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秀:風雨中的蓮之——讓陰暗燃燒為光明

頃刻間邪惡的陰雲吞噬了太陽的光明,萬物都失去了光彩,世界進入陰暗之中。

突如其來的打壓迫害如天塌一般,生命的醜惡帶著死亡的信息,籠罩在每一個曾經幸福美滿的家庭,殘酷的迫害導致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恍如世界末日的降臨,悲劇一個接一個的上演。孤獨無助的小女孩在痛苦與恐懼中苦苦掙扎,心情仿佛跌入萬丈深淵,苦苦尋覓能引領自己走出黑暗通向光明的旗幟。奈何修煉的環境一夜之間就被徹底打亂,此刻所有大法弟子都在遭受同樣的迫害。連同單位同事, 親朋好友都在邪惡的淫威中痛苦地抉擇,確切的說是在利益的得失中逐漸向邪惡妥協,被逼迫發動起來給大法弟子施壓,強制讓修煉的人放棄信仰,也被綁架參與到這場迫害之中。大法弟子面對雙開、離婚、脫離血緣關係的重重生存危機,高壓恐怖從四面八方急聚而來,謊言暴力發揮的無所不及,每個堅定的弟子從此都陷入空前絕後的魔難中,一時間誰也顧不上誰,往日的美好幸福已被邪惡無情的砸碎,隨之破碎的還有規劃好的人生藍圖,未來的一切都在邪黨發起的迫害中瞬間改變了,以往所擁有的一切從物質到精神上都被邪惡強行掠奪,擺在面前的現實只有無邊無際的黑暗和恐怖。

柔弱的小女孩明白了,此刻已沒有任何人可以依賴了,必須依靠自己堅定的信念在黑暗中開闢出一條通往光明的路,哪怕像母親一樣用生命和鮮血鋪就,也要手握真理走出自己的路。可是要有怎樣的勇氣才能戰勝這無邊的罪惡呢?恐懼如潮水般陣陣襲來,激起怕的狂濤惡狼衝擊著幼小的心靈,仿佛要將人的靈魂揪出來撕碎打入地獄才肯罷休,忐忑不安的心難以平靜下來,所以戰勝怕心是每個大法弟子邁出的第一步,也是必須要理智面對的。惡警連孩子都不肯放過,將母親綁架到黑窩後,拿著搶奪來的蓮花旌旗向小女孩示威,沒想到小丫頭眼睛一亮,如同看到了生命的坐標,不知哪來的勇氣沖向前來搶在手中,高高捧起,眼前看到了一線光明,猶如黑暗中的燈塔瞬間在心裡開闢了一條光明大道,痛惜的貼在臉上,想起了師尊的教誨和母親的叮囑。現在除了真善忍的做人準則之外什麼都失去了,當看到失而復得的蓮花旌旗的那一刻,小女孩的心裡一震,這就是希望的旗幟,立刻點燃了心中的勇氣,此刻有師在有法在就足夠了,任何時候都不能失去做人的原則和底線,能在邪惡瘋狂的迫害中捍衛良心道德的力量,就來源於大法。平時學了這麼多法理,是實踐的時候了,一定能在真善忍的引領下戰勝一切邪惡,開創出一條走向神的路。

惡警感到很意外,剛才還在那嚇得六神無主,眼淚汪汪瑟瑟發抖的小丫頭怎麼突然間變得勇敢起來了,膽敢對抗強權暴政,本來是想拿來做逼迫她放棄信仰的道具,怎麼一下子象給她吃了個天膽,敢搶奪他們手中的“戰利品”,這不是在砸他們的飯碗嗎?於是群起而攻之,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孩子施威,但是小女孩死也不肯放棄手中的旗幟,任他們百般刁難毆打,受盡屈辱拚死護衛。仗著人多勢眾,費了好大力氣才搶過來,小丫頭依然勇敢的去奪,直到將她打翻在地也不肯放棄。氣急敗壞的惡警將旗幟扔到地上看她還敢不敢拿,誰知她居然掙扎著伸出手去夠,被一個惡警伸出罪惡的腳,狠狠的踩住那註定要抓住希望的手,痛得小女孩拚命掙扎。小女孩的堅定勇敢令惡警也很震撼,不得不思考,這場開動全部的國家機器,財力物力齊上陣,坑蒙拐騙,酷刑凌辱,踐踏法律沒有底線的瘋狂迫害,全民被迫表態參與的鎮壓,企圖堵死大法弟子所有生存的路,卻連一個孩子都嚇唬不住,那這場迫害到底能維持多久?

