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查丹瑪斯對當今時代的準確預言(5)

第五章 準確預言馬克思與毛澤東

舊勢力在人世間製造了好幾個「出類拔萃」的邪惡人物,同時,也有一些人物成了悲劇人物――
第3紀第35首
英文:
  From the very depths of the West of Europe,
  A young child will be born of poor people,
  He who by his tongue will seduce a great troop:
  His fame will increase towards the realm of the East.  
中文舊譯:
歐羅巴西部最深處
  貧窮家裡一個孩子呱呱落地
  他靠三寸不爛之舌
  讓許多人如墜迷霧
  他的名聲揚遍東方國度

以前人們都以為預言所說的這個人,不是指法國的拿破崙就是指德國的希特勒,其實都不是,因為他們的聲名「在東方的國度」都不怎麼太傳揚;但是有一個西方人,他「在東方的國度」被稱為「偉大導師」,他的大幅畫像掛在廣場上,公共建築上和各種會場上,這個人就是「瑪爾斯」,「精神上帝」,他影響了許多「在東方的」的好幾代人。 他就是馬克思。與其譯音相似的是「瑪爾斯」。

「瑪爾斯」出生在位於西歐的德國的特利爾城,他父母的家庭在當地算是個「中產家庭」,他父親曾是個律師。法國的拿破崙出生於貴族家庭,希特勒的父親是海關官員,他們都不出生在真正的「貧窮人家」。只有他的家庭幾十年里在貧困中度過。也許這裡更確切的翻譯應該是「不幸的人家」,而不是「貧窮人家」。《諸世紀》這首預言詩說的「歐羅巴西部的最深處」,還有另外一層意思,就是指西歐「地下的最深處」。

第6紀第61首
大大的幕布
  折摺疊疊 不欲人見
  歷史的大部分 一半之餘誤解
  從天國放逐到遙遠之地
  他外貌粗曠豪放 像鐵血戰士
  大眾堅信不疑 一個好戰嗜血者

這首詩預言的對像,學者們認為是東方的某位獨裁者。這位獨裁者的真實面目、內心和生活,都被封閉得很緊密,外人只能知道其有意宣揚出來的形像,卻長期難以知道其真實的本性和真實的生活。
過去有人認為這首詩是預言美國強硬的總統里根,其實不是的,里根畢竟不是嗜血者,而且其行政和生活基本上是透明而公開的,預言裡有很多地方與里根不符,而細細對照就不難發現,此詩是預言那些外表光明偉大而實質晦暗骯髒的嗜血成性的獨裁者。

如果想知道詩中預言的獨裁者是誰,只要多讀些近年披露出來「野史」資料即可。

第9紀第71首
英文:
  At the holy places animals seen with hair,
  With him who will not dare the day:
  At Carcassonne propitious for disgrace,
  He will be set for a more ample stay.
  中文舊譯:
  有毛動物出現在神聖的場所
  與看不到太陽正面的人物為伴
  卡爾卡松活該受辱
  所以被允許長期停留
中文新譯:
  有毛的畜牲走上了神壇,
  和他一起的人怕見陽光;
  在卡爾卡松尼,不雅的東西成為「吉利」,
  他將作長時間的停留。

這首詩預言了在文革時期,毛澤東在中國大搞個人崇拜,並且通過洗腦教育,使對毛的崇拜影響了好幾代人。

本前兩句「有毛的畜牲走上了神壇,和他一起的人怕見陽光」,預言了毛澤東在文革時期宣傳「神化」。「和他一起的人」就是那個因為戰爭時期負傷而「怕見陽光」的「林副統帥」。林彪不僅怕光,還怕水、怕風。文革時的口號是「毛主席萬壽無疆,林副主席永遠健康」,其實都是說些「鬼話」。1966年中共《五一六通知》的發布標誌著文化大革命的正式開始,5月18日,林彪發表談話,稱「毛主席是天才,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超過我們一萬句」,開始在全國各地大搞毛的個人崇拜。全國大量印製被看成是「紅寶書」的《毛主席語錄》;8月12日,北京各高校召開了隆重的「迎寶書」大會,每人免費得到一套「紅寶書」,全國各地也掀起了購買《毛選》熱,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接見紅衛兵代表,將人們對他的崇拜推向了新的高潮。天安門廣場上數十萬紅衛兵揮舞著手中的「紅寶書」,「萬歲」的口號,淹沒了天安門廣場。其後,毛澤東又陸陸續續會見了超過1100萬紅衛兵。

