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查丹瑪斯對當今時代的準確預言(10)

第十章 預言法輪功創始人

當世界到達最後時期,當災難頻繁,特別是邪惡舊勢力給人類帶來毀滅性的劫難即將到來之際,幾千年來人們一直傳說的、等待的、盼望的救世主――中國大預言中所說救世的大聖人,終於到來了――

第4紀第99首
英文:
  The valiant elder son of the King's daughter,
  He will hurl back the Celts very far,
  Such that he will cast thunderbolts, so many in such an array
  Few and distant, then deep into the Hesperias.

  中文舊譯:
公主的大兒子勇敢的人
  將凱爾特人打到很遠的地方
  他可操縱雷電
  同行者成群結隊
  行至不遠處又折頭向西
  向著更遠的深處
中文新譯:
  公主的大兒子,勇敢的人,
  他將凱爾特人投回到很遠的地方,
  他能發出無數陣列的雷電,
  由近到遠,深入西方。
  
這首詩預言了人類里將有一個“公主的大兒子”,他將有種種神力,“能發出無數陣列的雷電”,其實他就是一個神,一個在人間的神。

那麼,人類里哪一位“公主”的大兒子有這種神力呢?從來沒有哪一位公主有過這樣一個兒子,所以也就沒有人能破譯這個預言。其實,這首預言詩里的“公主”根本就不是指人,它指的是個地名;所以這裡預言的“公主的大兒子”,就是出生在這個地方,在家中排行老大的,他就是一位在人間的神,他在人間創造了許許多多的奇蹟。

他就是出生在吉林省公主嶺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

在《諸世紀》預言中的神的體系,是用希臘神話或著羅馬神話中神的體系來表示的,在這個體系中,希臘神話的宙斯也就是羅馬神話中的朱庇特(Jupiter),是最高的神,宇宙的主神,他的武器就是雷電,是掌管雷電的神。那麼這首預言詩說“公主的大兒子” “他能發出無數陣列的雷電”,就是說他是在人間的宇宙主神。

第五行詩“由近到遠,深入西方”指的是他的傳道和影響由近到遠,最後到達西方,包括美國。   

第5紀第79首
英文:
  The sacred pomp will come to lower its aisles,
  Through the coming of the great legislator:
  He will raise the humble, he will vex the rebels,
  There is no emulator on the earth

  中文舊譯:
在雙翼休息之時神聖的盛典來到
  偉大的立法者登上舞台
  他從卑賤平步青雲
  使叛徒困惑不已
  與他匹敵之人
  世上難以再現
中文新譯:
  在神聖的輝煌中,他來了,放下天國的走道,
  偉大的立法者到來了:
  他將使謙遜者昇華,使反法者困擾,
  地上無人可以和他相提並論。

本詩第一,四句英文翻譯中把法文原文的“aisles”還原,把法文“aemulateur”直譯為“emulator”;原來的英文翻譯往往因為“意譯”過度,失去了法文的原意,從而使預言被曲解。

這首詩準確地預言了“立法者”救度宇宙眾生。而立的這個“法”並不是人間的所謂普通法律,因為本詩第一句已經指出,這個“法”是“神聖(sacred)”而“輝煌壯麗的(pomp)”的,並且它放下了“神聖” 而“輝煌壯麗”的“走道(aisles)”,所以這個“走道”我翻譯成“天國的走道”,其實就是一條真正由人通向神的走道。

我們知道英文的“aisle”是“通道”,有時指“門廊”,本詩用的是複數,指的是通向神的世界,通向天國的“大門”;對於救度眾生而言,能否免於最後的淘汰,能否有進入未來的機會,也是一樣,即要通過這個“大門”;那麼這裡用複數的“aisles”,就是表示敞開了所有天國的大門,而且開的已經沒有門了,這種機會是亘古未有的。

本詩第三句中“將使謙遜者昇華”,是說那些虛心接受的人,他就將會得到身心和道德的“昇華”。而句中的“使反法者困擾”,也指明了那些反對正信者最終不會有好的結果。

正是因為以上原因,本詩第四句才說“地上無人可以和他相提並論”。就從這一句中,也完全可以斷定,這首詩是預言“基督”(救世主)的。因為世間的任何人,無論其在歷史上多麼偉大,都不能擔當得起這一句話:“地上無人可以和他相提並論。”

過去有人認為本詩又是在預言法國的拿破崙,其實不是的,拿破崙還承擔不起那麼高的評價。

第3紀第2首 
英文:
  The divine word will give to the substance,
  Including heaven, earth, gold hidden in the mystic milk:
  Body, soul, spirit having all power,
  As much under its feet as the Heavenly see.

