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查丹瑪斯對當今時代的準確預言(9)下

第 1紀第14 首
英文:
From the enslaved populace, songs, chants and demands,
while Princes and Lords are held captive in prisons.
These will in the future by headless idiots
be received as divine prayers.

中文舊譯:
受奴役者放聲歌唱
怒吼出苦難的心聲
王侯貴族被投入牢獄
無頭的狂徒
祈禱吧 未日即將到來

中文新譯:
被奴役的平民大眾,(被迫)歌頌和乞求,
當王公地主被投入牢獄;
這一切苦難將要來臨,
當那些沒有頭腦的白痴,被作為「神聖的祈禱者」。

  本詩舊解:
這首詩預言了在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中王侯貴族被押上斷頭台和其後的1794年雅各賓派又被送上斷頭台。

  1789年7月13日,市民攻克巴士底獄成為了法國大革命的起端,從此以後,法國的王權被推翻了。1793年1月21日,雅各賓派迫使國民公會把路易十六送上了斷頭台。

  但是,掌權的雅各賓派在內部也出現了激烈的鬥爭與分化。1794年 7月,羅伯斯庇爾的反對者在國民公會中發動了熱月政變,逮捕了羅伯斯庇爾和聖•鞠斯特等人,7 月28日,羅伯斯庇爾等22人未經任何審判,就被送上了斷頭台。

本詩清楚地預言了這兩次事件。本詩前兩行描述了路易十六及其家族被投入牢獄之時,民眾們放聲歌唱。當把路易十六押上斷頭台時,民心大快。第三四行則描繪了熱月政變。「無頭的狂徒」指的便是在革命中用暴力鎮壓保皇派的雅備賓派,主要以羅伯斯庇爾為首。他們在熱月政變中被捕。很快,這些曾把國王推上斷頭台的革命家們也被押上斷頭台,成為被處以死刑的罪犯。

預言家的態度是鮮明的,既批評貴族對民眾的奴役,又反對「無頭的狂徒」對傳統社會的無法無天的革命破壞。那些在許多人心目中是偉大的革命家的人,卻被預言家稱為「無頭的狂徒」,並準確的預言了他們的末日很快來臨。果然不出所料,他們很快也上了斷頭台。真是天理昭彰,報應不爽。

對於本詩,今人又提出了一種新的譯法和解釋:

這首詩在近500年前就預言了極權暴力統治對所有人的災難和最終下場。

  詩的前兩句說「被奴役的平民大眾,(被迫)歌頌和乞求,當王公地主被投入牢獄」,指工人和農民等「平民大眾」造反,「王公地主被投入牢獄」,可是工人和農民等「平民大眾」卻連人身自由也失去了。這首預言詩描述了一種令人恐怖的社會形態,這種社會從「平民大眾」到「王公地主」,幾乎所有的人都失去了自由、處於一種被奴役的狀態,這就是在《諸世紀》預言完成將近400年以後出現的黑暗時代。

  詩的第四句預言了這種黑暗時代來臨時,「那些沒有頭腦的白痴」,將「被作為「神聖的祈禱者」。例如那些假宗教人士和所謂的「理論家」之流,其實是「沒有頭腦的白痴」,卻「被作為『神聖的祈禱者』」。

  這種情況以臭名昭著的邪教「人民聖殿教」為例,可以進行最恰當的說明。

在歷史上存在過一個由美國人組成的所謂的「馬克思主義的社會」。70年代有個美國人叫吉姆•瓊斯(Jim Jones),他竟自稱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他的太太瑪瑟琳(Marceline Jones)在1977年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說,瓊斯18歲時的偶像竟是「毛澤東」,瓊斯的目標竟然是希望通過「馬克思主義」來改造社會。他強烈的反對美國的「壓迫制度」,立志要建立一個「正義之國」。1977年,瓊斯帶領近千名成員移至南美的蓋亞那,他向成員許諾在那裡實現他們的所謂的「社會主義」理想。於是,在蓋亞那的一處叢林他們建起了一個美其名曰為「社會主義」的農業公社,取名瓊斯鎮。這個吉姆•瓊斯就是臭名昭著的邪教「人民聖殿教」的教主。

  在這個瓊斯鎮,公社成員的護照和財產被沒收,警衛在周圍巡邏,人們與外界失去了聯繫。瓊斯天天給公社成員洗腦,把公社外面的世界描繪得很可怕,說來自美國的法西斯主義和各種敵對勢力正熱衷於破壞這一場所謂的「社會主義試驗」。一位叫金•布朗(Jean Brown)的倖存者說,「聖殿教竟借用『批評和自我批評』,一種被毛澤東提倡的技術來加強紀律」。公社成員一天要工作12小時,完了以後就要進行所謂的「自我批評」,誰要是沒有完成任務,或者對公社的成功表示出了懷疑,就要受到懲罰。或者被剃頭,被戴黃帽子,甚至幾天不許說話。毆打、虐待和處死時有發生。

  1978年,「人民聖殿教」的 900多人,竟然為了他們主義的光輝而集體自殺。

第2紀第62首
瑪布斯迅速死去不久又會來訪
  足以令人或動物恐慌的破壞
  突然之間復仇火焰襲來
  有隻手饑渴 彗星飛過時
中文另譯:
「馬步斯」很快死亡
接著來是令人畜毀滅的災難
突然的報復
百手、口渴與飢餓,當彗星經過

這是一首未解的預言詩。有人認為它可能是預言神利用薩斯(SARS)病毒對人類的懲罰。從饑渴發燒等症狀可推斷很可能就是薩斯病毒。只是時間不是1986年,而是2003年。關鍵是對詩中「彗星」的理解。

另有人認為這是預言愛滋病!一種「足以令人或動物恐慌的」病毒,也許它就是――愛滋病病毒。第四行表明了愛滋病開始肆虐的時間,即「彗星飛過的時候」也就是哈雷彗星接近地球的1986年。在詩的第二行清楚地預示了不僅是人類就連貓狗等動物之間也會也流行類似的不治之症。由於愛滋病病毒侵入人體最終將破壞機體的全部免疫功能,因而患者會皮膚壞死,身體脫水,「饑渴」難耐。對此,目前尚無有效治療辦法。詩中第三行所言,愛滋病是對人類的報復。這難道不是神對人類罪惡的警告嗎?