在文化大革命中,對毛澤東個人崇拜達到瘋狂的地步,所有的文章,包括科學論文,都要包含依據來自《毛主席語錄》的引言,而所有來自毛澤東的話在書中都是用黑體突出表示;在一段時間裡,所有的大會講話,先要開始背《毛主席語錄》,以「毛主席教導我們說……」來開頭,甚至在大街上和人說話,也要先背《毛主席語錄》;人人要跳「忠字舞」,來表示自己「無限忠於偉大領袖毛主席」;每個家庭的廳堂正中要張貼毛的畫像。文革大搞的毛澤東崇拜,令希特勒的納粹黨相形見絀。

到1967年春天,毛澤東的個人崇拜達到頂點,在全國宣傳「三忠於四無限」的口號;「三忠於」即所謂:忠於毛主席、忠於毛澤東思想、忠於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四無限」即所謂:對毛主席、毛澤東思想、毛主席的革命路線要「無限熱愛、無限信仰、無限崇拜、無限忠誠」。整個就是一種瘋狂表現,也是對中國人民的一次瘋狂洗腦,老老少少不僅被逼得「天天讀紅寶書」,而且還要「早請示晚匯報」,成為一種「宗教儀式」。

如果說,文化大革命中對毛澤東瘋狂崇拜是當時的「形勢造成的」,那麼在文革過去幾十年後,依然有大批中國人還在盲目崇拜毛澤東,則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這就是本預言詩後兩句所預言的事情:「在卡爾卡松尼,不雅的東西成為「吉利」,他將作長時間的停留。」把這些東西當作「吉利」品,真是迷信而可笑。
  「卡爾卡松尼(Carcassonne)」是法國南部的一個堡壘小城,詩里說,不雅的東西成為「吉利」,指許多年以後毛澤東的相片等還被一些人作為「吉祥物」掛在房間裡汽車裡,一些中國人對毛澤東的盲目崇拜有點像「卡爾卡松尼(Carcassonne)」的堡壘一樣頑固,所以預言說「他將作長時間的停留。」

另一方面,「卡爾卡松尼(Carcassonne)」可以拆開為 「Carcass」和「sonne」 兩個字,「Carcass」是屍體,「sonne」是法文「sonner」的變位,是發出聲音的意思,那麼本詩第三句就與第一句相對應,預言了兩件事:一個是毛澤東的屍體保留在天安門廣場;另一件事是毛澤東的聲音,即毛澤東思想保留了下來。

第2紀第41首
英文:
  The great star will burn for seven days,
  The cloud will cause two suns to appear:
  The big mastiff will howl all night
  When the great pontiff will change country.
  
中文舊譯:
巨星燃燒七日不息
  雲疊霧厚不見天日
  猙獰巨犬狂吠一夜
  羅馬教皇倉忙逃離
中文新譯:
  巨星將燃燒七日不息,
  雲霧中天上好像有兩個太陽;
  猙獰的巨犬整夜的狂吠,
  當大教皇要改變國家。

這首詩預言了毛澤東在1966年,為了打倒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發動了文化大革命,給中國帶來了深重的災難。

