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查丹瑪斯對當今時代的準確預言(8)

第八章 預言江澤民身世及下場

邪惡舊勢力選定的人間總代理人――「恐怖大王」、「第三個反基督者」,比歷史上任何人都要壞――
第10紀第9首
濃霧的日子 來到菲格拉斯城堡
  不懷好意的君主
  自厭惡一切的母親降生於世
  流傳王國的聖賢異說
  視其為「死後之物」
  他的領地 首現邪惡之王

此詩預言反正教的邪惡之王(也就是恐怖大王)的出現。

在《諸世紀》里,諾查丹瑪斯多次預言世紀末將出現企圖消滅「基督教」(泛指一切正教)的「邪惡宗教」,並把其宗教首領稱作「反基督」,暗示「反基督」是一個陰險邪惡的人物,懂得如何利用民眾的無知煽動反對基督教的宗教狂熱。

  「不懷好意的君主」、「死後之物」是指誰呢?「邪惡之王」是諾查丹瑪斯對此邪惡之首的稱呼,這在《諸世紀》的前幾篇里已有所體現。

據專家研究認為,邪惡之王已在東方出現,而且危害到西方乃至全世界。它就是發動對普世價值「真善忍」鎮壓的中共惡首江澤民。

第8紀第70首
英文:
  He will enter, wicked, unpleasant, infamous,
  tyrannizing over Mesopotamia.
  All friends made by the adulterous lady,
  the land dreadful and black of aspect.
  中文舊譯:
討厭的傢伙來了不愉快不名正言順
  控制著美索不達來亞的暴君
  他的朋友全都不是好人
  驚恐的大地 前途一片漆黑
中文新譯:
  他來了,惡毒,討厭,無名的傢伙,
  控制著美索不達米亞的暴君。
  所有的朋友都生自於大淫婦,
  恐怖的大地,黑暗的前景。

「美索不達米亞」是兩河之間的地方,不一定指中東的兩河流域。本詩第二句「控制著美索不達米亞的暴君」,就是本詩第一句說的「惡毒,討厭,無名的傢伙」,為什麼說他「無名」呢?因為在以前他是個無足輕重的傢伙,根本排不上號,連名都沒有,沒人想到他能夠成為繼位的暴君。

  本詩第三句說,他「所有的朋友都生自於大淫婦」,是說他周圍的人都是 「大淫婦」的成員。《聖經啟示錄》裡面講到過與邪惡之獸有關的「大淫婦」;其中有(啟示錄17-3)「我被聖靈感動,天使帶我到曠野去。我就看見一個女人騎在朱紅色的獸上。那獸有七頭十角,遍體有褻瀆的名號。」就是說,這個「大淫婦」是騎在邪惡之獸的身上的,或者說是無恥邪靈;(啟示錄17-5)「在他額上有名寫著說,奧秘哉,大巴比倫,作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古巴比倫,就是本詩第二句「美索不達來亞」所在的地方,是比喻的意義。

以前人們認為此詩預言的是代替教皇統治兩河流域的暴君――盧卡特樞機卿。

第5紀第84首
英文:
  He will be born of the gulf and unmeasured city,
  Born of obscure and dark family:
  He who the revered power of the great King
  Will want to destroy through Rouen and Evreux.
  中文舊譯:
在深淵與廣大無邊的城市中誕生
  隱於暗處的雙親
  他在魯昂與埃瓦爾陰謀
  殺害被人無限崇拜的偉大國王
中文新譯:
  他將生在海灣邊一個無邊廣大的城市,
  出生在一個模糊陰暗的家庭:
  他想顛覆偉大國王的權力,
  還想破壞魯昂和埃爾瓦

  這首詩是緊接上一首,預言謀害救世主的作惡者的出身和惡行。當然這位陰謀家就是第三位「反基督者」,也就是「恐怖大王」了。

《聖經•啟示錄》里說「我又看見一個獸從海中上來(啟示錄13-1)」,《諸世紀》這首預言詩說:邪惡之獸「生在海灣邊一個無邊廣大的城市」,都是指他來自海邊的又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這首預言詩第二句進一步指出他隱瞞出身,欺騙世人的情況:出生於奸細家庭,生父是個大奸細,自己也是個特務;隱瞞出身,為的是能夠往上爬。

  本預言詩後兩句說的是:魯昂及附近地區是法國最大的工業區,所以本詩第四句是說它破壞類似該地區的經濟發展。也有人認為後兩行說出了他多次陰謀殺害此時在世上傳正道行善度人的聖者。這種解釋更合理些。

第6紀第84首
英文:
  The Lame One, he who lame could not reign in Sparta,
  He will do much through seductive means:
  So that by the short and long, he will be accused
  Of making his perspective against the King.
  中文舊譯:
古諺:身體不全者斯巴達拒絕他的降生
  富有智慧的策略 源源不斷
  頭腦像星空一般明亮軀體行走不便
  王國里無人企及的位置
  他將目標瞄向王座 因此獲罪
中文新譯:
  這個瘸子,
  瘸腿的他不能統治斯巴達克,
  他用盡手段來溜須迷惑:
  或長或短,他將被譴責,
  野心勃勃,意圖反對國王。

  這首詩預言了一個瘸腿鬼,意圖反對國王的陰謀。

詩一開始便談及古希臘城邦中強大的斯巴達。史書記載,斯巴達保持人種強大的方式是將有殘疾的初生嬰兒扔入山谷中餵鷹,身體健全的嬰兒則放置野外三天不餵食物,仍能存活者再抱回哺養,諾查丹瑪斯用這句古諺,大約是想預示某一位權重位高的掌權者身體有缺陷。

  從詩中看,他患有黑腿病,是一個瘸子,雖然竭力掩蓋這個事實,還親自闢謠,可是還是一點用沒有,萬能的神在400多年前就看得一清二楚。斯巴達克是一個古代尚武的國家,那時生下來的嬰兒如果有殘疾就會被拋棄,所以一個瘸子想當斯巴達克之王是不可能的,這裡諷刺有想當國王的野心,卻沒有任何能力,連起碼的儀表都沒有。於是就「用盡手段來溜須迷惑」,極盡溜須拍馬取得了元老們的信任。

