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秀:十三棍僧保唐王之——苦中有樂

天下武功出少林,這裡不僅是佛門聖地,還曾與唐太宗有過一段不解之緣,寺廟中精修的和尚遵守諸多戒律,而少林武僧確有一項特權,讓我們先走進舞台上所呈現的少林寺故事,瞧瞧小和尚們的真實生活。

一提起和尚大多數人都會想到苦行僧,當然是說古時的真修和尚,不是當今的職業和尚,不守戒律不修心性甚至都不信神,穿上僧衣也不過是件工作服,除了破壞佛教外對修行沒什麼實質意義。少林寺在武俠小說中可是名門正派武林盟主的地位,之所以出名也是緣於少林武功,要成為武林高手,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只有苦練,瞧這幫武僧個個精神抖擻,身體矯健如飛,一條棍棒舞的呼呼作響,在名山古寺中刻苦練功,強身健體。閒暇時就一起嬉鬧各自顯擺自己的絕活,摸爬滾打樣樣精通,又是翻跟頭,又是掃堂腿,冷不丁一個懶驢打滾如翻江倒海一般,大家急忙躲閃放倒一片,正熱鬧著呢,忽有一隻小白兔跑過來偷窺,大家急忙停下來屏住呼吸,與小白兔對視,誰知這兔子膽子不小居然站起身來打量這幫武僧,眼神帶著挑釁,且跑幾步就立起身來再瞧,似有不捨之意,樣子可愛至極,逗得這幫小武僧擦拳磨掌要向這隻兔子挑戰,一顯身手。

早有一機靈的武僧站出來誇下海口,要活捉這隻有偷學武功之嫌的兔子,接著就撲過去與兔子賽跑,大家一旁觀戰也不輕鬆,都伸長了脖子瞧著,唯恐錯過了精彩鏡頭,七嘴八舌的亂指揮,可惜幾次差點抓住又幾次失手,到手的兔子又逃掉了,大家手忙腳亂的使不上勁,折騰半天都垂頭喪氣,埋怨他笨的連只兔子都鬥不過,懶得再當拉拉隊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橫雲斷嶺的藝術表現手法,觀眾雖然沒有看到捉兔子的場面,卻通過這幫小和尚手舞足蹈的由興奮到失望的表演勾畫出一隻俏皮可愛,機警靈動,逃跑功夫非凡,把小和尚們耍的團團轉的功夫兔子,如此妙心妙手,妙思妙藝,一擊兩鳴的傳神之作,真真叫人拍案驚奇,觀眾被逗得喜笑顏開,讚不絕口。

沒想到小武僧卻手裡抓著兔子的耳朵跑回來給大家一個意外,瞧他高興的得意洋洋的炫耀手中的戰利品,嘲笑大家光說不練,說的人家由驚喜變為惱怒,眼見的要一起動手把他跟兔子一起活捉了,小武僧趕忙抱著兔子躲閃,慌亂中一跤摔倒,可憐的小白兔被壓死了,哎吆吆!殺生了,真是罪過。小武僧見犯了殺戒痛苦難當,大家也都後悔只顧打鬧卻白白害了小兔子的性命,正不知所措,一個小和尚拿起小兔子提議,反正都死了不如來個一不做二不休拿去煮了偷偷吃掉,大家都嘗嘗肉味解解饞,剛說完另一個和尚就站出來念著佛號反對,不能一錯再錯,破不能吃肉的戒,可是這個大膽的提議太誘人了,饞蟲都勾出來了,小武僧立馬化悲痛為肉香,奪過兔子就往廚房裡跑。

可憐反對的小和尚一張選票都沒拉到,還被大家教訓,將他的反對聲音壓下去,不一會小武僧就端著一盆香噴噴的兔肉送來,大家急忙下手就撈各自搶食,既興奮又害怕,只有反對的小和尚不肯吃肉,正吃著不料主持聞著香味就找來了,小和尚趕忙告狀,馬上被人堵住嘴出聲不得,主持聞著肉香四處尋找,小武僧被人擋著躲躲閃閃總算沒被發現,主持和藹可親也不願深究這幫調皮的小和尚,帶著大家開始拜佛念經。這個畫面讓觀眾看到不一樣的苦行僧,與印象中的青燈伴古佛極其清苦的寺廟生活相差甚遠,我們看到的是單純、快樂、活潑、靈動的修煉生活,使我想起無欲則剛的理念,欲望越少牽絆越少,無牽無掛修出生命的本真是最快樂的,而這種解脫世俗牽絆,清心寡欲,淡泊寧靜的境界也只有達到的人才能體會其中的玄妙,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真修的歷程大俗人是很難解其中滋味的。

