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師父在美國第一次講法

一九九六年十月五日舊金山灣區學員和師父在奧德佳公園合影留念(此照片只是合影照其中的一張,當時來的人很多,圍著亭子一圈都站滿了,師尊是分批和學員合影。)

我是一九九六年二月六日得法,十月五日有幸在美國加州桑尼維爾市奧德佳(Ortega)公園親自聆聽師父在美國第一次講法的學員。當我捧起當時我們和師父合影的珍藏照片,仔細端詳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回憶師父當年講法的情景,回顧自己這十四年所走過的修煉道路,師恩浩蕩,我不禁熱淚盈眶,心情無比激動。

那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日子。風和日麗,彩雲高照,天空格外晴朗。不知從哪兒突然飛來許多小鳥,在小亭四周的樹上,不停的盡情歡跳和歡唱。小亭的四周,紅光一片。師父正健步朝我們走來。師父是那樣的年輕和英俊。我們見到了師父!師父的每一句話都打到我心靈深處,身體裡產生巨大的震撼和共鳴。那種興奮、喜悅的幸福感實在難以言表。我拚命鼓掌,手掌都拍的麻木了。師父這次講法為我以後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我在得法第二天晚上,突然看到一隻大眼睛,第三天看到眼前旋轉的大法輪,天目開了。第五天感覺小腹部位有法輪旋轉,從此常轉不停。每當勞累時,明顯感到小腹部的法輪在急速旋轉。其實每個真修的學員,師父都給下上了法輪,而我們所有法輪的根就在師父那兒。每次開法會師父要出來前,我小腹部的法輪就轉得不得了,我知道師父來了。象有這種情況的學員還不少。早期的學員中,不少人開了天目,甚至還有點小功能。但功能不是煉出來的,都是在自己完全不知道的狀態下師父給的。想都想不到,甚至根本就沒有想過,怎麼可能求來?師父說:「無求而自得。」(《雪梨法會講法》),千真萬確。

「修煉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在修煉初期,學員那種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和感情最純真,保持這種狀態就會不斷精進。由於精進,師父把有些人修了幾十年甚至幾世都得不到的功能一下子都給了我們。我天目開後,看到另外空間的美妙景象和高層空間的高級生命,元神在天上飛,我看到自己的前幾世,在美國看到國內的親戚,也看到太空站上工作的太空人,看得很清楚。有時坐著,能看到高層空間的高級生命從我身邊經過。當然也會碰到魔和不好的高層生命干擾。但我心不動,我的師父只有一個:李洪志。我看到了元嬰、嬰孩、功柱以及自己的五個副元神(三男二女),聽到高層空間的音樂。每隔一段時間師父就給我灌頂。一切都是那樣的真實展現,能不信嗎?!

我經常對同修說這句話:《轉法輪》上的每一個字都千真萬確。何止千真萬確!《轉法輪》上的每一個字里都是永遠看不清的無數層法理,看一遍就明白一層法理,從而能提高心性,得到能量的加持,改變身體。有人感覺的到,有人可能感覺不到。再看一遍就明白更高一層的法理。師父是用表面文字這種形式讓我們得到一層層的法理,那哪裡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大的天機。不看書,不學法,就得不到高層次的法,修不上去。所以學法很重要。

我體會到,煉動作是修煉,學法也是修煉。學法就是學師父的《轉法輪》和其他經文。但要做到靜心學法很難,是很高深的功夫。我也一直努力在怎樣做到靜心學法上下功夫。我理解,靜心,就是學法時能排除一切雜念,除了經文,什麼都不想。只有靜心才能溶入大法,淨化身心,身體才能得到最充份的演煉,同樣會有在煉靜功中出現的那種坐在雞蛋殼裡的美妙感覺,和煉動作一樣,身體也會發生變化。但帶著任何有求之心學法,真的只能是表面上讀讀,什麼都得不到。學法最好一切順其自然,不求數量也不規定進度。有時間儘量多學一點,沒時間就少學一點。無論在哪裡,《轉法輪》這本書都能展現出無邊的法力,世間哪能找的到?世間哪能找到這樣的書,讀上百遍、千遍總想讀?任何一個真正想修煉又心志健全的人,只要認真、仔細想想,光憑這一點,就應該堅定不移的修下去,並且一修到底。

