撣去封塵:瑪雅溯源

時光無情,匆匆的就進入了2012年,在今年人們談論最多的話題就是:在今年年末瑪雅預言中的災難是否有會到來?道德衰敗的人類能否順利進入新的紀元?一連串事關人類生死存亡的問題縈繞在人們的心頭。

那麼今日我們就好好寫一下瑪雅這個令現代人類琢磨不透的民族的來源,從而給身處亂世中的人們以警醒與明示。

首先我們來看看在大陸公開出版的書籍中,對瑪雅文明和來源的記載:“美洲印第安人的祖先是大約3.5萬到3萬年前自亞洲穿過白令海峽到北美大陸的蒙古人種。 ”(引自《地球之最》p135由吉林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出版)“1966年,奎瑞瓜山頂上的一塊瑪雅石碑,向世人們透露了些竟然發生在9000萬年前,甚至4億年前的信息。也就是說瑪雅文明在至少4億年前就已經存在了,可是在4億年前地球還處在中生代,根本沒有人類的遺蹟,……”(引自《消逝的古國》p187頁,吉林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出版)

看罷這些我想起了法輪功創始人早在1997年就說過:“瑪雅人的文化,很多人都說與現在的墨西哥人有關係。其實跟墨西哥人根本就沒有關係,他們只是西班牙和土著人的混血兒。而瑪雅文化是在上一個歷史文明時期的,那個人類已經在墨西哥毀滅了,只有少數人逃離了。但是這個瑪雅文化與蒙古人有直接關係。”(《法輪大法――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那麼今日我們就說說瑪雅人跟蒙古人的關係。

在本次文明的歷史上,逃避迫害而大幅度遷移的有猶太人,被摩西帶領了出埃及,到中東定居;很多的清教徒為逃避來自歐洲當地的迫害,而逃到北美。那麼在歷史的久遠時期,在亞洲大陸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過一段驚心動魄的往事:

咱根據目前人類的接受能力來說此事。其實在更久遠的時期在美洲這塊大陸的本身,在造就這塊大陸的時候上面就有原來在別的星球存在的文明遺物。而且在美洲這塊大陸上文明也是幾經更替。這些太複雜的情況咱都不說,只說在“維基百科”中能查到的最早的蛛絲馬跡:

“在冰河時期,白令海的水面降低,白令海峽成為一個白令海陸橋。考古學家們認為,美洲印第安人的祖先是一些亞洲來的獵人,跟著獸群到了北美洲之後定居。”(來源:維基百科“白令海”詞條)這是人們通過現代的科學手段能知道的。但是,按照現在的科學來推斷:冰河時期,好像根本沒有人呢!而且,冰河時期,就算有人,人能度過寒冷的冰河時期,好像文明程度會極高,那麼他們還打獵幹嘛?就像現在人一樣,居住在大城市的人誰還願意打獵呢?而且既然打獵這個說法值得質疑的話,那麼是由於什麼緣由讓這些具有高度文明程度的人大批的遷移到美洲大陸,並創造出那麼輝煌的文明,而且留給今朝人一連串的謎團等待人們來破譯,來反思今天的歷史?……

要說冰河時期,其實這個概念就不是我們一般認為的總是那麼冰冷,漫天雪冰,毫無生機。不完全是那樣。

在現在亞洲的腹地,中亞靠北邊的地區。此時的人類文明高度發達。因為不同地區神根據不同地區的山川地貌等各種因素造就了不同的人種。亞洲腹地就屬於蒙古人種範圍。那麼在此時,此次文明已經發展到非常高級的階段。他們能達到太陽系內的星際航行,靠冥想移動物體,天文上也十分的厲害,曆法十分的完備。(因不能說太多,這些詳細的都是不能說的。)

此時,神也看到了他們此次文明應該結束了,而且因他們有著完備的曆法和科技,於是就有意點化其中的幾個道德高尚的人,讓其帶著自己所認識的人離開這裡,去到大海的對岸,沿著大陸淌水就會到達一個溫暖的地方安家。

而這裡看似華麗無比、輝煌無比的文明在神的法力下一瞬間就幾乎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幾位道德高尚的人分別帶著各自所認識的親戚朋友、上司、部下等大約二十萬之眾,按照神的旨意離開了在這裡苦苦營造了上萬年的家園!那種難過與悲苦可想而知。但生命的那種生存的本能,讓他們深切的意識到,這裡已經是一種廢墟,要想生存下去,必須離開這裡。於是他們扶老攜幼,一起踏上了種族大遷徙的漫漫征途!
金錢和地位此時已經變得不重要了。因為在遷移過程中,這些幾乎都用不上只有互相友愛才有利於這個種族的生存。因為在現在的北亞地區,當時樹木繁多,野獸也多,當時都是巨大的野獸,比如恐龍之類的。而且因為文明發展程度不同,在這個地區也有一些原始的野蠻部落。

他們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一直沿著海邊向北,在一路上,可以說是歷盡艱險。時而巨大的動物出來要吃他們,時而一些野蠻人要吃他們。外加水土不服和其它根本預料不了的災禍的降臨,隨行的人數在一天天的減少。

