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記憶 幸福的時光

20世紀90年代初,當時氣功熱已在國內風行了近20年,全國有2400多種氣功門派在各地流傳,上億人參加氣功鍛鍊。氣功界內部也形成了非常錯綜複雜的局面,一些假氣功、偽氣功也在惑亂人間,真氣功假氣功大家也分不清。93年丈夫外派出國工作時遇難,死在任上,那時兒子才8歲。夫妻感情十分好的我,一度陷入極度的悲苦之中不能自拔,精神幾近崩潰,而且平時的一些養身病也隨之加重。家人和朋友們為了使我儘早從痛苦中解脫出來,介紹過不少的氣功叫我去學。我也曾參加過天河體育中心舉辦的全國氣功博覽會,見過那些氣功師當場為病人治病的場景。那些氣功師的模樣看起來比較猥瑣,大多臉黑黑的,自己對他們沒有好感,而且他們為病人治病時病人滿地打滾的樣子我看了極不舒服,所以,我就一直沒去學任何門派的氣功,也許是沒緣吧。

參加師父廣州第三期親授班

1993年4月,法輪功在我所住的城市廣州傳播開來,偉大慈悲的師父來到有著“五羊銜谷,萃於楚庭”的吉祥神話的美麗南國傳功講法,羊城天地頓時生輝。我先生生前的一位戰友早就參加了1993年10月廣州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到了1994年1月,正是辦第三期法輪功班的時候,那對已經得法的夫婦到我家看望我。他們就介紹說,法輪功是一個高德氣功,師父的功夫了不得,現在正在辦班,勸我也去學功。說也奇怪,也許是緣分到了,我馬上就答應了。他們當晚就帶我去窗口買票聽課。

初見師父

當晚趕到廣州總工會禮堂,已經是師父講法第二天了。在開課前,禮堂大門旁邊,工作人員在售《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師父法像和法輪章。我也購了一本《中國法輪功》,正好有看見許多學員在排隊請師父簽名。我也興致勃勃的走過去排隊,一看馬上快到時間上課了,一時心急,就插隊趕到隊伍前面對師父說:“李老師,請您幫我簽個名吧!”本來師父在忙著簽名,聽到我說話,便抬起頭,看著我一眼說:“我手上還有這麼多沒有簽,馬上就要上課了,今天不能簽了。”我近距離看著師父,覺得好像很面熟一樣感到很親切,也感到十分驚奇,師父不但容貌十分慈祥、英氣十足,而且皮膚光滑細膩極了,比嬰兒的皮膚還細膩,根本看不出有汗毛孔,非常紅潤。後來學法(一九九六年北京國際講法)才知道,救度我們的師父與我們的生命來源、生命構成是不同的。當時師父說他有43歲了,但看上去才20多的樣子,長的真年輕。課間那位戰友通過大會工作人員,在師父課間休息時,還是請師父幫我的書籤了名,自己感到十分高興。後來學了法才明白,凡是師父出的書,每一個字都有師父的法身,都具有同樣的法力。早期師父傳法是為了救眾生打開局面,才會滿足初得法學員敬仰之心的需要而不辭辛勞的搞了一些簽名、治病等活動,真是佛恩浩蕩啊!想起來現在我都要掉眼淚的。

我們的座位在樓上,看師父看不太清楚,但師父講法的聲音很有穿透力,每句話都如雷鳴般震撼著我的心靈。當時就感覺師父不完全是在講一般氣功祛病健身的東西,而是由淺入深在講人體修煉,還有關於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宇宙等高深法理。

師父有著無量的大智慧,講法從來不用講稿,出口成章。師父講法都是根據在坐學員不同的接受能力去講,儘量使學員明白,真正能夠得法。師父講法中,十分注意學員的思想活動,有時師父講法會突然中斷,去解釋學員思想中解不開的問題。

師父為我淨化身體

但不知怎麼搞的,我聽了一陣子法就昏昏欲睡呼呼的進入夢鄉,任旁邊的戰友怎麼喊也喊不醒。一連兩天都這樣,平時我在家睡不好,患有神經衰弱症,但在這裡睡的很香。後來師父在《轉法輪》書中作了解釋,師父說:“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什麼呢?因為他腦袋裡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困。”因為我原來還有偏頭痛和神經衰弱症,所以師父要為我調整。

到了第四天,真的很精神,頭也不痛了,腰也不酸了,什麼病痛都沒了,渾身感到有勁了。我對戰友說:“師父說了,修煉要吃苦消業,你們明天不必開車來接我了,我自己騎自行車去就行了。”因為我患有子宮內膜異位症,還有卵巢腫瘤,原來嬌生慣養的,好久沒有騎車了,現在都好了,可以騎車了,而且晚上騎車也不害怕。因家離聽課地點較遠,要騎上50分鐘才行,我們家人都感到驚奇,是什麼氣功這麼神奇啊?!一下子就將人變的這麼堅強了!

