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查丹瑪斯對當今時代的準確預言(1)

目錄

第一章 準確預言當今時代的特徵
第二章 準確預言共產主義的出現過程
第三章 準確預言中共的起家與統治
第四章 準確預言蘇聯東歐劇變
第五章 準確預言馬克思與毛澤東
第六章 準確預言中共鎮壓法輪功
第七章 預言中共的解體
第八章 預言江澤民身世及下場
第九章 準確預言共產主義帶來的各種災難
第十章 預言法輪功創始人

第一章 準確預言當今時代的特徵

一、「7000年」大時代的結束

《諸世紀》對於未來的預言,並不只停留在人類社會的層次面上,它還涉及到更高層次的生命,涉及到天體的運動,涉及到我們這個世界或宇宙的基礎,她預言了一個大時代的結束和一個大時代的開始,比如她提到了「月亮的統治」 和「大七數」 的循環:

第1紀第48首

英文:
When twenty years of the Moon's reign have passed
another will take up his reign for seven thousand years.
When the exhausted Sun takes up his cycle
then my prophecy and threats will be accomplished.
中文:

月亮的統治已過二十年
七千年另種物體將把王國組建
疲倦的太陽喲
將停止天天運轉
到那時我的預言與威脅
將到此結束

這裡的中文保持了洛晉的原翻譯。該詩講的是,當月亮的統治已經超過了二十年,太陽也許將耗盡而不再運轉,那麼《諸世紀》的一切預言和對人類的警示就將結束,一切的努力也就白費了,地球在那個時候將由另類的生命和物質,那麼現在的人類當然就完全消亡了。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人類的一個可能前景,如果人類在「到期的時候」對關鍵的問題沒處理好,這種可能性就會增加。

讀過瑪雅預言的人,都會知道瑪雅預言中有類似的說法:地球將在第五太陽紀可能走向完全滅亡的結局。當第五太陽紀結束時,可能發生太陽消失,地球開始搖晃的大劇變;而我們正處在第五太陽的末期,根據瑪雅曆法,這個最後的時間在2012年12月左右,離現在已經很近了。

瑪雅預言還說了:從1992年到2012年,是銀河系五千年大周期的最後一個周期,也是地球所在的淨化期;這個「淨化期」的時間就是20年。據權威學者的破解,這「二十年」,是從1992年算起的,那麼,到2012年,正好20年,正好與瑪雅預言吻合。

那麼在2012年以前的20年裡世界上有什麼重要的和「淨化」有關的事情一直在發生呢?這就需要讀者諸君認真尋找真相了。

從語義上看「月亮的統治」,實際就是人類的黑夜的一種景象,是有月亮的二十年長夜,人類社會可能被一種黑暗勢力控制,如果人類不能認清和戰勝這種黑暗,長夜就變成了永遠,太陽將不再升起,人類將滅亡;那麼這種最後的正邪大戰,其實就是《聖經•啟示錄》裡所講的哈米吉多頓。但是,黑夜終究戰勝不了光明,雖然時間不多,但是還有,如果我們藉助《諸世紀》的預言,認清楚代表月亮統治的是一種什麼勢力,代表太陽的是什麼正義力量,我們地球上所有的正義之士,都投入到哈米吉多頓的最後決戰中,就一定能戰勝邪惡,迎來人類光明的未來。

從時間的角度看,這是諸世紀的「最後一首」預言詩。從最後兩句可以看出,這是他總結性的闡述世界終局情況的一首預言詩,預言的是我們這箇舊世界終結時的情況。

第一句中的「月亮」,是一個十分關鍵的詞語,對此人們提出了不同的解釋。其實「月亮」的比喻意義有點象中國的陰陽中的「陰」,就是負面的黑暗的一面力量的代表。「七千年另種物體」是指宇宙中舊的邪惡勢力。「疲倦的太陽」指7000年中正統的力量。

對「已過二十年」的釋義也有很大爭議。有一種解釋認為是指人類在1992年之後能再生存二十年,而這二十年卻是在「月亮」――也就是陰暗勢力的統治之下的,也就是很可能是在「恐怖大王」的統治之下。

本詩第二行的「七千年」到底是指「公元7000年」還是「持續七千年」,這也引起了一些爭議。其實本次人類文明到現在正好經歷了7000年,所以本詩是指世界終結之前的7000年,而預言家所說的世紀終結正好是在現階段。所以,這裡的「七千年」,是指這次人類文明從最初的起源到今天經歷了7000年,這與考古發現和史前文明的發現是吻合的。

