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秀:風雨中的蓮之——生命溶於法中

1992年法輪大法傳出,世人覺醒,修者迅速遍及世界各地,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上乘佛家修煉大法,有五套修煉功法,一套修煉的準則——真善忍,通過修煉五套功法和按照真善忍的準則去做,內心的修養和精神世界會得到很大的提升,從而修正自己的言行,將內在的修為美德外化為言行舉止上的善,做一個好人,遠離世俗的紛爭與利益,以平和慈悲的心態啟迪世人內心的良善,一經洪傳很快就能凝聚共識,萬眾一心,魔難中對神佛的堅信,讓人們看到了他們心中盛開的蓮花,宛如在世俗中綻放的朵朵天花,洗滌人間,掃蕩奸邪,歸正人心,成為引領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修煉文化。

正如節目中所展現的,一個溫馨的家庭,母女同修聖道,在法光的沐浴下,將真善忍種在心中,修去惡念,充實佛性一步步的向神看齊,無欲無求,與世無爭,在塵世的喧囂中找到了內心的平靜,身心歡愉,幸福的生活著。心靈手巧的母親一針一線的繡出心中對師尊的感恩,對神佛的堅信絲絲入扣,飛針引線,點點滴滴的心路歷程融入絲線,漸漸匯集成一朵聖潔的蓮花,女兒坐在傍邊虔誠的看著,一顆真心含苞待放,金子般閃亮的心意隨著蓮花綻放,母女同心同德,將對修煉堅如磐石的心意繡成蓮花,上書真善忍三個金字,指引心靈永不迷航,繡成蓮花錦旗映照心靈,時時鞭策自己勇猛精進,走在神的路上。小女孩高興的拿起剛繡好的蓮花錦旗,歡呼雀躍,喜不自禁,展示給同修看,大家看到共同的心愿外化為聖潔的蓮花,小弟子捧在手心裡如托起的希望之燈,將億萬大法弟子的心愿凝聚在一起,光耀寰宇,共同綻放,也都很高興,互相鼓舞,堅定信念,煉完功後就各自回家,做好自己在常人中的角色。

母親望著繡好的錦旗,再一次慎重指著真善忍三個字,叮囑小弟子一定要謹記修煉人的準則,時時修心性,人生的目地就是返本歸真,眾生為法而來,得到了就要珍惜,任何時候都不能丟棄人生真諦,背離自己的本性,迷失回家的路,就是天塌下來,也要堅定在法中,用對神佛的堅信衝破黑暗,戰勝邪惡,撐起一片道德正義的天空,開創出神的路,大法弟子永不言棄。小弟子謹記修煉人的準則,在家是乖乖女,在學校是楷模,走到哪裡都讓人羨慕,當今社會做個優秀懂事的孩子也成了奇葩,好人成了異類,不被邪惡所容,當億萬大法弟子修出的純真、純善的品行,塑造出純美的人格時,道德的基石在人間拔地而起,在道德的映照下邪惡一覽無餘,無處可藏的中共邪靈,對法輪功的迫害也就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九九年風雲突變,邪黨再次撕破畫皮露出猙獰,發起了又一輪的整人運動,末日的恐慌使它用謊言綁架了全國人民,發起了對法輪功的全面打壓迫害,彌天大謊,造謠誣陷,通過媒體全方位覆蓋百姓的視聽,鐵拳打向好人,一時間恐怖暴力籠罩著中華大地,堅持修煉的母親被邪惡非法綁架,小弟子眼睜睜的看著母親被惡警毆打拖走,弱小的身軀,擋不住邪惡的拳頭,母女親情被無情的割裂,失去母親呵護的小弟子,在撕心裂肺的痛苦中陷入沉思,今後一個人的路該怎麼走?在生死的抉擇中,高壓淫威下如何堅守自己的良知善念,堅修大法不與邪惡為伍,做個好人要用生命來抗爭,對一個未經世事幼小的孩子來說現實是多麼殘酷,在恐懼暴力的逼迫下,看不清路在何方,內心有了些許的迷茫。