看著堅定的大法弟子,稍稍用自己的大腦思考一下,惡警的氣焰就消退了,挪開那邁向罪惡深淵的腳,撿起蓮花旌旗,拿在手裡反覆的看,別人也都湊上前來好奇地觀看,卻看不出門道。難道是這面旗子給了她力量,使她不懼生死,百折不饒的捍衛自己的信仰?簡直是不可思議,難以置信,就一朵蓮花,三個金字就能給她定神,讓她有不畏生死的膽量和驚人的承受能力,還真神了!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惡警高高舉起蓮花旌旗,擺好唬人陣勢,示意小丫頭有膽就過來拿。小女孩忍住傷痛稍稍猶豫了一下,雖然魔難能使人恐怖但同時也能激起人的正念,看著這些迫害好人的暴徒,怎能不從心裡慶幸自己得了法,才逐步清除惡念成為一個好人,眼前這些被謊言迷惑驅使的惡警,良心在個人利益面前土崩瓦解,道德人性蕩然無存,思想與靈魂背道而馳,善惡不分黑白顛倒致使人性喪失殆盡,被邪惡利用成為打人的棒子,迷失本性,這才是最可怕的,還有什麼比作惡中消滅自己的靈魂更恐怖的事。在邪惡的對比下,才真正領悟到大法的珍貴,一部可以使人脫離惡念,人心歸正,眾神加持的大法比生命都珍貴,得到了已經是最幸運的人了,還有什麼放不下的,真理是值得自己用生命和鮮血去捍衛的,任何時候都不能拿自己的靈魂做交易,做一個真正的好人才是回歸真我之路。

信念堅定了,勇氣又洶湧澎湃的回來了,正念超越了恐懼,小女孩怯生生的邁出了挑戰邪惡走向光明的步伐,惡警一個個揮舞著拳頭向前來恐嚇,柔弱的小女孩一步步戰勝自己的怕心,隨著對神佛的堅信冉冉升起,內心的陰影逐漸驅散,希望離自己越來越近,並快速蔓延呈星火燎原之勢,迅速撲滅怕心,愈挫愈勇,不管下一步會面臨什麼樣的艱難險阻,哪怕就剩下自己一個人,都會堅定的走好修煉的路,永不言棄。張牙舞爪,氣勢洶洶的惡警已黔驢技窮,無計可施,一個孩子的堅貞勇敢所帶來的震撼,令他們恐懼,在純真善良,無欲無求的真修弟子面前,任何瘋狂的迫害手段都是紙老虎,暴力可以摧毀人的肉體,卻無法摧毀人的精神,作惡者真正消滅的是自己,成就的是修煉人的偉大靈魂。連說句真話、堂堂正正做人,都成為神話,不敢奢望的邪黨徒,哪裡敢正視在魔難中歷練出神性光輝的大法弟子,只好絕望地再次將她推倒,一個個的溜走了。惡警拿著蓮花旌旗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面小小旗子會有如此神奇的力量,能讓人前仆後繼義無反顧的堅守信仰,難道背後真的有神的力量,想想都害怕,因為相信了神的存在,就等於相信自己會下地獄,目前的所作所為哪一樣不夠地獄的級別,還不如掩耳盜鈴,混一天是一天。其實如此賣命猖狂一時,也非自己所願,都是上面勞民傷財非要瞎折騰,儘管不敢相信神的存在,從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信念中,卻實實在在看到了這場迫害的失敗,欺負一個孩子也太齷齪了,就扔下旗子溜了。

