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啟示錄》的正解啟示(3):「普天下人受試煉的大患難」開始於1999年7月

啟示3:“普天下人受試煉的大患難”開始於1999年7月

《啟》第3章10節“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這個讓普天下人受試煉的大患難開始在1999年7月20日,得勝的就可以永生,否則就要在末日的種種大劫難中被淘汰毀滅,這就是《啟示錄》要啟示世人的其中一個歷史真相。

《啟》第12章17節“於是龍從此就一直站在大海之濱等待時機的來臨。(和合本對此句譯法有錯,我們這裡採用了正確譯法。)”這一段所說的“等待時機”就是等待這件讓普天下人受試煉的大患難開始的時機,那時候魔鬼就可以全面地迫害世人、把世人拖下地獄。

《啟》第13章5、6、7節“又賜給它說誇大褻瀆話的口。又有權柄賜給它,可以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獸就開口向神說褻瀆的話,褻瀆神的名,並他的帳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又任憑它與聖徒爭戰,並且得勝。也把權柄賜給它,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國。”《啟示錄》在這3節明確地指出了讓普天下人受試煉的大患難是由十角七頭獸發起的,並且舊勢力賦予了十角七頭獸可以任意而為地迫害聖徒42個月的權柄。十角七頭獸就是江澤民,迫害的事件就是江澤民1999年7月20日製造的世界性的毀謗污衊迫害法輪功的事件。歷史以來,符合《啟示錄》預言所說的讓普天下人受試煉的大患難非中共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莫屬。歷史沒有巧合,如果說巧合,那這種種恰好的巧合也必是神的安排(更加詳細的解讀可以參考正見網《正解聖經啟示錄》)。

在這個迫害法輪功的事件中,世人被都迷在其中,都以為這件迫害事情與自己沒多大關係,但事實的真相卻是世人都要在其中做出選擇,是選擇魔鬼撒旦大紅龍還是救世主。選擇了救世主就是得勝的,否則,就屬於試煉不合格。也就是說,這件由十角七頭獸江澤民發起的迫害法輪功的事件,表面看來是大法弟子在魔難中接受考驗,而實質上卻是普天下的世人都要在其中接受考驗,看世人以怎麼樣的態度來對待中共迫害法輪功這個事件,從而擺放世人在未來從無存到永存的不同層次的位置,所以《啟示錄》才說“普天下人受試煉”。那些在大患難試煉中沒有跟隨救世主的都將在末世的種種天災人禍的大劫難中被淘汰。

《啟》第7章13、14節“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哪裡來的?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大患難”就是1999年7月20號開始的、讓普天下人受試煉的、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事件。《啟示錄》這兩段話就是在啟示世人,那些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這段時間能夠分清善惡,分清誰是魔鬼誰是救世主的世人,就是在大患難中試煉得勝之人,就會被救世主拯救而洗去其身上的業,從而得救。

既然是讓普天下人受試煉的大患難,那麼基督徒也必在其中,所以《啟》第13章8節就說“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它。”“被殺之羔羊生命冊”指耶穌生命冊,“拜它”也就是相信江澤民、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所編造的那些污衊毀謗話。也就是說,《啟示錄》在這裡已經非常明確地告訴了世人,耶穌也是以中共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來檢驗其門徒的:這個人無論在世界的那個角落,他只要在這42個月裡相信了撒旦魔鬼大紅龍中共對法輪功的污衊毀謗的那些話,那麼,無論其人如何的主啊耶穌,其實都不在耶穌的生命冊中。

《啟》第6章9、10、11節“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之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啟示錄》通過這3節明確地告訴了我們這樣一個真相:這件迫害聖徒、讓普天下人受試煉的大患難是被安排的,其殘酷程度是要到付出生命代價的,而且被迫害的程度是有定數的。

也就是說,歷史以來的共產主義運動就是舊勢力安排來讓中國成為撒旦的魔鬼之國,以在人世間製造大患難,用泱泱大國之力迫害大法弟子,以考驗大法弟子以及曾是歷代諸佛世尊弟子的大法弟子,同時看全世界的人對這件事情的表現以決定是被毀滅還是有未來。這場舊勢力安排出來的、用來試煉普天下人的迫害大法徒的大患難,就像一場歷史大戲,現在正在上演著。大患難的主角就是大法弟子,而撒旦魔鬼大紅龍中共北京政權就是這場戲中的反角。中國人都在這場戲中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其他世界各國扮演著看客。世人都被迷在其中,就看其選擇。無論是演戲的還是看客,都要在這場戲中選擇。是選擇魔鬼還是選擇被救世主救度。選擇救世主,就是選擇了未來,就是在讓普天下人受試煉的大患難中得勝的。選擇魔鬼共產黨,就是選擇了被淘汰沒有未來,就是在讓普天下人受試煉的大患難中沒有得勝的。

對聖徒、對世人進行迫害與所謂的試煉,並把被迫害致死的數目作為大患難劫數,在根本上是毀滅眾生的,其安排是邪惡的。救世主的無限慈悲是要救度一切眾生。救世主審判爭戰只按公義,並不按照七印封印歷史定下的法則進行,也不按照上帝定下的約定執行,也不遵照舊勢力定下的被淘汰者與被拯救者進行拯救,一切都依真善忍,都以真善忍為標準。這件被舊勢力安排出來的、讓普天下接受試煉的大患難,在救世主佛恩浩蕩之下,從99年7月開始就一直被大法徒全盤否定,其定下的劫數也都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

李洪志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上說“說明確點,就是現在在正法中,不看眾生在歷史上犯了多大的罪、犯了多大的錯,只看眾生在正法期間對大法的態度、對大法弟子的態度。就這麼一條線。這條線其實也不是什麼線了,就是你想不想去未來了。在欺世的謊言中,在中共邪黨造就的邪惡文化中,有多少人還能夠認識到這一點?有多少人能夠辨別是非?有多少人能夠認清中共邪黨的邪惡?是很難,所以大法弟子才講真相,揭露邪惡,叫世人認清中共邪黨,這樣才能救了世人。這就是大法弟子們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