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相見證的神跡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老師當年在傳法傳功時出現了很多神跡。這些年一些當年親眼見證過神跡的法輪功學員寫過許多這方面的文章。當然,面對這些神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角度,可是畢竟面對的是同樣的神跡,所以儘管角度不同,感受上有深有淺,可內容卻是完全一致的。從互相補充的角度上看,這些文章的記述不同,卻都是在互相補充,能讓人得到更加完整的印象。

二零零四年,明慧網曾發表一篇文章《武漢部分弟子回憶師父傳法時的故事》,文中有兩則小故事:

「武漢學員方雲(化名)跟隨師父去過很多地方。一次去湖北武當山,當車行駛到山門口時,方雲看到滿山都是神人擺成一個個方陣,裡面站的人金光閃閃,古代人的裝束,頭戴金盔、身穿金甲,一個特別高大的佛站在最前面,所有的人都朝著師父做著同一個動作。小方問師父這個動作是什麼意思,師父說是表示歡迎。

「方雲還跟隨師父去過四川樂山。當坐船快到樂山大佛前時,小方和另一同修看到樂山大佛哭了。小方就說:師父,他看到您哭了。等船走過樂山大佛後,師父說,小方你來看。小方回頭一看,只見樂山大佛笑了。當時曾有一個同行學員問師父:樂山大佛為什麼流淚?師父說,樂山大佛在向師父訴說現在世人不知道敬佛(樂山大佛現在成了旅遊景點,世人在大佛身上遊逛),在為世人擔憂。事後有同修悟到:大佛之所以笑了,是因為他看到師父在人間傳法,世人有救了。」

這兩則小故事很簡短。今年五月十三日,是李洪志老師六十歲華誕的日子,也是法輪大法洪傳於世十九周年,和世界法輪大法日第十二周年的日子。明慧網在這一天發表了一篇文章《珍貴的記憶 永恆的見證》,相當全面地記述了作者跟隨李洪志老師參加法輪功學習班的經歷,以及隨老師遊覽的見聞。在這篇文章中對上述第一則故事是如此記述的:

「報告會圓滿結束了,師父去了一趟湖北武當山,我們隨車沿著武漢至襄樊的高速公路朝武當山進發,中午時分進入了武當山風景區。有學員看見一個巨大的牌坊,『刷』的一下,從天空中落下來,顯現在眼前,便對師父說:『師父,我看到了一個好大的牌坊,我們正在往牌坊方向前行。』師父說:『那是山門。』學員又說:『牌坊兩邊,站立著很多古代裝扮的武士,每兩人之間大概相隔二十米。他們身穿盔甲,頭上帶著一種奇特的冠,冠周邊好多尖尖角,每個尖角上都有一朵梅花,左手執一種古代兵器,右手下垂,掌心向後,五指張開,每個手指尖上也有一朵梅花。』師父說:『那是山神。』進了『牌坊』後,幾位學員天目看到了滿山有許多廟宇,還有岩石上站著的人:有的站一個,有的站了兩個,有的站著多個;有的穿白衣服,有的穿灰衣服,全是古裝。師父說:『那都是過去的修道人。』

「車繼續前行,一個非常壯觀的場面展現在眼前:一個龐大的方陣,是由一個個的小方陣組成,這一個個小方陣都是由一排排穿著金色盔甲的金色的人組成,象閱兵陣勢。一個巨大的金人站在大方陣的最前面,所有的金人做著同一種手勢:左手放在腹前,掌心朝上,右手半舉起,掌心朝左,蓮花掌,一臉的虔誠,場面無比的殊勝。師父說:『這個手勢是歡迎。』整個方陣,想看多大就有多大,想看多遠就有多遠,可以無限大、無限遠,並不象平時看東西是近大遠小,近清晰遠模糊,這裡看再遠、再遠、再遠、看的也是同樣的清晰。啊,簡直太美妙了!殊勝!壯麗!」

這篇文章對武當山見聞的描述就相當詳細了。特別對這個方陣的描述,若不是親眼所見,寫不出如此深刻的感受。在另外空間用天目看東西,和我們這個空間用肉眼看東西截然不一樣,怎麼看非常遠的地方也和近處一樣清晰呢?真是不可思議。

