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查丹瑪斯對當今時代的準確預言(7)

第七章 預言中共的解體

第10紀第65首
啊!羅馬,你的末日將近
  引來問題的並不是你的城牆
  而是血與實質
  殘暴粗魯的東方人會將讓世界觸目的文字
  深深刻入
  尖銳的長矛會讓袖口處負傷
日本五島勉著《諾查丹瑪斯大預言》中的該預言的譯文:
「啊!遼闊而巨大的羅馬,你已臨近滅亡
你的許多城牆,你的鮮血,你的本質都將淪喪
銳利的鐵將把你連軸刺透穿上」

此詩預言了現代「羅馬」的滅亡。

詩中又出現了「羅馬」將會滅亡的恐怖字眼,但是這一次不是指西方而是指東方,是比喻現代的羅馬(即中共)的滅亡。
諾查丹瑪斯的預言準確率極高。但400多年來,對他的《諸世紀》紀十第65首中的「最後的秘詩」,過去所有研究者都一直不明其意。儘管諾查丹瑪斯在晚年曾對預言詩做過補充說明,可是今天,當預言即將兌現之際,我們覺得其意再明白不過了。正因為如此,它給世人帶來的恐懼將無以復加。

由於這首預言詩既可怕又難解,所以他在晚年曾對朋友作過如下的解釋:

「說遼闊而巨大的羅馬,並非是聳人聽聞的話。因為我並不是重新預言滅亡了的古羅馬」。

「這首古羅馬滅亡的詩,是以古羅馬復活為前提的。在1999年之前的某個時候,類似古羅馬的情景將會復活,跟古羅馬一樣的大帝國,必將復活到只有形容古羅馬才用的詞句所描述的程度。那時將跟古羅馬一樣,達到繁華和奢侈的頂峰。特別是那個時代的末期,將會跟古羅馬一樣,在頹廢、奢侈和快活中度過。那是最後的光輝,是十分驚人的華麗光輝。只是很快就會衰落下去,其後是悽慘的滅亡。」

「因此,滅亡之前,又會發生古羅馬發生的事態:如戰爭、天地異常、犯罪、非法行為……福音傳遍世界各個角落。那時復活的羅馬開始滅亡。命里註定,世界會象古羅馬一樣復活,又會再象古羅馬一樣滅亡。」
上述解釋,再加上他的另一首預言詩:

「1999年7月
恐怖大王從天而降
使安哥魯亞大王為之復活
前後由馬爾斯借幸福之名統治四方」

根據這些,我們就很容易理解諾查丹瑪斯這首「最後的秘詩」的具體內容。

這個「臨近滅亡」的「遼闊而巨大的羅馬」,即馬爾斯統治下的國家,和早已滅亡的古羅馬又太多的相同之處。

(一)迫害正教相同

古羅馬迫害基督教,歷經300年之久。 恐怖大王被稱為「第三個反基督者」,是迫害正統宗教信仰的超過尼祿的更壞的東西。

(二)迫害的手段相同:謊言、欺騙、栽贓、誣陷

古羅馬國王尼祿自燒羅馬城,而後嫁禍基督教,煽騙群眾仇恨基督教。

「第三個反基督者」無中生有的演戲造謠,栽贓陷害,煽動仇恨,無所不用其極,遠超尼祿的伎倆。

(三)腐敗的社會現象相同

古羅馬「貴族和元老院」的議員、大商人、軍官都過著非常奢華的生活,以大貪官馬利斯•布利斯庫為例,因貪污多次被捕,但每次都靠錢財被宣布無罪。

如今的一些國家,腐敗程度已經遠遠超過古羅馬;道德下滑早就突破了底線。

我們來看一看羅馬社會的各種亂象,與當今社會對比一下――

1、暴飲暴食

「真能吃啊!怎麼這麼能吃。」

你如果乘上航時機返回古代,當從機上下來,看到古羅馬吃東西的場面,一定會這麼驚訝不已。

說起來,古羅馬有各種各樣的人,上到皇帝,下到奴隸和流浪的貧民,分為近200個等級。在貧民當中,有買不起一片麵包,餓死或凍死在街頭的。然而貴族和元老院的議員、大商人、軍官們都過著非常奢侈的生活。特別是大土地占有者和高官們過的那種豪華的生活,更是驚人。

比如馬利斯•布利斯庫,他是在古羅馬後期從商人和大地主那裡得到賄賂,拚命榨取稅金的貪官代表。他被捕多次,每次都依靠金線的力量宣布無罪。他在那豪華的宅邸里,吃著如此豐盛的晚餐:7種葡萄酒,紅燒火雞,鵝肝餡餅,燉牛舌,龍蝦風味小吃,油炸羊裡脊,無花果和橄欖涼拌菜,棗子加奶酪和雞蛋做的點心。

