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秀:戲鬧書院之 ——賢哉儒生

儒生們被馬蜂追殺的慌不擇路,滿院的亂跑,鬧哄哄的只差把書院的房頂給拆了,好在小馬蜂也有靈性知道該找誰報仇,目標鎖定了小儒生,衝著眼睛就俯衝下來,幸虧有眼皮擋著,螫了一下鼓起個包,也算封了眼,大仇得報馬蜂漸漸收兵,重建家園。

小儒生痛的呲牙咧嘴,眼睛睜不開,同窗趕緊跑過來看看腫成什麼樣了,眼珠子還能不能用,瞧見這麼大個膿包要當機立斷拿出最佳解決方案,於是二話不說一指頭就給戳破了,哇塞!就像戳破謊言一樣,霎時間包里的毒水全部爆料了,疼得小儒生滿地跺腳,躲到安全的地方養傷去了,呵呵,也不見得比我當年淡定嘛。眾人也鬧夠了,見馬蜂撤了不必躲藏了,就出來重整衣冠,抖擻精神,拿起書簡,揮簡而舞,這一小段形似書法的舞蹈,非常傳神,只見竹簡在手如手握神筆,筆生蓮花,揮寫出閃爍著人類智慧光芒的歷史篇章,左右揮灑如墨點江山,匡正乾坤,一臉的正氣如神筆判官,忠孝節義滿貫青史,異彩紛呈。舞者神情灌注於筆鋒,表現出文人筆墨中的氣度中和,運筆中鋒,不急不躁,平心靜氣的儒雅風範,書法運筆的飄逸流暢,舒展奔放,正如舞者那行雲流水般的舞步軌跡,翻卷騰越,靈巧輕盈,收放自如。

書法是無聲的音樂,紙上的舞蹈。書法藝術的“橫、豎、撇、捺”之韻,正如舞蹈藝術的“劈腿、壓腿、踢跳、下腰” 之勢,其線條和形體猶如優美的舞姿,千姿百態。神韻所展現出的這段書法與舞蹈藝術的完美結合,舞出“飄若浮雲,矯若驚龍”之筆墨神韻,這哪裡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分明是氣勢磅礴指點江山,承傳神的旨意,運籌帷幄於筆墨華章,決勝於道德天性,學貫古今,開創歷史文化的古聖先賢,宛如打開銜接歷史記憶的寶典,真箇是那些飽讀詩書開創五千年文明的大儒,智慧佳作遊走於古今中外的名仕,活現於舞台之上,一點靈性,渾然天成,揮灑自如,恰似那縱橫古今的學霸大文豪,從所留筆法墨跡中飛躍而出,將紙上的舞蹈,書寫於國際舞台,這是形與神合一的心靈之舞,才能呈現出驚世駭俗之藝術佳作,向世人再現中華神州的古典文明。

人家都調整好狀態斯斯文文的,舞出賢哉儒生的自豪感,正陶醉著呢,小儒生卻負傷而來,向大家展示自己的痛苦,眾人舉目一看,哎吆吆!沒吃到蜂蜜,還差點被螫成蜂窩,這是玩物喪志不務正業的後果,都接受教訓收收玩心長長記性吧!上課時間到了,眾人都趕忙找到自己的位置,正襟危坐,捧起書簡,搖頭晃腦的繼續讀書。

古人的一舉一動都充滿智慧,以前看到古裝劇中的儒生搖著頭讀書,感覺真是好笑,滑稽的很,甚至覺得迂腐,不知道讀書為什麼要晃腦袋,現在頸椎病普及,很多人年紀輕輕的就痛苦不堪,才知道古人的養生之道無處不在,搖頭晃腦不僅有利於集中精力,還能保護眼睛預防頸椎病,真是聰明絕頂,連讀書的一招一式都是順應天道的,有益於身心健康,防止因過勞而損傷身體。而自以為聰明的今人,只為利益而活,卻不顧身心的健康,心靈被慾望奴役,即使十指都戴的金光閃閃,也活不出生命的高貴,因為靈魂是在道德的給養中成長的,在道德的敗壞中而泯滅的,那些還在質疑道德多少錢一斤的人,其實是真不知自己值幾個錢了。人生不得真道的要領,活得一文不值,才是真正的迂腐不堪。

但凡事都有特例,這麼絕佳的學習環境,小儒生卻不知道珍惜,大概把腦袋當成搖籃了吧,搖幾下瞌睡蟲就上來了,托著頭又做起了黃粱美夢,唉!如果換位思考下,把讀書當成吃蜜,把書簡看作蜂窩,那精神頭就十足了,可惜好吃貪睡是懶人的通病。不付出努力和實踐再好的理想也是黃粱一夢,理想和現實的距離是腳踏實地的走過程,美好成功的人生是通過挖掘內心潛藏著的精神力量,塑造和完善與生俱來的天性來實現的。大家都看到這個節目中最出彩的是儒生捅馬蜂窩的情節,可有誰能想到真實歷史中這些文弱書生,不僅會捅樹上的馬蜂窩,還敢於捅昏君的馬蜂窩,儒生學成後用於皇家能除天下之害,興天下之利,以捍衛真理為己任,成為潔身自好的楷模,不畏強權拒絕作惡延續文明的賢儒,在廟堂之上勇於捋龍鬚糾正君主偏差,制衡皇權不偏離倫理道德的軌跡,以仁義治天下造福百姓,用自己的生命和一腔熱血承傳民族精神的仁人志士,通過立言、立德、立說創造了人類的文化,塑造了中華民族精神存在的偉大靈魂。讀書是為了明理,明理了就不只是用肉眼看世界,而是學會用心眼去看,用智慧去看,奸邪謊言會被智者識破一覽無餘,維護道德正義,掃蕩妖邪不僅是為人安身立命的根本,也是安邦治國的根本。

