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未來科學與文化大會文章選登:讀懂你的心──他心通實例與應用

巴克斯特在對植物實驗中發現了植物具有心靈感應,他心通能力,植物是如何知曉人類的想法?植物除了研究發現的有感情、智能外,某些植物似乎具有高度智慧及森林中神秘小精靈真的存在嗎?目前科學家們研究(心靈感應實驗),人類思維(意念)具有某種神秘,不可思議的力量,實驗中人用念力,能影響另一位科學家無意識的按下電腦按鍵,並發展到可以在不動手情況下,用意念控制的電腦遊戲。

(一) 巴克斯特的植物心靈感應實驗

1966年2月某一天,美國測謊儀專家巴克斯特在庭院澆花時,一時心血來潮,把測謊儀的兩極接在一株牛舌蘭花上,並向花的根部澆水。此時他驚奇的發現,在電流計圖紙上,自動記錄筆不是向上靜止不動,而是向下記下一大堆鋸齒形的圖形,這種曲線圖形與人在高興時感情激動的曲線圖形很相似。

巴克斯特隨後改裝了一台記錄測量儀,並把它與植物相互連接起來。他構想了對植物採取一次威脅行動-用火燒植物的葉子,一瞬間在心中想像了這個燃燒的情景,圖紙上的圖瞬間就發生了變化,在表格上不停地向上掃描。而巴克斯特此時根本沒有任何動作。隨後他取來了火柴,剛剛劃著名的一瞬間,記錄儀上再次出現了明顯的變化。燃燒的火柴還沒有接觸到植物,記錄儀的指針已劇烈的擺動,甚至記錄曲線都超出了記錄紙的邊緣,出現了極強烈的恐懼表現。後來他又重複多次類似的實驗。比如,當他假裝著要燒植物的葉子時,圖紙上卻沒有任何反應。植物還具有辨別人真假意圖的能力。

植物具有非凡的辨別能力,能夠窺測人細微的心理活動,從而判斷出人是否在說謊。巴克斯特也對一位記者做過這樣的實驗,他要求這位記者在植物面前不管事實如何只做否定回答。巴克斯特開始詢問記者的生日,一連報出七個月份,其中一個與記者生日相符,儘管記者均以否定回答,但當那個正確的日期他也予以否定時,植物立刻做出明顯的信號反映。

另一位,美國科學家馬塞爾.沃格爾(Marcel Vogel)曾進行過許多有關人與植物心靈溝通的實驗。他對植物在實驗中所反應的情感、心理活動都有很深入的研究。他曾經請一位核子物理學家“思考”一個技術方面的問題。這個人沉默時,沃格爾的植物記下了一系列的軌跡,延續了118秒鐘。當軌跡回到原基點時,那位科學家向沃格爾承認他已停止思考活動。接著,沃格爾要這位物理學家想他的妻子。物理學家照此辦理,植物再次記錄下了軌跡,延續105秒鐘。休息一陣後,沃格爾幾乎很隨便地要他按照剛才的思路再想他的妻子,植物的軌跡與上一次極為相似,時間仍為105秒鐘。沃格爾還成功地做過“與植物進行情感交流”、“實驗者意識化入植物體內”、“人與植物進行的遠距離溝通”等試驗,都取得了很大成果。沃格爾指出,用人的標準來衡量,植物是瞎子、聾子、啞巴。而人是可以而且也做到了與植物的生命溝通感情。植物是活生生的物體,有意識。

科學家們從實驗中得知植物的許多奧秘,證實了植物具有意識、思維及喜、怒、哀、樂等各種情感,還具備人所不及的超感官功能。

(二) 他心通解讀植物實驗

目前科學家們對於植物的研究中還是有一些不解之謎,如植物是在什麼時間點得知科學家的想法並做出反應。我們透過他心通來說明,從他心通功能角度來看,發出意念者與接收意念之間是沒有時間差的,也可以說是同步進行的。人在發出意念時同時會產生一種能量波動,波長不同,就像是一種訊息,這種訊息如同訊號碼一樣,透過這些訊號碼就能直接知道意思,而且這是沒有語言的障礙。

