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啟示錄》的正解啟示(1):上帝不是唯一的,也不是無所不能的

啟示1:上帝不是唯一的,也不是無所不能的

《聖經•啟示錄》解讀於世,在於啟示世人在滾滾紅塵的污染中能夠明白真相,從而破除舊勢力的迷惑而得到救世主的拯救。《啟》第22章7節“凡遵守這書上預言的有福了”。上帝不是唯一的,也不是無所不能的,這就是其中的重要啟示之一。

《啟》第4章2節寫道“我立刻被聖靈感動,見有一個寶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寶座上。”約翰在這裡看到坐寶座的就是基督教觀念中的上帝。

《啟》第20章4節寫道:“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也就是說宇宙中並非只有一個“坐寶座的”,主宰天地以及有末日審判權柄的神也並非只有基督徒所知道的上帝,還有幾位和上帝一樣,也是坐寶座且有審判的權柄。

《聖經》中有說耶穌來到天國與上帝同座,耶穌也有說他的真正弟子將來來到天國也會與他同座的事情,但是同座的卻並非同座“寶座”,更不可能“有審判的權柄”。《啟》第3章21節“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一般世人只看到“寶座”,就以為同座的都是寶座,而看不到其實是寶座旁的座位,所以《啟》在這裡是用“a place”這個英文來表示同坐的座位,以區別於用來表示寶座的“high seat”。《啟》第4章4節“寶座的周圍,又有二十四個座位,其上坐著二十四位長老”中二十四長老坐的座位都是用“place”來表示。坐寶座且有審判權柄的,其在天界的威德與身份應該不在上帝之下。救世主並非上帝,但救世主也有審判的權柄,也坐寶座。

《啟》第19章11節“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指出了救世主萬王之王、萬主之主也是有審判權柄的。但除了救世主和上帝,約翰從七印封印書卷中還看到了其他神也有審判權限,但這些神的名號他卻不得而知,於是《啟》就說 “幾個寶座”而不是“兩個寶座”。《啟》用“坐寶座的”而不用“上帝”來表示,為的就是啟示世人,上帝並非只是耶和華,盤古也開天闢地;造人也並非西人觀念中的上帝,東方女媧也用土造了人,他們都是坐寶座的。也就是說,天國有眾上帝,而不是一個上帝。

《舊約》創世紀說“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也就是說上帝是在“混沌之天地,其中有水”的環境中創造了萬物。“混沌之天地,其中有水”這個天地就是耶和華上帝所生存的天地。在這個混沌天地之中,耶和華也並非孤零零一位神在那裡,而是還有很多象耶和華一樣的眾上帝。

《啟》第20章4節“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中用“賜”這個字說明了眾上帝手中的審判權柄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被“賜”的。誰賜給他們的?在上帝之上賜的。《啟》第20章11節說“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上帝是天地之主,但天地卻都要在這位神面前逃避,很顯然,這位神在上帝之上。這位神的寶座並非約翰當時所在天國看到的上帝寶座,所以《啟示錄》就用白色以示區別。

《啟》第5章3節說“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沒有能展開能觀看那書卷的。”皇帝自己寫的詔書,何須滿世界找能打開、能看明白的人?如果皇帝及眾大臣都打不開看不明白的,那一定是天書,連皇帝也沒有能力打開,於是皇帝就只好滿天下找能讀懂天書的高人。這部七印封印的歷史書卷連“坐寶座的”“上帝”在內也不能打開,從而啟示世人,上帝其實不是萬能的,所謂“全能者上帝”那是世人對他的尊稱,就像古人三呼皇帝萬歲萬萬歲一般。

所以,上帝不是唯一的,也不是無所不能的,這是《聖經•啟示錄》啟示出來的歷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