  就像第5紀第84首里所說的一樣,「野心勃勃,意圖反對國王」;可是他的舉動卻受到非議,這就是本預言詩所說的「或長或短,他將被譴責」。

以前人們認為此詩預言的是十八世紀殘疾的戰略外交家塔勒蘭。
    
第3紀第41首
英文:
  Hunchback will be elected by the council,
  A more hideous monster not seen on earth,
  The willing blow will put out his eye:
  The traitor to the King received as faithful.
  中文舊譯:
佝僂男子在會議上當選
  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個
  比他更丑的人
  準確一擊他眼睛破裂
  國王信任的忠臣成了背叛者
中文新譯:
  駝背男子被顧問會選中,
  一個地上從沒見過的醜惡魔鬼,
  勃勃的野心鼓起他的雙目:
  背叛國王才被視為忠誠

  這首詩以前被誤解為是指十六世紀新教胡格諾教派的政治領袖,患有佝僂病的路易•德•康德的故事;可是最後一句「背叛國王才被視為忠誠」卻解釋不通,而且把一個新教的政治領袖說成「一個地上從沒見過的醜惡魔鬼」,也太過分了些。《諸世紀》的預言是通過神啟而得到,其中一種形式就是萬能的神讓諾查丹瑪斯直接用天目看到一些畫面,修士們都知道用天目看東西,有時直接看到的不是這個人的外表,而是這個人的元神,即spirit。本預言詩實際上就是直接描繪「一個地上從沒見過的醜惡魔鬼」的元神形象:「駝背」上頂著一雙「鼓起的雙目」,這其實就是一隻癩蛤蟆的形象。這和《聖經•啟示錄》里說邪惡之獸的元神是像青蛙一樣的東西是一致的。另外《聖經啟示錄》還說「我所看見的獸,形狀像豹,腳像熊的腳,口像獅子的口。那龍將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權柄,都給了他。(啟示錄13-2)」,這裡「形狀像豹」是指癩蛤蟆身上的斑點像豹子一樣,「腳像熊的腳」 指癩蛤蟆短粗的腿,而「口像獅子的口」 指癩蛤蟆那張大嘴。其實有獅子那樣一張占據整個臉寬的大嘴的動物還真不多見,加上這個獸是「從海中上來」的,暗示它可能有兩棲性,癩蛤蟆還真是一個「首選」呢。而現在這個大紅龍「將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權柄,都給了」 這隻癩蛤蟆。

  本詩第一句是說此醜惡者被元老們組成的「顧問會」選中。在西方,顧問會(council)只是一個城市的理事會,沒有立法權,只能制定規章。可是一個元老們組成的沒有立法權的顧問會卻能夠左右一個國家的命運,而他們選擇新領導人的一個重要標準就是本詩第四句所說的「背叛國王才被視為忠誠」,因為當時顧問會已經決定廢黜國王。

第2紀第76首
英文:
  Lightning in Burgundy will perform a portentous deed,
  One which could never have been done by skill,
  Sexton made lame by their senate
  Will make the affair known to the enemies.
  中文舊譯:
布爾戈紐的閃電兆示不吉
  陰謀策略不讓外人曉知
  跛子祭司自私自利
  泄露元老院的重大機密
中文新譯:
  勃艮第的閃電預示惡禍,
  一個從沒靠能力成事的傢伙,
  元老們選上瘸子做上祭司,
  將情報泄露給敵對各國。

  這首預言詩的第一句,和第1紀第80首的前兩句是相應的,都是屠城的慘禍,同時又指事件的一個嚴重後果,那就是《聖經啟示錄》里說的海上來的獸竊取了最高權力。本詩第二句說明「一個從沒靠能力成事的傢伙」,只要一出什麼大事,或著在關鍵時候,就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比如大洪水來了,到底分不分洪,潰堤,這種關鍵時刻,就不知去向,一旦洪峰退了,就出來視察;瘟疫來了,第一個躲起來。「臨陣就脫逃,回來便摘桃」貪功方法,反正干正事時沒見人影,一有了成果,肯定就是這事的「總指揮」。

  不過有一件事卻是赤膊上陣也要抓的,那就是鎮壓宗教信仰。其實是怎麼回事,他心裡清楚得很,不過是出於個人的嫉妒他要鎮壓,同時想學著點殺人來立威的權術。當別人都反對的時候,他卻說這個不會有什麼後果,他知道信仰者都是好人,他就是要存心欺善,心裡頭想著:真是天上掉下一個「軟柿子」,該著由我來捏,我可以放心鎮壓他們,這種可以放心殺人立威的好事,真是千載難逢。可是呢,世界上最邪惡的人,其實就是這種存心欺善的人,老天一定會讓他得到相應的報應。

  本詩第三句講元老們獨裁武斷,選上了瘸腿的,這一點,萬能的神在400多年前也看得很清楚,「祭司」就是邪教裡面的管事,當時那麼多元老們當「婆婆」,這個被指定者確實也只能算是個「祭司」。在《諸世紀》的其它預言詩里,提到過邪教的教皇或教主,那是留給邪教創始者的頭銜。

  本詩第四句直接說明這個新任者就是個特務,他將「將情報泄露給敵對各國」。其不光彩的蘇聯特務經歷,瞞得過人的眼睛,可是卻瞞不過神的眼睛。

過去人們認為本詩預言的是法國政客塔萊朗•佩里戈德(1754~1838年)。

第1紀第52首
英文:
  Two evil influences in conjunction in Scorpio.
  The great lord is murdered in his room.
  A newly appointed king persecutes the Church,
  the lower (parts of) Europe and in the North.
中文舊譯:
在蠍處的交會產生兩股邪惡的力
  大王在自家被殺
  新的王迫害聖職
  歐羅巴的低地和北方的領土
中文新譯:
  兩股邪惡的力交會在天蠍座
  大王被謀殺在自己的家裡
  新任命的國王迫害聖職
  歐羅巴的低地和北方的領土