師父有無數的法身,千真萬確!有個同修六、七歲的小孩,指著我身上旋轉的法輪比劃。其實無論在哪裡,天涯海角,我們每個真修學員的身邊或背後,都有師父的法身,師父的法身一直在看護著我們。我前後出過四次車禍,一次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是來討債的;三次在「七•二零」之後,是邪惡的迫害,取命來的。三次在高速公路上,一次在市區。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突然車子失控對著我的駕駛座位衝來,是邪惡操縱,不讓我送大紀元報紙。四次被撞,車子撞壞,而我安然無恙,師父的法身保護著我。有個學員的車被一輛闖紅燈的大貨車撞上,車被撞爛,駕駛室被撞扁,而她一點沒事,只是開不了門,出不來。師父的法身保護著她。警察真不敢相信,從未見過。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魔頭對法輪功開始瘋狂的殘酷迫害。當時我真有一種豁出去,願為師父上刀山、下火海而在所不辭的英勇氣勢,就這樣投身於助師正法、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洪流,至今已十一個年頭,一直在大法中修煉。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堅定的走過來了。

在我年老退休之前,所有在美國紐約、華盛頓、休士頓、舊金山、洛杉磯、加拿大多倫多、溫哥華和瑞士等各地的大法活動一次也沒落下。當地的大法活動都積極參加。對國內發傳真、打電話、寄真相資料、對世人講真相,從未間斷。退休後,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按時發正念。發《九評共產黨》,給國內所有親朋好友講真相,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寄真相資料。神韻演出前貼廣告,發資料,以及長年累月、風雨無阻的送大紀元報等,做老年人力所能及的證實法的事。我國內的親朋好友絕大多數都已「三退」,有一些還是有四十多年黨齡、職務比較高的。

有個與我很親近的親人還沒退出邪黨,因為我沒做到師父所教誨的「用智慧講清真相」(《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加上親情未去和有求之心,心性不到位,自己修的不好。十四年來我牢記師父的法理「做到是修」(《洪吟》〈實修〉),凡事只要沒做到,我就認為自己沒修好或者根本沒有修。修煉人都有漏,不管在什麼層次都有漏,直到圓滿。

人人都自愛,會保護自己,也許這是與生,~來的。常人總認為自己好,自己什麼都對,自己的想法要比別人好,所以總想把自己的意見讓別人接受,不接受就好像自己吃了虧,甚至氣的不行,彼此間的爭執與爭鬥由此發生。我認為,作為一個修煉人,如何走出常人來,首先應該修去這種對自己的執著,也就是去掉這種對自己的 「歡喜心」(即執著自我),因為它是「向內找」的最大障礙,讓自己封閉住自己。我認為「歡喜心」最難修,妒嫉心可以逐漸的去掉,而去掉「歡喜心」卻很難。執著自我去掉了,顯示心、爭鬥心和其它一些不好的心也就沒了,也就掃除了自己向內找的障礙,從而能找到漏。所以執著自我必須不斷的去才能不斷的向內找。這是我對「向內找」在低層次上的理解。

在這十四年的修煉中,不管做了什麼證實大法的事也好,出了什麼功能也好,我都能做到首先去掉執著自我的心,把握住自己。一個人一下子不見了這種功能出現時,我請師父鎖住。我始終牢記師父的教誨「功能本小術 大法是根本」(《洪吟》〈求正法門〉),我相信,隨著正法的進程,更大的神通,師父都會給我們。

由於長期堅持在去執著自我上下功夫,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會比別人修的好,反而總覺的別人比我修的好,特別是對那些無私為大法付出的中、青年學員。我也從來不去計較別人的不足。這種狀態也許是修出來的。人老了,難免被人看不起,有時也會碰到被別的學員冷淡、不理睬、出言不遜,甚至教訓,我都把這些當成好事,向內找,並且發自內心的感謝他們給我提高心性的機會。過去修煉人要在常人中雲遊,吃很多的苦,挨餓、挨罵、受氣,才能提高心性修圓滿。現在在大法中修,這種機會難得。只有去掉自己身體上的一些不好物質,心性才能真正提高。

在慶祝師父在美國第一次講法十四周年之際,我說出一點自己的經歷和體會,感激師恩的浩蕩,同時送去對師父的問候和思念。在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最後時刻,去掉對正法修煉結束時間的執著,學法實修,抓緊時間救人,兌現史前的誓約,圓滿隨師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