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秀:筷子舞

蒙古族生活在遼闊的大草原,自古以來一直過著遊牧的生活,遼闊的草原造就了蒙古人豁達開朗的性格,由於草原人煙稀少,居住分散,所以使得蒙古族人格外的熱情好客。

性格豪放、粗曠、勇敢的蒙古人能歌善舞,在婚禮、喜慶節日、或招待遠方的客人時,喜歡跳筷子舞助興,筷子舞所使用的筷子並不是真正的筷子,因為蒙古人根本就不用筷子,它的最早來源是弓箭上的箭,被去除尖銳的箭頭,來演繹舞蹈,象徵著一個歷史悠久的強大的民族,止戈為武,不戰而勝的美好願望。《筷子舞》是蒙古族具有代表性的舞蹈之一,舞蹈獨具蒙古人的風格和形像特徵,在部落的歡宴中,路過的行人都可以參加宴會,即使是仇人此時也可以盡棄前嫌,彼此放下仇恨同喜同樂享受熱情的酒肉招待,蒙古人性格的豪放與自信,展示出一個能征善戰的馬背民族內心不止有野蠻征服,更多的是對和平美好生活的嚮往,禮宴上還有敬神的習俗,感恩神靈賜予的一切,古老的傳統與風俗,塑造了一個古拙樸實的民族敬畏神靈順從天意的精神。

看那歡歌笑語中酒過三巡之後,酒勁剛剛上頭,微微有些醉意時,有人乘興出席,兩手各握一把筷子,邁著踉蹌的步伐,合著眾人的歌聲和各種敲擊聲,隨意擊打雙肩、腰部、腿部等處,擊打同時肩部環繞聳動,腕部靈活翻繞,在跪、坐、立等姿勢中,隨著腿部的屈伸,身體的扭動,用筷子隨意擊打夠得著的部位,間以擊打地面的動作,邊打邊舞,敲打聲清脆,節奏鮮明,情緒熱烈,動作敏捷,乾淨利落,歡快的節奏感和矯健的舞姿使人身心愉悅,感染著眾人情不自禁的離開座位逐個加入,擊箸而舞,由獨舞變成群舞。起初是慢舞,腳下舞步沉穩、深沉,歡樂的人們情不自禁的搖晃著身體,悠然自得的用筷子敲擊自己的身體而舞,或以腳為軸旋轉,或一躍騰空而起展現出超帥的一字飛腿,如草原上展翅飛翔的雄鷹,或一溜轉的掃堂腿,宛如撒歡的駿馬,策馬奔騰,各種動作隨舞者盡興而做,情緒高昂時,越舞越快,放大動作的幅度,舞姿飄灑矯健,筷子繞身飛舞,場面輕鬆熱烈,通宵達旦,盡歡而散。

叫人瞧著就眼饞,真想去赴宴,要知道能醉人的不只是美酒,那源自心靈的不被世俗利益捆綁的快樂,亦能醉人,令人仿佛呼吸到了草原上清新的空氣,夾雜著酒香和芳草氣息爽口的味道,和拋卻一切煩惱無拘無束釋放心靈,隨意而舞的愜意,在藍天白雲下,酒足飯飽後隨便抓兩把筷子,擊箸而舞,讓心靈一起策馬奔騰吧!活出自己最真實的一面,舞出蒼狼般的雄壯,白鹿般的純潔,體驗蒙古人的豪爽與快樂。曾幾何時快樂也變成了傳說,被物慾的刺激替代,令人瘋狂的淪落,不斷蠶食自己的心靈,不擇手段滿足私慾,違背倫理道德得來的東西,都是切割自己的靈魂換來的,建立在掠奪別人利益上的快樂不是真正的快樂,只是種下惡果後的迷失,真正的快樂是建立在道德的基石上,為了別人的快樂而快樂著,才能令人一生快樂,當我們隨著舞蹈釋放心靈,與神韻共鳴時,已經在赴宴了,看神韻是每年一次的精神大會餐不容錯過,神韻能引導我們找足一生的快樂。

神韻的節目涵蓋各個民族的舞蹈,神就神在演員們跳什麼就像什麼,可以用舞蹈的肢體語言淋漓盡致的表現出各個民族的特色,精神的傳承和文化的底蘊,一顰一笑中都凝聚著各個民族的氣質與神韻,如此傳神的表演,能帶著觀眾身臨其境的遨遊於神話般的美景,要有涵蓋所有民族的包容力和巨大慈悲,才能心心相映的展現出強烈的民族特色。只有去除私慾完全為了別人著想,負責任的進入所要呈現的角色,用自己的心靈詮釋神留給我們的民族文化,再現古老民族豐富多彩的神傳文化精髓,找回我們的精神傳承和民族自豪感,是每個神韻演員的願望,也是所有善良觀眾的期待,神韻的舞蹈之所以能夠整齊劃一,一絲不漏,整體配合的完美無缺,正是源於他們共同的願望和崇高的修養,擁有純善、純美的心靈才能舞出純真的心靈之舞,達到與觀眾的心靈碰撞,震撼靈魂深處的記憶,開啟回歸善良本性的歸真之路,舞蹈的最高境界也是能一通百通的,中國古典舞能喚醒世界所有族裔觀眾的心靈,因為人的本性是善良,慈悲是開始所有心靈的萬能鑰匙,回歸善良本性,確立了精神存在,才能在世俗中享有寧靜平和的心態,得到真正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