  中文舊譯:
神的聲音清晰地響在耳邊
行為神秘活動於天地之間
肉體 心 精神都堅不可摧
天地萬物他踩於足下
仿佛他的座墊

仿古漢語譯法:
理之聖音諭人神。
玄修金剛天地存。
身靈心法堅正念。
高聳大穹宙宇尊。

中文新譯:
  神聖的言語傳給所有的物質,
  包括天國,大地,和那些看不見的神秘銀河裡的諸神金身:
  身體,靈魂,精神都有無比的力量,
  即使從天國看去,天地萬物也都在他腳下。

本詩英文翻譯除了將第一句的“substance”還原,沒有其它任何改動。對於這首預言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預言了偉大的神的到來,原來此詩的中文題目就叫“宇宙之神到來了”,然而卻沒有人能夠完全讀懂這首預言詩描繪的偉大的神有多偉大,那“神聖的言語”有多偉大。

這首詩的前兩句“神聖的言語傳給所有的物質,包括天國,大地,和那些看不見的神秘銀河裡的諸神金身”,這裡“神聖的言語”指的是宇宙主神,為宇宙眾生眾神眾物質講述宇宙最高的根本的大道,而宇宙中眾生眾神眾物都在傾聽他“神聖的言語”,包括那些各個天國上的眾神眾佛,包括地上的眾生,還包括在深邃的宇宙中無數“看不見的神秘銀河裡的諸神”。這裡的“gold hidden in the mystic milk”,可不是什麼“藏在神秘牛奶里的金子”,因為西方人叫天上的銀河就叫“the Milky Way ”,而神的身體是金的,英文中“金”和“神”的讀音近似,所以這句就翻譯成“看不見的神秘銀河裡的諸神金身”。

這首詩的後兩句預言了來宇宙主神的偉大,其中說到“身體,靈魂,精神都有無比的力量,即使從天國看去,天地萬物也都在他腳下。”這裡“身體,靈魂,精神都有無力的力量”是說這個宇宙主神的神力在宇宙中無與倫比,而他的神體巨大無比,“即使從天國看去,天地萬物也都在他腳下。”我們知道給予諾查丹瑪斯《諸世紀》預言神啟的神是“在蒼穹中的第八層天體,位於那裡的萬能的上帝”,這個神所在的層次已經在“大七數”所含的宇宙層次之上了,可是這個神卻說未來拯救宇宙的宇宙主神是如此偉大,即使站在天國世界的神,比如站在“極樂世界”的如來佛,當他們仰望這個宇宙主神時,“天地萬物也都在他腳下”。

這裡說到的宇宙主神的偉大,已經是人無法想像的了,對宇宙主神而言,“天地萬物也都在他腳下”也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其實,對於宇宙眾生而言,拯救宇宙並使宇宙新生的宇宙主神,其偉大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這裡只是借著500年前的《諸世紀》預言中神的啟示,在一定程度上做了描述而已。

這首詩預言了救世主的降臨。在世界末期的戰爭之後,他引導世界進入新時代,創造一個比現在世界更美好的世界。

人們千古以來所盼望的救世主終於到來了,可是不知道人們還能不能認識他啊。他不會在自己的額頭上寫著自己是救世主的大字,他也不會以神通大顯的方式降臨人世,在世間他還可能受到種種的批判或者迫害,如當年耶穌遭遇到的情況那樣,就看人能不能認識了。能不能認識,全憑悟性。能認識者將得大福份,錯過機緣者,將後悔終生。

第7紀第14首
英文:
  He will come to topography to expose the falseness,
  The (water)urns of historic significant will be opened
  Sect and holy philosophy to thrive,
  black for white and the new for the old.

  中文舊譯:
  他從偽地誌中走來
  掘開墓的遺骨
  分派 神聖的哲學家向著繁榮
  以黑代白以新替舊

中文新譯:
  他來到地上,使不真和虛偽的一切曝光,
  將古老和不朽的水罐打開,
  教派和神聖的哲學將繁榮,
  白變黑,舊變新,年老變年青。

這首詩預言了在世紀的末期,救世主以傳道聖者的身份來到人間,贏得了億萬人的信仰,並產生了很多奇蹟。

本詩第一句“他來到地上,使不真和虛偽的一切曝光”,預言了聖者傳出的正道,使社會上一切“不真和虛偽的”東西,相形見絀而“曝光”,包括那個自吹偉大的反基督的“恐怖大王”。

本詩第二句中“古老和不朽的水罐”是什麼?我們可以先看看中國的相關預言,因為《諸世紀》的預言不但與《聖經 啟示錄》有著一致性,她甚至和中國的古代預言中關於近代和現代的預言都是一致的。

在中國明朝,劉伯溫做《燒餅歌》的預言後,和皇帝朱元璋還有一段很有名的對話,我們這裡引用一部分:

溫曰:不敢盡言,海運未開是大清,開了海運動刀兵,若是運運重開了,必是老水還了京。

帝曰:老水有何麼?溫曰:有有有,眾道會下引進修行,大變小,老轉少,和尚到把佳人要,真可笑來真可笑,女嫁僧人時來到。

帝曰:你因何說道字?溫曰: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鬥,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後勒封八十一劫。

