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素眼•走馬觀碑•功能

從節目“挑戰魔方牆”談功能。

魔方牆長6米,高3米,由5000個魔方組成(魔方一面9個小塊),共45000個小色塊!把魔方牆從中間分割為兩塊,左右各2500個魔方,每邊22500個小色塊。兩邊的圖案完全一致。

挑戰的項目是:由任意一人在右邊的“牆”上隨機挑選一個魔方,變換其中一個小色塊的顏色。選手必須找出這個改變的小色塊。這堵巨大的魔方牆遠遠看去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小色塊,令人頭暈目眩。

如果每秒比對5個小色塊,全部比對完需4500秒,一個多小時!還得保證完全不出錯!在這一節目中選手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找出了這個被調換的小色塊!

眾人驚嘆,稱選手為“像素眼”。各種揭密也隨之而來,但很快又被人反駁,站不住腳。

“像素眼”背後的秘密到底是什麼呢?其實這是運用了一種“功能”——一種速記的功能,它能把你瞬間看到的東西,在腦海深處印刻下來,跟錄像的原理有些相似。選手看一次“拍”一張,再看一次又“拍”一張,然後將兩張比對,很快就找出來了!歷史上“走馬觀碑”的故事,與此類似:一個人騎馬從密密麻麻的碑文前跑過,回來就會背誦碑文。他背誦的時候只不過是把印刻的東西翻出來重複一遍而已。 “一目十行 過目不忘”說的就是這種有速記功能的人。

《明慧週刊》2013年的“法會特刊”中,有一位八零後的交流文章,文中提到他也具備了這種速記功能:他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他十三歲,正上初二,學業負擔非常重。隨著修煉,他的大腦越來越清晰,記什麼東西都很快。有一次上語文課,老師讓背《岳陽樓記》和《醉翁亭記》裡的內容,別人都在努力的記背,他只看了兩遍就去做數學作業。語文老師“將他一軍”,點他當眾背誦,他是點哪段背哪段。全班同學為他鼓掌喝彩,老師說:你真行,寫你的數學作業吧,我特許你了!

不僅如此,他的很多功能被打開了,學習變得輕鬆,他顯得超常:很多東西一看就會;壓軸題難不倒他;有時數學題不筆算,直接寫答案;作文有時寫詩,常有驚人之語。他曾一時感慨隨手寫下這麼一句:“人間本是一場戲,唱的倒被看的迷”。他爺爺看見後問:誰寫的?真不錯。有一次是實習的大學生代上語文課,講《望廬山瀑布》,問“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這句詩更深一層的意思是什麼?他答:“當局者迷,出世者清”。這後一句老師也是似懂非懂,唯有修煉人才能真正明白局外者清與出世者清的區別吧。

其實除了速記功能,人還有很多的功能,比如辟穀、天目(看到另外空間的東西,如華佗、扁鵲等)、遙視(能看很遠的東西)、宿命通(看到一個人的過去和將來,如劉伯溫、邵雍、珍妮•迪克遜)、漂浮術(在美國、英國、新加坡都有人表演過,達摩曾一葦渡江)……只不過這些功能在常人中極少,而在修煉界就很多了。

對於功能,李洪志先生在《轉法輪》一書中講的非常明確:

“功能是人體的潛能,隨著我們人類社會的發展,人的大腦思維越來越變的複雜,越來越看重現實,越來越依賴於所謂的現代化的工具,這樣,人的本能就越來越退化。道家講返本歸真,在修煉過程當中,你要求真,最後返本歸真,返回到你原始的本性上去,你才能夠顯露出你這些本能的。我們現在叫特異功能,其實都是人的本能。”

法輪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長功快,出功能多,真修弟子大多都有神跡展現。你如果感興趣的話可以去探訪證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