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啟示錄》的正解啟示(9):耶穌大患難指引之「推雅推喇教會」的奧秘

啟示9:耶穌大患難指引之“推雅推喇教會”的奧秘

《啟》第2章18至29節說出了耶穌大患難指引之“推雅推喇教會”的奧秘。

2:18你要寫信給推雅推喇教會的使者,說,那眼目如火焰,腳像光明銅的神之子,說,

2:19我知道你的行為,愛心,信心,勤勞,忍耐。又知道你末後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

2:20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容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引誘他們行姦淫,吃祭偶像之物。

2:21我曾給她悔改的機會,她卻不肯悔改她的淫行。

2:22看哪,我要叫她病臥在床,那些與她行淫的人,若不悔改所行的,我也要叫他們同受大患難。

2:23我又要殺死她的黨類,叫眾教會知道,我是那察看人肺腑心腸的。並要照你們的行為報應你們各人。

2:24至於你們推雅推喇其餘的人,就是一切不從那教訓,不曉得他們素常所說撒但深奧之理的人。我告訴你們,我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你們身上。

2:25但你們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

2:26那得勝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

2:27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轄管原文作牧),將他們如同窯戶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從我父領受的權柄一樣。

2:28我又要把晨星賜給他。

2:29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

“推雅推喇”是羅馬統治的城市,從天然的險要方面來說,沒有什麼可以來防守的,但是它位於通往別迦摩的路上,距別迦摩沒有幾里路,交通發達,是貿易的中心。羅馬帝國不鼓勵自由貿易的商會,但因為“推雅推喇”可以滿足羅馬人在別迦摩駐軍的需要,所以自由貿易的商會就得以在“推雅推喇”自由發展。因為當今迫害大法徒的魔鬼國度中共大陸就如當時的羅馬帝國,而香港和澳門本來也要被毛澤東“解放”的,但因為考慮到要留些窗口與世界進行溝通,於是香港和澳門才得以保存其自由,就如“推雅推喇”與“羅馬”的關係。而別迦摩教會就是指在中國大陸的基督信徒,而離這些信徒最近的就是香港和澳門了,就如“別迦摩”與“推雅推喇”的距離,於是耶穌就用“推雅推喇”來屬意那些在香港和澳門的信徒。

“愛心,信心,勤勞,忍耐”是耶穌對香港、澳門信徒品性的概括。“末後所行的善事,比起初所行的更多”道出了香港、澳門的基督信徒將在大患難中對於引領基督信徒追隨救世主這件善事上做的比基督教剛在這裡傳播的時候會更多。

對於香港和澳門的信徒,耶穌有二個責備,第一個責備就是“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

“耶洗別”是亞哈的妻子,是從外邦人之地娶來的。耶洗別自稱先知,不敬畏神,她目中無神,還讓亞哈引誘百姓去拜巴力。巴力是外邦的神,不是以色列的神。於是《啟示錄》就用“耶洗別”來屬意那些被共產邪靈利用之人,如中共駐香港澳門機構,代表中共的官員、商人等。香港和澳門就像亞哈一樣,本來是自由民主的城邦,卻披上了一國兩制的外衣,把共產邪惡娶了回來,就像亞哈娶了耶洗別。僕人就是生活在香港澳門的人們,這兩個城邦的人們本來都是基督國度里的人,神的僕人。所以“讓那自稱是先知的婦人耶洗別教導我的僕人”這句話其實就是耶穌責備說,那些香港澳門的信徒,也就是“推雅推喇”,雖然亞哈娶“耶洗別”不是你們的錯,但共產邪靈影響敗壞著香港和澳門,讓這兩個城市的人們開始象中國大陸那些墮落之人一樣相信共產主義,行淫亂敗壞之事,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你們怎麼能坐視不理呢?

“我曾給她悔改的機會,她卻不肯悔改她的淫行”是說神已經給敗壞香港澳門的“耶洗別”改過自身的機會了,但她們還是不肯改過,那麼,報應就會來:

①“耶洗別”將會遭到象病臥在床卻死不了的報應,直到末日審判大淫婦時被罪刑。

②“與她行淫的”指香港澳門那些與共產黨作交易的信徒,將與她同罪。

③“她的黨類”指那些相信、追隨、支持“耶洗別”共產邪靈之人,將會被種種因素奪去性命而死於非命。

解讀到這裡,我在這裡可以請香港和澳門的人們擦亮眼睛好好看看,這些報應其實已經開始。或者有人會問,為什麼“黨類”是死罪而“耶洗別”反而不用死只受活罪?因為大劫難的報應一般來說最惡之人要留到最後,用在末日審判時進行審判(具體解讀看參見正見網《正解聖經啟示錄》關於世界末日一部分)。

對於香港澳門信徒,耶穌還有第二個責備,那就是“至於你們推雅推喇其餘的人,就是一切不從那教訓,不曉得他們素常所說撒但深奧之理的人。我告訴你們,我不將別的擔子放在你們身上。但你們已經有的,總要持守,直等到我來”。

“那教訓”指耶洗別教訓人那一套,“他們素常所說撒但深奧之理”指耶洗別及她的黨類所說的共產黨騙人的那一套理論。所以這一句話的意思就是指那些不服從共產黨的指示和安排,也不理會共產黨那一套理論的信徒,或者說,是沒有被共產黨迷惑了的信徒,明白共產黨對法輪大法的迫害真相的信徒。

“別的擔子”是相對“總要持受”這件事情來說的。也就是說,對於這些信徒,除了要做好“總要持受”這件事情之外,就不會再有別的擔子,如果有別的擔子,那一定不屬於耶穌安排的,而作這些別的擔子之人也就是不按耶穌要求行事的人,也就一定是假的。也就是說,香港澳門信徒熱心於向中國大陸傳播基督教的事情不是耶穌給他們的擔子,其實是魔鬼的指使。

對於那些明白中共迫害法輪大法真相的香港澳門信徒來說,他們其實早就得到了救世主正在大患難中拯救世人的福音了,宇宙大法開傳的機緣他們早在99年7月20日讓普天下人受試煉的大患難開始之前已經得到了,這就是“你們已經有的”的所指。

“總要持受”是耶穌對這些信徒的責備,也就是說,既然在大患難開始的時候已經有了這樣的機緣得到了救世主到來的福音,而且你們也都能夠明白中共迫害法輪大法的真相,那麼你們就應該從2千多年前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的歷史參照中吸取教訓,就應該追隨救世主直等到大患難這件事情結束了,末日審判時耶穌與眾在大患難中得勝的弟子顯現在裼安山上的時候,就什麼都明白了。這就是耶穌給香港澳門信徒的唯一擔子。

耶穌對信徒的命令就是追隨救世主即使到死也在所不惜,末日審判之時就是“到底”。也就是說,“遵守我命令到底的”就是指按照耶穌在這裡的啟示而追隨救世主大法師父一直到末日審判之時的香港澳門的信徒。

耶穌在《啟示錄》說出來的“推雅推喇教會”的奧秘,“凡有耳的,就應當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