有人提出了另一種中文譯法,並解釋說:「馬步斯」是代表一個人嗎?是反基督嗎?令畜牲也劫數難逃的災劫,口渴、飢餓,都像是描述化學戰爭帶來的可怕後果。「百手」則可能是向天顫動求救的無意識動作。詩中刻畫的是個災難性的場面。

第1紀第55首
巴比倫和反面的氣候下的土地
  血流成河
  陸地上、海中、大氣中
  看不見正常的天空
  諸派 饑饉 王國 惡疫 混沌

這首詩預言的可能是世界臨近終結時發生的核戰爭引發的地球寒冷化現象――核冬天。其景象是讓人恐怖的。

  在20世紀中葉,世界各國為了增強本國實力,瘋狂地製造核武器,特別是美、蘇兩國,擁有的核武器已足以毀滅地球若幹次。它們用核武器來威脅小國,來推行自己的霸權統治,也很直接地的把地球推向了因核戰爭而毀滅的邊緣。到了現在,蘇聯的解體使大量核武器散失,一些國家的衝突一觸即發,核戰爭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本詩可能便是預測了核戰爭之後地球的恐怖景象。

  核戰爭爆發之後,核爆炸,以及由此引起的火災會產生大量的核輻射、塵埃和煙霧。這種塵埃、煙霧升騰到大氣之中,形成一片有毒的、厚達幾千米的雲層,吸收大量的太陽能。因為有這樣一層塵埃煙霧組成的雲層阻擋,陽光不會再普照到大地之上,地面的溫度迅速降低,即使是夏天,據有關專家預計,最低溫度也將達到零下25℃

  在這樣寒冷的氣溫之下,植物枯死,家畜滅絕,嚴重的糧食危機很快便到來了。那時候的人類,即使不被冷死、病死,也最終難脫餓死的命運。

  這便是核戰爭帶來的恐怖的世界末日前的慘象。

  本詩的第一行「巴比倫和反面的氣候下的土地」指的便是核戰爭後核冬天情況下的荒涼的地球。氣溫全部為負的零下,人們冷得全身顫抖不止,有的已奄奄一息。

  第二行「血流成河」,一個怵目驚心的詞語,明確他說明了在核戰爭中大量的人類被無情的戰火奪去生命,剩下的僅僅是極少的一部份。他們的命運也不會好到哪裡去,等待他們的仍舊是:飢餓、寒冷、疾病與死亡。

  第三四行指的是當時的大氣情況。因為塵埃形成了一層雲霧,因此不論在陸地上、大海裡還是空中,都看不見太陽,接受不了陽光,人們已經見不到核戰爭之前明媚的陽光和蔚藍的天空了。

  而最後一行則預言了當時地球上的混亂局面。「諸派」與「王國」,是指派系林立,戰爭依舊不斷;「饑饉」指的是糧食危機的到來;「惡疫」指的是核武器的使用帶來大量的疾病,再加上寒冷的氣候,病死的人日益增多。總之,地球上是一團混沌,到處是混亂與死亡。

  當我們破譯完這一首詩,我們在心有餘悸之後,也許會問:這場戰爭會不會真的爆發?何時爆發?將首先發生在何地?

  很多預言研究者都對諾查丹瑪斯的預言深信不疑,但仍舊希望這首詩是一個錯誤的預言,因為誰都捨不得這個美麗、繁盛的世界。設想將來的地球將成為不毛之地,所有的人都會從心底裡泛起一種無奈的痛苦與悲傷,人類文明發展數千年,卻最終自掘墳墓、自投羅網,這是怎樣的一種悲哀啊!

由於《諸世紀》驚人的應驗情況,不由不讓人相信核戰爭的必然性,從現實情況來看也確實存在著極大的可能性。

根據諾查丹瑪斯的其他預言,本來可以推斷這一場戰爭將會在近期發生,並且會大量使用核武器,這是一場最後的大戰。那麼在何地呢?從本詩第一行的「巴比倫」這一個很清楚的地域名,有足夠的理由相信戰爭首先發生在阿拉伯國家。「巴比倫」即為中東的兩伊地區,現在國家眾多,且矛盾重重,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伊拉克與其他阿拉伯國家都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它們之間的矛盾一旦激化,很可能為演變成為戰爭。但「巴比倫」又很可能是一個比喻,比喻類似於巴比倫的國家。

其他的國家特別是英、美、法、俄羅斯等加入之後,極可能發展成為核戰爭,那麼,人類將在劫難逃。值得慶幸的是,世界發展的大天象天明:這樣的大災難不會存在了,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定數已改,核戰爭的可能性已基本消除,只要人類能找回自己的本性與良知,毀滅性的災難都會改變。因為這一切災難本來就是上天懲罰人類的罪惡的,如果人類向善了,當然就可以減免很多天懲。現在越來越多的人修心向善,已改變了可怕的定數。今後,只要人類能更加崇法重道,還會有更美好的未來。

第1紀第17首
英文:
For forty years the rainbow will not be seen.
For forty years it will be seen every day.
The dry earth will grow more parched,
and there will be great floods when it is seen.

中文:
四十年不見彩虹,
四十年每日可見彩虹,
幹旱的大地日趨加甚,
幹旱發生之時,正是洪水肆虐之日。

本詩的中文翻譯完全採用原來洛晉的翻譯,幾百年來這首預言詩幾乎難倒了所有的人,「四十年不見彩虹,四十年每日可見彩虹」,天底下哪會有這種事?