我們看這裡:“海運未開是大清”指清朝在門戶開放之前是穩定的;“開了海運動刀兵”指清末以後列強入侵中國,打開了清朝的門戶,此後戰事連綿;而“運運重開了”就是指中國徹底開放對外貿易(包括開始入世談判等等),到了這個時候,劉伯溫預言說“必是老水還了京”。那麼朱元璋問:“老水有何麼?”,劉伯溫忙說“有有有,眾道會下引進修行,大變小,老轉少……”

這裡預言的關鍵就是要知道“老水”是什麼?從劉伯溫回答“老水有何麼?”的問題說到“眾道會下引進修行”,我們可以推測“老水”與“修行”有關。其實劉伯溫預言中的“老水”和《諸世紀》這首預言詩第二句中的“古老和不朽的水罐”是完全同一個事情,“老水”就是“古老和不朽的水”。那麼,“老水”究竟是什麼呢?“老水”就是“法”;因為“老水”就是過去的水,而“法”字是由三點水和一個“過去”的“去”字組成,並且“法”是“古老和不朽的”。

這樣,在《諸世紀》預言的一些預言詩里有關於“水罐”(urn)的詩,如果這個“水罐”是特指的單數,一般指水災,這種情況我們在第2紀第81首,第8紀第29首和第10紀第50首已經見過;如果這個“水罐”用的是複數(urns),那麼就可能指的是“三點水”的“法”。

知道了本詩第二句“將古老和不朽的水罐打開”是指聖者傳出了道和“法”,那麼第四句“白變黑,舊變新(black for white and the new for the old)”就很好理解了,它就是劉伯溫說的“大變小,老轉少”,就是指聖者在世間給世人創造了許多奇蹟,包括使他們的身體發生奇妙的變化:“年老變年青”,白髮可以變成黑髮。而第三句“教派和神聖的哲學將繁榮”則是指聖者開創的“神聖的哲學”將吸引數千萬人學習的繁榮景象。

劉伯溫的預言說到:“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鬥,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後勒封八十一劫。”就是預言當未來佛之時,天上的佛道神以致更高層生命都要下來接受同化,因為這是宇宙新生的唯一希望。

過去一直認為此詩預言的是1799年,法國國民議會變革舊的行政區劃,當然這種解釋不確切。舉例來說,作為有正統觀念的預言家來說,是不會象那些革命者那樣把傳統地誌看作是“偽地誌”的。

第3紀第94首
歷經五百多年世人方注意
  他的存在是那個時代的榮譽
  偉大的啟示在瞬間產生
  同世紀的人得到巨大滿足

這首詩預言了世界最後時期救世主的降臨。
這首詩同紀三第2首預言詩一樣講述了從宇宙中來了一位救世主。從詩意來看,這位救世主是來拯救人類的生命和靈魂的。

“五百年以上”的意思是很清楚的,中國歷來就有“五百年出一聖人”的說法,從孟子時代就這樣說了,劉伯溫的預言詩《燒餅歌》中也有“五百年間出聖君”之句。

根據研究,救世主現在已在世上,只要用心了解世界狀況,一定能知道做末日審判的救世主是誰。

當這段偉大的歷史過去之後,人們就會知道救世主的存在是這個時代最大的榮譽。他將使這個時代的人類獲得最大的福分,將使所有心存良知正念的人得到莫大的滿足。 

第8紀第27首
英文:
  The auxiliary way, one arch upon the other,
  Many deserted except for the brave one and his genet.
  The writing of the Phoenix Emperor,
  seen by him which is (shown) to no other.

  中文舊譯:
備用之道,橋的一邊拱形門
  搭在另一邊上
  窺視著勇者以及他的“祖內”的路•皮伊
  不再受人關注
  菲尼克斯的皇帝之著作
  他自己或是他人都無法見到
中文新譯::
  走在便道上,一道拱門接著又一道拱門,
  許多被荒廢,除了勇敢的人和他的小馬,
  鳳凰皇帝的文字,
  不是別人,正被他自己看到。

本詩第二句原文的“muy”是西班牙語”許多”的意思,原來的英文翻譯把它誤為地名,現將其還原。

這是《諸世紀》預言中比較難理解的一首詩,它準確預言了某一個時候,主神以聖人身份雲遊來到一個皇家陵墓,這就是位於河北省的遵化境內的清東陵,是中國清王朝主要的帝王后妃陵墓群。

說這首預言詩比較難理解是因為後兩句“鳳凰皇帝的文字,不是別人,正被他自己看到。”一般人不易理解。這裡“鳳凰”是指古代帝王的后妃們,這兩句說的是:清朝一個皇帝的文字書法,被這個皇帝本人看到了;其實這裡說的是,清朝一個皇帝的文字書法,被這個皇帝轉世後的本人看到了。

