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聽師尊講法的日子

我是一九九四年聽過師尊在山東濟南講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一周歲了。每當我回憶起這段美好的日子,就覺得非常的幸福與快樂。

九四年三月的一個傍晚,我騎著自行車被一輛解放牌汽車撞倒並從我身上壓了過去,傷的最厲害的部位是骨盆,經拍片檢查,骨盆三個地方折斷,斷口間隙大概五毫米左右。在醫院裡住了五十八天,醫生告訴我們,你這個傷沒有特效的辦法,回家慢慢的養著吧。我們就這樣出院了。後來聽一位朋友介紹說:有一位叫李洪志的氣功大師看病非常神奇,還告訴我六月二十一日李老師在山東濟南講法傳功。原本我對氣功治病是不太相信的,可是那時我對身體恢復正常的渴望太強烈了。 我當時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家庭婦女,身體好壞對一個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不管怎麼說這算是我的一點希望,無論如何我得去碰碰這個大運。我就拜託朋友給我訂好了參加學習班的票。

六月二十一日,是我在濟南聽師父講法的第一天。這個期間,在有人看護的情況下,我拄著雙拐,在臥室里已經能轉上幾圈了,我參加學習班是由別人攙扶著來的。記得師父一共講了九天的法,每天下午七點至九點兩個小時。當我聽完第一堂課起身往外走時,奇蹟真的在我的身上出現了,原來的碰碰大運的想法變成了現實。師尊講法時,我只顧用心聽講,早已經把身體的事忘在腦後。當我站起身來我才發覺,我的身體和剛進課堂時已經不一樣了,沒有了平時往起站時腰部特別軟的感覺了,我就思想著我已經能走路了,我站起來就和聽課的人們一塊走出了會場。我當時怎麼高興怎麼激動在這裡我就不多說了,因為在聽師尊講法的整個過程當中基本都是處於這種狀態當中。

下面還接著說我身體的變化。師尊這次傳法租用的地方是濟南體育館,我記得進場時要上很高的台階,記憶中大概有五六米高吧,上台階時,功友們關心的對我說:您的身體才恢復,還是扶著欄杆上去吧(因為台階高,兩邊有欄杆扶手)。當時我很興奮,也想體驗一下剛恢復的身體,我就沒有去扶那個欄杆,從台階的中間徑直的就走了上去。了解我情況的人們看到這一現象,對師父、對大法讚不絕口。

九四年六月二十四號,是師尊在濟南講法的第四天。通過第三堂課的淨化身體,第二天早晨起來,感覺身體更是輕鬆一些。這天的天氣非常好,早飯過後, 人們在旅館裡休息,互相談論著聽法的體會和所見所聞的神奇現象。後來有人提議到濟南大明湖去遊玩。聽後我心裡非常興奮,正好趁這個機會體驗一下身體恢復後的幸福感。我們一塊去玩的共有七八個人,這幾天我身體的變化也成了人們議論的話題,說我是因禍得福了,以後不能忘記師父對我們的恩情,一定要勇猛精進的修煉。我是一個很不健談的人,沒有文化(只上了小學四年級),又從來沒有出過遠門,外面的事情知道的很少很少。這次我們一塊來聽法的共是十幾個人,大多是在機關上班的國家幹部和學校的老師,有的是已經聽過一次法了。可是他們一點也沒有因為我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農村婦女而疏遠我,並且很關心的照顧著我,在我的記憶中他們的形象是永遠不會消失的,如果不是現在的迫害,我真想在這裡點著名的謝謝他們。記得當時我一直沉侵在無比的幸福中,我們邊走邊說,不知不覺走了七八里路,來到了大明湖。在大明湖玩了一會兒,在吃中午飯以前,我們就又返回了住處,也就是說,在一個上午的時間,在大明湖玩的時間不算,來回我走了十五六里路,也可能是興奮的原因,也並沒有覺得太累。

九天的聽法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在這九天的聽法過程中,不光是身體康復了,我的思想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糊裡糊塗的混日子了。

六月三十號我們回到了家中,八十三歲的婆母看到我身體的變化,激動得哭了起來。過了幾天,我去地里給玉米提苗,見到我的鄉親都感到很驚奇,我就一 一給他們介紹了我學功的經過。其實自從我得法後,不只是被軋傷的身體好了,以前我還患有嚴重的「美尼爾氏綜合徵」,病的嚴重的時候一個月左右可能就反覆一次。病時,一睜開眼睛就覺得天旋地轉,在床上一躺就是三五天,不吃不喝,看了很多醫生都沒有根除的辦法,也只能是病的嚴重時用藥緩和緩和。自從我聽法後也痊癒了。

以上是我在得法過程中自身的情況,其實在別的方面也有不少的神奇現象。比如,有一天聽課,天氣很熱,有很多人拿著扇子使勁的煽,可能是師父為了不影響大家聽法,教大家把扇子放下。過了一會兒,我就看到窗戶上的深紅色窗簾被風吹的開始擺動。

我還記得,聽法的最後一天,師父和大家一起照相。很多的人聚集在廣場上,分地區一塊一塊的分成片,等著和師父一起照相。過了一會兒,像還沒照,天氣發生了變化,雲彩過來的很快,烏雲密布,人們都很慌張,記憶中當時師父面色很嚴肅,叫大家不要慌,要安定,各自排好隊,等候照相,說天氣沒事的。等大家都把像照好了,估計都回到了住處,這時傾盆的大雨才嘩嘩的下了起來。

還有一事,師父在講法時說了一句:現在門外就有一個人在說我騙他呢,他冒充是氣功學會的。正巧的是,師父再說這句話時,我們一塊來聽法的兩個人, 因出去辦事,回來正好走到門口,據他二人說:我們的腳邁進大門前,剛好聽見一個人說師父騙他的壞話,我們的腳邁進門後,正好聽見師父講這句話。當時他們覺得師父正在專心講法,怎麼還能知道門外面有人說什麼呢?覺得很是神奇才給我們講的。用他們的話講:就憑這一點師父也不是一般的人。

如今,十七個年頭過去了,憶往昔聽法的日子,我看到和聽到師尊傳法中出現的神奇事例還很多,以上是我記得比較清楚的幾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