小女孩撿起旗幟,真正感受到了大法能度人的力量,一個真正能改變人的大法,使自己戰勝了恐懼,超越了人性的弱點——怕心,堅守了純真的本性,光明磊落的人格,如皎潔的月光照亮了人心中的陰暗,一身正氣令邪惡膽寒,由此領悟到對邪惡的震撼力是與心靈上的純潔相輔相成的,放下生死所開啟的智慧,足以消滅一切邪惡。這麼好的法卻遭到史無前例的打壓迫害,而這些參與迫害的人,沒有幾個是自願的,大多是為了飯碗賣命,被謊言迷住了本性才敢作惡,對神犯罪是最愚蠢的,人的本性本來就是光明的,十惡不赦的人畢竟是少數,怎麼才能喚醒他們內心深埋的光明,讓世人都感受到大法的美好,領悟真善忍才是生命的源頭,是真正能救贖靈魂的正法理呢?再次捧起蓮花旌旗時,小女孩拿到手裡的不只是希望,還有自己的使命,只有將這些作惡的人喚醒,他們才能真正明白蓮花旌旗的神奇之處,這也是偉大師尊度人的願望,作為弟子有責任向世人講清真相,幫人棄惡從善,找回本性,走出陰暗,走向光明。

此刻魔難中的小女孩已經歷練成熟,成為正法時期能夠獨當一面,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履行救人使命的真修弟子。

其實當我第一次看到神韻時,最想寫的就是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節目,但一直沒有勇氣寫,或者說不忍心寫,因為一構思這個題材,我的心依然撕心裂肺的痛,淚水止不住的流,想起所經歷的種種迫害就徹夜難眠,說實話如果可能,真想抹去這些記憶,甩掉這顆最怕碰的心,所以我最佩服那些能夠站出來,以自己親身經歷揭露迫害的弟子,那是在向世人一遍遍的撕開自己的傷口,為的是揭穿謊言幫人看清真相,辨明正邪,脫離邪惡的控制,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對於經歷過迫害的人來說,聽到別人的經歷都會感同身受,百般不忍,為了救人,自己親手撕裂傷口需要多大的勇氣,每當看到神韻中那些反映迫害的節目令我又心碎,又想運用筆墨盡我的微薄之力,可是要描述出這滔天的罪惡,人間的文字也顯得蒼白無力,何況目前修為有限,很難做到用冷靜的筆觸,寫出這包羅萬象,無所不及的人間地獄。

所以寫了四年神韻,心裡一直很矛盾,最核心的內容卻沒有勇氣寫出來,隨著真相的揭露有力的震懾了邪惡,喚醒了世人的良知,越來越多的人不斷聲討邪惡,是營救了很多人,但大陸的迫害並沒有停止,最近還有加劇之勢,很多大法弟子還在遭受迫害,隨時可能失去生命,這一切使我明白隱瞞真相的結果是使邪惡代代相傳,為邪惡保守秘密等同於協同作惡,每一個知道真相的人都有責任站出來揭穿謊言,不止為別人免遭迫害,也為自己有個適合人類生存的環境。而我的痛心只是隱藏在犄角旮旯里的私心,和某些不易察覺的執著,在阻擋著我要做的事。因為悲痛只能使人消極,使邪惡更猖狂而不能解決任何問題,只有把悲痛轉化為拯救蒼生的力量,勇敢的講出真相,曝光邪惡,給世人在正邪面前做出分辨選擇的機會,打開耳朵,敞開胸懷,自然破除被邪黨媒體謊言封閉的視聽,看到真實的世界,做出正確的選擇 ,才能讓陰暗燃燒為光明,真相能喚醒人心中的良善,點燃不滅的智慧之燈,引領人的心靈脫離邪惡的迷惑回歸正道。

