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蒞臨齊齊哈爾市傳法(新加入錄音)

齊齊哈爾市坐落在松(松花江)嫩(嫩江)平原上,這裡世代繁衍生息著純樸、高大、俠義、豪放的人民。齊齊哈爾市,過去叫做老卜奎,美麗的扎龍鄉,是候鳥丹頂鶴棲息的濕地,因而齊齊哈爾市也稱作鶴城、鶴鄉。丹頂鶴,也叫仙鶴,它使人聯想到華夏古老的修煉文化,聯想到得道成仙乘鶴而去的修道之人。不知這片土地、這片土地上的父老鄉親以及這片土地上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與法輪大法有著怎樣的因緣,李洪志老師曾於一九九三年七月十六日來齊市傳法,很多人有幸親自聆聽了李老師的講法。

李洪志老師當年來齊市傳法時,下榻於「五•一賓館」(位於中環廣場北側)的三零一房間。李老師身著白色襯衫,顯得乾淨、清爽,每每要求服務員打開房間時總是客氣而簡單的說:「麻煩你把我房間打開」。賓館的服務員都覺得這位氣功大師偉岸、氣質非凡,一定是位高人,可是這位高人對每個人又都那樣和藹、平易近人。

齊齊哈爾市電業文化宮。一九九三年七月十六日至二十三日,李洪志老師曾在此傳法、傳功。

五・一賓館原址

五 •一賓館距離李老師傳法的電業文化宮和龍沙公園都很近,李老師早晨常到龍沙公園走走。一天,李老師在公園散步時,看見一個婦女背著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兒。李老師上前問道:這孩子怎麼了?婦女答道:癱瘓了。李老師說:你把他放下。婦女說:他癱瘓了。李老師又說:你把他放下吧。婦女把孩子放下了,李老師給他動了兩下,孩子就站起來了。很多人一下子都圍了上來,驚訝地說:「站起來了!站起來了!」那個婦女激動地說:這不是神仙嗎!我得謝謝他。回頭剛要說「謝謝」,一看那位恩人已經走了。

龍沙公園

龍沙公園二號門

齊齊哈爾的人都知道,在龍沙公園二號門門前經常能看到一位拔牙賣藥的南方人,他藥攤上的那一堆牙象小山一樣高。李老師在《轉法輪》第七講中對此有所論述: 「我在齊齊哈爾辦班時,看到街上擺攤的有一個人給人拔牙。一看這人就是南方來的,不象東北人的裝束。來者不拒,誰來他都給拔,牙拔出那麼一堆來。」「中國古代的科學和我們現代從西方學的科學不一樣,它走的是另外一條路,能帶來另外一種狀態。所以不能用我們現在這種認識方法去認識中國古代的科技,因為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針對著人體、生命、宇宙,直接奔這個東西去研究了,所以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轉法輪》)

李老師當年在齊市傳法時,曾打出很多法輪尋找有緣人,講法班還未開班,一名學員就感到法輪在身體上旋轉,當聆聽李老師講法時才恍然明白。李老師還親自為齊市建立輔導站、煉功點。講法班結束時,李老師不讓學員們去火車站送行,學員們只好在電業文化宮門外的必經之路等待師父走過,和師父告別,大家都眼含淚水懷著依依惜別的心情,目送師父一行人漸漸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九九年以前,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在祥和寧靜的煉功

法輪大法是中國古老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自一九九二年五月由李洪志先生從長春傳出,至今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包括台灣、香港、澳門),修者上億。修煉者以「真、善、忍」為指導,身心得到淨化與昇華。

可是,這樣的高德大法,卻在中國大陸一地遭到從古至今最殘酷的迫害。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妒嫉和私利公開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打壓。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澤民成立了凌駕於國家憲法之上的、相當於當年「文革」小組的、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六一零辦公室」,在各地實施其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致使齊齊哈爾地區數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眾多修煉人被非法判刑、勞教、流離失所;無數家庭妻離子散;而且各監獄勞教所與齊市第一醫院勾結,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後焚屍滅跡……

然而真理不會因為強權和暴力而失色,法輪大法信仰者沒有被謊言所蒙蔽,也沒有被酷刑、虐殺所壓垮。十幾年來,法輪功學員不畏強權暴政,始終以堅不可摧的正信與超常的意志,和平理性地反迫害,堅持不懈地向民眾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堅忍不屈的意志光照天地,也用血與淚譜寫了捍衛真理的歷史篇章!

如今,法輪功高德大法獲得各國褒獎已超過三千多項,法輪功書籍已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文字,發行世界各地,真、善、忍精神超越種族、國界、受到普世的讚譽。

MP3錄音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