這個畫面使我想起了十四年前一個13歲的女孩子,我們的小弟子被惡警綁架後不給飯吃,餓了兩天被家人要回來說,餓的難受時想想那個羊糞蛋都覺得很香,很好吃,我聽了呵呵一笑,想孩子真是單純,這麼容易滿足。沒想到不久後我被綁架到監獄,穿過重重鐵門,一道道鐵欄杆,斷絕了外界的一切聯繫,望著高高在上的鐵窗,只能看到幾縷月光,才知道自由是多麼寶貴,平時不知道珍惜的東西太多了,這裡連張衛生紙都帶不進來,物質上真是一無所有了,唯一慶幸的是腦子裡裝著真善忍大法,誰也搜不走,挖不去,精神財富只要自己不放棄,邪惡是無法掠奪的。此時想想街上要飯的乞丐都覺得很羨慕,就是食不果腹的睡在垃圾箱旁邊也很幸福,失去了才知道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擁有自由就是最幸福的人了,但我絕不會用良知來交換所謂的自由,那樣會把靈魂永遠囚禁在邪惡的牢籠。

其實很多明白真相的人痛心之餘都好奇,承受這麼多花樣百出超乎人想像的,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到底是怎麼熬過來的?為了說句真話吃那麼多苦,甚至被活摘器官,折磨致死失去生命的法輪功修煉者到底圖個什麼?這場至今為止還在發生著的慘烈迫害以我個人的親身經歷,以我目前的文筆來說,也只能描述一二,因為每一關每一難都是在挑戰人的生理承受極限和心理承受極限,說白了很多時候是一秒鐘一秒鐘熬過來的。當我被上了反銬,就是一隻手從後背拉上去,另一隻手從肩膀上拉下來,兩隻手在後背一上一下被銬在一起,惡警還美其名曰:“雁別翅”,銬了約十個小時左右,感覺鐵銬陷進肉里骨頭都要被勒斷了,汗水順著下巴往下流,後背的衣服濕透了,痛得受不了就不斷的在心裡對自己說再多堅持一秒鐘,再多堅持一秒鐘……,感覺一秒鐘就象一年那麼漫長,要在身體每個細胞里剜心透骨的繞一圈才會逝去,就這麼一秒鐘一秒鐘往上加的,熬到惡警頭子對我放出了笑臉豎起了大拇指,說真佩服我的毅力,自己都做不到。幫凶聽了都忙附和,說是啊!承受能力太大了,我們可做不到,要是看著自己的孩子受這罪,心疼死了。於是下令開銬才算熬到頭。後來知道有個同修,不但上了反銬還被吊了起來,身體那麼重,兩個別了翅的胳膊怎麼承受的,我也很驚訝是怎麼熬過來的,我中間吃飯時間還開了銬休息了一會,小拇指和無名指還麻木了好幾年。

絕食反迫害時因為幾項生理指標到了常人的極限。身體很虛弱,四肢被綁在監獄醫院的病床上,床邊站了一圈人,都是參與迫害的各部門大大小小的頭目,守著我與拿著化驗單的獄醫公然討論明天我會不會死的問題,雖然當時我只能動下手指腳趾,活動範圍也只局限在手掌心,看著這一圈對我指手畫腳的人我突然生出了慈悲心,雖然貌似我很虛弱,很被動,但我此時活得是最真實的,里里外外都是我最純真善良的本性,此刻已去掉了生命中的私找回了生命的本真,真理充實著每個細胞,心裡充滿光明和希望,沒有一絲痛苦和恐懼,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使命,就因為還有這麼多被謊言毒害的世人,象提線木偶一樣被邪惡利用操縱著對神犯罪,走在自毀的過程中,才要大法弟子走出來講清真相,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此理一明,剛剛把他們看成一幫小丑不屑一顧的念頭轉換為責任,我有責任喚醒他們的良知,明白真相才能脫離邪靈的控制,不助紂為虐做打人的棒子,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世人,我的路就有多長,這是神所賦予的使命,從此要放下自我為兌現使命而活,做神的使者傳播福音。