到這箇舊世界的最後時期,太陽已疲倦並停止天天運轉,「月亮」已統治了二十年,而在經歷了七千年之後,「另種物體」已把「王國」重建,也就是說,舊世界結束了,新世界開始了。所以到那時所有的預言都不適用了,預言家也就不會去說新世界的事情了。當然威脅也沒有了,因為一切罪惡與災禍都在舊世界結束了,新世界已是美好的了。所以此時預言家的心情是好的,並不象很多研究者認為的,說預言家對舊宇宙的滅亡感到悲涼。

如果人類不能正視預言的準確性與崇高的價值,不能正視現在舊世紀已到終結階段的事實,那這個人真是最糊塗的人,也可能是最危險的人。

二、宇宙中出現邪惡舊勢力

宇宙和地球發展到第「七」個1000年時,將走向毀滅。本來,宇宙中存在著再生的機制,也就是說,宇宙和萬物在毀滅之後,可以走向新生。可是,在世界與人類從終結走向新生的過程中,宇宙中卻會出現一股邪惡的舊勢力,給人類製造劫難,成為人類的「敵人」,人類要經歷這場由舊勢力製造的劫難才能走向新生。也就是說,在人類歷史的最後,要經歷一個一個特殊的過渡時期――
第5紀第32首

英文:
Where all is good, the Sun all beneficial and the Moon
Is abundant, its ruin approaches:
From the sky it advances to change your fortune.
In the same state as the seventh rock.

中文舊譯:

一切都順風滿帆
一切都潤澤的土地
太陽和月亮的中間滅亡臨近
你自傲於自己的繁榮
卻不知已在衰減
和第七號岩石同一狀態

中文新譯:

當一切都安好,
太陽都有利,月亮也豐滿,毀滅卻將臨近:
禍從天降,改變了你的好運,
第七次的岩石也如此。

這首詩預言了宇宙中的舊勢力在宇宙更新過程中的某一個時候,將大規模地幹擾破壞,在人間製造一次從天而降的大災禍。

本詩前兩句「當一切都安好,太陽都有利,月亮也豐滿,毀滅卻將臨近」,這是指1999年以前的幾年,如果舊勢力不幹擾破壞,對宇宙中所有的生物都好,對太陽也有利,對月亮也有利,但舊勢力就是要搞「毀滅」行動。宇宙「舊勢力」也知道宇宙新生的唯一希望,他們也希望宇宙新生能夠成功,能夠挽救宇宙蒼生,他們的問題是想要按照他們的想法來安排,可是他們這種強行的安排恰恰是最大的幹擾。所以在1999年以前的幾年裡,雖然「舊勢力」有幹擾,但是表面上是支持的,因此當時「太陽都有利,月亮也豐滿」,但是,就在這「當一切都安好」的情況下,「毀滅卻將臨近」。

宇宙「舊勢力」 「自以為是」的安排是「換湯不換藥」的,宇宙根本不能獲得新生。所以,「舊勢力」的幹擾就是破壞宇宙的安排,把他們自己變成了宇宙的公敵。

本詩後兩句「禍從天降,改變了你的好運,第七次的岩石也如此」,就是預言了「舊勢力」的幹擾破壞所帶來的惡果,那就是加快了舊宇宙的敗壞,對宇宙的新生造成了嚴重的威脅。  

本詩最後一句「第七次的岩石也如此」是預言:「舊勢力」的幹擾破壞,使得宇宙部分生命犯罪,不但給人類造成了最後大淘汰的原因,也最終敗壞了舊宇宙的物資基礎。

這首詩雖然破解起來很抽象,但卻是正確的解釋。過去人們認為這首詩預言的是1870年的普法戰爭,對最後一句,「第七號岩石」,卻解釋不了。

經過一個特殊的過渡時期之後,宇宙和人類將變得非常美好;可是,這個過渡的「鏈條」會受到破壞――

第3紀第79首

英文:
The fatal everlasting order through the chain
Will come to turn through consistent order:
The chain of Marseilles will be broken:
The city taken, the enemy when and where.

中文舊譯:

軌道永遠的宿命秩序
將回復正常方向
馬賽港之鎖被砸碎
城池失陷敵人湧入

中文新譯:

那永久致命的次序,通過這次連結
將變成連續的次序:
馬塞港的鏈條將被打斷:
城市被奪,敵人,何時何地?
  