師父為學員開天目

後來,師父講到開天目一節時,說幫大家開天目,叫我們大家伸出手,看看有不有法輪在手心轉,有的人說看見了,有的人說沒看見。我當時是沒看見,但感到手心很發燙。但到後來我看見了師父頭上有一根巨大白色透明光柱直通屋頂,剛開始還以為劇場給師父打了追光燈,自己還真的跑到樓下舞台前去看,並沒有打頂燈。問別的學員,都說我開了天目,是看到師父的功柱了,因為還有許多學員也看到了師父的功柱,只是顏色是金色透明的。

師父在最後一天講完法後,說要幫學員清理身體。師父令全體學員起立,教大家跺腳,先跺左腳,後跺右腳,接著再兩個腳連續跺。當時我好像看見,當大家跺腳時,被師父清理了不少的黑氣病氣,還有不好的附體等害人的靈體,就像骯髒的垃圾一樣從每個人的身體上散落下來。還看見每個學員周圍都有好幾個師父的法身在忙碌,幫學員清理身體,下修煉的一切氣機,在學員頭頂,身上安裝什麼設備,好像是安鼎設爐、採藥煉丹一般。

師父為學員付出的太多太多

在第三期學習班期間,講完課後師父在講台上打大手印,大家覺得很漂亮,很好看,也想學。師父便開示說,這是跟宇宙層層眾生講法,要大家不要執著!

參加師父幾天學習班後,自己好像脫胎換骨一樣,人完全變了樣,一是身體被淨化了,人一身輕沒有病;主要是精神好起來,臉上的苦悶與惆悵統統一掃而光,心裡充滿了喜樂。雖然,當時許多內容一時聽不明白,但感到這個師父太了不起了,講了這麼博大精深的一個理,自己原來苦苦尋求想不明白的問題:人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人來世間的真正意義是為了什麼?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苦難?師父在講法中都作了解答:人的真正生命是從宇宙高層來的,人來世間的真正目地不是為了當人,而是為了修煉,為了返本歸真。自己好像自己被什麼神奇的力量炸了一下,腦袋好像開了竅一樣開始覺悟,感到整個人都空了,什麼喪夫之痛,什麼人生苦惱都消失了,心裡暖暖的充滿光明,有說不出的喜悅。因此自己暗暗發願,一定要跟著師父好好修下去,真真脫離人間苦海,回到天上自己真正的家園。

後來聽到一些老學員談到,師父辦法輪功親授班,事先都要打出許許多多的功,還要打出大法輪布場。師父還要打出許許多多的小法輪為學員清理身體,調整身體。還有師父的法身,為學員做很多事情。當那些功回來時,都是被污染的,還要洗功。師父當時講:那些功回到身上時,感到很累,我當時聽到後心裡很難過。還有師父全國到處辦班,生活非常艱苦,一般都是吃方便麵和快餐。在過去的修煉中,師父都是由弟子供養的,弟子要用最好的東西供養師父。而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卻從不要弟子一分錢,只要人們一顆向善的心。記得《瑞士法會講法》中說道:我不只是為你們,我為所有的生命操盡了心,我為所有的生命幾乎耗盡了我的一切。”“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我這個當師父的做這件事情,你們也得珍惜呀!你們一定要好好修,不要錯過機緣。”現在想起來,弟子怎麼做都難以報答師父的救度之恩哪!

參加師父廣州第四期傳法班

1994年7月19日至27日,師父在廣州這舉辦第四期法輪功學習班。這次辦班的時間,正值是我8歲兒子放暑假期間,我就給他也買了票,一起來聽師父的講法。因為我早早去買票,所以座位很靠前,兒子在樓下第一排,我在樓下第二排,這樣看師父看的很清楚。後來主辦單位(省氣功協會)要我們讓座給一位省裡的高幹,我們就帶了一張小板凳給兒子在走道上坐著聽課。

師父講的是高層次的大法

師父這次講法好像與前一次有點不同,第三期班師父以氣功的形式講法,還講了很多佛教故事,這次就不同了,師父一開始就講真正往高層次帶人,是來度人的,是系統的講法。師父說,前幾期我們廣州的學員,好像都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後來我就把他們的大腦炸了一下,現在他們都聽明白我說什麼了。因為剛開始時很多學員都不知道師父傳的是宇宙大法,是真正的佛法,許多人都是抱著來治病,開天目,或者來聽聽理論等等的想法走進來的,後來大家都明白了怎麼回事了,知道如何去修煉自己,如何去提高自己的心性。

