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潘多拉盒子到疾病與健康(四):幻肢疼痛的啟示

痛苦是什麼,它從何而來?這是我們許多人思考過,但又不易找到答案的話題。

美國《時代》雜誌2011年3月7日刊登了系列文章,對此進行了探討。一篇題為「在疼痛中生存」(Living with Pain)文章中介紹說,疼痛對人有保護作用,能讓人遠離危險。比如手被割破了、或哪地方被燙傷了,疼痛能使人作出反應,從而避免遭受更大的傷害。但也有許多疼痛不好解釋,如慢性疼痛(chronic pain)。據估計全美國有7千多萬人患慢性疼痛,其中60%的是關節炎或腰背痛;這些疼痛短則幾個月,長達一個人的一生。紐約大學醫學院疼痛醫學的主任Michel Dubois表示:「儘管我們對神經與人體生理學了解很多,但對於疼痛的認識和兩百年前差不多少。疼痛依然是疼痛,我們也沒法讓它消失。」

當傳統醫學解決不了這一難題時,許多人在無奈中開始尋求其它減緩痛苦的辦法。同一期雜誌的另一篇文章「藥物之外」(Beyond Drugs),則探討了人們用各種非藥物的方法(按摩、針炙、草藥等)來對付疼痛。在2007年的一項針對2萬人的調查中,40%的答覆者在過去的一年中用過替代療法(complementary or alternative medicine)。此外,該文章也對幻肢疼痛(phantom-limb pain)進行了較為詳細的介紹。文章一開頭,就舉了一個例子。美國佛州的一位動物學家在2000年被鱷魚咬掉了右臂,然而從那時起,每天他都感到右手在疼痛―儘管那隻手已經不在他身上,以致於他不得不用藥物和其它辦法減輕疼痛。另外一個例子是一位因中風而造成身體左側癱瘓的病人,醫生多種方法測試,鑑定她的左臂完全失去知覺。但奇怪的是,當她用正常的右手去撫摸左手時,那隻完全沒有知覺的左手卻能感覺到右手的撫摸。研究人員肯定了這一發現,論文發表後引起了很大反響,並且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廣為研究的領域。

如何看待這一現象,醫學人員提供了一些解釋。本文則想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探討。

和其它一些疾病不同的是,許多疼痛從表面上看不出來有什麼異樣,所以身體上的痛苦、與伴隨著的心理壓力只能是當事人自己來承擔。很多行之有效的方法,是傳統醫學不好解釋的,比如催眠回歸(hypnotic regression)。具體來講,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和魏斯(Brian Weiss)等教授在與病人接觸的過程中,發現了輪迴這一現象的存在。因為病人對往世身臨其境的描述往往是超出其自身經歷和文化體系的,然而經過多方考證發現確實是存在的。值得注意的是,當病人在催眠等狀態中回到過去所經歷的場景、然後又醒來時,雖然在傳統醫學看來表面上並沒有做什麼,但往往精神與身體上的痛苦能夠大大減輕。怎樣認識這一現象呢?

輪迴的說法在中國等東方文化中一直存在著,歷史典籍與個人經歷中也有數不清的例子。如果在生命的歷史中,我們曾經給其他生命帶來過傷害,那麼欠下的這種債就是要償還的,可能就會體現為身體或精神上的痛苦。所以有時看似偶然的一個事故,或者沒有什麼明顯的來由,人就陷入在痛苦之中了。而這些,有的能在醫生的藥物作用下得到減緩(把債推到以後再還),有的則是醫生束手無策的。

以我們自身為例,當某個人曾經在過去傷害過自己,從而對其產生不滿、或怨恨時,那種強烈的感覺可能會持續很長時間。如果說,有一種機會,那個人能夠真誠的悔過,為他過去的行為而發自內心的道歉時,我們可能就會原諒他。類似的,在歷史上,我們可能在冥冥中言語或行為上、有意無意的傷害過他人,從而帶來了這一輩的痛苦。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能夠通過某種途徑,比如催眠等,回到當時的場景中,並為當時的言行深深懊悔的話,我們此生的痛苦也許會得到減緩。

大千世界中的許許多多,還是我們目前認識不清的。造物主給每個人安排了各自的福分。當我們傷害他人時,輕則給自身帶來痛苦,重則甚至要用命來抵償。佛家講苦海無邊。要想擺脫這些痛苦確實很難,因為人在痛苦中時間久了,可能都意識不到其中的苦了;甚至當怨天尤人、損人利己時,會越陷越深。

在東方或西方文化中,都流傳著一些說法,人是從天上來的。這樣看來,這些痛苦,就像古希臘神話的潘多拉盒子一樣,是後來才產生的。當我們真誠的待人、從善如流時,就會看到希望。也就是說,真善忍離我們每一個人,並不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