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天空:參加師尊講法班另外空間所見

從兒時起很少與同齡人玩鬧,只是喜歡讀書,在我閱讀的各類書籍中有些是佛道兩家的經書,其中的內容引發我對人生的長久思考。在大一下學期,我買了一本氣功雜誌,封面有師尊打坐的照片,雜誌內容有對“法輪功”功理功法的簡單介紹,看過後,產生濃厚興趣,於是按照雜誌上刊載的動作圖譜自學起來。煉了動作後,感覺全身發熱,身體脹脹的、精力充沛,覺得這功法很不一般。自學自煉時,有時會看到頭頂有一根金色光柱直通天際。

後來得知師尊要來哈爾濱傳法,我趕緊提前1個月預定了傳法學習班的門票,同時還發了一張塑封的學員證。

1994年8月5日,參加學習班的第一天,早早來到師尊傳法會場——飛馳冰球館,因為哈爾濱將要舉行亞冬會,所以會場西部正在施工擴建,並用五彩布遮擋施工現場。我的座位是南側中部,參加學習班的學員陸續到來,約有四千人左右。突然聽到入場通道周圍響起雷鳴般掌聲,一個高大身影出現在會場中,我見到師尊面容親切而又威嚴,頭髮烏黑,登上講台,調試好麥克後,開始講課。隨著師尊深入淺出的講解,我豁然明白了有生以來思考的所有人生問題。據參加學法班前了解的修煉常識,人要修成佛,在一些法門中,少則幾生,多則十幾生,還要出家修行,才有可能解脫三界輪迴之苦,而法輪大法修煉,不用出家,在常人世俗一世即可修煉圓滿,證悟佛果,這可是萬載難遇的機緣。

每天講課時間是下午18:00-20:00點,因為是放暑假,我向學校申請住校,校方把沒有回家的男生都集中在一個大寢室中,每天我騎自行車來聽法。

第一天聽師尊講法明確了“法輪功”是真正修佛大法,近四千人的會場中,鴉雀無聲,只有師尊慈悲的法音迴蕩,聽法時感覺身體不斷有涼氣、涼風向外排,身體越來越輕鬆。師尊講完法,由一位男學員在台上示範動作,師尊下場糾正學員動作。回到寢室後,又複習了一遍第一套功法,倒頭就睡著了,第二天很早醒來,頭腦異常清醒。

第二天,師尊講開天目,我就感覺頭部發脹,發麻,接著眼前出現了一個彩色螢幕,一些影像信息反映出來,師尊后來講到的一些功能現象狀態在我的身上都有所反映。但是最讓我驚訝的是,在場絕大多數聽法學員根本沒在常人空間聽師尊講法而是被師尊法力加持進入了師尊天國界中在聽法,聽法的生命不僅僅是學員,還有許許多多不同層次的“天人”,每個空氣粒子微觀世界中都有生命聽師尊講法,有古畫中畫的佛形像的生命、道形像生命、西方神形像生命;還有一些神的形像是人類歷史記載中從沒有出現過:有一種女神形像頭髮是淡紫色的、瞳仁是成熟的葡萄的顏色,頭周圍有一個白色光環,整個身體被一個巨大紫光環環繞。身著白色衣裙,裙邊是極好看的金色刺繡,頭頂是淡紫色水晶王冠,脖頸、手臂上都佩帶著極精美的飾品,既神聖又美麗,迥絕人世,非人類語言能夠描述。

還有的神的形像不是人類形像而是金剛像,同樣無比威嚴、神聖。我發現雖然有無數層次天人神眾聽師尊講法,但沒有一位神站著或是坐著,都在跪著聽師尊講法,只有會場中大法學員坐著聽法,這讓我深感不安!為了不錯過聽聞佛法的機會,我很緊張地努力記憶著師尊講的每一句法,全神貫注,防止遺忘。後來從其他學員那裡請到了寶書—《中國法輪功》,我這顆緊張的心才放下。

第三天聽師尊講法時,發現師尊肉身雖然在講法,但師尊另外空間不同層次佛體在不同空間中一邊講法一邊打著大手印,同時從師尊身體中發出許多金色的功、功能,法輪落在在場學員不同空間的身體上,有些學員身體小腹部位出現了法輪。回到寢室,我一個人煉第二套功法,一個巨大法輪在兩臂間緩慢、均速旋轉,肉身雙手隨著法輪旋轉象有電流一樣在流過,特別麻,象被電擊的感覺。在我煉功的四周均勻分布著四十八位頂盔貫甲的古代武士形像的天神,表情肅穆,神目圓睜,手中拿著各種銳利、明亮的兵器,衛護在我身邊。最靠近我的八名金甲神面向外,手扶利刃警戒著,最外層、最遠處是十六條各色神龍,每條足有幾十米長,以金色和青色居多,鱗甲森然,目光灼灼,不斷遊走,威嚴的守護在那裡,龍的身形可任意變化大小。在另外空間,很大一個範圍裡看不到,也沒有其他生命,只有師尊法身站在半空中,面帶慈祥的微笑看著我煉功。這時我的心無法平靜,幸福的淚水在心中流淌,我知道我的一生註定是修煉人的一生,我真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第四天聽法時,出現了睏倦現象,知道這是清理病業,我把眼睛睜得大大的,強忍不睡覺,堅持了一段時間後,就看見師尊法身從我左腦拿出一個“三寸”長的肉色蟲子,不斷掙扎,從蟲嘴中吐出許多涎液,還咻咻的叫。這時肉身大腦感覺一輕,一點也不想睡了。師尊講完法休息時,我看見從我身邊走過的一位女學員身體裡的元嬰長到十三、四歲形像大小,元嬰也是女性形像,無比純潔、神聖。我很驚奇,仔細用宿命通看過後才知道,她於93年春已經得法了,不到二年修煉就已經達到如此境界,大法真是偉大呀!這在其它法門“修煉”中是根本不可能的。