如果撕裂自己的傷口能救人,那自己動手又何妨,既然還有人心可傷,不如來個徹底了斷,寫出內心的悲痛。雖然經歷過酷刑、暴打、在生死的邊緣游離過,但真正使我痛心的並不是自己所承受的迫害,而是眼睜睜的看著身邊的同修一個個被拉出去,折磨的生不如死,最後向邪惡妥協,被活摘了靈魂,這樣說一點都不誇張,很多被迫妥協的人悄悄向我表明心跡,當時的承受能力已達到了極限,感覺如果再承受下去就會崩潰、瘋掉,很鬧心,多一秒鐘都承受不住了,不得已才做出了令自己痛心疾首的事,所以意志崩潰後的第一個反應是嚎啕大哭,接著很多人還夢到自己流產,或者感覺到有隻黑手在自己身體裡揪出一個自己扔出去,有撕裂般的痛,一念之差,真的是功虧一簣修出的元嬰化掉了,靈魂被打入地獄。也別怪有些同修意志不夠堅定,修煉人真是死也不願放棄信仰,但所承受的迫害作為旁觀者聽一聽都需要很大的勇氣,放下生死可不是嘴上說說這麼簡單,而是要用生命一步步實踐的,如果說來個痛快的,說聲煉就把腦袋砍掉,我敢說百分之八九十的弟子都能過關,但邪惡也知道這樣的死對修煉人來說,是鳳凰涅槃靈魂的重生,是更高境界的昇華,只有消滅靈魂才能達到滅絕人類的目的。要把人折磨的生不如死就像一刀刀的割肉,讓人在永無休止的痛苦中消磨意志,而且是明明白白的吃苦,連人的最基本生存需求吃、喝、拉撒、睡都能利用來把人折磨的沒法活,每分每秒都在挑戰極限,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掙扎,一天24小時只要有一秒鐘的鬆懈,都會被邪惡找到缺口,輪番轟炸,瘋狂的攻擊,能走過來的太不容易了。

在邪惡的黑窩中能自保就很難得了,問題是除了自保大法弟子還有救人的使命,這種使命感並不是自己非要做些什麼,而是看到那些惡警幫凶,所表現出來的人性最惡的一面時,那種痛心,就像醫生看到病人在自己面前咽氣,而束手無策,會感到是一種恥辱。作為正法弟子,看著別人對自己作惡,而無法喚醒他們,制止行惡,內心會深深的自責,覺得自己修的太差了,學了這麼多法卻不能運用出來正人的心,真的對不起師尊的教誨,那種責任感見的人越多越強烈,會像滾雪球一樣,往自己的肩膀上席捲而來,壓得我透不過氣來。因為不轉化的都是被嚴管隔離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被關小號,別人都睡了我們才能睡,別人沒起床之前我們就早早被喊起來了,這還是說好的時候,一天能睡兩三個小時算是正常的休息了,除了惡警包夾,別人想遠遠的對視一眼機會都很少,就算到車間幹活,左右兩個包夾寸步不離,連晚上睡覺都有值夜班的坐在門口盯著,能夠給我鼓勵堅定的大法弟子幾乎沒機會接觸,就連轉化的也不允許隨便跟我說話,每時每刻接觸的都是想拿我立功的人。

而且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邪惡是千方百計的迫害,甚至拿我們像商品一樣交換,先是各個大隊互相交換不轉化的弟子,每個大隊都有整人的絕招,換著花樣的迫害,再不行就各個勞教所互相交換堅定的弟子,不惜從外省調撥所謂的轉化團,總之真是只有人想不到的,沒有邪惡做不出來的。我不幸歷經了三個勞教所的迫害,還差點被改判送到大西北監獄去,檢察院的人來找我們談話,並且如實的記錄了我講的真相,然後叫我簽字,看到寫的都是原話,能把真話反映上去的機會不多,就簽了。過後知道這些是要作為改判我的材料,就是一心向善做個好人回歸道德的心聲,卻拿來當判刑的證據,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邪黨自己哪裡都沒通過,此事雖然不了了之,但也是驚險萬分,當時惡警叫囂在大西北的荒漠專門為不轉化的弟子蓋了個大監獄,四周都是沙漠,寸草不生,放我們走都跑不出去,要用直升機送進去,全國所有不轉化的都集中送到那裡去,叫我們自生自滅,別想回來。這是原話。我和我知道的幾個弟子是沒有被送去,但這肯定是邪黨的統一行動,我不知道的,有多少人被送去,是不是活摘器官的基地就很難說了。