當時是夏季,禮堂人多很熱,有些學員上課時在扇扇子。師父教大家要懷大志而拘小節,叫學員不用扇扇子,說心淨自然涼,會感到有一股清涼的風。還告訴大家起來時凳子不要弄得啪啪響,大家上課不要遲到,遲到會影響別人聽課的。師父的諄諄教誨,如涓涓溪流,現在回憶起來還猶如在耳旁響起。

師父遙治好了母親的心臟病

這次學習班上師父又給大家清理身體,叫每人想到一種病,然後聽師父口令跺腳去掉它。師父喊口令,“啪!”大家跺的很整齊。這時師父聽說台下有的人還沒想好,就說咱們再來一次,“啪”的一聲,大家又整齊的跺下去。師父後來說,老學員注意了,今天你們占便宜了,你的身體已經給清理了,可以想想你一位親人的病,今天我給他們祛病。我馬上想到我的母親有嚴重的心臟病,師父問,想好了嗎?學員答,想好了,一瞬間,師父說,好了。後了回家我同我的母親講這件事情,我母親說那天晚上真的感到心臟部位有些異樣,像有光閃過感到心裡很熱很熱,後來去醫院檢查心臟病真的好了。所以母親也下決心要同我一起來學大法,後來還將大法洪傳到老家,當了當地法輪大法輔導站的站長。

師父為我兒子加持功能

當上了3、4天課後,師父在課堂上還叮囑學員寫心得體會,因為自己感受很深,寫了長篇大論的體會文章,在師父課間休息時,帶著8歲的兒子上到舞台右側,見師父在靜靜的坐著,我走過去輕輕的說:“李老師,我寫了一篇心得體會,想請您看看。”兒子很積極,連忙遞了過去。師父還很開心的在兒子的頭頂上摸了幾下說到:“這小伙子,不錯不錯。”後來,才知道是師父給兒子灌頂加持了功能。原來兒子讀書很笨,還老生病。後來身體變的很結實,讀書也很聰慧,一直是班上的尖子生,被保送到重點中學。而且,兒子平時在學法中談論體會時,對大法的感悟很深,像個小大人,而且心性守的也很好,小小年紀,能吃虧不計較,性格寬厚穩重。後來在我被迫害的入牢籠時,他一個人生活讀書,無怨無悔,還考上了重點大學,後來還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的研究生。

師父,謝謝您!

後來課堂上教功時,師父還特意從台上下來,走到我的身邊,幫我糾正煉功動作,當時心裡就有一種莫名的感動,好想哭的感覺,有一種師父終於在芸芸眾生之中找到了有緣的弟子了一般。當晚就夢到師父的身體十分神聖高大,像高山一樣,自己是師父身上的一個淘氣的小小嬰孩,是拽著師父的汗毛下三界的。當時看到三界的最上層,歷史高層空間那些來救度人的佛道神很多,他們為了救度這件事天天開會,還爭論不休。好像在爭地盤,說地球那塊地域是他們的人種呆的,那些人是他們要救的。他們好像還阻攔師父下三界,說三界有他們救度就足夠了,用不著師父這麼高的神來救度。他們哪裡知道,師父要做更大的事情,正宇宙的法這樣大的事情。因為是初學大法懵懵懂懂的,搞不明白這個夢是什麼涵義,也沒怎麼在意。到後來深入學法修煉才弄明白,能在這個特殊時期得法修煉之人與師父是何等大的緣分啊!在天上都是與師父簽有誓約的,是助師正法來的。所以,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何等的榮耀,其責任又是何等的重大啊!

這一段與師父相見得法的時光,是我人生中最最幸福的時光。後來哪怕是遇到巨大魔難困苦,都沒有放棄修煉而堅定的走了過來。現在大陸的修煉環境還不是很好,做三件事也很不容易,但只要心中想起師父,就會感覺到天涯不遠,歲月不寒,心裡充滿了光明和智慧。千言萬語,萬語千言,難以表達弟子對師父救度之恩的無限感激,記得有一首歌叫《師父,謝謝您!》,這首歌真正表達了我們大法弟子的真實心境。歌詞是這樣的:“法輪大法照我心,溫暖又光明,叫我學會真、善、忍,做好人。師父啊,謝謝您,帶我回家,師父啊,跟隨您,返本歸真……”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6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