我們再來看看這首預言詩的前兩句。第一句:“走在便道上,一道拱門接著又一道拱門”,中國的古建築,尤其是陵墓,都喜歡用拱門,所以一路上“一道拱門接著又一道拱門”。第二句:“許多被荒廢,除了勇敢的人和他的小馬”,是描繪了除了看守陵墓的人外沒有多少遊人。其實這第二句還包含了兩個故事,當然從500年前諾查丹瑪斯的時代看就是兩個預言了。一個是為什麼說清東陵“許多被荒廢”?因為民國時期的軍閥孫殿英在1928年曾經盜掘清東陵,當時軍閥部隊以野蠻手段用七天七夜的時間大肆盜掘東陵文物,這次盜墓使孫殿英獲得了“東陵大盜”的名聲。另一個故事就是本句中“勇敢的人和他的小馬”,指的是康熙陵的最有名的守陵人,也就是康熙的皇十四子。康熙的皇十四子允哆,是康熙的皇子中最聰明和勇敢的一個,當準噶爾進兵侵擾西藏時,他被任命為撫遠大將軍,主持西北軍務,戰功赫赫。歷史上傳言皇四子胤縝奪嫡搶了本來屬於皇十四子的皇位,成為雍正皇帝,這個傳言的真假不知。不過,雍正繼位後,的確把皇十四子從西北前線調回囚禁於康熙陵,使這個“勇敢的人和他的小馬”為伴在康熙陵度過餘生;而雍正在死後也沒有按“父葬子隨”的規矩葬在清東陵,而是另修了清西陵。

我們知道佛家中有輪迴轉生的概念,其實那首詩中說: “被長久期待的他,將不再(轉生)回到歐洲,他將(轉生)出現在亞洲”,可能是說他在這近500年里沒在歐洲轉世,而是在亞洲轉世;清朝康熙皇帝的“文治武功”當時已經“超越東方的所有王者”;至於真正開始顯示神跡,救度眾生,挽救頻於毀滅的宇宙,這種功德不僅“超越東方的所有王者”,而且超越宇宙所有的神佛。

第5紀第49首
並非西班牙 而是古老法蘭西
  為了震 ^的船 他被選中
  他和敵人進行和解
  這些傳播疾病的敵人 成了他治世的內容

這首詩預言了在宇宙最後時期降世的救世主及其與法國的關係。
本詩預言的是關於世界末斯救世主的事情,而不是指教皇的事情。在本詩中,諾查丹瑪斯預言了1999年後,宇宙中的舊勢力和世上的惡人(恐怖大王從天而降)聯合起來干擾破壞救世主的傳道與濟世大事(詩中說他們是在“傳播疾病”,也就是在毒害世人與眾生),但救世的主神並不把任何人當成敵人,而是希望眾生都能得救,但救世主並不是放任“敵人”的存在,而是把“敵人”當作其治世的內容,也就是說把他們當作救度的對像。

“為了震 ^的船 他被選中”,是說世界演化到最後一步時,整個宇宙都面臨毀滅的危險,世界已象是一艘“震 ^的船”,為了拯救這艘船,“他被選中”,也就是救世的主神被天上眾神選中,委託其下世救度眾生、挽救宇宙的危亡。

這是對救世主降臨的非常準確的預言詩。預言家預言這位偉大的救世主將與法國有著極深的關係,但這點已有所變化。救世的主神下世後,在東方傳道,然後,按天上眾神原來的安排,他本來會到法國,但他選擇到了另外的國家。這不是說預言家預言有誤,而是到世界最後時期,在宇宙的更新過程中,一切都由救世的主神根據情況而定。

過去有人認為此詩是預言有關教皇的事情,其實不是的。宗教發展到今天,連教廷都宣布承認了達爾文的進化論,接受了無神論,而否定了上帝創世和造人的教義,宗教走到了這樣的變異程度,還怎麼能承擔起末世時期救度眾生的責任?又怎能做到把“這些傳播疾病的敵人”當作“治世的內容”?

在當今社會,宗教在人們的心中的地位遠非幾個世紀以前那樣崇高而神聖。科學的發達,使宗教中的一些教義,如上帝知曉一切,上帝能拯救眾生等真理受到了懷疑。所謂的“理性”崇拜成為一種潮流,其中以無神論者為最甚,他們相信無神論,不相信上帝的存在,他們的思想已被毒害,同時也在毒害他人。所有的這些人本已是“敵人”,但不是不可救度,而是最最需要被急切救度的人。 這些人如果有緣分讀到這首預言詩,也應當細想一下救世的覺者無量的包容與慈悲,放棄狹隘而固執的觀念,回歸自己的本性與正信。
 
第5紀第54首:
偉大的男子,從韃靼與黑海那面前來
  一個王者登場
  為了見到法蘭西的領土
  越過阿拉尼亞與阿爾梅尼亞
  在比紹切姆放下帶血的皮鞭

這首詩預言出生於東方的救世主到達西方。

原來有人認為在這一首預言詩中,諾查丹瑪斯暗示了強大的東方將發起一場大的戰爭,並遠征歐洲,直至法國。他們認為第一行中的“偉大的男子”來自“韃靼與黑海”那一面,即東面,當然是中國。本詩最後一行“帶血的皮鞭”讓人聯想到征服歐洲的忽必烈,他揮動長鞭率領蒙古大軍一直打到歐洲的腹地――萊茵河流域。

但這首詩有更準確的譯法,“帶血的皮鞭”正是救世主用來敲醒世人的神杖。在前面的預言詩的破解中,我們已經講了,救世的主,降臨東方傳道之後,原來是被安排去法國的,但由於出現了變化,所以選擇到了其它國家。這就是第三行的詩“為了見到法蘭西的領土”的意指。

第2紀第29首
英文:
  The Easterner will leave his seat,
  To pass the Apennine mountains to see Gaul:
  He will transpire the sky, the waters and the snow,
  And everyone will be struck with his rod.