還是領教了很多大隊的絕招,那些包夾通常三五天,一個星期就換一批,時間長了怕被我給拉過來,最少的時候兩個人,多的時候五六個,常常還有自願跑過來妄想立功的,十多個的時候也有。她們表現的越惡我的責任感就越強烈,作為正法弟子正一切不正的因素是我的使命和責任,面對言行舉止沒個人樣的人,被控制的只剩下張人皮怎能不痛心,尤其是親眼見證了成百上千的弟子所經歷的迫害,比承受任何酷刑都痛心,真如千刀萬剮一般,此刻我才真正明白皮肉之苦根本不算苦,酷刑觸及不了我的心,眼睜睜的看著鮮活的生命被邪惡拖走,走向墮落才是真正的折磨,心裡的苦才是觸及靈魂的痛,晚上睡覺時悲痛的真想竄到蒼穹之巔,大放悲聲要讓全宇宙的生命都知道大法弟子的悲壯,看到這悲慘世界。

畢竟我沒經歷過文革,對邪惡沒有多深的認識,修煉前也只是個大門不出,二門不到,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的人,與這個勾心鬥角,物慾橫流的社會格格不入,做常人時的原則是:雖然我改變不了這個社會,但這個社會也休想改變我,我永遠要以真面目示人,簡單透明做最真實的我。當然也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只有與書為伴,跟古聖先賢交流,裝了一腦子的之乎者也,一心嚮往詩情畫意般的寧靜生活,得法後已經習慣了內心的寧靜,就想默默無聞的生活下去,也沒有太多時間走到整體中去。迫害後才真正感悟了自己的使命,走出來證實法。但理想和現實真是天翻地覆的差別,觸目所及的人性之惡,迫害之慘烈,大法弟子之悲壯,遠遠超出人的想像力,而且邪惡的信息量超大,也遠遠超過心的容量。從被綁架到勞教所一個多月後,第一次聽到“轉化”這個被邪黨利用包含所有罪惡的詞彙後,真正的夢魘就開始了,內心的寧靜也從鳥語花香,陽光明媚,跌到萬丈深淵,只有堅守的真善忍的理念,能在陰暗中給我一線光明,為靈魂引路,永不迷航。

在悲痛中掙扎了一段時間後,很快就明白了,每當心的容量擴大一些後,內心的光明就會照亮更多的範圍,使自己解脫痛苦的唯一辦法就是擴大心的容量,善待所有的人,當生命在邪惡的逼迫下徹底放下生死,一點點融入到真善忍中去的時候,慈悲心也油然而生,只要不想自己的處境,只想著自己的救人使命,對所有人一視同仁,當做要救贖的生命,不管表現多惡都無條件的慈悲對待,運用好向內找的法寶,時時修正自己的不足,靈魂就變得高大與神相通,宇宙中的浩然正氣由內而發的釋放出來,足以能震懾一切邪惡,而且很多惡警、包夾面對我的時候,能看到他們內心的掙扎,眼中的不忍,雖然是一瞬即逝的善念,也要儘快捕捉到,用正理開釋鼓勵幫他們點燃內心的良善,找回本來的面目。大法弟子不能只有挨打的份,無限度的被動承受魔難不是真正的善,制止作惡才是真正的慈悲,救度眾生不是消滅作惡的人,而是要消滅人那顆作惡的心,喚醒良知,才能把人救了,是運用智慧開創神跡的時候了,晚上睡覺時我還會想像自己竄到蒼穹之巔,但不會嚎啕大哭了,那是無能的表現,我會大聲的呼喚:同修們回來吧!快快回到大法修煉中來,師尊不會放棄你們,我也不會放棄你們,回來吧!……。我要帶著足以震撼宇宙的呼喚入睡,早上一睜開眼腦子裡還在不停的呼喚,起初我也不知道這樣做能不能起作用,只是能為同修多少做點什麼,可以緩解內心的悲痛,這也是當時在有限的條件下,我唯一能做到的。但很快就看到奇蹟了,接連有同修寫出聲明,不懼邪惡重回大法修煉。為了驗證是不是有我呼喚的作用,專門鎖定一個同修呼喚,試了幾次還真給喊回來了。