本詩第一句交代事件的時間,在星象學中,天蠍座的守護星是冥王星,守護神是地獄之王普爾德,那麼天蠍座本身就是冥王星或地獄之王的寶座,冥王的寶座本身就有一股邪惡的力量,冥王本身的邪惡力量就更不必說了,冥王星的軌道是一個非常扁的橢圓,在遠日點約有74億公里,近日點只有44億公里,其公轉周期為248年,冥王星在1989年正好達到其近日點,這時冥王星比海王星離太陽還要略近一些,具體時間是9月,非常接近每年太陽在天蠍座的時間10月;冥王星在1989年天蠍座時間裡達到248年的近日點,相當於冥王正好坐回了自己的寶座,這樣冥王寶座的邪惡力量和冥王本身的邪惡力量「兩股邪惡的力交會」在一起,所以本詩事件的時間是1989年。從另一個角度看,蠍子的兩個螯鉗就像「兩股邪惡的力」,但是冥王星不在,只是空殼,冥王星在1989年天蠍座達到近日點,兩股邪惡的力交會在天蠍座。1989年雙子座的六月,雙子含有兩股力量的意思。

  「大王被謀殺在自己的家裡」是指某領導人被拘禁在自己的家裡而喪失了政治生命,或著說「被政治謀殺」,也可能真的被謀殺。「新任命的國王」在現代社會裡則是指被指定的領導人,「迫害聖職」,是迫害宗教信仰人士。

  最後一句是說賣國賊把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北方領土出賣了。
過去有人認為詩中寫的是1867年皇帝馬克西利昂被革命軍殺害事件,但詩的後面部份卻沒得到很好的解釋(如「國王迫害聖職」),所以這種解釋不足以採納。

第6紀第33首
他的手不慎沾滿鮮血引來阿利奧
  在海邊、他立誓
  決不輕易出讓自我
  兩河匯聚之地,他的手為戰爭發抖
  披黑衣者,讓他恐懼
  讓他為此而後悔

這是一首最近才破解的預言詩。

一則聖經故事中提到,基督降生到世上拯救受苦受難的芸芸眾生,反對他的有兩人,代表兩大敵對勢力,一是魔王撒旦,寓示罪惡;一是叛徒猶大,寓示不信神、品德敗壞的人類。

這首詩即是預言第三位「反基督者」,第一行詩表明,他原來手裡已經沾滿了鎮壓人民的鮮血,這使他招引來宇宙中的邪神(「邪惡之獸」)阿利奧。如果他是個正義之君,當然邪惡之神也不會附他的體操控他發動「反基督「的迫害運動。

第二、三行詩是指他發誓不肯出讓權力,哪怕是當「太上皇」,也要牢牢控制權力。

第四行詩的「兩河匯聚之地」,當然不一定是指伊拉克,伊拉克並沒有發生這種運動。

詩的後部分說他因迫害正教而充滿恐懼,感到後悔,而且他最終當然逃脫不了身心全滅的下場。

預言家在數百年前,已對人類歷史最後一步的「反基督」迫害事件了如指掌,並以多首預言詩的形式寫出來警醒當今的世人。希望人們能明智啊。

  此前有人認為本詩預言了反對「基督」的「第三人」將會出現,那就是「阿利奧」。但「阿利奧」是誰?研究專家們眾說不一。一種觀點認為是指恐怖主義者;一種觀點認為是指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但這些力量顯然很小,構不成整個人類的最大威脅,而「阿利奧」是全人類的公敵,是使整個人類陷於毀滅性災難的最可怕力量,只有掌握強大武力的無神論者才能辦到。

第3紀第73首
英文:
  When the cripple will attain to the realm,
  For his competitor he will have a near bastard:
  He and the realm will become so very mangy
  That before he recovers, it will be too late.
  中文舊譯:
跛足男子潛入王國
  距離較遠也有人與之抗爭
  他王國 他的復辟欲等無期
  所有權力都被剝奪
  再如何活動也於事無補
中文新譯:
  瘸腿的男子獲得了王國,
  為了對付他的競爭對手
  他養了個近似私生子的傢伙:
  他和他的王國將變得十分污穢,
  想要復辟,可惜太遲。
  
本詩預言獨裁者下的最後賭注就是培養其惡棍內侄上到高位。
本詩第一句說:患有黑腿病的瘸子當上了國王。第二句「為了對付他的競爭對手,他養了個近似私生子的傢伙」是指他在高層中安插了一個象是他的「私生子」,那麼這個人是它的「子侄輩」,專門用來「對付他的競爭對手」,他在嗜血屠殺和流氓淫亂方面,那真是穿同一條褲子的人,所以說他近似私生子。私生子bastard在英文的俗語中相當於中文的「婊子養的」這類話,由此可見這個私生子天生是個大流氓。

  本詩第三句「他和他的王國將變得十分污穢」是說整個社會變得道德淪喪,「十分污穢」,這一點從大流氓能當上到高位就可以看出來。之所以要把社會搞得「十分污穢」,其實就是給大地上可能來臨的天災人禍製造誘因。

  以前人們認為這首詩是對波旁王朝最後一位王位繼承者――波爾多公爵,但按照更準確的中文譯法來看,這種解釋並不恰當。

第1紀第50首
英文:
  From the three water signs will be born a man
  who will celebrate Thursday as his holiday.
  His renown, praise, rule and power will grow
  on land and sea, bringing trouble to the East.
  中文舊譯:
他誕生在三個水的宮殿
  這個男人以木曜日作為自己的聖日
  他的名聲 對神的讚歌 統治 權力
  極大地增強
  大海陸地 他給中東帶來風暴
中文另譯:
由那三個屬水的星座生出的人
他將慶祝星期四為假日
他的聲譽、讚美、統治和權力會在海陸增長
把麻煩帶給東方
中文新譯:
  從三個水的符號,誕生了一個男人,
  他把星期四作為他的節日。
  他的名聲,頌揚,統治和權力將增長,
  在大地和海上,把災難帶給東方。

雙魚、巨蟹和蠍子都是屬水的星座,這三個星座應在該人的星盤上有重要的作用。水代表感性和感情用事,喜怒無常。第二句令人費解。最後點明這應是東方的一個領袖,假若他在世紀未前帶來全球性的災難,則極可能是已知的人物。   
 