本詩前兩句「巨星將燃燒七日不息,雲霧中天上好像有兩個太陽」,是指在1959年第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劉少奇當選為國家主席,中國政壇上出現了兩個主席,一個中共主席毛澤東,一個國家主席劉少奇。這裡的「巨星」指的就是劉少奇,而「燃燒七日不息」中的「七日」實際是作為時間狀語代表「七年」,一方面指劉少奇在1959年後的第七年1965年再次當選為國家主席,另一方面更主要指他在1962年到他被迫害致死的1969年,這七年間,是這個首腦人物,作為一個被喚醒了些良知的人,在其人生中「燃燒」最輝煌的年月。

1959年到1961年,由於錯誤,在中國造成了餓死幾千萬人的大饑荒,中華大地上的一幕幕慘狀,使得鐵石心腸的人也不忍動容,作為國家主席劉少奇也被此慘禍喚醒了良心,認為中國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他鼓起勇氣反對。一九六二年一月的「七千人大會」,是中共黨史上規模最大的會議,一月二十七日,在這天的全體會議上,一向謹慎小心的劉少奇,當著毛澤東的面,對著七千名骨幹,丟開了準備好的《書面報告》,講出了真話:形勢不好,「人民吃的粗食不夠,副食品不夠,肉、油等東西不夠;穿的也不夠,布太少了;用的也不那麼夠。就是說,人民的吃、穿、用都不足。」「我們原來以為,在農業和工業方面,這幾年都會有大躍進。……可是,現在不僅沒有進,反而退了許多」。劉少奇又說:「產生困難的原因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劉少奇的講話在與會者心裡激起強烈共鳴。有劉少奇出頭,幹部們爭先恐後地發言,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反對大躍進政策再繼續下去。激烈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最後,毛澤東不得已作了「自我批評」,被迫容忍從一九六二年起,把征糧指標大幅度降低。中國的大饑荒終於結束了,可是毛澤東從此對劉少奇恨得「咬牙切齒」。

在以後的幾年裡,劉少奇等人對一些政策作了修改,對人民生活有關的產業投資大大增加,在農村許多地方還實行「包產到戶」、「責任田」,不到一年,人民的生活明顯改善,也很少再餓死人。劉少奇等還為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後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的一千萬人平反,同時試圖給五七到五八年打的右派分子「摘帽」。文化藝術業也有了些復甦。

一九六五年一月三日,劉少奇再度當選國家主席。全國上下組織了歡慶活動,街頭敲鑼打鼓的遊行隊伍拿著彩旗,舞著獅子,放著鞭炮,並排舉著毛澤東和劉少奇的像。報紙上連篇累牘地報導:「毛主席劉主席都是我們最愛戴的領導人」。就像本預言中所講的:一時間,「雲霧中天上好像有兩個太陽」。

中國出現「兩個太陽」,這是毛澤東無論如何不能容忍的,他一定要打倒劉少奇,同時也為了報「七千人大會」的「一劍之仇」;但是劉少奇在黨內的威信日增,依靠黨內力量來打倒劉少奇不那麼容易,於是毛澤東發起了「文化大革命」的所謂「群眾運動」。

本詩後兩句「猙獰的巨犬整夜的狂吠,當大教皇要改變國家。」就是預言毛澤東發起「文化大革命」時的情景。這裡的「大教皇」是指毛澤東,而「要改變國家」,就是毛澤東要打倒當時中國當權的所謂「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這裡「猙獰的巨犬整夜的狂吠」,預言了在1966年8月7日,毛澤東寫好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並在中共八屆十一次全體會議散發,這張「大字報」指出中央有另外一個「資產階級司令部」,把批判的矛頭直接對準了國家主席劉少奇等人,這一天正好是「戊戍」日,是個「犬狗」日,所以說「猙獰的巨犬整夜的狂吠」;毛澤東的《大字報》是很特別的用文章來「發聲」的方式,所以,《諸世記》預言用了毛澤東在「狗」日裡「巨犬狂吠」來表示。

「猙獰的巨犬整夜的狂吠」後的第二天,1966年8月8日,中共中央八屆十一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文化大革命全面開始。不是老天爺存心要罵毛澤東,實在是毛澤東那篇「狗日」的文章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太大,在十年文革的「淒風苦雨」中,全中國至少有十分之一的家庭受到衝擊,幾百萬人死於非命。