再看看他對第二則故事的描述:

「船在江上走了一段,繞過這象島似的臥佛的頭部,船開到臥佛山的另一面時,『快看!樂山大佛!』有人叫了一聲,大家扭頭看去,好大一尊佛像!他雙手撫膝正襟危坐,造型莊嚴,雖經千年風霜,至今仍安坐於滔滔岷江之畔。樂山大佛為彌勒坐像,是世界最高的大佛。素有『佛是一座山,山是一尊佛』之稱。船上的人們趕緊搶角度照像。船越來越靠近岸了,只見許多遊人在大佛的腳趾上、身上踩著、扒著照像,就是當著一個遊玩的景點,讓人心裡一陣難受:這些人怎麼這樣呢?這樣對佛多麼不敬啊!

「師父一直站在欄杆邊上望著前方。船離樂山大佛更近了。這時有學員看到樂山大佛哭了,哭的好傷心,眼淚大串的往下落,臉上的肌肉、下巴及全身都在劇烈的抖動,就跟師父說:『師父,樂山大佛哭了!』師父說:『是啊,他在這裡等我啊,等了好久了。』陪同人員也意識到:用常人的思維是無法理解的,樂山大佛也在盼望師父救度自己,師父的慈悲和威德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述的。

「船靠岸了,沿著一條很窄很陡的盤山小道上走,師父護著讓陪同人員先走,自己最後才走。師父的一舉一動首先都是想著別人,為著他人。當師父走到樂山大佛的身邊時,學員看見樂山大佛笑了,笑的好開心,臉上還掛著淚水呢,又高興的對師父說:『師父,您看,樂山大佛笑了。』師父也笑了。」

有的文章並不象我們看到的這樣,是詳細對簡略的補充。寫的都很詳細,但是角度不同,使得被描述的神跡更加異彩紛呈。

二零零二年明慧網發表了一篇文章《隨師萬里行》,寫的相當精彩,其中有一段描寫李洪志老師在鄭州辦班時除魔的經過的。她在文中寫道:

「6月11日開班,幾天後的周末,那天是下午4點上課,課上到中間,突然狂風大作,天昏地暗,大雨加著冰雹,鋪天蓋地下來,雨從窗戶『潲』 進來,看台上的人動起來向裡邊擁,一會兒核桃大的冰雹砸下來,體育館的鐵皮頂震得巨響。我從沒見過這樣的陣勢,狂風暴雨、冰雹,還有雷電,響作一團。我當時坐在面對講台左邊的地板上,只想自己是老學員,要守住心性,不能添亂,就靜靜地坐著,儘量擠著點給從看台上下來的人留點地方。冰雹砸得更厲害了,似乎想把這個屋頂砸通。老師的講台上方屋頂漏了,雨水嘩嘩流下來。緊接著跳閘了,燈滅了,一片漆黑。這一切發生只有幾分鐘。大家望著老師,有的靜靜地打坐,我心裡在著急,怎麼辦呢?只聽老師說,誰在上面?再看老師微閉雙目,雙手掌心向上,平放在胸前。跟前的學員目不轉睛地看著老師,有學員在講,快看老師的手上。一會兒老師用手一攥,好像把什麼東西抓在手裡,隨即把桌子上的礦泉水瓶子打開,把水喝了,然後把手裡的東西裝在了瓶子裡。這時雨停了,太陽露了出來,陽光照進了屋子,大家鼓掌歡呼。之後老師坐在桌子上,打了一套大手印,然後老師說,我給你們做了一件很大的事情,把很多東西摘掉了。這時燈一個個亮了,繼續上課。事後,經常跟班的一個鄭州小伙子說,當時他在控制室,跳閘後線路上一直沒有電,可燈卻一個接一個亮了。那天下課後,出來看到街上的樹劈了不少,賣冰棍的老太太拉住我們問:剛才的事是你們招來的吧?我吃了一驚,老百姓居然也懂這些。第二天鄭州的報紙報導許多地方屋頂都掀了,氣象局一陣驚慌,說事前一點跡象也沒有。氣功協會的主辦人說:今兒見了個大世面。第二天,鄭州市市長來到課堂上,恭敬地去和老師握手。據說他和他的兒媳婦來參加我們的班了。」