中文舊譯:
東方走出一位男子
  翻越亞平寧山到達目的地
  遠涉重洋踏雪前行
  鞭笞民眾開始殘暴統治

中文另譯:
一位東方人離開他的家鄉
穿越亞平寧山脈到達法國
他將越過天空、海洋和冰雪
用他的神杖喚醒世人(直譯為“用他手裡的竿子敲打世人”)
中文新譯:
  一位東方人離開他的家鄉,
  穿越亞平寧山脈到達法國:
  他將越過天空、海洋和冰雪,
  每個人都將被他的神杖打動。

這是一首難解但已破解的預言詩。

如果將這首詩看作是講述過去,那麼成吉思汗的遠征歐洲倒有幾分相似。 很多人尤其是外國人都認為這首詩預言了東方軍隊將進軍歐洲,越過義大利的亞平寧山脈,侵入天主教聖地梵蒂岡,第一行“東方走出一位男子”指的是東方人;第二行的“目的地”既指法國同時又代表整個歐洲。但這些都是猜測而已。

實際上這首詩預言了主神來到西方。這首預言詩很早就被破解過,預言的是主神結束了在亞洲的傳道後,來到西方,並在西方的許多國家傳道,傳到了全世界。

《諸世紀》預言常用“月亮”來代表干擾破壞的“舊勢力”,而用“太陽”來代表主神;其中第4紀第30首第一句說到“太陽不想要月亮”,即是主神完全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開始舊勢力安排的是去法國,它們在預言中都說過,可是主神選擇了了美國。

  第10紀第75首第三句提到“偉大的赫耳墨斯”,來形容為人類講述和傳播宇宙神佛之道,而“赫耳墨斯”有一根神杖,用來喚醒世人,所以本預言詩的第四句說“每個人都將被他的神杖打動”,既是預言每一個世人被打動,而他們的態度將決定他們的未來。

紀十第75首
他留在歐洲長久等待不能返回
他還會回到亞洲
來自偉大的赫耳墨斯
他會超越所有東方的君王

這兩首詩其實是珠聯璧合的,描述的是同一個人。預言敘述了一位東方人去了西方,一段時間要留在那裡,但將來還會回來,而且他的威望將會超越君王。前一首(紀二第29首)中的最後一句容易使人感到不解,其法語原文直譯是“用他手裡的竿子敲打世人”,許多預言解譯者在這句都陷入了誤區,翻出各種各樣的曲解之意。其實要準確呈現原意就必須結合著與其緊密相關的後一首(紀十第75首)作為參照。後一首第三句說“來自偉大的赫耳墨斯”。“赫耳墨斯”(Hermes)是希臘神話中的傳信神使,手裡握有一根具有法力的神杖,可以使沉睡中的人立刻清醒過來。 所以“竿子”其實指的是“神杖”,“敲打”的意思不存在,而是通過神杖的法力來喚醒世人。

從《諸世紀》其它一些詩篇里看,這位東方人主持著神聖的信仰。在紀四第31首詩里這位“東方人”被稱作“新聖人(new sage )”,那首詩描述了他與他的弟子,從詩中的“Hands in bosoms”即“雙手在胸前(合十)”我們看出這位東方人是以佛家的形式出現的。這位東方人是誰呢?

詩中說的“越過天空、海洋和冰雪”是說他傳道不受地域限制。“用他的神杖喚醒世人”是說使無數世人的本性被喚醒,人們在世間的沉淪中開始醒悟,在至善的精神指引下開始返本歸真。

後一首詩說“他留在歐洲長久等待不能返回”。同時詩里也提到了“他還會回到亞洲”。最後一句“他會超越所有東方的君王”,此句預示了這位東方聖人在未來將擁有的聲望及影響力。

第10紀第75首
在歐洲不能實現的夢想
  在亞洲卻如願以償
  偉大的海爾梅斯後代――團結的國家
  它超越了亞洲所有的君王

中文新譯:
他留在歐洲長久等待不能返回
他還會回到亞洲
來自偉大的赫耳墨斯
他會超越所有東方的君王

這首詩預言了在“恐怖大王”的迫害下,“基督”(聖者)被離開自己的國家,但還將回來。

過去有人認為這是預言日本的騰飛。在這裡諾查丹瑪斯沒有寫明是哪一個國家。從海爾梅斯這個詞的意思來看,再從海爾梅斯超過亞洲各國這句話來看,他們推定,這裡暗示的是日本。戰後日本經濟迅速發展,被譽為“世界奇蹟”,一躍而成為世界經濟大國,實現了“歐洲不能實現的夢想”。日本人超強的集團歸屬意識,也讓日本成為世界知名的、國民異乎尋常“團結的國家”。日本的經濟優勢,也讓經濟發展水平尚不高的亞洲各國望塵莫及。 其實這種解釋不準確,例如對最後兩句的解釋就不準確,日本發展得再快,也沒有出現可超過東方歷代的君王。