這首詩預言了宇宙歸正與更新的目的,同時預言了會有邪惡勢力破壞和幹擾,也就是詩中所說的「敵人」,將要破壞宇宙的正法。

本詩前兩句說的是宇宙正法的目的,其中第一句「那永久致命的次序」 就是指過去宇宙「成住壞滅」 的規律,這句預言詩就是說,宇宙過去的發展規律就是「成住壞滅」 ,最終宇宙要滅亡,所以說是「致命的次序」 ;而宇宙滅亡的表現形式就是「 爆炸」,就像第1紀第69首其中描述的:「它將(向四方)遠遠地潰散,吞噬了無數的國度,哪怕它多麼古老,基礎多麼牢固。」這裡面「(向四方)遠遠地潰散」就是宇宙「爆炸」時的情景;過去的宇宙走過「成住壞滅」 的次序,「爆炸」 滅亡後,會有另一個「新的宇宙」在漫長的歷史中產生,可是這個所謂「新的宇宙」 的發展規律仍然是「成住壞滅」 ,仍然最後要在「敗壞」 的過程中滅亡,仍然還要「爆炸」 ,所以呢,過去的宇宙都是在「成、住、壞、滅、空」 的次序中,周而復始的「產生」 然後走向「滅亡」 ,過去宇宙的歷史「永遠」就是這樣,從來沒有改變過,所以本詩第一句說的「那永久致命的次序」 就是這個意思。

可是現在,有一個偉大慈悲的宇宙主神,他在這個宇宙將要滅亡的最後時刻,下世到了人間,他要通過宇宙正法,改變過去宇宙「成、住、壞、滅、空」 這種的「永久致命的次序」。

因此,本預言說「那永久致命的次序,通過這次連結,將變成連續的次序」,就是預言宇宙會發生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大事:有一個偉大的神將可以把舊宇宙和新宇宙「連結」起來,顯然預言中說的「這次連結」就是指宇宙的正法,也就是說正法就像「連結」一樣把舊的宇宙和新的宇宙連接了起來,從而使得宇宙不須滅亡而獲得新生,舊宇宙和新宇宙之間「變成連續的次序」,並使得將來的宇宙成為「圓容不滅」的。

亘古以來,宇宙的眾生都期盼著這次宇宙的正法,都在期盼著這個偉大的宇宙主神指點迷津,找到宇宙新生的路徑,這是眾生進入未來的唯一希望。

這次宇宙的正法,對於宇宙,對於眾生,都是一件性命攸關的大事;可是這樣一件大事,卻還會有「敵人」來破壞,所以本預言詩後兩句說「馬塞港的鏈條將被打斷:城市被奪,敵人,何時何地?」 這裡「馬塞」在原文用的古語,「馬塞」是「法」國的主要港口,所以「馬塞港的鏈條」就是指代本詩第一句「這次連結」所代表的「正法的安排」,因為宇宙的正法,她的安排關係到宇宙的未來,所以「正法的安排」也是象「鏈條」一樣「一環扣一環的」,本來就是環環相扣非常精密的,可是卻還會有「敵人」來破壞,打斷「正法安排」,甚至發生「城市被奪」的事,這裡的「城市」就是其它預言詩提到的「太陽之城」;我們論述過《諸世紀》預言中「月亮」與「太陽」的關係,指出《諸世紀》預言中的「太陽」指光明的力量,「太陽之城」是指中國。

那麼破壞宇宙正法的「敵人」,就是破壞宇宙新生的唯一希望的敵人,其實就是全宇宙的「公敵」。這個全宇宙的「公敵」就是幹擾破壞宇宙的舊勢力,那麼在人間的邪惡之獸,當然就是全人類的公敵,就像第10紀第10首所說的:邪惡之獸一夥是「全人類最大的公敵(Great enemy of the entire human race)」。

過去人們認為這首詩預言的是二戰中馬賽淪陷和占星術的變化,這些學者們也理解到了宇宙秩序將要發生巨大的變化,他們稱之為「占星術的某種變化」,即,在經過了一番混亂複雜的運行或激烈的碰撞之後,宇宙(星宿)秩序又將回復舊的模樣即正常秩序,各就各位,一切又從頭開始。