  另有研究者用中國文化進行解釋:本詩第一句「三個水的符號,誕生了一個男人」,指的是此男人姓「三點水」,或綽號是「三點水」。「他的名聲,頌揚,統治和權力將增長」。但是,他沒有想到,他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將給國家和民族帶來多麼巨大的災難,更萬萬沒有想到最終也會把他自己拖入死亡的深淵。

至於詩中說的「把星期四作為他的節日」,是因為這一天他完成了通過「殺人立威」給自己確立統治地位的總體布署。

過去,人們一直認為此醜惡的男人一定是中東的某位暴君,其實預言中明確說的「東方」並不限於中東的範圍。

諾查丹瑪斯在給亨利二世的信中,曾預言過三個「反基督」的人。人們普遍認為第一個是拿破崙,第二個是希特勒,本詩則預言的是第三個人。目前所知的中東領袖中並沒有誰掀起過對基督教的迫害啊。

直到最近,本詩的謎底才被揭開。詩中說的是東方的一個權力極大的反「基督」者,它於星期四發動了一場歷史上空前浩大的反宗教迫害運動,禍及全世界。 

第4紀第57首
英文:
  Ignorant envy upheld before the great King,
  He will propose forbidding the scripture:
  His wife not his wife in another tent.
  Twice two more neither producing nor cries.
  中文舊譯:
  偉大的國王支持無知
  曠世奇書一律禁止
  他的妻並非他的妻
  為人誘惑
  扮演著雙重角色的夫婦
  早已對之不提異意
中文新譯:
  大王升起無知的嫉妒,
  曠世奇書一律禁止:
  他的妻不是他的妻,來自別的帳篷.
  兩個的兩倍還要多,
  既不能生育又不能聲張。

  《諸世紀》預言中關於1999年的預言,多數與邪惡之首有關,這首也是一樣。

這首預言詩說的是:「恐怖大王」、「邪惡之首」因為個人嫉妒而決定行惡,犯下滔天大罪,同時,它過著荒淫無恥的生活。前兩句說它非常嫉妒,一定要禁止這些「曠世奇書」(也就是前面的預言詩中所說的「聖言」)。妒嫉,就是它行惡的真正原因,體現了它內心深處最黑暗的一面。

  本詩後兩句說它好色無恥,情婦成群的荒淫生活,所謂「他的妻不是他的妻,來自別的帳篷」,是說這些女人是他的情婦「不是他的妻」子,而且這些情婦還是有夫之婦「來自別的帳篷」,也因為這些女人是他的情婦,所以「既不能生育又不能聲張」。至於詩中所說的「兩個的兩倍還要多」,更是絕妙,說它的情婦就是兩個老情婦和兩個小情婦,至於沒名的情婦就更多了。它為了討好這幾個情婦,也是無惡不作,結果她們禍亂的程度要讓古代的妲己自愧弗如。過去有人認為這首詩寫的是不信「邪」的國王亨利二世,其實不是的。這位國王並沒有禁止過任何「曠世奇書」。

第9紀第53首
英文:
  The young Nero in the three chimneys
  Will cause live pages to be thrown to burn:
  Happy those who will be far away from such practices,
  Three will watch out nervily for his blood will be death.
  中文舊譯:
  藏在一根煙囪里的年輕暴君
  將侍童投進火中燒死
  遠離災難事件者倖免
  家族中有三人
  等待著取他性命
中文新譯:
  新的尼祿就在三根煙囪里,
  將把生命的書頁投入烈火焚燒:
  對那些遠離這種習練的人,他高興異常,
  他的血脈將死去,老三為此終日惶惶。

  這首預言詩明確地指出了新的尼祿,就是有著666這個獸的數目的「邪惡之獸」。Young 這個英文詞與old相對,有「年輕」的意思,也有「新」的意思,也許當時萬能的神讓諾查丹瑪斯看到一個「年輕的尼祿」的形象來代表這是個「新的尼祿」。它喜好用「三」這個數字,於是得了個外號叫「老三」;《諸世紀》預言詩中經常就用老三(Three)來指代。詩的第一句「新的尼祿就在三根煙囪里」,是說他做惡的過程中有「三把火」,也就是「三根煙囪」。本詩的第三句,直接指明「新的尼祿」是在鎮壓正統宗教信仰,讓人們「遠離」。詩的第四句是說,這個恐怖大王其實知道他自己沒有好下場,所以「終日惶惶」。據說,他在家裡大抄《地藏經》,因為他是地獄裡的鬼嘛,地獄裡的鬼歸地藏菩薩管,所以他抄《地藏經》。可是一點用都沒有,將來他在地獄裡真的見到地藏菩薩了,不用小鬼推他,他自己就往油鍋里跳進去了……

第2紀第30首
  英文:
  One who the infernal gods of Hannibal
  Will cause to be reborn, terror of mankind.
  Never more horror and never more worse of Journals
  His audio will come to Romans through Babel.
  中文舊譯:
漢尼撥地獄裡的諸神
  讓人復活的男子 人類恐怖之星
  心有餘悸,比散布謠言更丑的惡行
  還有嚴重的事通過巴貝爾
  帶給羅馬人
  中文新譯:
  漢尼撥的地獄之神,
  將人類的恐怖之星復活。
  從來沒有更可怕的恐怖,
  從來沒有更醜惡的新聞宣傳機構和媒體,
  通過巴比塔,他製造的謠言傳到了羅馬。
  本預言詩後兩句的英文翻譯做了修改,原英文翻譯將Journals譯為「日記」再引伸為「日子」,這裡做了還原。

邪惡之首,來自地獄的撒旦。《聖經•啟示錄》里說:「那一千年完了,撒旦必從監牢里被釋放(啟示錄20-7)」,本詩頭兩句就是說:地獄之神,將人類的恐怖之星也就是撒旦復活了:時間是20世紀,也就是「那一千年」將完了的時候;這個撒旦復活的地點不在西方國家,因為這個地獄是「漢尼撥的地獄」,漢尼撥是古代曾打敗羅馬帝國的非洲迦太基將領;同時第四句說「他製造的謠言傳到了羅馬」,也就是說撒旦復活的地點不在羅馬;這個撒旦就是邪惡之獸。