雖然篇幅有限,我還是要寫出那最震撼人心的一次呼喚,在我還有一兩個月就要到期的時候,勞教所不願面對自己的失敗,又把我轉到另一個大隊,這個大隊整人的絕招是熬鷹,一去了就給我炫耀,這裡被轉化的基本都是熬鷹的效果,接著安排人員開始對我熬鷹,她們各處調撥人員分兩班倒,24小時不許我眨眼睛,甚至睜著眼都說我在睡覺。開始我還真納悶,睜著眼睛怎麼睡覺,因為頭三四天我精神的很,沒有困的感覺,包夾很有經驗,告訴我熬到五六天的時候,人就給熬成泥巴了,癱在地上都拽不起來,而且還會出現幻覺,迷迷糊糊的就妥協了,想破記錄嗎?看你能熬幾天!第五天的時候我開始打盹,正說著話,腦袋一點就一兩秒鐘的時間,就像睡了一大覺,接著會精神很長時間。這樣的機會包夾也不給,會兩個人把我拽起來滿屋子裡走,不停的給我說話,讓我沒有片刻的機會。到了第七天的時候,惡警逐級找我談話,所長都來了,大意是先炫耀她們的成功,轉化率如何如何。但被我否定,轉化只是高壓下的產物,在生不如死的折磨中,被逼迫出來的東西有幾個真心的?我不承認,她們依然是我的同修,而且不可能關我們一輩子,只要離開這個環境,她們都會走回來的,會加倍的付出,彌補自己的過失。

有唱黑臉的就有唱白臉的,有的警察繞著彎的跟我說軟話,一個勁問我困不困,難受不難受,就等著我說困她們好下台,看我不識相就只好明說了,只要我承認自己睏了就馬上叫我睡覺,言外之意是她們對我的熬鷹沒有失敗,是因為對我發善心才以失敗告終的,還非得給自己立個牌坊。這當然激起了我的爭鬥心,算下時間離到期還有近四十天,這個大隊的人不都是被熬鷹整垮的嗎,那我就叫所有人看到她們的失敗,用行動來喚醒同修,熬到走也沒問題,決心已下,就是不吐口。警察走後包夾不幹了,說熬鷹的生理極限是7天,再熬下去會出人命的,既然她們想找個台階下,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為什麼不識抬舉,說自己睏了怎麼了,大家都能解脫,她們根本就不願來,早就受不了。接著三天時間來的人少了,包夾的頭早已被我拉過來,對我由折磨變為盡心呵護,告訴我她們除了頭痛的就是肚子痛,還有牙痛的,都蔫了想辦法請假不願來,但她會儘量安排人,左右兩邊緊貼著我,熬了這麼長時間我可能隨時會摔倒的,要是頭摔到台階或尖角上很危險的,一定要看護好我。儘管如此我還是摔倒了,凌晨三四點鐘是最困的時候,她們拽著我走,我突然產生幻覺,看到四周的牆都象波浪一樣流動,地也開始流動,腳象踩在棉花上一樣輕柔,身體如漂泊在海面上的孤舟,舒適安寧,接著就失去意識。早上感覺到腿疼才知道我摔倒了,包夾都跑去找警察抗議,說自己都被熬倒了,實在沒能力,強烈要求換人。