一種解釋認為這首詩預言的是世界最後時期之前四十年左右幹旱與洪水頻繁交替的慘狀。在諾查丹瑪斯的眼中,新舊世紀之交是發生異常現象的頻繁之季。在以後的詩中,在20世紀至21世紀交替之間,諾查丹瑪斯預言了發生於世界各地的戰爭爆發、疾病流行、饑饉持續等異常現象。本詩也是在預言這段時間的凶兆:洪水與幹旱。「四十年」指的便是大世紀之交的四十年,此時的人類受到各種天災的懲罰,幹旱與洪水交替出現。所以詩中寫的好像很矛盾,既說看不見彩虹又說每天可以看見彩虹,說幹旱發生時也是洪水發生之日。其實從整個世界來看確實如此,有的地方是嚴重幹旱,有的地方則是嚴重洪災。人類在這些天災面前,顯得如此蒼白無力。那麼,在這肆虐的世紀末不吉的洪水與幹旱過後,人類還能夠健康、和平地生活下去嗎? 能!但人類只有回歸正信,修心重德,才能迎接新世紀的到來。新世界只屬於善良的人,因為經過了「最後審判」之後,一切不好的生命都已淘汰至盡,而能生存下來的必然都是那些有道德的人。這是毫無疑問的。其實,天災固然是神對人類的懲罰,但更重要的卻是上天對人類的警告!可是許多人偏偏認為那是「自然」造成的,與人類自己的行為無關。怎麼能無關呢?好好讀讀預言詩吧,或許能深受教益呢。

最近有智者解釋說,這首預言詩是通過同一類似年份的不同氣候來啟示人們不能單單以年份的五行配合來判斷那一年的年景。

本詩的中的「四十年」是指中國農曆「六十甲子」中的第四十年,也就是「癸卯」年,第一句「四十年不見彩虹」是指某個「癸卯」年的年份是大旱之年,比如1903年。1895年到1903年,澳大利亞經歷了歷史上最嚴重的幹旱,在這場幹旱中以畜牧業為主的澳大利亞損失了幾乎一半的牲畜,澳大利亞人遇到幹旱帶來的大饑荒,很多人營養不良而死去。2006年10月份在澳大利亞放映了一部電影名叫《衝破幹旱》(Drought Breaker),講述的就是1903年幹旱的事:在一個人口密集的銀礦區,連續9個月沒有下一滴雨,產生了極大的水荒,銀礦關閉,水庫幹涸,這部電影就是講那裡的人們怎樣度過幹旱的故事。如果人口密集的地區都可以連續9個月不下雨,那麼最幹旱的地方可能就全年沒有雨,所以說「四十年不見彩虹」。在歐洲1989年到1903年也是幹旱年。

  本詩的第二句「四十年每日可見彩虹」是講另一個「癸卯」年的年份卻是大澇之年,在1963年「癸卯」年,全球各大洲都有近50年一遇的洪水發生,從二月份的馬來西亞,英國和澳洲的洪水到十月份美國阿拉斯加的洪水,每月洪水不斷,連中國的京津地區在8月份也遭遇了幾百年一遇的海河大水,北京城裡城外汪洋一片,後來中國有個話劇名叫《戰洪圖》就是說的1963年這場洪水。1963年「癸卯」年是全球性的洪水高峰年,加上冬天的降雪氣候,所以本預言的第二句說「四十年每日可見彩虹」。

  後兩句「幹旱的大地日趨加甚,幹旱發生之時,正是洪水肆虐之日」是預言全球的幹旱趨與嚴重,而同是「癸卯」年的年份,幹旱發生在「癸卯」年,洪水也發生在「癸卯」年。所以這個預言啟示我們,不能用「六十甲子」的年份五行配合來簡單判斷那一年的年景,同樣是「癸卯」年,一個是大旱年,另一個卻是大澇年;實際上必須加上月日時的五行配合,一天天的分析後才能總和出這一年的實際年景。

從「六十甲子」來看,1999年到2012年雖然災年很多,但是每60年一循環,都這麼過去了,為什麼現在到2012年會是各種預言中的大劫時期呢?如果你用年月日時的五行配合來分析,就會發現這幾年可能真是千年不遇的災難之年,它的曆法排列和各種預言中提到的劫難是一致的 。

第3紀第84首
  大都市瞬間變為廢墟
  居民中無一生還
  牆壁 性 寺院
  處女遭凌辱
  人們都因惡疫和炮擊而死去

也許這首詩預言的是世界最後時期到來時人類的悲慘景象。第三四兩行描述得非常具體。

  世界即將毀滅,誰也難逃此劫(「居民中無一生還」)。這是因為人們利用有限的時光和生命恣意放縱,吸毒、淫亂、飲酒作樂、殺人放火、搶劫強姦……人類最醜惡的東西暴露無遺,連寺院裡的修道僧人也放棄修行,打破戒規幹起凌辱少女的勾當!應該說,諾查丹瑪斯看得是非常準確的。今天社會上的各種犯罪層出不窮令警察顧此失彼,道德水準的日漸低下正是芸芸眾生「人生苦短,及時行樂」的反映。然而,狂亂與放縱必然帶來末日的滅頂之災。所有的人類建築物都將被夷為平地,即使是掙扎在殘垣斷壁間的倖存者也會被惡疫奪走性命。

  根據最後一行的「炮擊」一詞還可以推斷將要發生一場全球性的核戰爭。

現在,因為出現了正道正信,許多人的道德在回升,心靈在回歸,全人類毀滅性的災難已經消減了,核戰爭的定數也已改變,但由於人類的敗壞帶來的天懲還是要通過其它方式表現出來,所以一定程度的天懲還是存在的。人類要想趨吉避凶,最好的方法就是從自己的良知和道德上開始回歸。

再這樣無度地做惡下去的人們,請想想你的後果是什麼吧。這可是偉大的預言家一再提醒的啊!