嚴格的說,思維傳感比人的行動還要快,因為人是透過先思考後行動。我們看看科學家們要做實驗時首先經過思考,他心想裡著:我要來做什麼什麼實驗;我想這麼做看看;我想那麼做看看。你在想的時候那植物已經同時收到訊息,你還沒動手呢,可那植物早就聽到了,你想拿火燒它葉子時,植物當然驚恐、害怕了。但是,你想說:“我來騙植物說要拿火燒它葉子看它怕不怕。”植物都聽到了,它當然不害怕,你只能騙己騙人,自欺欺人而已。

想來佛家講的:思念一動就是造業,是有道理的。人的意念一動,造成植物的驚嚇,說不定也是一種業;以及邵雍講的:思念一動鬼神知。透過他心通功能我們可以了解到,“善惡出一念,天地盡皆知。”這話是有著更深的內涵存在的。
 

(三) 紅杉樹林的呼喚

  

具高度智慧紅杉木

“地心文明桃樂市”這本書裡一篇“紅杉樹林的呼喚”由通靈傳導女士---奧瑞莉亞,透露出來,以下是部分內容:

※ 我們是雄偉的“巨樹”,是你們那早已遺忘了古老的民族所遺下的種類。千年歲月的時光來了又去,我們仍然在此,數目慢慢減少,從那些強霸的砍樹工團,減少我們的種類,他們唯一開心的是從砍下的樹木,計算能夠獲利多少。

我們植物的國度是集體智慧的一部分,一開始從那神妙的龐大土地,賜給地球優美的環境,並保護地球幾百萬年。 地球上的人類曾經對蘊含智慧與美的紅木充滿了敬愛,並且深深感覺到我們所散發出的和平與和諧的頻率。

* 那些有能力跟我們連繫和溝通的人,接收到我們的知識和禮物。

* 你們大多數人也許不知道,我們可以分享給你們許多知識和智慧。

* 有一天你將醒悟到這個現實,並希望你能夠更有覺知,明了我們對地球的重要貢獻。

※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美國東海岸和西海岸的颶風和龍捲風的情況? 你們有沒有質疑---為什麼西海岸每年那個時候沒有發生像東海岸那麼多的災難? 我可以告訴你,為什麼西海岸每年都逃過天災,那是因為“我們的存在”。 在你們那欠缺靈性意識的想法中,認為我們只是“樹木而已”;我們不是那些無知的領導者,使你們相信“只是樹而已”,沒有精神與意識;其實我們擁有深度的靈性。

※ 當眾多的巨木樹林靠近你們沿海的岸邊時,我們能夠有效的阻擋從太平洋及他處升起的潛在幹擾或天災。 如今我們的樹民每天大幅銳減,你們沒有思考關於我們生長在此的角色,也沒有絲毫感激我們長久的貢獻與護衛,我要提醒你們,我們的守護力也相對減低。 這是我們的警告。

我們的樹林愈來愈稀少,這使我們能繼續供給西海岸的保護愈來愈困難,並且在不久的未來,你將需要更多的護衛。

※ 就像你們一樣,我們的靈魂也是不朽的。

大家應該很好奇,如何與樹溝通,有人每天對著某顆樹講話,表示善意,雖然不具他心通能力,卻意外發現在心情不好時坐在樹下一會兒時間,很快就能讓心情平復。

(四) 小精靈

講到森林就會讓人聯想到小精靈,我們一般認為小精靈只是童話故事裡頭才有的,可英國一位女士卻在無意間拍到小精靈照片。

菲利斯-培根(Phyllis Bacon)走遍了自己家的花園,然而最終她並未發現像照片中的銀色翅膀的神秘小精靈。這張照片是2007年拍攝的,當時該照片是無意之中拍攝的,她並未從照相機取目鏡裡觀看所拍攝的景像,而是在餐廳用餐之後,與親戚聊天時將手臂伸出後門之外,簡單地按了一個快門。當她檢查拍攝的圖片時令她非常吃驚,隨後她花費了幾個月的時間來試圖揭示其中的神秘小精靈。據悉,培根居住在英國倫敦南部靠近克羅伊登市的新阿汀頓。

培根在網際網路上搜索了大量的蝴蝶、蛾蟲和昆蟲的照片,試圖與照片中的精靈進行匹配,然而最終的結果卻是一無所獲。9月7日,她在將這張神秘照片進行公布時說:“我認為它肯定是一隻小精靈!沒有人能夠解釋這一現象,也沒有人能夠解釋照片中的神秘物體究竟是什麼!”