十天十夜的熬鷹就這麼結束了,晚上沉沉的睡了一覺,連值夜班的都說看我睡得那麼香甜,幾個小時就補足了十天的睡眠,還知道了睜著眼睛不但可以睡覺,還可以做夢,有了很奇妙的收穫,更大的收穫還在等著我。雖然我已徹底放下要出去的執著,不天天算日子了,甚至都忘了這回事了,跟同修並肩作戰也是我的責任,但這裡卻真的容不下我了,一天早上包夾都被叫走了,留下我一個人正納悶呢,警察領著另一個人進來,居然和顏悅色的跟我談話,問我有沒有挨過打,不管在別處遭受過什麼,這裡卻沒打過我,她們也知道我是身經百戰的,也沒抱多大希望,別的地方都拿我沒辦法她們轉化不了我也不算失敗,所以並沒有給我安排打手,包夾也是挑選比較有文化的,希望我出去後不要說這裡打人,到明慧網曝光。真是大言不慚,那熬鷹在她們眼裡都夠不上迫害級別,只是沒打我,那一百多位同修有幾個沒挨過打的,這個帳怎麼算?我說修煉人會尊重事實,不誇大也不掩飾的講明這裡的真實情況。

警察走後,跟來的人一把抓住我的手,含著淚對我說,我們都明白了,從你那十天十夜的熬鷹中找到了自己的差距,那堅如磐石的恆心毅力震撼了大家,知道自己做錯了,以前還以為比別人多熬那麼一會,而覺得比別人強一點,現在知道強不強的根本就不夠標準,已經有一半的人清醒過來了,我們準備先悄悄的喚醒其她人,等大家都清醒過來了,集體寫出聲明重回大法修煉,只是我們走了彎路做了那麼多錯事,師父還要我們嗎?你會不會嫌棄我們?我們還有資格做大法弟子嗎?我也很震撼,沒想到會有這麼天翻地覆的變化,趕緊說,不會的,師父是不會放棄弟子的,在我心裡一直把你們當做同修,從來沒把你們排除在外,也堅信你們一定會走回來的,這也是我能堅持到今天的信念,只是沒機會接觸你們,也沒法幫你們,你們做得很好,自己清醒了不要忘了別人,大家都明白了,邪惡就沒有可利用的人了,集體寫出聲明最好,但是要記住一點,真修不在人多人少,就是一個人也一定要堅守信仰。同修高興地說,大家很想跟你交流,遠遠的看你一眼都很受鼓舞,我求師父一定要在你走前見你一面,告訴你這個好消息得到你的鼓勵和支持,沒想到最後一刻會安排我過來,真是喜出望外,師父真的一直在管我們,可是你要走了,接你的人在辦手續,真是又高興又捨不得,你出去後不會忘了我們吧?千萬不要忘了還有這麼多人在這裡受苦,你一定會正念加持我們的是嗎?我們很需要你的鼓勵。我很激動,還有什麼比看到同修走回來更令人振奮的事,這幾年的苦沒白吃,都不想走了,要是能多留幾天,親眼看到大家集體走回來多好,見證這震撼寰宇的壯舉。可是更大的使命在等著我,只有鼓勵同修走好自己的路,我一定會加持她們,不管走到哪裡都會跟她們並肩作戰。

十五年過去了,迫害仍在持續,這十五年對魔難中的弟子來說,有千秋萬代那麼長了,是結束時候了,邪惡會在你我正義聲討中土崩瓦解。那些瘋狂一時,迫害法輪功的元兇如今都象翻了蓋的烏龜,在自己所犯下的罪惡中無力掙扎,神的審判就要到來,而過程中你我都有責任點燃那最後一點陰暗,燃燒為照亮世界的光明,而歷史也會留下一朵朵,在風雨飄搖中怒放的蓮花。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