第7紀第34首
法蘭西人民陷入悲嘆的谷底
  空虛的心靈 信任著快活與無聊
  麵包與鹽 葡萄酒與水
  毒物與啤酒 都已不復存在
  比誰都偉大的人卻被囚禁
  飢餓 寒冷 貧乏

這首詩預言了在世界末期到來時,人們生活的困難和心靈的空虛。
詩中前四句描寫了現代人的空虛無聊而尋求刺激的生活方式,雖然詩中說是「法蘭西人民」,可是全世界的人們都是同樣的。

詩中第五行「比誰都偉大的人卻被囚禁」,表明此時降臨世上救世、傳道的聖者將受到邪惡勢力(恐怖大王、第三個反基督者)的迫害――如果1999年前後,聖人選擇住在法國,這種情況是很可能出現的;由於聖人選擇了另外一個國家,所以這種情況沒有出現。
此前有人認為此詩預言二戰中法國投降之後的慘狀。但「比誰都偉大的人卻被囚禁」一句卻根本無法解釋,而這一句卻是本詩的畫龍點睛之筆。

第6紀第5首
一波接一波的疫病
  帶來未曾有過的饑荒
  奇怪的雨籠罩大地直至北極
  沙瑪羅普朗從半球處馳騁到百裡之外
  生活中,他們無法無天
  逃逸於陳舊的政治力場

這首詩是對當今地球生態環境和政治敗壞的預言。

這也是諾查丹瑪斯對現今世界畸型繁榮,以損害自然環境滿足人類貪婪慾望的人類文明形態發出的無情警告。

  「疫病」喻示正蔓延全球的二十世紀瘟疫――愛滋病、薩斯等。人們面對它就像中世紀歐洲人面對黑死病一樣束手無策,一旦被病毒進入軀體,無異於被宣判死刑,患病者除了留在世上余日長短的差別外,別無二致。此乃「人禍」,並非「天災」。人類必須為自己荒唐放縱的行為付出代價。

「奇怪的雨籠罩大地直至北極」一行也許是指當今地球所受各種酸雨的污染。也有人認為這一句毫無差錯地指出前蘇聯車諾比核電站爆炸後,給北半球地區帶來的核放射污染。除了車諾比周邊地域飽受射線照射之苦、包括人類的所有生物因此而變異之外;爆炸形成的放射線雲團一路向北、向東飄移。北至北極圈、東至中國、日本、甚至遠隔太平洋的美國西海岸,天空裡都飄下過令人們談之色變的放射雨,像一把把魔鬼的妖劍刺向萬物生靈。

  此詩後三句,「沙瑪羅普朗」一語,與現代英語潛水艇一詞發音極其相近,但不知所指為何物。

詩的第五、六行指出,無法無天的人廢棄原有的規範、政治形態等,導致了現代變異的政治形態。政治本應以道德為根基,可是現代政治全部都是以利益為基點了,這就是政治的根本變異。

第2紀第46首
英文:
After great trouble for humanity, a greater one is prepared
The Great Mover renews the ages:
Rain, blood, milk, famine, steel and plague,
Is the heavens fire seen, a long spark running.

中文舊譯:
災難慘禍接二連三
  當大世紀更新循環
  雨 血 牛奶 飢餓 疾病 戰亂
  巨物吐著火焰滿天盤旋

中文另譯:
偉大的變更者更新了時代:
  雨,血,牛奶,饑荒,戰亂和瘟疫,
  看,那天空的火焰,
  長長的火花正劃破天際。

中文新譯:
巨大的人道災難以後,更大的災難已準備來臨。
偉大的變更者更新了時代:
雨,血,牛奶,饑荒,戰亂和瘟疫,
看,那天空的火焰,
長長的火花正劃破天際。

人道的災難是自然災難的重要原因。末世的災難,總是由於人們的錯誤和罪業引起。邪惡的團伙製造了巨大的人道災難,他們不相信神的報應,但是神會把加倍的災難報應回他們的頭上。可是如果人類中的大部分人,面對巨大的人道災難卻無動於衷,他們的行為又怎麼稱得上「人道」呢?不信的話,看看全世界的人,面對「摘取活體器官」這種「人類前所未有的罪惡」,有多大比例的人能站出來,從人道的立場說話?每當人類的劫難來臨的時候,總有一心救世的賢者們在大聲疾呼:人們啦,你們要分清善惡呀;還有聖徒們犧牲自己的鮮血,只是為了喚醒人們的良知;人類每次大劫難以前,人們選擇從善還是從惡,其實就是選擇是否被淘汰,慈悲的神佛把標準定的並不高,只要你還能真正懂得「人道」,只要你還有良知,你都不會選擇錯;可是多少人還是在麻木中隨惡逐流。當人們失去了自己的「人道」的時候,就是自己走向覆滅的時候;這時,洪水、戰亂、核爆炸後沾染放射性的乳白色的「牛奶雨」,饑荒和瘟疫,一切的災難都在前面等著。

巨大的人道災難以後,更大的災難已準備來臨。這首詩很明顯預言的是新舊世界更替時人類所遭受的各種災禍,其實就是今天人類所面對的情形。

  詩中「當大世紀更新循環」一句,指的是比星象學上稱作「柏拉圖的時代」即2000年一次的時代大轉移還要更大得多的時代更替、宇宙更新。20世紀是「魚座時代」,到21世紀人類將進入水瓶座時代,這還只是一個小的交接點,實際上,1999年到2000年這個交接點,是一個極其巨大的交接點,其歷史意義非常小可。

  整首詩預言撲向人類的毀滅性慘禍。人類社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各種災禍盛行也就不足為怪。人類越來越不相信神的存在,更不用說遵行神的教誨了,所以對神所犯下的罪惡也越來越大,最終,人類將毀於自己所造下的罪惡之中。