  這個撒旦最恐怖的機構不是它的軍隊,而是被它控制的新聞宣傳機構和媒體,就是給人「洗腦」的工具。《聖經•啟示錄》里說:「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福,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啟示錄13-16)」,那麼更確切的說,它給人「洗腦」,就是邪惡之獸專門給人打上「獸印」;所以,本預言詩第三句說:「從來沒有更可怕的恐怖,從來沒有更醜惡的新聞宣傳機構和媒體」,因為世界上沒有比被「打上獸印」更可怕的事情。

  本預言詩第四句意思是說:「巴比塔」是《聖經》里記載的修建在東方國家的「通天塔」,這裡指現代的廣播電視塔,把製造的各種謊言和假象以至歪理邪說,向各國傳播,尤其是鋪天蓋地的造謠污衊,傳播覆蓋了幾乎全世界,而毒害了所有的人。

被謠言洗腦是最恐怖的事。這首詩預言了邪惡之獸和邪惡之首是從地獄裡放出的魔鬼撒旦,它們將給人類社會帶來極大的恐怖,是「人類的恐怖之星」;而他們的恐怖不僅僅在於他們殘酷的屠殺和迫害,更在於他們所壟斷的洗腦工具,使邪惡謠言得以傳播,毒害了許許多多世人,流毒遍及全世界。

  如果不清除這些流毒,許許多多的人就將會在未來的大淘汰中被淘汰,因為通過《諸世紀》的神啟我們已經知道宇宙未來的唯一希望,如果聽信謠言而連這個希望都放棄的話,那麼也就是放棄了自己的未來。

這首詩也可看作是是一首關於將出現第三位「反基督」者的預言詩。

  漢尼拔是公元前218年第二次波埃尼戰爭中大敗羅馬軍隊的伽太基英雄,後來他戰敗流亡於小亞細亞。因為這名男子能使漢尼拔復生,所以他絕對不僅僅是宗教方面的權威,而且必然握有相當大的軍權。第四行的「巴貝爾」指巴貝爾塔,這名男子利用雜亂的語言,把《舊約聖經》中的故事「巴貝爾塔未峻工」拿出來擾亂視聽,從而將世界引入一片混亂之中。這是比散布謠言更嚴重的罪惡。

這首詩的意義已經非常清楚了。「人類恐怖之星」就是在關於1999年大劫難的那首詩中講到的「恐怖大王」,它的恐怖罪惡真是令人心有餘悸啊!在歷史上是空前絕後的。

第3紀第59首
英文:
  Barbarian empire usurped by the third,
  The greater part of his blood he will put to death:
  Through senile death the fourth struck by him,
  For fear that the blood through the blood be not dead.
  
中文舊譯:
野蠻的異教徒 帝國被第三者奪走
  死神追趕著大多數民眾
  老態龍鐘的第四者
  被自己的國家擊倒死去
  成天擔心自己是否會香火無繼
中文新譯:
  野蠻的帝國被老三篡奪,
  絕大多數的孝子賢孫們將因他而亡:
  借老人之死來打擊老四,
  擔心後代不給他陪葬。

  這首預言詩明確地說明了邪惡之獸來到世間的目的,它要給人洗腦和打上獸印,目的只有一個:讓更多的人給他陪葬。因為他自己是從地獄裡被放出來的魔鬼,他也知道他自己的歸宿始終還是地獄。

  本詩的第一句中「野蠻的帝國」所指不言而喻。這個邪惡之獸犯下了迫害正教信仰等等惡行,那些跟隨邪惡之獸行惡的人,也就是它的「絕大多數的孝子賢孫們將因他而亡」,他們和邪惡之獸將會是同一個下場。

  本詩的第三句「借老人之死來打擊老四」,是指在 「老人」死後,為持續他的統治,處心集慮要把第四代接班人搞掉,換上自己的人接班;「擔心後代不給他陪葬。」主要是擔心後面的接班人會改變他制定的政策。

過去人們一直以為這首詩預言的是法國大革命和帝國落入第三者手中。但根據準確的中文翻譯,發現這種解釋並不確切。

第9紀第17首
  英文:
  The third one first does worse than Nero,
  How much human blood to flow, valiant, be gone:
  He will cause the furnace to be rebuilt,
  Golden Age dead, new King great scandal.
  中文舊譯:
第三個排首位
  做的事比尼祿更壞
  去吧!流吧!(多少人的鮮血在流淌)
勇敢者的鮮血 (勇敢者失去生命)
  灶台被重新打造
  黃金時代之後的死亡
  新的君主與漫天醜聞
中文新譯:
  第三人是歷史上第一個比尼祿還壞的傢伙,
  多少人的鮮血在流淌,
  多少勇士被殺害消亡:
  他將重建(焚燒屍體的)爐子,
  黃金時代結束,新的國王漫天醜聞。

  本預言詩是說:「老三」(第三個反基督者) 「是歷史上第一個比尼祿還壞的傢伙」,在他的暴政之下「多少人的鮮血在流淌,多少勇士被殺害消亡」,尤其是實施了 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由於「比尼祿還壞的」 當政,使得短暫的「黃金時代結束」,而且這個邪惡貪腐淫穢齷齪的「新的國王」的種種醜惡行徑,掀起了「漫天醜聞」。

過去有人認為此詩是預言法國大革命的,當然那些惡棍們也很壞,可是卻遠沒有這個「比尼祿更壞的老三」那樣邪惡。

第10紀第10首
英文:
  Stained with murder and enormous adulteries,
  Great enemy of the entire human race:
  One who will be worse than his grandfathers, uncles or fathers,
  In steel, fire, waters, bloody and inhuman.
  中文舊譯:
殺人 道義被無情玷辱
  全人類不共戴天之敵
  那惡徒 比祖先兇殘百倍
  不論父輩叔輩
  鐵 火 水 血 腥臭 人非人
  巨人 被毀譽之箭射中
中文新譯:
  浸污著謀殺和大量的通姦,
  全人類最大的公敵:
  他比他的祖輩,叔輩和父輩們更壞,
  屠刀,烈火,洪水,血腥和非人。