劉少奇成了「文化大革命」的第一號「革命」對像──全國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被解除中共中央副主席職務,然後被殘酷打倒;1968年10月,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通過公報:「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劉少奇,是一個埋藏在黨內的叛徒、內奸、工賊,是罪惡累累的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走狗。」通過決議:「將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的一切職務,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夥叛黨叛國的罪行。」

黨內鬥爭特別殘酷,自建黨以後,內部殺的黨員,比起黨的敵人殺的黨員總數要多得多,哪怕你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家主席或總書記……

1968年,劉少奇長期被固定捆綁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他的頸部、背部、臀部、腳後跟都是流膿水的褥瘡,疼痛難忍。由於他疼起來時一旦抓住衣物或他人手臂就不撒手,人們乾脆就在他每隻手中塞一個硬塑料瓶子。到他臨去世時,兩個硬塑料瓶子都被握成了葫蘆形。

到1969年10月,劉少奇已經渾身糜爛腥臭,骨瘦如柴,氣息奄奄。中央特派員既不讓洗澡,也不准翻身換衣服。而是把他扒個精光,包在一床被子中用飛機從北京空運到開封,監禁在一個堅固的碉堡地下室里。在他發高燒時不但不給用藥,還把醫護人員全部調走,臨死時,劉少奇已經沒有人形,蓬亂的白髮有二尺長。兩天後的半夜按烈性傳染病處理火化,用過的被褥枕頭等遺物均被焚化一空。劉的死亡卡片上這樣寫著:姓名:劉衛黃;職業:無業;死因:病死。

但是,劉少奇到死並沒有屈服,這顆「巨星」 從1962年「七千人大會」上反對毛澤東,到1969年被不明不白地害死,七年里一直「燃燒不息」。

第10紀第57首
被人吹捧得洋洋得意的君王
  不顧自己的身份和權力,去侮辱妙齡少女
  卑劣殘忍的人,容不下他人
  垂涎他們的妻子
  國王將他們流放至死

此詩預言的暴君是誰?難道不是有點象中國的近現代暴君嗎?
詩中的這個君主形像:殘暴、卑鄙、好色、無恥,利用權力至高無上的威信,肆意干出醜惡的勾當。國王的醜聞也導致國內一片混亂,紛爭四起,為了平息民憤,鎮壓反抗,國王殘忍地將反對者們「流放至死」。我們對照歷史,應不難發現這個暴君是誰。遇上這樣一位昏君、暴君,真是臣民之大不幸。

第10紀第32首
英文:
  The great empire, everyone would be of it,
  One will come to obtain it over the others:
  But his realm and state will be of short duration,
  Two years will he be able to maintain himself on the sea.
  中文舊譯:
帝國 逐年強大
  某人 手握支配一切的權力
  但 他的支配並人生
  以短命告終
  二度春秋 在自己的船上 聊以度日
中文新譯:
  龐大的帝國,每個人都想得到,
  一個人將超越其他人而獲得它;
  但是他的王國和地位將歷史短暫,
  他只能在海里維持兩年。

這首詩預言了1976年華國鋒成為了領導人,他的實際執政只有短短的兩年。

破解這個預言的關鍵在第四句,表面上看講的是:某個國王在海里維持兩年,這讓許多人迷惑不解,其實在《諸世紀》預言詩中,帶定冠詞的特指的海「the sea」,很多情況下指的是北京的「中南海」:比如第1紀第41首.