第2紀第62首
瑪布斯迅速死去不久又會來訪
  足以令人或動物恐慌的破壞
  突然之間復仇火焰襲來
  有隻手饑渴 彗星飛過時

中文另譯:
「馬步斯」很快死亡
接著來是令人畜毀滅的災難
突然的報復
百手、口渴與飢餓,當彗星經過

這是一首未解的預言詩。有人認為它可能是預言神利用薩斯(SARS)病毒對人類的懲罰。從饑渴發燒等症狀可推斷很可能就是薩斯病毒。只是時間不是1986年,而是2003年。關鍵是對詩中「彗星」的理解。

另有人認為這是預言愛滋病!一種「足以令人或動物恐慌的」病毒,也許它就是――愛滋病病毒。第四行表明了愛滋病開始肆虐的時間,即「彗星飛過的時候」也就是哈雷彗星接近地球的1986年。在詩的第二行清楚地預示了不僅是人類就連貓狗等動物之間也會也流行類似的不治之症。由於愛滋病病毒侵入人體最終將破壞機體的全部免疫功能,因而患者會皮膚壞死,身體脫水,「饑渴」難耐。對此,目前尚無有效治療辦法。詩中第三行所言,愛滋病是對人類的報復。這難道不是神對人類罪惡的警告嗎?

有人提出了另一種中文譯法,並解釋說:「馬步斯」是代表一個人嗎?是反基督嗎?令畜牲也劫數難逃的災劫,口渴、飢餓,都像是描述化學戰爭帶來的可怕後果。「百手」則可能是向天顫動求救的無意識動作。詩中刻畫的是個災難性的場面。

第1紀第55首
巴比倫和反面的氣候下的土地
  血流成河
  陸地上、海中、大氣中
  看不見正常的天空
  諸派 饑饉 王國 惡疫 混沌

這首詩預言的可能是世界臨近終結時發生的核戰爭引發的地球寒冷化現象――核冬天。其景象是讓人恐怖的。

  在20世紀中葉,世界各國為了增強本國實力,瘋狂地製造核武器,特別是美、蘇兩國,擁有的核武器已足以毀滅地球若幹次。它們用核武器來威脅小國,來推行自己的霸權統治,也很直接地的把地球推向了因核戰爭而毀滅的邊緣。到了現在,蘇聯的解體使大量核武器散失,一些國家的衝突一觸即發,核戰爭的可能性越來越大。本詩可能便是預測了核戰爭之後地球的恐怖景象。

  核戰爭爆發之後,核爆炸,以及由此引起的火災會產生大量的核輻射、塵埃和煙霧。這種塵埃、煙霧升騰到大氣之中,形成一片有毒的、厚達幾千米的雲層,吸收大量的太陽能。因為有這樣一層塵埃煙霧組成的雲層阻擋,陽光不會再普照到大地之上,地面的溫度迅速降低,即使是夏天,據有關專家預計,最低溫度也將達到零下25C。

  在這樣寒冷的氣溫之下,植物枯死,家畜滅絕,嚴重的糧食危機很快便到來了。那時候的人類,即使不被冷死、病死,也最終難脫餓死的命運。

  這便是核戰爭帶來的恐怖的世界末日前的慘象。

  本詩的第一行「巴比倫和反面的氣候下的土地」指的便是核戰爭後核冬天情況下的荒涼的地球。氣溫全部為負的零下,人們冷得全身顫抖不止,有的已奄奄一息。

  第二行「血流成河」,一個怵目驚心的詞語,明確他說明了在核戰爭中大量的人類被無情的戰火奪去生命,剩下的僅僅是極少的一部份。他們的命運也不會好到哪裡去,等待他們的仍舊是:飢餓、寒冷、疾病與死亡。

  第三四行指的是當時的大氣情況。因為塵埃形成了一層雲霧,因此不論在陸地上、大海裡還是空中,都看不見太陽,接受不了陽光,人們已經見不到核戰爭之前明媚的陽光和蔚藍的天空了。

  而最後一行則預言了當時地球上的混亂局面。「諸派」與「王國」,是指派系林立,戰爭依舊不斷;「饑饉」指的是糧食危機的到來;「惡疫」指的是核武器的使用帶來大量的疾病,再加上寒冷的氣候,病死的人日益增多。總之,地球上是一團混沌,到處是混亂與死亡。

  當我們破譯完這一首詩,我們在心有餘悸之後,也許會問:這場戰爭會不會真的爆發?何時爆發?將首先發生在何地?

  很多預言研究者都對諾查丹瑪斯的預言深信不疑,但仍舊希望這首詩是一個錯誤的預言,因為誰都捨不得這個美麗、繁盛的世界。設想將來的地球將成為不毛之地,所有的人都會從心底裡泛起一種無奈的痛苦與悲傷,人類文明發展數千年,卻最終自掘墳墓、自投羅網,這是怎樣的一種悲哀啊!

由於《諸世紀》驚人的應驗情況,不由不讓人相信核戰爭的必然性,從現實情況來看也確實存在著極大的可能性。

根據諾查丹瑪斯的其他預言,本來可以推斷這一場戰爭將會在近期發生,並且會大量使用核武器,這是一場最後的大戰。那麼在何地呢?從本詩第一行的「巴比倫」這一個很清楚的地域名,有足夠的理由相信戰爭首先發生在阿拉伯國家。「巴比倫」即為中東的兩伊地區,現在國家眾多,且矛盾重重,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伊拉克與其他阿拉伯國家都有著不可調和的矛盾。它們之間的矛盾一旦激化,很可能為演變成為戰爭。但「巴比倫」又很可能是一個比喻,比喻類似於巴比倫的國家。

其他的國家特別是英、美、法、俄羅斯等加入之後,極可能發展成為核戰爭,那麼,人類將在劫難逃。值得慶幸的是,世界發展的大天象天明:這樣的大災難不會存在了,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定數已改,核戰爭的可能性已基本消除,只要人類能找回自己的本性與良知,毀滅性的災難都會改變。因為這一切災難本來就是上天懲罰人類的罪惡的,如果人類向善了,當然就可以減免很多天懲。現在越來越多的人修心向善,已改變了可怕的定數。今後,只要人類能更加崇法重道,還會有更美好的未來。

第2紀第53首
英文:
The great plague of the maritime city
Will not cease until there be avenged the death
Of the just blood, condemned for a price without crime,
Of the great lady outraged by pretense.