這不是現代飯店裡的菜單。在未讀蒙達湟利所著《羅馬史》一書之前,你很難相信1600年前的古羅馬能吃到這麼好的菜餚。

然而,當時的義大利歷史家,羅馬貴族的後代蒙達湟利卻正是這樣寫的。

宮廷的廚師和講究吃喝的貴族們,用從殖民地運來的特產,做成了這些東西。可見現代的義大利菜、法國菜,現代日本的高級餐廳、明星結婚宴會上的菜餚,幾乎都是古羅馬菜餚的復活。一般說,下午4點起開始喝葡萄酒,直至深夜3點--其間夾雜著性生活、唱歌、格鬥和說笑話等。酒宴延續不斷。

2、肥胖病、腸胃病、肝病、心臟病

這是很自然的。上層羅馬人從小時候起就像豬一樣肥胖。男人年輕輕的就死了,女性在15-16歲之前,長的倒也標緻,往後由於不控制飲食而肥胖起來。

象那樣過量地盡吃好東西,弄得一身是病。這種人英尺怕只限於古羅馬和現代先進國家的有錢人吧。

好在不久出現了救命者。有個叫布爾基尼斯的醫生,在古羅馬的邊境找到了一種不知名的藥草,制出很有效的丸藥和粉藥。

「來,把這個吃下去。現在是布爾基尼斯的時間到了。」

在宴會進行中,主人和廚師也總是這麼說,客人們這時停止用餐,把分發在桌上的藥吃下去。

幾分鐘之後,會出現劇烈的嘔吐。因為是秘傳的良藥,所以不會有痛苦,人們會嘔吐得很痛快。剛吃下去的龍蝦、鵝肝餡餅等全都吐回到桌子上。

奴隸們把吐出的髒物連桌布一起拿走。接著另一批奴隸又把紅燒雞、乾酪、色拉和點心等擺好在換過桌布的桌子上。因靈丹妙藥而恢復了食慾的客人們,又紛紛吃起這些菜餚來。到了深夜,再次是「布爾基尼斯時間」,接著又是一陣嘔吐。

如果食物確實豐富,倒也罷了;實際上在羅馬後期,世界不知為什麼跟今天一樣是小冰河時期,冰害、乾旱反覆出現,羅馬的殖民地和屬國都糧食歉收。

羅馬是憑藉金錢和恫嚇,才把這些東西搜刮來的。等拿不到這些東西的時候,毀滅就會降臨。可是,人們不懂得這個道理,也不考慮如此奢侈下去會落個什麼下場。

3、紅潮

奢侈的結果之一就是紅潮。據羅馬皇帝的年譜,到了後期,流經首都的台伯河河口,「象死人的血一樣」,染得紅紅的,十分可怕,因為有錢人吃剩的東西全都扔在河裡,羅馬引以自豪的下水道里也流淌著市民們不消化的髒東西。那裡正悄悄地孕育著有毒的浮游生物。

當時的人並不知道什麼是浮游生物。可是,當看到死魚大批浮起時,才發覺可能是水被污染了。於是,人們用製造吐藥醫生的名字,把這紅色的入海口稱作「布爾基尼斯之血」。 「滅亡之前,他們會看到水變成血」。

《啟示錄》這樣預言,似乎跟血汗一起,指出了這種污染的紅潮。

這種事與現代也是密切相符的。請看1979年美國的資源探查衛星拍攝的地球最新照片,歐美和日本等先進國家近處的海洋、河流和湖泊都染成了淺紅色,象滲出鮮血一樣,完全顯示出那裡處於「復活的新羅馬」的範圍之內。

瑞士的萊蒙湖也是如此。據現場報導;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湖」,由於污水和工廠的排水,也擴展著紅潮。當地人都把萊蒙湖的污染稱為「布爾基尼斯之血」。這個湖位於著名的城市--日內瓦附近。諾查丹瑪斯在那首最後的滅亡詩里預言「巨大的光反面物將毀滅一切,在此之前,天空將顯示出徵兆」,其中特意舉出了日內瓦的地名,警告說人們趕緊「從日內瓦逃走吧!」

被稱之為徵兆的「血」,名稱跟古羅馬時代一樣的「血」,正擴展開來,這是因為受到了與羅馬後期相似的奢侈文明的污染。這難道是偶然發生的嗎?這是命中注定的。

4、同性戀稅、賣淫稅、公共廁所稅

羅馬的當權者自然不會注意這種污染之類的事。他們所關心的毋寧說是如何進一步加強自己的勢力,如何進一步榨取支撐這種權勢的稅金。其中以後期的弗拉維•韋伯遜皇帝的所作所為最為突出。