第一句「龐大的帝國,每個人都想得到」,預言了,中國內部的權力鬥爭激烈: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所謂的「四人幫」是一派;鄧小平,葉劍英等是另一派。1976年初,周恩來死後,「四人幫」在毛澤東的支持下搞了個「反擊右傾翻案風」的運動,再一次打倒了鄧,但是「四人幫」想叫張春橋當總理的計劃也沒有得逞。

第二句「一個人將超越其他人而獲得它」,預言了華國鋒出人意料地「超越其他人」而成為接班人。華國鋒1975年才任國務院副總理兼公安部部長;周恩來死後,毛澤東指定「老實」不起眼的華國鋒接替周恩來,接任國務院代總理、總理,第一副主席,還被選為繼承人。毛澤東去世後,華國鋒的繼承人地位受到江青等人的挑戰。1976年10月,他在葉劍英等支持協助下逮捕了「四人幫」,後來他繼任為主席、軍委主席,成為最高領導人。

本詩後兩句「但是他的王國和地位將歷史短暫,他只能在(中南)海里維持兩年。」預言了華國鋒作為最高領導,其實際的執政只有短短的兩年。華國鋒1976年10月成為最高領導人;但是由於他繼續肯定文化大革命的理論和政策,提出「兩個凡是」,他被批評為犯了「極左路線錯誤」;兩年後的1978年12月,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華國鋒依照「傳統形式」進行了自我批評,結束了他的最高領導生涯(華辭去其全部領導職務是在數年後),這次會議確立了鄧小平實際最高領導者的地位。

第6紀第52首
英文:
  In place of the great one who will be condemned,
  Outside the prison, his friend in his place:
  The Trojan hope in six months joined, born dead,
  The Sun in the urn rivers will be frozen.
  中文舊譯:
  代替得咎的貴人
  親密友人入牢 他從獄中悄然出走
  托洛阿亞的希冀 持續六月
  生存平安者 逝去
  太陽接於水瓶座 河川冰凍
中文新譯:
  在那個地方,偉大者將被責難,
  監牢外面,他的朋友坐了他的位置;
  六月里,特洛伊的希望加入,胎死腹中,
  太陽在水罐中,江河也將停滯。

這首詩預言了二十世紀80年代末,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受到批評而去職,趙紫陽接替了他的職務等等。

1987年,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受到批評,認為他縱容知識分子的自由化傾向,要求其辭職;當年胡耀邦辭職。1981年至1987年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是少有的比較開明的領導人,他在職期間推動主持了平反冤假錯案,即「撥亂反正」;領導了「改革開放」,提倡「解放思想」;胡耀邦對少數民族也採取了較溫和的民族政策。

胡耀邦辭去中共的領導職位後,「他的朋友」,也就是他當總書記時任國務院總理的趙紫陽「坐了他的位置」 ,成為中共中央新的總書記。趙紫陽和胡耀邦一樣。

「特洛伊」是羅馬帝國的祖先,《諸世紀》預言詩中的羅馬帝國,正如諾查丹瑪斯晚年回答朋友提問時所說,很多時候並不是指原來的羅馬帝國,而是指未來在某個地方的一個帝國;這裡,我們可以把它理解為現在的中國。

本詩最後一句,「太陽在水罐中」,有兩重意義:一個是時間密碼,「太陽在水罐中」相當於「太陽在水瓶座」,「水瓶座」時間在1月20至2月18日,相當於農曆的「丑月」左右,「丑」的五行為「土」,「太陽」的五行為「火」,1929、1989、2049年都是萬年曆的「己巳」年,五行上為「土火」年;另外,《諸世紀》預言詩在講到宇宙末期的時候,「太陽在水罐中」,表示古老和不朽的「水罐」還沒有打開。

過去研究者認為此詩中說的是法國大革命時與路易十六一同被捕入獄的路易十七。但這與歷史真實明顯相悖,也與諾查丹瑪斯另一首預言詩中提及路易十七命運的一節南轅北撤。另一首詩中,他預言路易十七在監獄中被拷打至重傷,不治而亡。對某一重要人物的命運提出相互矛盾的預言,這不符合諾查丹瑪斯的習慣。他所作的預言,從來都是唯一性的。所以,對這首詩的解釋,還是以新的譯法和破解為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