中文舊譯:
都市疫病流行
死神復仇前燃燒不已
正義之血抹上莫須有的罪名
尊貴的婦人也遭欺凌

中文新譯:
海的城市大瘟疫,
不會停止,直到滿足那為了死者的復仇;
為無辜被害的正義之士的鮮血,
為因誣陷而被凌辱的貞潔婦女。

  這首詩預言了老天將為那些被無辜奪取生命的受難者復仇,尤其是為那些被迫害致死的信仰聖徒復仇,那些參與迫害的惡徒們將得到應有的報應。

  第一句中的「海的城市」,我們在以前的相關預言裡說過,在《諸世紀》預言詩中,這裡「海的城市」,它可能指某國首都,也可能指海濱城市,也可能泛指城市;預言裡說這些城市將會發生大瘟疫。

  第二句「不會停止,直到滿足那為了死者的復仇」,在瘟疫中,宇宙中眾神也在此時清理那些惡徒,而且瘟疫的時間可能較長,「直到滿足那為了死者的復仇」。本詩的後兩句「為無辜被害的正義之士的鮮血,為因誣陷而被凌辱的貞潔婦女」,就是講惡徒所犯下的罪惡和血債。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宇宙的天理,那些參與迫害而不知悔改的人必將遭到天遣。

在《聖經啟示錄》裡,也提到過在最後的正邪大戰和最後的審判裡,神要給被邪惡迫害死的聖徒們伸冤報仇的事:其中6:9和6:10兩節寫道:「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到幾時呢。」;在16:4到16:7的四節中寫道:「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與眾水的泉源裡,水就變成血了;我聽見那管眾水的天使說,昔在今在的聖者阿,你這樣判斷是公義的;他們曾流聖徒與先知的血,現在你給他們血喝。這是他們所該受的;我又聽見祭壇中有聲音說,是的,主神,全能者阿,你的判斷義哉,誠哉。」在《聖經啟示錄》第18章裡,還講了巴比倫大城的滅亡:「他們又把塵土撒在頭上,哭泣悲哀,喊著說,哀哉,哀哉,這大城阿。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他的珍寶成了富足。他在一時之間就便成了荒場。(18:19)」「天哪,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阿,你們都要因他歡喜。因為神已經在他身上伸了你們的冤。(18:20)」;「有一位大力的天使舉起一塊石頭,好像大磨石,扔在海裡,說,巴比倫大城,也必這樣猛力的被扔下去,不能再見了。(18:21)」。

  由此可見,《諸世紀》在本詩中所預言的神為「正義之士」和「貞潔婦女」 伸冤復仇,主要就是為被邪惡所害死的男女「眾 聖 徒」 復仇,而《聖經啟示錄》裡的「巴比倫大城」和《諸世紀》裡的「海的城市」是相關的。趕快離開這罪惡的「巴比倫大城」,以自保吧;現在,本預言詩又具體預言了此城可能的大瘟疫,雖然在這裡只提及了大瘟疫的復仇作用,但是在另一方面它肯定也有舊勢力安排的大規模淘汰作用,那麼每一個還沒有抹去獸印的人,都可能會面臨被淘汰的危險,所以要想在未來的災難裡保住性命的人,一定要按神的旨意「抹去獸印」才行,而想要救國救民的志士也最好根據具體條件及早行動來。

過去有人認為本詩預言的是1665年倫敦疫病流行,但這種解釋與「死神復仇」和「正義之血」卻聯繫不上。

第10紀第60首
我禁不住淚流
  尼斯、摩納哥、比薩、馬爾尼
  全部被滅絕
  在他們身上,我們以血和武器作為新年禮物
  火!地震及水,無力的抵抗!

此詩肯定是預言世界終結時對不潔的人(道德敗壞的人)的大淘汰。

第一行就出現了作者以第一人稱「我」寫下的悲痛心情,這在諾查丹瑪斯所著預言詩中是極其罕有的。他如此毫不掩飾地表達他的悲傷之情,他的擔心和憂慮已足以讓有淚不輕彈的自己「禁不住淚流」,難道災難的到來真的如此恐怖,無法避免嗎?預言家的眼淚讓我們每個人都心驚!詩中的地名全都在歐洲,但顯然可泛指全世界,連預言家都只能灑淚悲嘆「無力抵抗!」了,看來這場滅頂之災真的無法逃脫,人們面對死亡和災難,束手無策!

在世界的最後期,當救世的聖者來世上傳道,呼籲人類正心重德之時,如果有人仍然固執己見、繼續作惡下去,那麼顯然逃脫不了詩中所預言的被淘汰結局。因為這是宇宙運行的最大的規律。

  第四行「用血和武器作為新年禮物」。因此,這場災難有可能是發生在某年新年伊始之時。同時,除了軍隊用各種可怕的武器(核武器及化學武器)互相殘殺爭奪、挑起殘酷的戰爭這種「人禍」以外,未行還出現了各種「自然」現象帶來的「天災」。暗示大自然將發生大變異。所有的苦難一下子降臨在歐洲大陸,成千上萬的生命將被無情吞噬。預言家早已預見到了這場災難的降臨,他為後世的子民揪心,只能黯自淚流。

但在另外的詩中,預言家預言了救世主的降臨,這正是人類的唯一希望。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珍惜這得救的唯一希望。

第4紀67首
英文:
  The year that Saturn and Mars are equal fiery,
  The air very dry parched long meteor:
  Through secret fires a great place blazing from burning heat,
  Little rain, warm wind, wars, incursions.