  這首預言詩是對「第三個反基督者」(邪惡之獸)一夥的總體評價:「 浸污著謀殺和大量的通姦,全人類最大的公敵」,它的雙手沾滿鮮血,它的暴政浸污著對無辜的兒女的謀殺,它淫蕩的生活充斥著和他那些禍國殃民的情婦們大量的通姦,是帶動社會道德敗壞的源頭。這個「全人類最大的公敵」,「比他的祖輩,叔輩和父輩們更壞」,因為形容別的壞人只用「比他的祖輩和父輩們更壞」就夠了,唯獨這個惡鬼之首,還得加上一個叔輩才行。從「輩份」看比第一代的還要壞,以前的壞人做惡都有利益衝突因果報應,而這個惡魔迫害良善,只是出於個人的嫉妒,而且迫害手段之殘忍,甚至還有比地球上從沒有過的罪惡更嚴重的罪行,在400年前就被神看在眼裡。最嚴重的是邪惡之獸一夥犯下的罪惡是導致整個人類在「大七數輪迴」里可能走向毀滅的最大原因。

也可認為這首詩預言全人類公敵、第三個反基督者誣衊救世的聖人。此前人們多數認為此詩說及拿破崙,其實不然,這是預言出現於現代的第三個反基督者對正教的迫害。

第10紀第90首
非人的暴君竟百難不死
  賢明溫和的人繼他之後坐入大鍋
  雖說元老院全掌握在股掌之中
  卻仍為無恥之徒大傷腦筋

這首詩所說的非人的暴君是指誰呢?

有人認為能被稱為「非人的暴君」,且又同時「百難不死」的人,非法國的拿破崙莫屬。可是把路易十八稱為「賢明溫和的人物」,不太妥當;另外,「無恥之徒」也不能確定是誰。所以,以上的解釋並不完全貼切。

其實要說非人的暴君且百難不死的,在中國的歷史上不知有多少呢?近現代都有不少。詩中講的是類似於「太上皇」的現象,那個「太上皇」就是「非人的暴君」,詩中明確說了他未死,可是卻已出現了繼任者,可見他成了「太上皇」,在「干預朝政」。繼任者雖然得到「元老」的支持,可是還是為「太上皇」安插的一些「無恥之徒」大傷腦筋,無法施展自己的政綱。

第8紀第61首
英文:
  Never by the revelation of daylight
  will he attain the mark of the scepter bearer.
  Until all his sieges are at rest,
  bringing to the Cock the gift of the armed legion.
  中文舊譯
陽光下暴露
  他想染指王權的野心
  他的包圍攻擊沒做到兵貴神速
  就算把武裝軍隊作為大禮
  贈於雄雞
  也無濟於事
中文新譯:
  不要在白天依靠啟示(錄) ,
  他將獲得王權的標記。
  直到他的圍攻完全平息,
  送雄雞武裝大軍為禮。

  這首詩預言的是在2004年底到2005年初,蒼天授意,降下一本奇文暢銷書,威力勝過那百萬雄師的「武裝大軍」。

  我們先來看看中國古代的著名預言:諸葛亮的《馬前課》。
  三國時代諸葛亮的《馬前課》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幾部預言之一,這部預言非常簡潔明了,只有十四課,每一課預言一個歷史時代,而且每一課都按順序排列。每一個歷史時代過去後,人們回頭一看就會發現諸葛亮的預言驚人地準確。《馬前課》的前十課已經發生,所以從第一到第十課也就已經完全被破解了,第十課預言的是中華民國的歷史。

  我們現在先來破解《馬前課》的第十一課和第十二課。
  第十一課:四門乍辟突如其來,晨雞一聲其道大衰。
  第十二課:拯患救難是唯聖人,陽復而治晦極生明。
  那麼,我們回過頭來看看《諸世紀》的這首第8 紀第61 首,就可以理解它是什麼意思了。

  本詩第一句「不要在白天依靠啟示(錄)」,是說《聖經啟示錄》中預言的應用時間不是在「白天」,反過來說當「黑夜」來臨時,就是《聖經啟示錄》中預言的最後的正邪大戰來臨的時刻;我們知道在《諸世紀》預言裡,「黑夜」就是代表「月亮統治的二十年」,也就是代表宇宙正義的「太陽」與代表宇宙中的舊勢力的「月亮」為宇宙將來的生死存亡而爭戰的過程,這個時期就是《聖經啟示錄》中預言的最後的正邪大戰時期。那麼,根據《聖經啟示錄》的預言,怎麼樣讓人們認清邪惡之獸,在人類最後的大淘汰來臨前,在上帝的最後審判來到之前,抹去被打上的獸印,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而對那些曾經在過去對神許下過莊嚴誓言的人們,怎麼在最後的正邪大戰中,兌現自己神聖的誓言,在正義一方中與邪惡作戰,才能不辜負自己千百年的期待。

  本詩第二句「他將獲得王權的標記」,是說《聖經啟示錄》中預言的那個邪惡之獸的邪惡之首,「他將獲得王權的標記」,成為「三位一體」的領導人,所以《聖經啟示錄》里講從「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的「三個污穢的靈」,都是「好像青蛙」的蛤蟆(《聖經啟示錄》16-13)。

  本預言詩的後兩句「直到他的圍攻完全平息,送雄雞武裝大軍為禮」,就是啟示我們說,只要邪惡之獸的「圍攻」不「完全平息」,這隻「雄雞」就不停止發聲。

  現在我們來看看中國著名的預言唐代的《推背圖》是怎麼說的――
  推背圖第四十一象
  讖曰
  天地晦盲,草木蕃殖;
  陰陽反背,上土下日。
  頌曰
  帽兒須戴血無頭,
  手弄乾坤何日休;
  九十九年成大錯,
  稱王只合在秦州。

推背圖的第四十一象是推背圖中預言政運的總論,以前很多人認為只是關於某時代的預言。

  關於「讖」的解釋,以前很多人都解得很好,「天地晦盲」是指黑暗,「天地間昏暗不見陽光」;「草木蕃殖」是指大地在黑暗中一片「荒涼」的景象,這種「荒涼」不僅是指生活的困苦,也指文化和道德乃至信仰,都被破壞和荒廢,環境也是滿目蒼夷;「陰陽反背,上土下日」是指天地間一股反宇宙的邪惡勢力,它顛倒黑白,使「陰陽反背」,是一股妄想埋沒太陽的邪惡的黑暗勢力。
我們來看看第四十一象的「頌」:

  第一句「帽兒須戴血無頭」,它預言了血腥,比「沐猴而冠」還不如,天地之間不承認其「正統性」。

  第二句「手弄乾坤何日休」,預言的是反動,顛倒乾坤,陰陽反背,是天地間一股反宇宙的邪惡勢力。

  第三句「九十九年成大錯」,是預言在一九九九年,在「恐怖大王」的發動下干下了「大蠢事」,結果導致了毀滅。

  第四句「稱王只合在秦州」,此國可與中國當年秦始皇相提並論。

第1紀第96首
  英文:
  A man will be charged with the destruction
  of temples and sects, altered by fantasy.
  He will harm the rocks rather than the living,
  ears filled with ornate speeches.
  中文舊譯:
男子被迫擔負破壞的責任
  寺院和宗派的空想
  使人改變
  他與其在傷害生物
  不如說在損壞岩石
  花里胡哨的口舌
  塞滿了耳際
中文新譯:
  一個男人被控告犯了滅絕罪,
  妄想改變(別人的)宗教和信仰。
  他將傷害岩石甚於傷害生命,
  耳邊充滿了虛飾的演講。

這是一首準確地預言了「邪惡之獸」遭到起訴的預言詩,連罪名都不差:「滅絕罪」, 「妄想改變(別人的)宗教和信仰。」一切如料,真是神目如電。

所謂「群體滅絕罪」,根據聯合國大會1948年曾通過的《防止及懲治殘害人群罪公約》,其中規定:蓄意全部或局部消滅某一民族、族裔、種族或宗教團體,構成群體滅絕罪。對此類犯罪,無論犯罪者為依憲法負責的統治者、公務員或私人,均應受到懲治,任何人不能享有豁免權。對此類犯罪實行的是「普遍管轄原則」,也就是即使該國非犯罪行為地,行為人或受害人不具有該國國籍,該國都可適用其國內法規來懲治此等犯罪行為。

  本詩後兩句「他將傷害岩石甚於傷害生命,耳邊充滿了虛飾的演講。」指「邪惡之獸」編造的謊言,不僅毒害了生靈,也毒害了許許多多的物質,促使這個世界走向崩潰。

第3紀第40首
英文:
  The great theater will come to be set up again:
  The dice cast and the snares already laid.
  Too much the first one will come to tire in the death knell,
  Prostrated by arches already a long time split.
  中文舊譯:
古老的大寺院將再現昔日風光
  大局已定開始撒網
  敲打喪鐘的偉人過度疲倦
  很早以前就被流矢擊中
中文新譯:
  大劇院又將建立起來:
  賭注已下,陷阱已埋。
  喪鐘聲中,首腦已太疲憊,
  很早前就被弓箭穿透。

  這首預言詩是《諸世紀》中需要引起特別注意的一首詩,而以前的翻譯或解釋都沒有注意到其中神給啟示的主要部分,並且有很大的誤解。

  詩的第一句是「大劇院又將建立起來」,在這一句的冒號後面引出了下一句:「賭注已下,陷阱已埋。」那麼邪惡之獸的「賭注」是什麼?「陷阱」又是什麼?這些是值得注意的問題。有人說,大劇院象一座大墳,講究風水的人居然在最中心的地方造個墳,毀壞了精妙風水布局,從此為陰屍氣所罩,這些都有一定的道理。其實,建起了大劇院,這是邪惡之獸的「陷阱」之一,它是一個邪惡的地標,有了這個大劇院,《諸世紀》預言詩提到的許多災難,就可能降臨在此城的頭上。有人注意到第二句「陷阱」的英文詞用的是複數,也就是說邪惡之獸的「陷阱」不只一個,我們都要提防。另有一個墳墓,我們也要離遠點。

  本詩的後兩句是說,邪惡之獸下好了「賭注」、埋好「陷阱」,他自己也氣息奄奄,蹦噠不了多久了,所以「喪鐘聲中,首腦已太疲憊」。最後一句「很早前就被弓箭穿透」,是說這個罪惡累累的魔鬼早就被正義之箭擊中了,如果不是那些來自四面八方的邪神爛鬼不斷地補充和支撐,就憑那副皮囊早就死了幾十回了。

第2紀第54首
英文:
  For strange people, and distant from the Romans
  Their great city much troubled after water:
  Daughter armless, domain too different,
  Terror chief taken, unavoidable rebellion.
  中文舊譯:
遠離羅馬的異國
  洪水淹過大都市
  擁有私產的少女
  被掌權者剝奪權力
中文新譯:
  遠離羅馬,異國的人民,
  洪水後的大城災難深重;
  沒有武裝的兒女,來自許多不同的領域,
  恐怖之首被抓,不可避免的反抗。

本詩後兩句的英文翻譯根據原文有所改動,第三句的前半句原來翻成了「Daughter handless」,意思是「沒有手的女兒」,結果把整首詩的意義搞的面目全非,這裡其實不能直譯為「handless」,而應該譯為「armless」,意思是「沒有武裝的,和平的」;第四句的原英文翻譯存在的問題,是沒有根據原文來直譯,這裡「chef terreure」應直譯為「Terror chief」,「auoit」就是「avoid」,而「riblee」就是「rebel」。

  這首詩預言了人們在邪惡陷阱的巨難中終於覺醒了,許許多多「來自許多不同的領域」的民眾,他們手裡雖然沒有什麼武器,仍然起來反抗邪惡,把恐怖之星抓了起來。

  本預言詩表達的意思比較明確,就是災難中的人們,主要通過和平的抗爭,推翻了邪惡勢力。這裡的「大城」就是聖經中的「巴比倫大城」,也就是上文我們說的「海的城市」,而這裡的「恐怖之首」就是「恐怖之星」,因為在《諸世紀》里的「恐怖之首」就是指的邪惡勢力的首領,比如在第2紀第30首里,邪惡之首就被稱為「人類的恐怖之星(terror of mankind)」,而在第10紀第72首里則把當時出現的邪惡勢力稱為「恐怖大王(great King of Terror)」