舊勢力給人類帶來巨大的恐怖事件(指1999年7月恐怖大王發動迫害人類的恐怖事件)後,自己也將被毀滅(正義者「復仇」),這一切就是這樣安排好並被引導的――

第1紀第56首

不管遲與早 諸位將會看見
大異變在發生
血和冷凍的恐怖
然後復仇
月就如此被天使引導
天就臨近天秤座

這首詩預言的是在世界終結時將發生大變異和極大的恐怖事件。

這一首與前兩首四行侍一樣,是預言災難的。與本章第54首預言詩有點相似的是,本詩是預測臨近天秤座的災難的。在占星術中,在天秤座支配之下的國家有奧地利、日本等。鄰近天秤座的災難是發生在中國嗎?這個大變異是「血和冷凍的恐怖」,這句話與1999年「恐怖大王從天而降」是同一所指。

不過這首詩還提到「然後復仇」,當然就是指做惡者其後也要受到道義與法律的追究。還有一句說到「月就如此被天使引導」,說明「月」(指陰的勢力)的一切行為其實也在天使的掌握之中,沒有跑出如來佛的手掌心。

舊勢力的出現主要集中在亞洲,而西方社會被舊勢力控制著麻木不仁――

第4紀第50首

英文:
Libra will see the Hesperias govern,
Holding the monarchy of heaven and earth:
No one will see the forces of Asia perished,
Only seven hold the hierarchy in order.

中文舊譯:

天秤座支配西方
天地之間我為中央
不見為人破壞的亞洲威力
「七」在繼續
階層握在手掌

中文新譯:

天秤座支配著西方,
控制著天地君王:
沒有人注意亞洲的罪惡勢力,
只有「七」掌握著層層的次序。
  
這首詩預言了一定體系和層次的眾神開始時也忽視了「東方的罪惡」。

《諸世紀》的預言詩對主要歷史事件會從不同角度甚至不同層次上進行描述。這個不同層次有時包括了一定的宇宙層次和一定層次的神靈,因為《諸世紀》預言的神啟來自於萬能的神(Almighty God)。那麼,萬能的神(Almighty God)來自哪裡,諾查丹瑪斯給他兒子信中第24段曾具體提到過:

In the firmament of the eighth sphere, a dimension whereon Almighty God will complete the revolution, and where the constellations will resume their motion which will render the earth stable and firm, but only if He will remain unchanged for ever until His will be done.

中文翻譯是:
「在蒼穹中的第八層天體,位於那裡的萬能的上帝將完成這個轉變,那裡所有的星辰將重新安排他們的運行,而地球將修復的更加穩定和牢固,但前提是,在他完成所有這些以前他將保持永遠不變。」這些話,一般人很難理解,這裡諾查丹瑪斯轉達當時的神啟:在蒼穹中,萬能的上帝將完成這個轉變,所有的星辰將重新安排他們的運行,不就是要歸正蒼穹中的一切嗎?

天秤座支配著西方,是說西方世界被象徵著所謂公平和正義的眾神控制,他們是在一定層次中掌管著人世間的神靈,控制著天地君王。在星象學中,天秤座是黃道第七宮,守護星是金星,守護神是正義女神和愛神;這裡,黃道第七宮和最後一句掌握著層層的次序的「七」,都和「大七數的輪迴」有關;可是這些所謂代表公平和正義的眾神,卻不去注意亞洲的罪惡勢力,認為那些發生在亞洲國家的罪惡與他們無關,認為那些是東方的事,結果最後造成了「大七數的輪迴」中的世界走向毀滅的邊緣,最後他們自己也將陷於劫難之中。萬能的神在這裡啟示他們:你們要當心東方的罪惡勢力,要和他們鬥爭,才能保護你們的世界和未來。

由於舊勢力的存在,所以,當一個漫長的世紀(指7000年的大世紀)結束時,一個「不幸的時代」將來臨――

第1紀第51首

英文:
The head of Aries, Jupiter and Saturn.
Eternal God, what changes !
Then the bad times will return again after a long century;
what turmoil in France and Italy.

