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啟示錄》的正解啟示(2):耶穌是明亮的晨星

啟示2:耶穌是明亮的晨星

耶穌不是救世主,他就像是為指引世人尋找救世主的明亮的晨星,這就是《啟示錄》的另外一個重要啟示。

《啟》第1章18節“我曾死過,現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拿著鑰匙可以為眾生開啟被救世主拯救的大門,但卻沒有掌握死亡和陰間的權柄,也就是耶穌不具有審判的權柄,他是來為眾生開啟被救世主拯救的大門的。《啟》19章11節“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也就是說,救世主誠信真實、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神之道是有審判權柄的,而耶穌沒有,所以耶穌一定不是救世主。

《啟》第20章4節“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 用“並”這個字來說明“耶穌”就是“耶穌”,“神之道”就是“神之道”,而神之道就是救世主誠信真實、萬王之王、萬主之主。

《啟》第3章14節“你要寫信給老底嘉教會的使者,說,那為阿們的,為誠信真實見證的,在神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耶穌自己在這裡已經非常明確地告訴了世人,耶穌是來為誠信真實作見證的,而誠信真實就是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神之道救世主。耶穌為救世主作見證,就像耶穌的弟子為耶穌作見證一般。

《啟》第22章16節“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為眾教會將這些事向你們證明。我是大衛的根,又是他的後裔。我是明亮的晨星。”這是耶穌對自己為什麼來到人世間出現於世的最恰當的說明。耶穌是2千多年前以色列人的基督,但不是在末世真正來拯救眾生的救世主,他是為真正的救世主預備道路的。所以他說自己就像明亮的晨星,就像是為世人照亮尋找救世主的光明,只要看到明亮的晨星,就知道誰是救世主,太陽必然很快來了。

《啟》第2章28節“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其實也是在啟示世人,耶穌是晨星,所以那些能夠堅守信念、按照耶穌的啟示追隨救世主的人,其實就相當於得到了耶穌的晨星。

《啟》第1章1節“耶穌的啟示,就是神賜給他,叫他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眾僕人。他就差遣使者,曉諭他的僕人約翰。”耶穌在2千多年前來到人世間的使命,不是為了拯救世人,而是來為救世主預備道路,來告訴世人耶穌的啟示,而耶穌的啟示就是把“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世人眾信徒,讓世人眾信徒在大患難的迷惑中能夠得到指引而追隨救世主。於是耶穌就指示約翰,於是約翰就把從耶穌揭開的天上七印封印書卷中所見到必要快成的事,也就是救世主神之道要在末世拯救世人這件事,以及耶穌對這件事的見證,通過《啟示錄》證明出來給世人。所以《啟》第1章2節就說“約翰便將神之道(原文錯譯為神的道),和耶穌的見證,凡自己所看見的,都證明出來。”

《啟》第5章9、10節“他們唱新歌,說,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又叫他們成為國民,作祭司,歸於神。在地上執掌王權。”這兩段文字則進一步告訴世人,耶穌示現於世,被釘在十字架上,以血的代價所成就的歷史過程就是給後人留下尋找救世主的歷史參照:

①在末世時,就如當初耶穌不被當時猶太教所理解一樣,真正的救世主也將不被當下所有宗教所理解;

②在末世時,就如當初耶穌堅持真理不向當權者妥協而受迫害一樣,真正的救世主也將不被當下政權所容而遭受誹謗迫害;

③在末世時,就如當初耶穌在迫害面前為了救度世人而不退縮帶領弟子在世間與強權爭戰一樣,真正的救世主也將為了救度世人不退縮帶領聖徒與當權者爭戰;

④在末世時,就如當初耶穌一定不會在猶太教全盛時來傳他的道,一定是在猶太教沒落之後,邪惡勢力聚集之時之地來,真正的救世主也必在人心失去道德約束,人們不相信神時,必在末世魔鬼最強大的國度傳他的道以拯救世人。

⑤在末世時,就如當初耶穌就是承上帝之意來救贖以色列人的,就是猶太教里說的基督,但是當時的猶太教徒就是執著於對這些偶像的情而都在教堂里、家裡拜那些偶像,而不承認他們的基督耶穌一樣,當真正拯救全人類的救世主來到世上拯救世人時,那些猶太教徒、基督教徒、佛教教徒、道教教徒等各宗派教徒也必執著於對偶像的情而在廟堂里、家裡、山里拜那些偶像、樹木、石頭之類的,而不願承認此時的救世主就是他們億萬年、千萬年等待的救世主。
《啟》第1章7節“看哪,他駕雲降臨。眾目要看見他,連刺他的人也要看見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他哀哭。這話是真實的。阿們。”當試煉普天下人的大患難結束後,耶穌就會與他那些得到救世主救度而得勝的門徒一起重現錫安山上。耶穌的再次重臨,是以耶穌的名重臨,而不是以救世主的名再現人間。(關於耶穌重現錫安山的解讀可參閱正見網《正解聖經啟示錄》)

無論你是什麼人,無論你如何虔誠地等待耶穌的拯救,但耶穌救不了你,因為耶穌不是真正的救世主,他是為救世主作見證的明亮晨星。凡遵守耶穌的啟示,就可以找到真正的救世主,這就是《聖經•啟示錄》啟示出來的其中重要歷史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