羅馬皇帝並不是世代相傳的,跟現今的大總統和財政界的大頭子相似。韋伯遜原是地方的軍人,依靠軍隊的力量威脅元老院,並在義員和幕後人物中行賄,這才當選為皇帝。

他當上皇帝後,規定國民生育、結婚、離婚和喪葬都要繳納稅金。如果不結婚,也要收獨身稅。生了孩子,要交誕生稅。不生孩子要交不育稅。吃多了早死要交早死稅,活長了要交長壽稅。同性戀、賣淫要交同性戀稅、賣淫稅,正常戀愛的男女要交正常稅。這時,在世界上首次發明了公共廁所。這也是為了收稅。

政府在各個交叉路口蓋起廁所,去上廁所的人要交使用稅。如果你堅持著不上廁所,也以不與國家政策合作為由,收取不使用稅,而且不上廁所的人要比上廁所的人收稅多。

儘管是荒唐做法,可國民沒法反抗。因為稅收官員的耳目布滿了社會的各個角落,告密者有獎。如果發現有抗稅不交的人,就要抓去充軍。

當然會有反抗,人們不斷呼籲:「這樣做是錯誤的」。但這種人將被抓去裝麻袋,扔向泛著紅潮的大海。麻袋裡同時裝進了蜘蛛、蠍子、蛇和蜈蚣。

可以對這種暴政提出忠告的只有皇太子一人。皇太子提圖斯是有良心的青年,他經常勸告皇帝,說:「這太過分了,硬把人趕進廁所,還要收稅,做過頭了。」

據蒙達湟利著《羅馬史》生動地記載:這時,皇帝把通過稅收榨取來的錢,伸到皇太子鼻子跟前說:「你聞聞這個。」就這樣,無數的財富集中到了羅馬政府的手裡。皇帝和高官們為了顯示自己的威力,就用這些錢修築城堡,製造戰車、軍艦、宮殿。衙門和寬闊的道路,也都接連不斷地出現了。

於是,大商人、大地主和貴族們就出來承包稅收。這簡直跟現代漫畫描繪的可怕情景一樣,構成了一幅一般國民拼死拼活勞動卻被稅金榨乾的圖畫。

5、妻子特倫迪亞

這個故事出自慎伯遜皇帝時代的「大事記」。特倫迪亞在生活無法得到滿足的環境中,過著焦急不安的日子。首先是住房不能滿足。

當時的羅馬、貴族、大地主、大商人住著象公園那麼寬闊的豪華宅院,而像特倫迪亞這樣的一般貧民,能以高額租金租到大地主建造的公共住宅的一個房間就算不錯了。

特倫迪亞不堪環境的折磨。她的丈夫伊勒烏在一個豪商家當下級文書,由於沒有什麼學歷、門第和金錢,即使拚命幹事,一生也無出頭的希望。因此,特倫迪亞把一切希望寄托在獨生兒子身上。從兒子小時候起,就咬牙聘請了兩個希臘家教。這對一般平民子弟來說,是唯一的發跡之路。古羅馬人是奇怪的語言、學問、詩歌和服裝,比自己國家的語言、學問和特產更高級,甚至連相貌和房屋都以希臘式的為好。在錄用公務員的考試中,也有希臘語和希臘數學的試題。特倫迪亞了解到這些情況,不斷地激勵兒子:

「好好學習,取得好成績,做了官,就有出息了。金錢,土地都能弄到手。如果不想像父親那樣,就得好好學習。」

兒子因此而得意忘形起來,漸漸變得蠻橫無理。雖說沒有達到毆打、殺害雙親的程度,但在狹小的家裡,把東西毀壞得亂七八糟,到最後患了現在說的「孤僻症」。

可憐的特倫迪亞,起初以為只要多請幾個家庭教師,就可以把兒子教出來。

為了掙這筆錢,她到羅馬有名的大澡堂去當赫他依位。所謂「赫他依拉」本是希臘語,即藝妓、歌女的意思。特倫迪亞在那裡工作,其後的事沒有記載。只知道後來懷了一個客人的孩子,因做人工流產失敗而死。她丈夫和兒子的情況也沒有記載。