這樣的描述夠詳盡了吧。我們再來看《珍貴的記憶 永恆的見證》中的描述:

「幾天後的周末,那天是下午四點上課,本來有太陽,上著上著課天氣突變,滿天烏雲翻滾,天一下暗黑,颳起妖風,緊接著下起大雨,然後下冰雹。冰雹打得屋頂啪啪作響,不時還從瓦縫鑽進來。突然,學習班裡的照明燈滅了,場館內一片昏黑。雨水從天花板上方漏下來,落在講桌上。師父將桌子往一邊挪了一下,雨水就跟著漏過來。學員們有些騷動不安,都望著師父。師父邊挪桌子邊風趣地說:『正好給大家涼快涼快。』大家都笑了。接著,師父講了一段關於釋迦牟尼弟子在魔干擾他們師尊講法時卻能鎮定安靜的故事,學員們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場上無比莊嚴。師父坐到講台上,打了一套大手印,然後,打開桌上的礦泉水瓶,右手向空中一抓一攥,我看到抓的是一個很大的怪物,象河馬,皮很粗,很老,是那種灰灰色的,臉上、脖子上長滿了皺摺。師父打手印,那個怪物就蔫了,縮小了,被師父裝到礦泉水瓶子裡,蓋上蓋。這時師父微笑的說了一句話:『什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沒那個說法,我給你們做了一件很大的事情,把很多東西摘掉了。』全場掌聲雷動,持續良久。頓時,風停了,雨住了,燈亮了,太陽出來了,又正常上課了。

「課後,體育館周圍積滿了水,街上的樹劈了不少,賣冰棍的老太太拉住學員問:「剛才的事是沖你們來的吧?」學員吃了一驚,老百姓居然也懂這些。當地電視、報紙等都報導了這場突發災害:風雨暴起,樹被颳倒,房子屋頂被掀了。」

這一段記述中,比前文增加了李洪志老師挪桌子,及老師講的釋迦牟尼佛傳法時受到魔干擾的情況下其弟子如何鎮定自若的故事,特別對老師除魔的過程及魔的具體形態作了交待。《隨師萬里行》中雖沒有這些,可是文中提到的鄭州市市長對李洪志老師恭敬握手的畫面,在《珍貴的記憶 永恆的見證》里卻沒有。這就是二者的相互補充。

五月二十日,有一篇文章《感念師恩 雪梨弟子回憶師父傳法點滴》,對師父在鄭州的除魔一事,還記述了師父當時所說的一句話:

「這時師父停止了講課,盤腿坐在桌子上打起了手印,然後又坐到講法的位置上,抓起旁邊的一瓶礦泉水,一口氣喝完,然後把抓在手裡的東西裝在了瓶子裡。這時雨停了,太陽露了出來,陽光照進了屋子,全場的燈也亮了,大家鼓掌歡呼。師父笑了笑說:別看它來頭很大,其實我都不願意用手去抓它,我用瓶子把它裝起來。」

還有一種補充卻真實地反映了作者的經歷不同,而導致的寫作的角度的不同。也就是說,在一篇文章中作者只能粗略地記述一下概況,或一件事情的局部,可是在另一篇文章中,當事人卻把這件事情詳細介紹了。

李洪志老師在武漢辦班時,有些媒體作了真實的報導。而且李洪志老師也被邀請到電台,現場通過廣播給民眾。《珍貴的記憶 永恆的見證》一文這樣介紹:

「市氣功協會負責人簡短的講話後,一位老太太上到台上,她先在台上跑了三圈,然後自我介紹她曾是社區幹部,癱瘓在床已三年,生活不能自理,昨天聽電台直播熱線,按師父的口令要求做,收到立竿見影的神效。全場聽眾看到她在台上輕鬆跑步的樣子,真不敢相信她曾是一個癱瘓三年的老病號!有類似經歷的人都很感激,他們認為師父大慈大悲,非同凡人,於是就按電台告訴的地址,冒雨到市政府禮堂參加了報告會。象她們這樣慕名而來的就不在少數。」