人來到這個世上都是有使命的,對自己和所生存的國家是有責任的,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每個人的使命,要使美德彰明於天下,首先要正心,思想端正了,才會完善自身的修養,有修養的家庭自然會井然有序,家庭都整頓好了,國家就會安定繁榮,那麼從個人到家庭、國家都循規蹈矩,修養道德品質,天下也就太平了。天道得以循環不息,需要每個人的守護和遵從,邪惡的存在本就是人類的恥辱,不值得去參與,這一切跟政治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做一個有用的人,一個釋放正能量的存在,是人的天性與使命。然而當中共把人性與道德綁架到政治中去,強迫百姓舉起政治的棒子去打擊一切有良知善念,不肯跟隨邪靈作惡的人時,所有的百姓都面臨著一個選擇,就是當政治與人性道德對立的時候,你選擇什麼?

中共連棄權的機會都不給你,必須與強權暴政保持一致,不被和諧就被打擊,利用變異的政治侵占人內心深處最後一點領地,來泯滅人性脅迫作惡,這時就要分清是人參政,還是政參人,人類的普世價值能保障我們的精神存在,因為恐懼而屈服邪惡,出賣自己的靈魂,換取來的所謂利益和不被迫害,其實已經是對真我的滅絕了,放棄了精神存在就只剩下物質存在了,而物質很容易被消耗殆盡,只有精神是永恆的,沒有了普世價值的人,喪失了善惡的衡量標準與做人的底線,為了滿足私慾不擇手段的掠奪物質享受,那除了作惡還能做什麼?所以在大是大非面前你的態度對遭受迫害的人會造成部分影響,對自己卻是生死存亡的抉擇,你真的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嗎?恐怕向邪惡妥協掛起的是自己的靈魂吧,有些看似於己無關的事,也許正是在大審判前夕,神篩檢人類的選擇題,在正與邪的較量中,站在良心的選擇上,才能配得上這個人字,不要把自己的生命跟中共一起掛在絞刑架上,才是最明智的選擇,也是脫離被政治綁架的機會,搞政治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權利,而在強權暴政中維護道德正義,失去的都是利益,甚至是付出鮮血與生命,這能說是參與政治嗎?

只能說是政治在迫害人,何況政治是老百姓的權利,是與生俱來就該享有和行使的人權,卻被中共當成了魔咒,什麼都往裡套,扣上政治的帽子就可以無法無天的打擊迫害,使中國人視政治如瘟疫,一點邊都不敢沾,卻免不了受政治的殘害,所以眾所周知的一切合理合法的權利只要到中共這,就被變異為“特色”了,所謂中國特色已經成為邪黨迫害百姓的無底洞,百姓也視共黨如瘟疫躲之不及,在謊言的縫隙中苦苦尋覓真相,所以揭露邪惡是在挽救人的道德,只有明白真相才能徹底脫離政治迫害,獲得一個精神存在,將自己的生命定格為高尚的存在才是最安全的。

歷史中那些文死諫武死戰,捨生取義,忠貞不二的古聖先賢,名垂青史幾千年,有誰說他們是搞政治,當今神韻把這些歷史故事搬上舞台就成了搞政治嗎?如果說神韻和開創者想要什麼的話,就只要人心向善,神韻所演繹的和所實踐的都是在挽救人類的道德,要匡扶正義以正天下,就必須揭穿謊言和邪惡,正因為觀眾看清和接受了神韻所蘊含的正能量,明白真相後能夠啟動自身潛藏著的精神力量,通過精神的互動與激勵,發掘這些能夠帶來希望、勇氣、毅力和快樂的思想源泉,點點滴滴的滲透中都直指人心,因著來自精神力量的震撼而驚喜而覺醒而奮進的人性的重塑,改變著觀念,樹立正信來充實心靈修復靈魂,使人遠離邪惡得到幸福安寧和做一個好人的信心,能夠為自己的人生掌舵,才能感悟生命的真諦。

神在每個人的內心中都儲藏了一個堅實而美好的領地,那是人性的發源地,良心善念的根源,至真至善的心靈,也是回歸神性銜接靈魂的立腳點,當邪惡假以政治的旗號來剝奪我們的生命之本,生命最後的基石,企圖斷絕人性與邪靈陪葬,那向邪惡說“不”是唯一能為自己做的,不要被恐懼驅使背離自己的使命,學會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忠於你自己的純真,做一個儒雅端正的翩翩君子,守住善念回歸精神的本質才會有希望。

做為神的後裔,創世主是我們靈魂的父母,拯救人類的靈魂,沒有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