本詩原譯為「擁有私產的少女,被掌權者剝奪權力」好像說明了廢除私有制,但如果採用新的譯法,這個含義就不必再解釋了。 

第4紀第56首
英文:
  After the victory of the raving tongue,
  The spirit tempered in tranquillity and repose:
  Throughout the conflict the bloody victor makes orations,
  Roasting the tongue and the flesh and the bones.
  中文舊譯:
  發怒的舌頭取勝之後
  精神需要安靜的休息
  戰鬥正酣
  嗜血的勝者大肆張揚
  舌 肉 骨被燒為灰燼
中文新譯:
  顛狂的舌頭取勝之後,
  邪靈總還要歸於沉寂:
  衝突的過程里,
  嗜血的「勝者」大肆張揚,
  舌頭,皮肉和骨頭終將燒為灰燼。

  這首詩預言了「人類恐怖之星」,也就是「邪惡之獸」開始迫害罪惡時,不可一世,自以得勝的猖狂嘴臉,又預言了它可悲的最後下場;兩相對比,揭示了邪惡再猖狂也不可能真正戰勝正義,善惡終有報是天理。

  「邪惡之獸」除了褻瀆神靈的癩蛤蟆大嘴,別的本事是沒有的,它就靠那個「顛狂的舌頭」造謠誣衊和迷惑眾生。但造謠誣衊的東西畢竟經不起時間的考驗,猖狂得了一時,猖狂不了一世,「邪靈總還要歸於沉寂」,這就是本詩前兩句告訴我們的道理。
  本詩後兩句是說:不管「邪惡之獸」曾經多麼張狂,但是逃脫不了最終的下場,它的「舌頭,皮肉和骨頭終將燒為灰燼。」哈米吉多頓的最後戰鬥是以正義消滅邪惡為終局的。

  「啟示錄19-20: 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的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

  魔鬼再邪惡,終究還是要下地獄,「舌頭,皮肉和骨頭終將燒為灰燼。」無論是兩千年前的《聖經啟示錄》,還是四百年前的《諸世紀》預言,邪惡之獸的下場早就決定了。

《諸世紀》的這首詩使人們在困難中充滿了希望,同時也告訴人們不能「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否則會「同被擒拿」。

第9紀第76首
英文:
  With the rapacious and blood-thirsty king,
  Issued from the skin of the inhuman Nero:
  Between two rivers military hand left,
  He will be murdered by joining lime burner.
  中文舊譯:
嗜血的,貪婪的國王(或黑人)
  他是暴君與妓女的私生子
  夾在兩條河流之間
  左手握著軍權
  他被禿頂的年輕人殺死
中文新譯:
  貪婪嗜血的國王,
  源自非人的尼祿的皮囊,
  兩河之間,軍隊不受掌握,
  他將被投入火窯而死。

  本詩的英文翻譯只是改動了三個詞,一個是第二句的「peaultre」,法文的「peaux」相當於英文的「skin」;另一詞是第四句的「chaulueron」,這個中古時期的法文有兩個意思,一個是「Baldy(禿子)」,一個是「lime burner(石灰窯)」,這裡採用第二個意思;第三個詞是第四句的「Ioyne」,古法文里是「join(加入)」的意思。

  這首詩預言了恐怖大王在滅亡的下場。
  本詩前兩句「貪婪嗜血的國王,源自非人的尼祿的皮囊」,因為《諸世紀》第9紀第53首預言了「有著666獸數的新尼祿」,而第9紀第17首預言了「歷史上第一個比尼祿還壞的傢伙」,所以這裡所指是明確的。

  英文所說的「military hand left」,這裡的「left」根據預言意思不應是「左」的意思,而應是「離開」的意思,軍隊離開了,不服從他了,預言了軍隊中的許多人覺醒了,軍隊不願陪葬,各地軍隊起義來聲援正義。

  本詩第四句說「他將被投入火窯而死」,預言了它的下場。歐洲中世紀的「lime burner」,同時有兩個作用,除了煅燒石灰外,還要將石灰加水熟化,在中國石灰加水熟化是在石灰池裡完成的,生石灰投入石灰池會放出很大熱量,那情景就好像是《聖經》在最後的審判里提到的「火湖」。

在這箇舊宇宙久遠的歷史中,安排了宇宙中最後時期的正邪大戰,這場正邪大戰在地面上的表現就是有良知的人們與邪惡的鬥爭;我們知道,《聖經啟示錄》里講撒旦也好,邪惡之獸也好,本來都是捆綁在無底坑裡的,到了一定時候故意被放出來的,人類在最後時期的各種災難也是安排好了的,包括最後的大淘汰要淘汰多大比例的人類和眾生,這些都是「舊勢力」安排;「舊勢力」讓邪惡勢力逞狂,讓它們認為不能被救度的人變壞和打上獸印,就是要在大淘汰中淘汰他們,當然那個邪惡之獸更是要被淘汰的對象。

  時間一到,邪惡必然會被天滅,這個宇宙久遠的歷史安排早就決定好了,那麼對於每一個人來講,怎麼樣能夠退出並抹去獸印,就是性命攸關的事情。

  「天滅」的一種原來設定的過程,就是在邪惡設下的三個陷阱的誘發下,通過一些巨大的天災人禍動搖統治使其滅亡,而許許多多沒有退出、抹去獸印的人們,也可能在這其中成為殉葬品而被淘汰。

  但是慈悲的主神完全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而是儘可能多的救度眾生,使被淘汰的人數儘可能的少。

  可是,我們現在還在舊的宇宙之中,它在久遠歷史安排中的層層機制還在起著作用,而且人們對這個邪惡之獸的清醒認識還不夠,還存在著大量被打上了獸印的人們,那麼舊宇宙還是要啟動一些「淘汰機制」來處理,這就使得邪惡的陷阱有誘發天災人禍的機會。

  那麼現在對於個人而言,退離邪惡就是自救的最有效手段,因為那是神對他的子民的旨意,就是上帝對他的子民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