今年的五月十三日,明慧網還發表了另一篇文章《武漢報社主任:這是一群高境界的人》,其中有一段文字是這樣記載的:

「有一位聽眾打進電話說:『您是李大師嗎?』師父說:『是。我就是李洪志。』聽眾說:『李大師,您好!我長期患有鼻炎,由於長期不能通氣,整天張著嘴呼吸,引發頭痛、頭暈、咽喉炎。』師父說:『只要是有鼻病的聽眾,或者是沒有鼻病有其它病的聽眾,你就想一下自己的病,然後全身放鬆,注意聽師父的。』師父在電台上發功,好像過了分把鍾,這位有鼻病的聽眾非常激動地說:『唉呀,我鼻子通了,全身好舒服呀!李大師謝謝您,我怎麼找您,怎麼感謝您呢!』師父很誠懇地說:『不用找我,武漢氣功協會準備開法輪功學習班,你有興趣可以去找他們聯繫,可以參加法輪功學習班。』這一家人覺的太神奇了,就到處打聽法輪功,後來一家人參加了法輪功學習班,聽了師父的講法。」

還有一種情況稱互相見證就不太合適了,因為那是法輪功學員對李洪志老師著作《轉法輪》中所舉事例的印證。李洪志老師傳法時,舉了一些法輪功學員親身經歷的事例。去年明慧網舉行的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中,就有三位法輪功學員在徵文中提到,自己就是老師講法中舉例子時講到的法輪功學員。今年的五月一三日,又有一位法輪功寫了一篇《難忘幸福時刻》的文章,作者在開頭寫道:

「師父在《轉法輪》書中講:『有個青島學員,午休時室內沒人,他在床上打坐,他一打坐就起來了,往起顛的很厲害,一米多高。起來之後又落下來,咚咚來回顛,把被子都顛到地上去了。有點興奮,也有點害怕,顛來顛去的顛了一中午。最後上班打鈴了,心想:可不能叫人看見了,這幹什麼呢,趕快停下來吧。停下來了。』(《轉法輪》)我就是師父所說的這個打坐起空的老學員。」

隨後他在文中記述了自己經歷的這一段經歷:

「有一天中午我值班,我在床上準備煉第五套功法,我兩隻手結印剛要上舉時,忽然一股強大的能量猛烈地把我的兩隻手拉開,我整個身體開始猛烈地上下跳動,跳得很高,顛得很厲害,被子枕頭都顛到地上去了。我的身體比較高大、粗壯,而這時身體卻開始越跳越快,跳得我有點害怕,也有點高興。同時,我看到在屋頂的上方,有一根直徑一尺粗的很刺眼的白色大能量柱子直通天頂,柱子的密集度很大,我整個身體就融在這個大能量柱子中快速的上下跳動著。這時,上班的時間快到了,我就想不能叫別人看見,快停下來吧,可是強大的能量加持我,想停也停不下來,我就在心裡求師父,快停下來吧,最後停下來了。」

這位法輪功學員與大法的緣分很深,他也詳細記述了幾次與師父簡短對話的場面,令人非常感動。他寫道:

「此時,我懷著最崇高的敬意走到師父跟前,對師父說:『老師,我有個小小的請求……』師父說:『你說。』我說:『您的辦班時間太緊張、太累了,班與班之間只有兩天的時間,我想請求您把時間再稍微延長一點。』這時慈悲的師父馬上握著我的手說:『這個你放心,我受得了。』我也緊緊地握住師父的雙手,我再次感到一股強大的熱流通透全身,幸福的感覺無法形容。」

法輪功學員記述自己師父的文章有很多,無論是長是短,也無論是從哪個角度,都比較準確地記述了自己的見證。他們本身是真、善、忍的實踐者,本著真實記錄自己師父神跡的原則與對恩師感恩的心態寫下心中的文字。一篇篇文章相對獨立,可是要是把文章綜合起來看,就更能看出當年李洪志老師傳法傳功時顯露出來的諸多神跡的全貌。我們文中例舉的也只是能互相印證的一點點,還有很多這方面的文章。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方面的記述文章會匯集成全面展現李洪志老師神跡的畫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