 

2009年宜蘭燈會上的神秘小精靈照

無獨有偶,法輪大法在2009年宜蘭燈會上也拍到神秘小精靈照,當時拍攝此照片的法輪大法學員秋香表示,照片中法輪大法學員當時正在法船前面講述大法真相,她在後方取影拍照。當她按下快門後,照片中的法輪大法學員跑過來反映,奇怪了剛才覺得時間突然定住三秒鐘,覺得很神奇。兩人一同從數位相機看到許多白點,當時並未清楚照片上的白點是什麼。直到回家後用電腦仔細看,才發現是有著翅膀的神秘小精靈,各種飛翔姿勢,從四面八方圍繞法輪大法好的旗幟。

有位大法弟子表示,小精靈他見過兩種不同的,翅膀大小形狀不一樣。而英國女士找不到小精靈蹤影,是因為人的眼睛像一個濾鏡,人的感知能力只能在一個小幅度內運作,超過這個幅度,你就看不見,也感覺不到它的存在。就像科學家觀察天體,科學家現在發現用紅外線過濾鏡可以看見以前看不見的景象,於是科學家說:這些過濾鏡為我們提供了新的途徑。

小精靈很純淨,感知能力很強,因此當你下次看見小精靈時,請以純淨的心態,你就還可以繼續看到他的,可當你一動念想對他幹點什麼,想抓他或什麼的,他早跑了,你會看不見他的。

(五)科學家成功遠距心靈感應實驗與不動手的心靈感應電玩

心靈感應確實存在

華盛頓大學兩名科學家最近做了一個的實驗:兩人一動不動分別坐在跨越校園的兩個不同房間中,頭上戴著可讀取腦電波信號的設備,將計算機網絡作為媒介,其中一人通過意念成功操縱另一位科學家的大腦,使其的一根手指在無意識下動了一下。 雖然只是動了一根手指,這卻是人類首次實現用計算機把人腦聯繫了起來。 其原理是目前大紅於科技界的“腦機互動”技術。

感覺我的手臂想要自己運動

“看到我大腦中一個想像中的行動,被翻譯成另一個大腦所做的行動,這讓人感到又興奮又奇怪”,“操縱者”拉傑說。

華盛頓大學這次的“入侵大腦”實驗,實驗設計者本身也是受實驗者。計算機科學家拉傑.勞和心理學家安德魯.斯托克分別坐在大學校園兩個方向的實驗室裡,遙遙不可相觸。

拉傑是這次實驗的“操縱師”,斯托克則是被操縱者。兩人頭上都戴著可以閱讀腦電波信號的帽狀設備與計算機相連。

拉傑坐在計算機前,螢幕上是一個簡單的射擊遊戲,點空格鍵,大炮會開火,把海盜船打掉。

※單人實驗中,拉傑的任務是看遊戲,想著什麼時候讓大炮開火,他不需要自己真正動手指,只是想像自己移動右手,腦電波就會激發感應器,直接觸發遊戲中的大炮開火。

※精彩的在雙人實驗中,坐在另一個實驗室裡,斯托克戴著防噪耳罩,背對著螢幕,竟然在拉傑想著要開炮時無意識地移動自己的食指,按下空格鍵,讓遊戲中的大炮開火。

“YES!”當斯托克重重地敲擊一下空格鍵後,另一個實驗室傳來了鼓掌和歡呼聲。

※被操縱者斯托克說,那種感覺就像是“神經痙攣”,(我的手臂想要自己運動,它就真的自己動了,我看著它(手臂)抬起來,按下去。我感到真的好像一部分自己的大腦給了別人一樣。)

技術網際網路傳遞腦電波

拉傑說:這其實就是從我的大腦到他的大腦之間的一次簡單的信息單向流。

在這次實驗中,關鍵的媒介是兩人頭上所戴的帽狀設備。 拉傑頭上戴的是一個電極帽,上面密密麻麻布滿了探測點,用以獲取和行動相關的腦電波,其和腦電圖設備相連,轉化成信號傳輸到計算機中。

 

  

日本任天堂將推出心靈控制遊戲,這種遊戲需要戴上特製的頭盔。

資料來源:

http://science.kexue.com/2013/0909/34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