當這個部族餘下一萬左右人的時候,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成群的恐龍出現在那茫茫密林之中,其中一個首領看到這些人都長期勞乏,實在無法抗拒這眾多的野獸的侵襲,於是挺身而出,拿著火把在成群的恐龍面前跑過去,意圖引著恐龍朝他來。有十幾位彪悍的小伙一看他能為部族而捨盡自己,而自告奮勇的跟著他舉著火把,把幾十頭恐龍領跑了。後來他們都先後被恐龍吃掉。

餘下的幾位首領見狀,趕緊催促著部族前行。人們含著眼淚又在風雨交加的夜晚踏上了尋找新家園的漫漫旅程……

還有一次,在現今的白令海邊,他們遇到一群野人。此時他們的隊伍只剩下兩千人左右。可見這場遷移之路是多麼的歷盡磨難。那群野人抓去十幾個人要剝皮吃肉。此時一位漂亮的姑娘自告奮勇的跟首領說:昨夜,我夢到我要用我的微笑來挽救我們的族人。於是她毫無畏懼的走到野人那裡,用她那純真的微笑,示意著野人釋放了那些被抓來的人。結果那些野人竟然著了魔似的,真的釋放了那十幾個人。

後來這位姑娘成了整個部族的英雄!

此時的白令海浪高水深,無法過去。望著被海峽隔阻在這裡的族人,幾位首領商議,只有讓神幫助才能順利的度過此劫。於是整個部族開始集體冥想(打坐),用最為虔誠的真心,來乞求神讓他們完成遷移美洲的願望。此時大風颳了三天三夜,他們不為所動。又有大雨下了三天三夜,有的人開始懷疑神。此時出現了霹雷。有的人就在此時被雷劈死了。有的人一見此種情形又有動搖的,後來天降了一天的冰雹。有些人又在冰雹中死去。當暗無天日的七天七夜終於過去了。燦爛的陽光終於露出了它的顏面。不知誰到白令海邊一看,還真有些:斷岸千尺,水落石出的感覺。一些人試著下水,水最深的地方沒胸部。能走過。於是這些餘下的(大約八百左右)人相依相扶的走過了白令海峽,度過了他們生命中最大的劫數。白令海峽雖然走過了,到了美洲大陸。但此時的美洲大陸除了先前存在的文明只留下一些遺蹟之外,幾乎是屬於蠻荒。野獸的經常出沒,水土不服、食物的匱乏等等都是縈繞在這個部族心中的陰影。

歷盡那麼多的磨難而走過來人們,此時深深的懂得了生存所必須要做到的兩點:不折不扣的信神;保持善良純真的本性是多麼的重要。

他們從此就變得十分的善良與和睦,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都首先想到神,想到怎麼敬神。個人之間相處也日益融洽。當他們真正的做到這些的時候,他們發現自己的智慧好像比從前更大了。一代人終老了,另一代人又開始繼承上一代人的志向,建立家園、豐富文明。由於種族的繁衍,逐漸的經過十幾代他們的身影遍布整個美洲,由於中美洲地區他們感覺距離神最近,所以在這裡他們比較集中一些。他們在這裡開創出了令後人感嘆的瑪雅文明。

因為他們當時的文明程度很高,道德也很好,在最輝煌的時候,神就有意讓他們創造出太陽曆。並明確的說明了在地球的現在時期,將要有一個淨化更新期,不好的要淘汰,余者將進入新的輝煌(詳見正見網上的關於“瑪雅預言”的系列文章)並讓到時候的人能準確的算出具體日期。同時也給此時過於迷信於現代科學和進化論的人們以實物證據和文獻記載,讓人們面對著曾經存在的高度文明能夠反思自己的理論和所作所為。

後來這茬瑪雅人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之後,他們的人就被神用很多方式淘汰掉了。只餘下甚少一部分。

後來在1526年,一支西班牙探險隊來到了瑪雅部落(此時的瑪雅已經不是史前的瑪雅人,而是被淘汰之後餘下的瑪雅人,其技術文化、文明水平都不能跟史前的瑪雅人相提並論),好客的瑪雅人派出了一位通譯者,結果這位探險家被瑪雅文化嚇壞了,燒毀了所有的瑪雅典籍。從此瑪雅人就神秘的消失在歷史的視線中了。其實他們應該承擔的與現代文明“對接”的使命完成之後,也就算是該淘汰了,也就到地下或者哪個深山之中,不讓現代人找到他們了。

今朝當我們無論是想到他們那準確的預言還是驚嘆於他們所曾經在天文數學解剖等等方面所創立的輝煌的時候,不能不提及他們那被歲月所塵封的種族遷徙的過程。

生命在艱難中保持一份發自內心而且是雷打不動對神的正信,和對同伴們的善心,那才是一個民族與種族生存與發展的源動力!才是生存之本。

回首望今朝,當這茬人類的道德已經全面崩毀、環境遭受了史無前例的破壞的時候,在歷史上每當遇到此種情況就是該淘汰那些道德很壞的人的時候。那麼如果神要淘汰一大批道德不好的人,那麼要想繼續在這個星球上生存與繁衍,那就是要相信神,敬拜神,互相之間關愛而不是冷漠與落井下石!

2012到了,人能否走過這場劫數,那就看人怎麼對待神,怎麼對待自己的同類了,選擇吧,祝你們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