第3紀第67首
英文:
  A new sect of Philosophers,
  Despising death, gold, honors and riches,
  Will not be bordering upon the German mountains:
  To follow them they will have power and crowds.
  中文舊譯:

哲學新流派盛行
  蔑視一切生死金錢
  富貴和聲名
  德意志山脈擋不住
  群集振臂一呼萬人回應
中文新譯:
  一個新興的哲學教派,
  不看重死亡,金錢和名利,
  將不被德國的山脈所阻擋:
  跟隨他們就將有力量和民眾。

以前人們認為這首詩是預言起源於德國的基督教新教改革運動,但是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在諾查丹瑪斯寫《諸世紀》一百年前就已經發生,不需要什麼預言了,何況諾查丹瑪斯是一個虔誠的天主教教徒,對新教改革持保留態度。其實,這是一首典型的“以古喻今”的預言詩,它預言了新的信仰體系洪傳到全世界。

本詩第一句“一個新興的哲學教派”和第 7紀第14 首第三句“教派和神聖的哲學將繁榮”是一致的,而第二句“不看重死亡,金錢和名利”,即看淡一切世間的執著,包括生死,金錢和名利,要把個人名利看得很淡,把個人慾望看得很淡,教人行善積德。

本詩最後一句“跟隨他們就將有力量和民眾”,是說“跟隨” 正義,就是在最後的正邪大戰中站到了正義一方,所以“就將有力量和民眾”。

第5紀第74首
流著特洛伊人的血
  帶著一顆德意志的心
  他登上了高位
  驅逐了邪惡的阿拉伯人
  重新復歸基督教初期的榮光

這首詩應該是緊接上一首,預言了救世主的降臨(即基督的復活)和最後度過迫害、清除邪魔,象當年基督教興盛時期那樣,達到全盛時期。

表面上此詩是預言基督教的復興,但並不是指原來的基督教,而是在世界最後階段由救世主帶來的新的正教。

如前詩所言,阿拉伯人與波蘭人大肆迫害“基督教”,“反基督教”運動席捲世界。但是在此時,一個偉大的人物出現了,他具有特洛伊人與德意志人的雙重優點,成為偉大的領袖,打敗了阿拉伯人,重建了“基督教”,恢復了教會的榮光。

特洛伊即為亞洲的小亞細亞,這個人可能是有著亞洲血統的,統領歐洲其他國家,開展對“阿拉伯人”的反擊,成為正教復興的最有力的領袖。

在這裡我們要明白,“基督”本來就是“救世主”的意思。基督教並不一定僅僅是指耶穌所創立的宗教教。耶穌當年從未講過他是“基督”,他一再講自己的“人子”,即上帝之子。二千年來,人們一直在誤解著“基督”一詞,誤解了“基督教”一詞,而當真正的“基督”來臨時,許多人卻不認識了,不敢承認了。

我們要用心尋找正教啊,因為他是我們得救的唯一希望。

第6紀第70首
偉大的希勒恩 成為世界主宰
  普琉烏路托爾 被人喜愛
  畏懼恐怖 煙消雲散
  對他的讚譽高過雲天
  他 很滿意聖者的稱號

這首詩預言世界將出現一位頗受萬眾愛戴的聖者。

第二行出現的“普琉烏路托爾”是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卡爾五世(1519~1556)的專用徽章圖案的名稱,意為“朝向更遠的地方”。但諾查丹瑪斯並非想說卡爾五世是位聖主,而是預言將有一位受敬仰程度遠遠超過於他之上的“聖者”出現,他的名字叫“希勒恩”。

在預言詩中,“希勒恩”受到的“讚譽 高過雲天”,且被譽為“聖者”,簡直可與基督媲美。

聖人出世,所有的人都應當用心訪求才是。他是救世主,但只滿足於人類中的聖者的稱號。他掃蕩了恐怖毒害,贏得至高的榮譽,開創了一個全新的世界,所有仍具良知本性的眾生都得以過渡到新世界。人啊,應該怎樣對待他的到來呢?

第4紀第31首
英文:
  The Moon in the full of night over the high mountain,
  The new sage with a lone brain sees it:
  By his disciples invited to be immortal,
  Eyes to the south. Hands in bosoms, bodies in the fire.