當然這幫小和尚是走在修煉路上的人,六根未必斷盡,只要一絲不斷就會有求不得之苦,有誘惑就有剪不斷理還亂的煩惱,所以世人一提到修煉就會想到寂寞難耐之苦,那是因為自己情慾滿身一旦要放下想一想都覺得苦,古時候的人思維很開闊,雖然自己做不到但至少知道這是高境界,修煉自古以來就是提升生命的過程,只是人各有志選擇的路不同而已,人生觀的不同決定了生活的質量和生命的去向,茫茫塵海,芸芸眾生,自有超然物外看破紅塵之人,在不斷的探索尋覓的過程中漸漸去掉私慾,破繭而出成為世外高人,主導中華正統文化的釋道儒亦都是在修煉心性,提升道德中接近了神,從而得到了神啟,賦予濟世安民的智慧與能力,開創了五千年的中華文明,五千年後的今天神韻用藝術形式原汁原味的再現了璀璨奪目的中華古國,巡演所到之處一樣令人拍案叫絕,仰慕不已,神韻那充滿力量的美麗撲面而來,淨化心靈釋放靈魂的正能量,將人的靈魂上升到神的懷抱,回歸人的自然天性,在神的撫慰中得到心靈的寧靜與昇華,從而樹立正確的人生觀改變了生命的去向,在人類未來的新紀元中擺放了自己的位置。

神韻每年全新的節目會為我們演繹出歷史上所有大德之士,帝王將相,英雄豪傑閃亮登場,將人類歷史的來龍去脈,因果循環,和這場歷史大戲的終場生命的去留都展示在舞台上,恍若打開層層天門收救眾生,點醒入世的迷人,了悟人生真諦成為出世的醒人,只要你用心看都能在神韻的舞台上找到與自己生命對應的角色,那些先賢聖人,逸士高人,他們本人只是缺席了這場末世的饗宴,而他們的智慧與精神早已融入到所開創的正統文化中,共同塑造了中華民族的靈魂,在文化的傳承中依然可以勾畫出他們那機巧靈慧,涵養天性,運籌帷幄,搖山振岳的治世之才,觀之令人心神一暢,感悟到他們從未離開過歷史的舞台,幾千年來一直在活靈活現的為人類的靈魂掌舵,是活在我們心中神的舵手。其實這些歷史人物當今也未必真的缺席,只是換了一副面孔,換了一些身份而已,這些鋪墊了歷史文化的精英現今都在大法弟子中,不然呢,你們以為神韻的輝煌成就真的是憑空從天掉下來的嗎?只是由從天上掉下來的人,經過幾千年生命的沉澱,在最後時刻的大法修煉中集宇宙眾神所有智慧之大全,共同提煉出最精華的東西拿出來喚醒世人,引領人的靈魂回歸生命的本源,神韻能夠重現出原汁原味的中國,是因為文化的開創者一個都不少的在當今的角色中默默付出,各盡其能,共同搭建了回天之路。

可嘆!為情慾而活的人只知所得者多,不知所失者大,無神論斬斷人的天性,使人成為欲望的奴隸被邪靈綁架走入魔道,迷失本心,自己墮落變壞也不相信別人能做好人,打擊善以作惡為本事,如此惡性循環就堵死了自己的生路,種惡因自會得惡果。況且物慾所帶來的快樂都是暫時的,激情過後更多的是失落,人的本性是向善的,天性的泯滅和靈魂的墮落會使人陷入無邊的恐懼中,權勢越大越惶恐不安,那是源於靈魂的掙扎與求救,還有什麼比丟了自己更可怕的事?當窮的只剩下錢的時候,不妨看看修煉人的快樂,在斬斷邪念之苦中歷練出生命的本性,連接神的天性,從善避惡,神性復甦是生命最大的快樂,想要心神安定必須內心無愧,所以清湯寡水的修煉之苦算什麼,跟所得到的生命的永恆比起來,所有的磨難只是修煉路中的小岔口,每歸正一個小岔口都能打開一片新的天地,開啟更高的智慧,得到另一番的賞心悅目,境界到了自會心到神知,美妙窮盡豈是路人皆知的,卻是路人都該走的人間正道。

快樂有三種,有吃飽喝足的快樂,幫助別人的快樂,和實現理想的快樂,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從而規正顛倒錯亂的變異觀念,找回自己的本心,順著自然良善的天性去實踐理想,才能活出最真實的你,不僅利國利民實現生命的最高價值,得到由內而外的快樂,還會得到生命的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