雖然貌似他們此刻一手遮天,無法無天,但他們的命運還靠大法弟子來改變,只是逞一時之惡,都翻不出神的手掌心,魔難中大法弟子提煉出了生命的純度,昇華到神的高度,修出無比廣闊的寬容和慈悲來融化邪惡,而他們卻在作惡中墮入魔道失去了未來,因為對邪黨而言這些人只是道具,同歸於盡的墊腳石。於是我開口說了一句:明天是我的生日。所有的人都震驚了,看著我沉默了,突然有人問,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還有幾個明天?如果明天……生日變成祭日,你覺得為了信仰付出生命值嗎?我首先肯定不會死,還要看到法正過來的那一天,行善作惡都是自己的選擇,如果還有一絲憐憫之心,就不要再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晚上一個值班的年輕醫生過來跟我交流,勸我愛惜生命,談到生命輕於鴻毛,重於泰山之理,我說為真理正義而死重於泰山,為邪惡幫凶而死一文不值,我的生命已容於法中,為法而存在,法不滅,我的生命不滅。因為我已經沒有多少說話的力氣,常閉著眼睛,聽他沉默了一會,就睜開眼睛看,只見他昂著頭努力的眨著眼睛不叫淚水流下來,心裡一震,感到肩上的擔子很重,不是人不可救,是我的智慧不夠大,人還有這麼善良的一面,怎麼能叫謊言吞噬,發願要修出涵蓋所有眾生的智慧與慈悲,啟迪人的善念。

第二天早晨我被無條件釋放了,真是戲劇性的結局,魔難因一念而生,因一念而滅,不管多邪惡的陣勢都是假象,正念一出師尊就能為弟子扭轉乾坤,力挽狂瀾,感悟佛法無邊的威力,放下越多得到越多,魔難中生出神的慈悲在內心澆灌出來的聖潔蓮花,會普照四方,歸正人心,從而化險為夷,遇難呈祥,開創出修煉者自己的神話之路。這是所有生命歷程中,師尊送給我的最好的生日禮物,從新獲得自由恍若重生,其實每一次戰勝自我的心路過程都是脫胎換骨由人蛻變為神的重生過程。當然不是每次都能做得滴水不漏,也有磕磕碰碰的時候,但不管出什麼差錯,都能用證悟的法理來修補過失,慈悲偉大的師尊不會放棄一個弟子,除非你自暴自棄。

酷刑雖然聽起來令人不寒而慄,但在黑窩中最能摧殘人意志的是精神迫害,邪惡還會脅迫親人參與迫害,在勞教所中我見證過很多驚天地,泣鬼神的悲壯故事,如果作為妻子,老公孩子哭成一團,公公婆婆苦苦哀求,娘家人站一地,一屋子人哭天搶地,淒悽慘慘的要求你向邪惡妥協放棄信仰,不然不僅自己被單位雙開出不了牢門,家人還要被牽連失去名利,孩子失去前程,那真是生死抉擇,不答應就由哀求變為暴怒,有抱胳膊,抱腿的,有大打出手,破口大罵的,更有經驗豐富的惡警全程指揮,煽風點火指責大法弟子不要家庭,不要孩子父母,用盡世上最惡毒的語言進行人身攻擊,其實誰都明白,是邪黨非法綁架了大法弟子,才造成骨肉分離,家庭破碎的人間慘劇,是中共的獨裁暴政在殘害人民,可那時百姓有幾個敢挑戰邪惡,站在正義一邊的,只能是以胳膊擰不過大腿為由,要求弱勢群體向惡黨妥協交出靈魂,被邪惡隨意活摘,成為傀儡,這樣的人間慘劇,在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每天都轟轟烈烈的上演,真的能堅守住良知,軟硬不吃,他們還有絕招,就是叫家人跪一地哀求,面對親情撕心裂肺的抉擇,每一秒都令人窒息的慘烈,有的弟子走過來了,有的沒走過來,這就是表面上宣傳春風化雨的轉化,實質上是不折不扣的人間地獄。