  中文舊譯:
土星火星一同燃燒之年
  大氣幹燥流星拖著長長的尾巴
  暗火在異常炎熱的季節
  燃燒廣袤的大地
  雨沙風熱戰亂和襲擊

中文新譯:
  那一年,土星和火星一樣熾烈,
  空氣非常炎熱,長長的流星:
  廣袤的大地在暗火的烘烤中熾熱,
  少雨,熱風,戰火,入侵。

  這首詩預言了發生在2006年的幹旱和熱浪襲擊中國四川,澳洲和北美的事。本詩第一句為時間密碼,「土星和火星一樣熾烈」指的是五行為「火土」的一年,2006年是「火土」年的「丙戌」年。

  2006年中國的大旱涉及全國28個省(自治區、直轄市),耕地受旱2.64億畝,1991萬多人出現臨時性飲水難,特別是四川和重慶歷史罕見百年大旱。而澳大利亞境內的幹旱從2001年已持續5年之久,在一些地區,旱情使土地上出現大面積不規則裂紋,給依賴降水的農牧業帶來巨大衝擊,全國每周有4名農民自殺,農民自殺率是全國平均自殺率的2倍。美國、巴西和南非等地均受到幹旱的困擾。在七月到八月,北美遭到熱浪襲擊,至少熱死了225人。

澳洲遭遇百年來最嚴重的幹旱,很久沒有下雨,造成河道和湖泊幹涸,使得一個50年前被淹沒的農業小鎮卻因此得以重現人間;這個小鎮因1957年興建大型水力發電工程,其中包括「尤坎本」人工湖、7個發電廠和16個水壩,小鎮沉入了30米深的水底;由於幹旱,「尤坎本」湖如今已經縮減到正常面積的1/10,使得被淹沒的小鎮露出水面;由此可見2006年幹旱的嚴重。

  本詩第二句說的「長長的流星」,預言了2006年新發現的斯萬慧星Comet 2006 M4(SWAN),它在6月分被發現,長長的划過天際,到2008年10月份突然爆發了三次,亮度由6等升到4等。本詩第四句說的「熱風」,預言了2006年澳洲赤道以北部分地區在3月份卻遭遇了90年來最強烈的熱帶氣旋拉裡。第四句說的「戰火,入侵」預言的是發生在2006年最熱的七月和八月份的第二次黎巴嫩戰爭。

過去許多人都認為這首預言詩講述了世界臨近末日時出現氣候的異常,發生罕見的旱災、大火災、熱風等自然災害,人們幾乎要發瘋,不斷發生暴動、戰爭。

這確實是當今的世界狀況。如果人類認為今天的這種狀況還不算明顯的話,那麼恐怕會出現更強烈的災難。神一定會讓人類認識到這是對人類背離神的懲戒。

有人說諾查丹瑪斯說得太嚴重了。如果人類還嫌災難不夠的話,也許更嚇人的事情還在後頭呢。

第10紀第67首
大地震在五月發生
  土星令山羊、水星木星聚牡牛
  金星據巨蟹、火星連處女
  鵝毛大雪漫天飛舞

此詩預言的大地震會發生在哪一年?是中國的汶川大地震嗎?
第一行即己醒目地標誌出大地震將要發生的月份。不管會在哪一年出現這種可怕的地震,光是預言家那毫不置疑的肯定語氣,已讓人們發驚。接下來,用了詩的一半的篇幅去詳細描述占星術中天體、星座的布列位置,對於不太了解占星術的人來說,這是一團很難解開的迷,但那些精通天文、占星的人士,只須費點兒心思稍稍演算一下,一幅異常怪誕的星座分布圖就會躍然紙上,按照這樣的星座就可以推算出發生5月大地震的年份。
 
第9紀第81首
英文:
  The crafty King will understand his snares,
  Enemies to assail from three sides:
  A number of strange tears through whooping cough,
  The translator failing will come to be risk.

  中文舊譯:
狡猾的國王知道他的陰謀
  敵人三面夾擊
  戴頭巾者不可思議的淚流如瀑布
  翻譯者的名聲掃地

中文新譯:
  狡猾的國王知道他的陷阱,
  敵人將從三方攻擊:
  著急的咳聲中大量的淚水,
  翻譯的錯誤將是危險。

  本詩後兩句的英文重新翻譯: 第三句中法文coqueluches 最相近的詞為coquelucheux是百日咳的意思;第四句中法文Lemprin查不到,本人認為應是L』emprin,所以近似採用L』emprise的意思。

  《諸世紀》的942首預言詩中只有兩首詩裡提到了「陷阱」這個詞,一首是第3紀第40首,另一首就是本詩。本詩主要講萬能的神知道後人在很長時間裡對預言詩中邪惡之獸的陷阱沒有注意,造成翻譯的錯誤,特此專門用本詩加以提醒。

  第一句「狡猾的國王知道他的陷阱」是說恐怖大王(邪惡之首)故意設下了這些陷阱,以便通過諸如地震、洪水、瘟疫等等「天災人禍」使更多的人為他陪葬。第二句「敵人將從三方攻擊」,表面上是從「三方攻擊」留一方設陷阱,可是那樣的話,設陷阱的是國王,攻擊的卻是敵人,意思不太通;其實,這裡的「三」字還是指「老三」這個邪獸,他是反基督者,是人類的敵人,想用這些陷阱危害全世界。