第五天參加師尊講法班時,我的往生記憶又打開了一部分,過去生轉生的一些事情歷歷在目,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情是我在明朝跟隨師尊修煉,並且有兩處師尊授記:一處在天目,一處在心的位置。我發現在我身邊一位來自遼寧凌源鋼鐵廠的男同修,過去生曾是釋迦牟尼佛住世時的親傳弟子,他來自於一個遙遠而美麗的神的國度。

聽法期間,有一天師尊剛剛坐在講台上被工作人員告知處理事情,匆匆離去,過了一會才回來。原來一位曾經參加過班的學員死去幾天,家屬無理要求師尊救活該人,並說了一些不敬法的話。我一聽,心想:這明顯是“魔”幹擾師尊傳法,幹擾學員得法,我堅決不受這種幹擾,我暗下決心,無論任何情況下我都要堅定不移的修煉大法,直至圓滿。回到寢室複習第三套功法,貫通兩極法時,我看到另外空間的身體無比巨大,站在宇宙中,頂天立地,沒有了肉身概念。

第六天聽法,發現我的另外空間身體越來越大,身心沐浴在佛光中,祥和而快樂,真希望時間永遠定格在這一刻,永遠和師尊在一起。隨著師尊講法,一些新學員頭頂出現功柱,一些老學員頭上的光柱更加明亮。那時參加講法班的學員真是仰仗師尊偉大威德,被師尊法力加持,擺放在更高的超常境界上。

這二天,每一天師尊要講二講法,煉法輪周天法時,我發現不止是肉身表面氣機在運轉,而在深層空間中是龐大的星系在流轉、運行、星光閃耀,氣勢壯觀,令人嘆為觀止。

當師尊講到“誰煉功誰得功”的法理時,我更加堅定了修煉大法的信心。學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時,無意中發現在我的小腹部位已經生長出了元嬰,大約有三、四寸高了,金光閃閃的坐在蓮花盤上,是佛家形像的,頭髮翠藍,穿著袈裟,非常聖潔。

最後一天,師尊回答學員疑問,應學員再三要求,師尊打大手印。師尊打手印時,在各層空間中佛體打出強大金色光團,進入在場學員體內,幾乎所有學員身體都發生了巨大變化,變成了透明體,在師尊加持下,學員們的身體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師尊打完手印後,會場中再次暴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師尊在哈爾濱這一期的傳法學習班結束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學員久久不願離去。當我離開會場時,看見各層空間佛、道、神都懷著最崇敬的心,虔誠地向師尊叩謝,空中飄落無數五顏六色的花瓣雨,香氣沁人心脾。幾天後,我仍可聞到我身體散發出的花香呢。同寢男同學都說:你臉抹了什麼東西真白,還香香的!眾神帶著得法的喜悅都回歸各自天國了。

走出會場,看見各地學員很多沒有離去,在交流著聽法體會,有的準備去延吉參加下一期師尊講法班,這時我看到半空中兩位菩薩的對話,其中一位說:能夠真正得法的生命,真是了不起!另一位菩薩說:是呀,歷盡磨難,萬裡挑一啊!……

當時我並沒有理解兩尊菩薩所講話語的內涵,直至經過了許多年的正法修煉,我才對這些話語內涵有所感悟。當時只是覺得自己太幸運了。

時隔多年後,當我再一次回到曾經養育過我的黑土地,來到當年師尊傳法的會場,我“看到”師尊仍然在講著法,各界天人、學員仍然正在虔誠的聽法,而我還在“緊張”聽著師尊講法,生怕漏掉忘記師尊講的每句話語……仿佛這一切就發生在昨天。

時間就像那靜靜河水,無聲無息的從我們的生命中流過。十八年過去了,十八年前那刻骨銘心的記憶時常在我心中閃現。經過十八年血與火的錘鍊,從生與死的考驗走過來,我發現我由一個自私的生命轉變成為能夠放下自我,為別人著想;為了維護法,為了眾生的利益,毫不猶豫付出我所有的高尚生命。今天,我用筆把這難忘的記憶記敘下來與同修分享,緬懷在正法時期,與偉大師尊正法同在,與千百萬偉大的正法弟子共同走過的光輝歲月。

師恩難忘,難忘師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