  中文舊譯:
深夜 月亮掛在高山上
  只有腦袋的年輕賢者凝望著它
  弟子們詢問他
  不滅的存在能繼續嗎
  他雙眼向南
  兩手置胸前 身體在火中
中文新譯:
  深夜,一輪滿月掛在高山上,
  具有獨一無二頭腦的新的聖人在看著它:
  應弟子們的請求,(講述)永恆不滅的真理,
  眼向南方,雙手在胸前,身體在火一般的光焰中。
  
這首預言詩,原來的中文翻譯題名叫:21世紀初,出現創造奇蹟的救世主。一點都不錯,這首詩講的就是這位救世主,“新的聖人”,於2003年的元宵節這一天,“應弟子們的請求,(講述)永恆不滅的真理”。

本詩是第4紀第31首,在時間上承接第4紀第30首中所說的“第十一次了,月亮並不想擁有太陽”;我們現在知道,《諸世紀》預言中“月亮統治的二十年”是指“1992年到2012年”,那麼“第十一次了”就是指“月亮統治的第十一年”,也就是2003年。本詩第一句提到“一輪滿月”,說明這一天是農曆的十五,而第三句則是“應弟子們的請求,(講述)永恆不滅的真理”。

我們再接著分析,本詩第一句“深夜,一輪滿月掛在高山上”非常形像的預言了當時的形勢:“月亮”就是指 “舊勢力”,而“月亮統治的二十年”就是指 “舊勢力”不斷干擾破壞的二十年, “月亮的統治”形像上就是“黑夜的統治”。本句中用“深夜”,“滿月”和“掛在高山上”形像地比喻了在2003年的前兩年,“舊勢力”達到了高峰。

本詩第二句“具有獨一無二頭腦的新的聖人在看著它”,一方面講“新的聖人”是世界上對宇宙唯一清醒覺悟的“聖人”,一方面用“看著月亮”來指明是講有關“舊勢力”的問題。本詩第三句“(講述)永恆不滅的真理”,指明挽救宇宙滅亡命運使其獲得“永恆不滅的”的新生的真理。

本詩第四句“眼向南方,雙手在胸前,身體在火一般的光焰中。” “眼向南方”表明王者風範;“雙手在胸前”打著大手印,“身體在火一般的光焰中”表示巨大能量,象“火一般的太陽”一樣,同時暗指在《諸世紀》預言中與“月亮”相對的“太陽”。

很早之前,學者們通過破解預言,就認識到:這首詩預言在20世紀末或21世紀初會出現一位“偉大的救世主”。

他是一位具有超人能力的聖者,創造了許多驚世的奇蹟。詩中並未回答“弟子們”的問題但“他”的行動即最後兩行所述卻能夠說明一切。

諾查丹瑪斯預言人類將面臨滅亡威脅,“恐怖大王”將從天而降。但人類不會從地球上消失,他預言了一位創造奇蹟的救世主的出現,並告訴後人奇蹟會出現,生命將延續。《諸世紀》中的許多預言一一應驗,世紀末的鐘聲已經敲響,“恐怖大王”或許就在我們頭上盤旋,“救世主”在以何種姿態出現在恐慌的人類面前? 希望得救的人們啊,你們不想用心去尋找自己得救的唯一希望嗎?只要你用心尋找,一定能找到的。

第10紀第73首
  英文:
  The present time together with the past
  Will be judged by the great Jovialist:
  The world too late will be tired of him,
  And through the clergy oath-taker disloyal.

  中文舊譯:
現在與過去
  被丘比利的聖者裁決
  世界讓他感到厭倦
  宣誓聖職在他眼中一錢不值
  中文新譯:
  現在和過去,
  將被偉大的“木子”來裁決,
  由於神職人員違背了神聖的誓言,
  世界(的改變)拖得太久,將會讓他感到倦怠。

本詩的英文翻譯沒有其他任何改動,只是把原文的“Jovialist”還原而已,但是怎麼理解這個“Jovialist”卻是正確破譯這首詩的關鍵。

“Jovialist”來源於“Jovial”這個詞,它有兩種意思,一種常用的意思就是“快活的,高興的”,所以原來的英文翻譯就把“Jovialist”翻譯成了“Joker”,意思是“開玩笑的人”。不過這個“玩笑”開得也實在太大了點,“現在和過去,將被偉大的開玩笑的人來裁決”,只是個“開玩笑的”,這也實在太離譜了點。那麼“Jovial”這個詞的另一意思相當於“Jovian”,指羅馬神話的主神,即“主神朱庇特的”或者“木星的”,這應該是“Jovial”這個詞根在《諸世紀》這首預言詩中的正確意思。我們知道“ist”這個後綴一般表示研究某種學問的人,某某學家等等;象“scientist”是“科學家”,“geologist”是“地質學者”,那麼“Jovialist”就應該是“研究主神朱庇特的學者”,或者“研究木星的學者”。

如果本預言要說的是“現在和過去,將被偉大的宇宙主神朱庇特來裁決”,那麼詩中直接就用“主神朱庇特(Jovian)”就好了,幹嘛要用個“研究主神朱庇特的學者(Jovialist)”呢?因為這個宇宙的最後審判者是要使宇宙重生的神,決定了宇宙更美好的未來,所以和過去舊宇宙的主神還不是一回事,那麼《諸世紀》這首預言詩所含的神的啟示就用了“Jovialist”這個詞來暗示這個宇宙最後審判者的三重特點:

第一:“研究主神朱庇特的學者(Jovialist)”就是“研究宇宙主神的學者”。

第二:“Jovialist”又是指“研究木星的學者”,在中國古代把研究某種學問的最高層次的學者和代表人物尊稱為“子”,所以中國古代有“諸子百家”,“儒家”的代表人物是“孔子”,“墨家”的代表人物是“墨子”,以此類推,“研究木星學問”的代表人物就可以稱之為“木子”,這就是為什麼把“Jovialist”翻譯成“木子”的原因。顯然,這首預言詩所含的神的啟示用“Jovialist”這個詞來暗示這個宇宙最後審判者的姓氏。

第三:“Jovialist”這個“研究木星的學者”,其實就是一個“屬於木星的人”,它暗示了這個最後的審判者“屬木”,出生在五行為木的年份。那麼,綜合以上分析,我們可以斷定,《諸世紀》這首預言詩所含的神的啟示,已經指明了,“現在和過去,將被偉大的人來裁決”,他就是這個宇宙最後的審判者。

本詩的後兩句“由於神職人員違背了神聖的誓言,世界(的改變)拖得太久,將會讓他感到倦怠。”預言了宇宙最後的審判者對於世界最後時期(正邪大戰中)一些神職人員的不正當行為表示失望。

其實,這些話並不只是針對西方宗教的神職人員,也包括東方的佛教道教的“神職人員”,甚至包括那些在天上立下神聖的誓約要下世卻在人海中迷失的過去的神佛們。就像劉伯溫所說的:“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鬥,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後勒封八十一劫。” 這裡說到,“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也有一部分忘記自己當年神聖的誓約,和他們千萬年等待的失之交臂,“不遇金線之路”;那麼部分“神職人員”和下世的諸神,忘記了自己當年神聖的誓約,迷失在常人社會的洪流里,使得“世界(的改變)拖得太久”,就會影響到宇宙更生的進程,使宇宙最後的審判者對他們“感到倦怠”。

第7紀第17首
英文:
  The prince who has rare pity and clemency,
  After peace his great water barrels,
  Will come to change by great jurisdiction of dead
  By great recreating, reign exquisitely.

  中文舊譯:
  缺乏同情心的大公
  死亡改變了人們
  變成了無所不知
  王國在平靜中變得世無匹敵
  不少時候 王國的尊者
  遭受了巨大的厄運
中文新譯:
  那個王子罕見的慈悲,
  和平之後,他偉大的法理,
  他將通過對死者的最後審判來改變世界,
  經過休養和重造,精巧的統治。

這首詩預言了“最後的審判”的情景。

這首詩原來的英文翻譯,由於沒有忠於原文,“意譯”過度,失去了詩文的原意。《諸世紀》的預言詩其實是以法文為主結合其他文字寫成的,如拉丁文,西班牙文,還有英文。比如原文第一句中的“rare”已經就是英文,是“稀罕,傑出,罕見”的意思,可是原來的英文翻譯把“rare” 意譯成了“little” 意思就完全相反了。所以破解《諸世紀》預言詩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要儘可能忠於原文,儘可能用直譯來翻譯理解預言。

本詩原文中最關鍵的一個詞就是第三句中的“cognoissance”,也就是法文詞彙“connaissance”,它的一般詞義是“認知”,所以原來的英文翻譯把第三句譯成“will come through death to change (and become) very knowledgeable.”,意思是“他將來通過死亡變得很出名”,這樣翻譯顯然是不合理的。其實,法文詞彙“connaissance”,在法律專業詞彙里表示“受理權,審理權,審判管轄權”,所以“par mort grand cognoissance” 意思就是“通過對死者的偉大審判”,這個“偉大審判”顯然就是《聖經啟示錄》里預言的“最後審判”,即“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

《聖經啟示錄》
20--11 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也無可見之處了。

20--12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

20--13 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

神的最後審判,一直都是各種有關未來預言的一個中心,都知道最後神會來救世,神會進行最後審判,但是神也好,上帝也好,這個主持最後審判的神將會以什麼面目出現在人間,500年前萬能的神通過《諸世紀》預言已經給出了答案。

本詩前兩句“那個王子罕見的慈悲,和平之後,他偉大的法理”,在《諸世紀》預言中,複數的“水罐” 可能指的是“三點水”的“法”,這裡不過是用了複數的“水桶”來代替“水罐”,“水桶”一般比“水罐”還要大,而且還加上了“偉大”的形容詞。

本詩第三句“他將通過對死者的最後審判來改變世界”,是預言最後審判,並通過讓眾生知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天理,啟發眾生的善念,從而使眾生向善而“改變世界”。

這首詩的第四句“經過休養和重造,精巧的統治”,形容 “精巧”地改造宇宙和其中的眾生,使頻於滅亡的宇宙得到重生,眾生得到救度。英文recreation是“休養,娛樂”的意思,但是字面上它有“recreat”“再造”的詞根,所以我們把它翻譯成“休養和重造”。

以前有人認為本詩預測的是現代美國的國內情勢,但顯然無法解釋詩中的許多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