這跟《現代週刊》雜誌上大量登載的那些事情一樣。可見只有現今和羅馬兩個時代才會產生如此可怕的悲劇。

6、亂性

兩性行為達到了如此滅絕人倫的程度,格鬥士和競技者相互殺戮,煽起曼艾莉亞的狂熱,這種荒淫無恥的事在滑稽節目裡也能看到。

這不是一般的說笑話。滑稽演員不知從什麼地方把窮人、行動不便的人、不同的人種、老人、長得難看的女人、模樣醜陋的男人弄來給大家看。強拉到觀眾席前,進行露骨的嘲弄,怪模怪樣地學給大家看。

觀眾看了,捧腹大笑。特別受人歡迎的是「扔點心」,他們在大麵包台前,把抹有奶油的東西,砸到或塗到窮人、饑寒人和行動不便的人的臉上取樂。

「喂,吃吧,象狗一樣地吃吧!」

滑稽演員把東西扔過去,可是,飢餓的人們手被捆著。他們滿臉是奶油,只是喘氣,呻吟。

滑稽演員模仿著被捉弄者的窘態。觀眾邊飲酒邊笑得前仰後合。把行動不便的人捉弄得最殘酷的滑稽演員,很快就會爬上明星的地位。

這還算好。還有更殘酷的「戰車遊戲」,在年輕人當中十分流行。年輕的男女坐在兩匹馬或四匹馬拉的小型馬車上,在城裡狹窄的馬路上往前亂闖,把老人、孩子、行動不便的人、孕婦撞倒在地,引以為樂。

在人們當中不知不覺產生了一種灰暗的念頭,認為駕著車往前闖,壓死人,嘲弄行動不便和長相難看的人,是這個世界上最快樂的事;被嘲弄的人是弱者,是沒有生存價值的廢物。

這和現代又有什麼不同呢?儘管取締那種在街上橫衝直撞的行為,對無人管的孩子和行動不便的人,表面上寄予同情,但在現代的社會上,這種事情仍然有增無減。光在日本,就有幾萬步行者被車壓死,淪落街頭的人遭到嘲笑和唾棄,這種事現在比羅馬時代更加厲害。

古羅馬的巨大文明,在盛行這種殘酷的遊戲和嘲弄別人的同時,墜入了毀滅的深淵。如今,現代文明正在亦步亦趨地步古羅馬文明的後塵。將會得到什麼樣的嚴重後果,那也是不言而喻的。

(四)天象反常現象相同

古羅馬人禍導致天災。公元79年8月24日,嚴重天災襲擊羅馬城,維蘇威火山爆發,24小時內,使龐貝城和5000居民從地面上消失。
古羅馬曾出現「蒼白龍」的奇異天象:

「蒼白龍」的出現,就是滅亡的預兆

「來啦!蒼白龍來啦!」古羅馬人當時仰望著黃昏時的天空,大叫。

「跟預言家說的一樣,那是血汗招來的龍,滅亡臨近了!」人們大驚失色,互相悄悄地說。

如果是慢慢地出現的,也許不致於那麼可怕。可當時不知為何,在一個月左右之前,羅馬陰雨連綿,氣候寒冷,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天空里陰雲密布,許多人都沒有注意到雲層之上突然出現了龍。

這裡,雲突然散開了。一條奇形怪狀的巨大的龍,尾巴在雲縫裡發光。等天空放晴之後,人們才看到翻滾著的龍身子從空中一下耷拉到地平線上,象要把人們一口吞下去似的翻滾。
「來啦!」

人們這才冷靜下來。由於受到了極大的打擊,許多女人猝然倒在商店門前。膽小的男人象瘋了似的直往郊外跑。然而,不管你跑到哪裡,都是無法逃脫的。當時,龍遮蓋了整個地球的上空,身子翻滾。

這是公曆374年春天的事,是2月還是3月,弄不清楚。在酷寒和炎熱幾經反覆之後,在一個氣候異常的早春的黃昏,出現了這種奇怪的現象。

如今,泥石流、山體滑坡、颱風、暴雨、雪災、地震、礦難、火災、沙塵暴、車禍、薩斯、禽流感、口蹄疫、豬瘟、癌症、愛滋病……哪一天不吞噬成百上千甚至過萬的人命?……這一切反常的天象,不就是神在警告為非作歹的羅馬當政者要痛改前非,警示受蒙蔽、中毒太深、誤入歧途的廣大民眾要認清正邪好壞,趕快跳出賊船平安保命嗎? 而且,各地奇異的現象不斷顯現以警醒世人。

(五)結果也將相同,遭天滅的厄運

天滅古羅馬時,四次瘟疫使強大的羅馬奄奄一息,很快滅亡;而基督教歷經300年的迫害,信徒達十億之眾。

現代羅馬將面臨更可恥的下場。

下面淺析該詩:

第一句開門見山,明確提出這個復活了的古羅馬已經臨近滅亡。「臨近」即為期不遠了。這和奇石天書文字不謀而合。

第二句說復活了的古羅馬滅亡的具體表現:「許多城牆淪喪」,軍隊腐敗和變化。「你的鮮血淪喪」,鮮血是生存的依靠,淪喪了即徹底死亡了,這裡應該指的是 「本質淪喪」,理論失去吸引人的生命力了。

第三句,「通過文書的尖銳物」,「製造出可怕的裂縫」。奇書問世,奇文衝擊網絡,正是這「可怕的裂縫」的涵義。

最後一句,「銳利的鐵將把你連軸刺透穿上」。這「銳利的鐵」指事實而言,也就是象鐵一樣的事實,把復活了的古羅馬從「脊椎」刺透帶上枝葉一起穿上,送上歷史審判台。

那麼這個復活了的古羅馬什麼時候滅亡呢?「臨近」也就是福音傳遍世界各個角落的時候。毫無疑問,預言家早已經交代:「再次象古羅馬一樣滅亡。」而古羅馬是被四次瘟疫消滅的,這才是讓世人最為恐懼的。

古羅馬的滅亡是一面鏡子,它用血的教訓讓後人思考。目前,我們正面臨這一恐怖時刻,願世人都做出明智的選擇。

天滅古羅馬時,慘烈無比。第一次瘟疫,古羅馬帝國的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在東羅馬首都君士坦丁堡有一半以上的居民死亡。

伊瓦格瑞爾斯記載:「在有些人身上,它是從頭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繼而咽喉不適,然後從人群中永遠消失。有些人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由此引發高燒,這些人在三兩天內死去。」

約翰的記敘更為詳盡:「到處都是無人埋葬而在街上開裂、腐爛的屍體。」「四處都有倒斃街頭,令人倍感恐怖與震驚的『範例』。他們腹部腫脹,大張著的嘴裡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他們的眼睛通紅,手則上舉著。屍體疊著屍體,在角落裡、街道上、庭園的門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爛……」

「田地當中『滿是變白了的挺立著的穀物』,卻根本無人收割與儲藏。」;「大群已經快要變成野生動物的綿羊、山羊、牛以及豬,這些牲畜已然忘卻了曾經放牧它們的人類的聲音。」

「在君士坦丁堡,死亡的人數不可計數,政府當局很快找不到足夠的埋葬地了,由於既沒擔架,也沒有掘墓人,屍體只好被堆在街上,整個城市散發著屍臭。」

伊瓦格瑞爾斯說:「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不可能一一描述……有些人甚至居住在被感染者之間,而且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有的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為了達到速死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仿佛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如故。」

約翰說:「用我們的筆,讓我們後人知道上帝懲罰我們的數不勝數的事件當中的一小部份,也足以使後人清楚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和震驚,從而使他們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中解脫出來。」

如今,當天滅復活了的古羅馬即將來臨之時,廣大受謊言中毒很深的無辜的人們一定要抓住這稍縱即逝的歷史機緣,在生死攸關的歷史時刻,做出明智的選擇,迷途知返,自救保平安。

邪惡勢力在最後解體之前,出現很多徵兆,一再警醒世人――
第 1紀第43 首
  英文:
  Before the Empire changes
  a very wonderful event will take place.
  The field moved, the pillar of porphyry
  put in place, translate on the gnarled rock.

中文舊譯:
帝國在改變之前
  神聖的事件發生了
  原野在顫動 斑岩的石柱
  占據在長滿瘤子的巨石上

中文新譯:
  在帝國改變之前,
  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原野移動,那斑岩的石柱,
  早就放置好了,
  翻譯那岩石上的石瘤(組成的文字) 吧!

這首預言詩比較難懂,不明晰的地方太多,給破譯工作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有人認為詩中的第一行是在講述法國1789年的大革命。但是第二行「神聖的事件」又是指什麼呢?那麼第三行的「斑岩的石柱」,指的又是什麼呢?

最近有學者提出了新的中文譯法和新的解釋,認為此詩與「天降奇石」事件有關。這首預言詩準確無誤地預言了,發生了一個「非常神奇的事情」,2002年6月在中國貴州的原野上突然發現了一個「震驚世界的世界地質奇觀」:藏字石。這首預言詩說到:「翻譯那岩石上的石瘤吧!」那上面明明白白地由石瘤組成了幾個大字。字體勻稱方整,每字約一尺見方,筆劃突出於石面,如浮雕一般。人們把這些字稱為天書。這真是神奇和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