中文舊譯:

牡羊座的首領 木星 土星
永遠的神變更了
不久 不幸的時代隔斷了永遠的世紀
又被翻轉過來了
法蘭西義大利的騷亂
用筆舌難以修辭

中文新譯:

白羊座的首領,木星和土星,
永恆的上帝啊,多麼大的變更!
在一個漫長的世紀後,不幸的時代又將來臨,
義大利,法蘭西,
巨大的動盪,無處安寧。

這首詩預言的是新舊世界更替的過渡階段中所發生的特大事件。

詩中說某些天體上的「永遠的神」都發生了變更,那顯然是極大的變化,不到世界終結時是不會有這種變化的。一個「不幸的時代」隔絕了「永遠的世紀」,又一次表明舊世紀確實已走到了盡頭,而到了一個過渡階段。在這個階段,世界「被翻轉過來」也許就是中國所說的「陰陽反背」吧,騷亂之大,難以形容,可見這是一個多麼不幸的年代。

本詩第一句「白羊座的首領,木星和土星」是這首詩的時間密碼,其中「木星和土星」表示地支五行為「木」並且天幹五行為「土」的年份,指的是五行為「土木」年的「己卯」年,也就是1999年;而句中的「白羊座」表示事件的時間發生在3月21日至4月20日之間的「白羊座」。那麼「白羊座的首領」,是指在西方星相學中所說的白羊座的守護神瑪爾斯(Mars),在《諸世紀》預言中,瑪爾斯(Mars)指代暴力集團,因此本句中「白羊座的首領」是預言這次惡性事件完全是由陰謀製造的。

第二句「永恆的上帝啊,多麼大的變更!」預言的是該事件在人間看起來好像不是太大的事件,其實卻標誌著「舊勢力」對宇宙大規模的幹擾破壞開始了,他們的破壞使得天象大變,這是一次宇宙的大劫難,因為他們通過幹擾破壞使得宇宙部分生命對主神犯罪,給人類造成了最後大淘汰的原因,所以預言中說「在一個漫長的世紀後,不幸的時代又將來臨」。

本詩最後一句「義大利,法蘭西,巨大的動盪,無處安寧。」預言了邪惡勢力開始宗教迫害後,造成社會的巨大動盪。

在「7000年」結束時,真理盡失,人類無知,人類要經過大劫難才能「再興」――

第1紀第62首

啊 學問受到巨大的損失
在月亮的周期完結之前
大火 大洪水
因為無知的支配者
在再興之前
會持繼多麼長的時代

這首詩預言在世紀終結之前人類將處於無知狀態並因此遭受無窮災難。
  詩中的「月亮的周期完結」是指什麼時候呢?在本章前面的預言詩中,諾查丹瑪斯說過在月亮統治二十年之後舊世界將終結。這首詩所講的月亮周期是比喻整箇舊世紀,即舊宇宙所經歷的整個周期。這句詩的意思就是說舊世界終結了。

從本詩第一句中可以看出其時傳統的真正的學問受到巨大的損失,也就是說其時人類將處於無知狀態。就是今天的人類的狀態。說到此,很多人會非常不服,會說我們今天比過去的知識不知豐富了多少倍了。可是那只不過是表面現象。別的不說,舉一個例子說吧,我們自問,今天有哪一個人能比得上諾查丹瑪斯的智慧嗎?就是最著名的那個科學家,他敢說他比諾氏對於宇宙、時空、社會、人生、過去與未來認識得更清楚嗎? 他能寫出這麼精確的預言嗎?絕對沒有。就是愛因斯坦今天還活著,他也不敢這麼說。實際上,愛因斯坦晚年非常深刻地認識到科學的局限,而認為神學、佛經要比科學精深博大得多。

預言家在這裡所說的問題的實質是,科學的發展並不表明學問的發達,相反,科學的發達損害了真正的學問。因為科學是反對神學的,其實科學從根本上講也並不能證明沒有神的存在,可是不知怎麼回事,科學家總是認為科學與神學是對立的,很多人硬是認為科學的發展「已經證明了」沒有神的存在,真是可笑之至。所以近現代的趨勢就是科學越發展,人們就越不相信神,關於神的知識就越少,也就是說真正的學問就越少,因為人類的一切,包括人類的一切知識都是神創造的,是造物主創造的。

所以說科學越發展,人類就越無知。就拿今天人們研究《諸世紀》來說吧,由於不相信有神的存在,而諾氏卻是深信神的存在的,所以現在人讀到詩中有關於神的內容時,總是用科學的語言去理解、注釋,這只能是離預言的真意越來越遠。這不正說明了今天的人類普遍處於一種無知的狀態嗎?

這種真正的無知卻給人類帶來巨大的災難,因為人類越來越遠離神的法,當然就會受到警告與懲罰,預言家說「大火大洪水」都是「因為無知的支配者」,而且不知要持續多久的世代,才能到達世界的「再興」,也就是新世界的產生、新紀元的開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