一天家裡忽然一道亮光閃過,有兩次都是這樣。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清理家裡的環境,我丈夫的身體在師父的清理下過去的嚴重胃病、血稠、風濕、心臟病都不見了。整天為病而愁的他也滿臉笑容了,很支持我們學法煉功。孩子跟隨師父聽法近一個月時間,一些費用都是師父給拿的。孩子從家走時一身病,挺瘦的,回來時在火車站我倆都沒認出來他,直到他喊爸媽時我們才認出來。我們都愣了,看著孩子的臉,像搽粉一樣白,人也長高了,比以前胖了,頭髮油黑的。回家後我又發現孩子滿身散發著香味,連頭髮都散發香味,那香味很好聞。所有熟悉的人無不感到驚奇:僅一個月不在家,怎麼就變了一個人。

我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世人通過我們身心的變化,也見到了大法的神奇。有人求我請師父到他家給他治病,多少錢都行。我說我師父不要錢,也不治病,我師父是傳法救度眾生,你就修煉法輪大法吧。

這十六年的修煉,使我深刻的體會到偉大師尊的慈悲,佛法在世間的展現,佛恩浩蕩無比。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使師父多看到一個弟子的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