  本詩後兩句,萬能的神看到後人翻譯的錯誤,使大家根本不知道邪惡之獸的險惡用心,很多人會為邪惡陪葬而流下了眼淚,可見神希望這件事被揭示出來,希望人們在最後能夠清醒不再盲目地跟從邪惡,能夠在那些災難中不被淘汰。其地如果繼續作為邪惡的中心,繼續迫害基督,遲早可能會有各種災難臨頭,因為做惡太多總會有報應要來的。希望還有良知的人趕快行動起來,懲辦兇手,也呼籲那些不願意給邪惡做陪葬的人,趕快行動起來,使自己身上的獸印抹去,才有可能在將來的災難中保命;清醒吧!還有良知的人,千萬不要辜負神佛慈悲的淚水,時間不多了。

  邪惡之獸,邪惡之首,666是獸的數目,大淫婦,巴比倫;那麼,很顯然,《聖經啟示錄》裡那個「巴比倫的大城」很有可能就是此地了,那個「巴比倫的大城」在最後審判前的命運,《聖經啟示錄》都有一些描述:
  「啟示錄17-18:你所看見的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
  這是說大淫婦中心所在地,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巴比倫的大城」。
  「啟示錄18-1: 此後,我看見另有一位有大權柄的天使從天降下。地就因他的榮耀發光。」
  「 啟示錄18- 2: 他大聲喊著說,巴比倫大城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或作牢獄下同)並各樣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
  「啟示錄18- 3 :因為列國都被他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的君王與他行淫,地上的客商,因他奢華太過就發了財。」
  「啟示錄18- 4 :我又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他一同有罪,受他所受的災殃。」
  「啟示錄18- 5: 因他的罪惡滔天他的不義神已經想起來了。」
  這些段落是說:因為「巴比倫的大城」 成了邪惡的中心,成了「鬼魔的住處」,成了 「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成了「污穢可憎之雀鳥的巢穴」,所以「巴比倫的大城傾倒」了,不管它現在是多麼的奢華,它就是在奢華中「傾倒」的;但是神又說:「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他一同有罪,受他所受的災殃。」這是神的慈悲告誡:「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可是啟示錄17-18又說:那大淫婦「你所看見的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那麼「從那城出來」其實就是從大淫婦那裡出來;這就是說是神在大喊:你們要從那裡退出來,你們要從那裡退出來。
「啟示錄18- 8: 所以在一天之內,他的災殃要一齊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饑荒,他又要被火燒盡了。因為審判他的主神大有能力。」
  「啟示錄18- 9: 地上的君王,素來與他行淫一同奢華的,看見燒他的煙,就必為他哭泣哀號。」
  「啟示錄18- 10: 因怕他的痛苦,就遠遠的站著說,哀哉,哀哉,巴比倫大城,堅固的城阿,一時之間你的刑罰就來到了。」
  這裡寫「巴比倫的大城傾倒」場景,它和第9紀第83首第三句「大地天空一片混濁昏天黑地」是一致的。
  「啟示錄18-21:有一位大力的天使舉起一塊石頭,好像大磨石,扔在海裡,說,巴比倫大城,也必這樣猛力的被扔下去,不能再見了。」

  如果你知道「巴比倫大城」很可能是此地,那麼這段啟示錄再讀起來就有點怵目驚心。如果過去真的有這樣的安排, 這個「巴比倫的大城」 如果繼續作為邪惡的中心存在, 它可能就是個要消亡的城市。

  那麼也許有人問:怎麼樣能使此地免於這些可能的災難呢?
  如果在這些災難之前從一個邪惡的中心,變成一個福音洪傳的中心,就有可能免於這些災難,這正是我們所盼望的。因為啟示錄18-21裡雖然說了「巴比倫大城,也必這樣猛力的被扔下去,不能再見了。」但是啟示錄17-18裡也說了「你所看見的那女人,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就是說大淫婦「就是管轄地上眾王的大城。」如果我們能在過去安排的這些災難之前把大淫婦解體了,那麼作為「巴比倫大城」的大淫婦已經「這樣猛力的被扔下去,不能再見了。」 

  上文也說了「邪惡之獸的「陷阱」不只一個,其中還有另一個「墳墓」。但它也是大淫婦的一個墳墓。

  無論如何,如果大家都能按神的旨意,那麼即使有些災難可能還會要來,損失卻會減少到最小。

第1紀第8首
英文:
How often will you be captured, O city of the sun ?
Changing laws that are barbaric and vain.
Bad times approach you. No longer will you be enslaved.
Great Hydria will revive your veins.

中文舊譯:
啊 太陽城喲
你幾度身陷囚籠
空洞而野蠻的變法
使你走進了黑暗的時代
從今你再不是奴隸
偉大的亨利你的血管將重新復甦

中文新譯:
啊,太陽之城,多少次你將淪陷?
改變法的行為,野蠻而徒勞,悲慘的日子來臨。
你將不再被奴役,
偉大的法將使你的血脈甦醒復興。

這首預言詩翻譯的關鍵是原文中「grand Hadrie」裡的「Hadrie」是什麼,原來有些人認為「Hadrie」是「Henry」,其實「Hadrie」是法文的「Hydrie」,英文叫「Hydria」,是古希臘的三耳汲水罐,所以這裡「Hydria」也就表示「古老的水罐」,也就是「老水」的意思,我們在第 7紀第14 首的解釋中將要說明,「老水」在中外的預言中就是指「法」。

  本詩前兩句「啊,太陽之城,多少次你將淪陷?改變法的行為,野蠻而徒勞,悲慘的日子來臨」,預言了全面的宗教迫害,在形式上使「太陽之城」的又一次淪陷,同時也預言了「改變法的行為」是十分「野蠻」的,但這種迫害行為是「徒勞」的,最後要被消滅的恰恰是施暴者自己。

  本詩後兩句預言了這個「太陽之城」 「將不再被奴役」,因為「偉大的法將使你的血脈甦醒復興」;隨著人們的覺醒,正統的信仰與文化將得到復興。

這首詩曾被認為是預言亨利四世於1594年結束教派戰爭並復興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