每當看到這些場景我都會問自己,如果換作是我能不能承受得了,自己心裡也沒底,所以對沒走過來的弟子也充分理解,如果不是親歷誰能想像到如此邪惡,過程中的跟頭把式,吸取了教訓會把以後的路走得更穩。還好那時年齡還小,一些人生歷程還沒來得及走,沒擁有這麼多,真是幸運,所以給家裡寫信都是報喜不報憂,叮囑家人不要來看我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寫真實情況信也會被扣下,儘管如此610還是兩次綁架我的家人到勞教所來,恐嚇不修煉的母親說我不轉化只能從一個牢門走向另一個牢門,到期了也不會放我出去,勞教所還威脅說要留下母親,直到我轉化了母親才能回家,企圖讓母親協助他們作惡。我跟母親明確說到,師父給我真理,使我明白做人的道理,有了精神的鍊金石,才能百毒不侵做一個好人,恩同再造,如果我能做出背叛師尊的事,說不定哪天也能背叛生我養我的母親,母親是想要一個恩將仇報,與邪惡為伍,沒有人性的女兒,還是想要一個,知恩圖報,不失善良本性的女兒,請母親再次相信我,相信大法的威力,經歷這麼多次迫害九十九道彎都闖過來了,不差這一哆嗦,我一定能身心健全的闖出去的,母親聽後堅決的選擇站在我這一邊,因為她也發現這幫人囂張跋扈,說話都不正常,怎麼能配合他們來折磨自己的孩子,雖然擔心我會受苦,但更相信我的選擇是對的,就向邪惡說不,強烈要求回家,粉碎了邪惡的陰謀,親情關就這麼過去了,感謝師尊所賦予的智慧,感謝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使我少承受了很多魔難。

大法弟子承受這麼多就是為了自己的家人不要對大法犯罪,如果為了一己之私,緩解當時的痛苦壓力而妥協,會使家人成為邪惡的幫凶,迫害修佛的人,那才是害他們,自己的妥協會將他們打入地獄的,為了暫時的利益失去了未來,只有咬緊牙關堅守住良知,留住希望才能救贖自己的家人。包括那些對大法弟子施加迫害的人,他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只有大法弟子堅守住了,他們才有被救度的機會,所以,在磨難中走過來的弟子,不僅挽救了自己的靈魂,也為世人的得救保留了火種,如今星星之火已經燎原,大法弟子遍及世界110多個國家,《轉法輪》已被譯成30多種文字,在世界各地發行,神韻巡演覆蓋五大洲,一票難求,世人期盼,法輪功已經成為改變世界的精神原動力,這都是在魔難中,國內外大法弟子對真善忍的堅守,和堅持不懈的講清真相開創出來的,覺醒的世人看清了邪黨的真面目,不想被謊言牽著鼻子走,那就去看看《轉法輪》自己了解一下,大法書籍全部都是公開的,沒有任何隱晦的東西,歡迎所有的人來調查取證,驗證邪惡的謊言。要用自己的本性去判斷是非善惡,而不是用被灌輸的觀念盲從,聆聽自己心靈的聲音才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如果說大法弟子有所圖,那就是共同實踐師尊的願望,只要人那顆向善的心,我們以神的形象降臨到這個世界上,將在與神的精神融合中,通過道德的提升接近神,找回原本屬於我們的文化與精神品質,容於真善忍的法則中,才能回歸到我們生命的本源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