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秀:風雨中的蓮之——花開現佛

從地獄到天堂需要思想和行為上的巨大轉變,當人性中的陰暗與光明,文明與獸性淋漓盡致的擺在世人面前時,選擇什麼決定了生命的最終歸宿。

小弟子在與母親的生死離別中感悟到了世事無常,在瘋狂的迫害中徹悟大法的珍貴,在神性的覺醒中證悟了自己的使命,世間一切都是虛幻,唯有創世的法才是生命永恆的歸宿,從此要擔負起自己的使命,走出一條證實法的路,還世人一個真相。滿心的悲痛已轉化為救人的動力,於是將蓮花錦旗連同自己那顆對修煉堅如磐石的心堂堂正正的展開,向世人講述真相,猶如金剛般堅毅而莊重的神情令邪惡膽戰心驚,撲上前來瘋狂的打壓,放下生死已是半神的境界,常人的手段嚇唬自己還行,真相面前邪不壓正才是不爭的事實,惡警早已沒了底氣,大法弟子的堅韌和大善大忍的理性救贖,使邪靈的操縱失去了平衡,良心逐漸被喚醒,理智開始清醒,對好人動手打擊的是自己僅存的良知,誰也不願染指法輪功的事,只是為了飯碗維持著表面上的迫害。而邪黨實質已經在道德上輸了個底朝天,像極了那個翻了蓋的烏龜,四抓朝天,卻抓不住一根可以翻身的稻草,再也得不到上天的眷顧,在一意孤行持續發起的迫害中把上天給自己的機會都折騰沒了,謊言掩蓋不了迫害的殘酷,造謠誣陷露出的是共產邪靈的真實嘴臉,媒體整日間的洗腦宣傳,處心積慮的塗脂抹粉畫出的卻是個惡貫滿盈的大魔頭,妄圖綁架所有人參與的迫害,得來的全是差評和正義的聲討,還有被真相戳破的畫皮,早已把邪黨體制大卸八塊搖搖欲墜,彌天大謊說過了頭,已經無法拼湊人間的文字來圓謊了,壞事做盡,下不來台就死撐連累多少眾生要被陪葬。

其實破這個死局很簡單就是,改變觀念,退出邪黨,解體中共,棄惡從善而已。改變被邪黨變異了的觀念,剔除馬列邪教,回歸正常人的思維狀態,這樣就能改變你的世界,沒了邪黨才能恢復傳統中的人性,做回純中國人,向身體內的良心,人皆有之的是非之心,尋求指引,忠於自己的良知,靈魂才能自由的呼吸,啟動那盤橫在靈魂深處對神的憧憬,回歸正道,拋棄邪惡,讓自己得到解脫,就能使你整個世界得到解脫。這很難嗎?不難,挑別人錯的時候有無縫不鑽的本事,對自己的錯卻裝憨賣傻,一錯到底那叫自毀,唯獨看不清自己才是真傻,不用裝。大法弟子能夠走到今天,在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講清真相,並且得到世人的尊重,靠的就是向內找的法寶,不斷的發現自己的偏差,不斷的糾正,讓邪惡無縫可鑽,才能在道德的基石上立於不敗之地,猶如在全世界屹立起一面道德的鏡子,談笑間讓邪惡魂飛湮滅,人間正氣冉冉升起,人性的良善在心靈中茁壯成長,心無畏懼,能生智慧,只要心念一改,一切都能改變,佛法慈悲,真如聖人所講:“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當人的善念被喚醒的那一刻開始,邪惡就失去了生存空間,宇宙一切正的因素會清理這些殘渣敗類,有過血債的只要及時回頭,將功補過,一樣在被救度的範圍內,私慾能將靈魂帶入地獄,善念可以引領靈魂糾正偏差,回歸正道,前提是要在機會耗盡之前醒悟。

修煉人是溝通神與人之間的使者,也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小弟子已經放下生死超越一切紅色恐怖,對邪惡視而不見,完全融入了自己的使命中,平靜的雙盤而坐,將蓮花錦旗鋪在腿上,立掌運用神通清除宇宙中一切邪靈爛鬼,掃蕩妖邪,正本清源。在除惡中摒棄凡塵雜念,與神交相感應,靈魂與神融為一體,達到正念與神力的完美結合,就能夠自如的駕馭宇宙的川流不息,天門大開,神界顯現在眼前。霎時間金光萬道,照徹乾坤,瑞氣千條,半空霞彩,金碧輝煌的天國世界盡顯無疑,仙子手持蓮花翩然而舞,眾佛揮動手印齊聚而至,真箇是蓮花朵朵開,仙音繚繞來,小弟子欣喜的穿梭於花叢中,看不盡仙境美景,佛國殊勝,令人流連忘返。只見眾佛伸出救贖的手臂,耳聽六路,眼觀八方,人間疾苦,百姓倒懸,洞察世間,盡收眼底,怎容的妖邪當道,殘害神的子民,是收網的時候了,顯出千手千眼像,手印飄向四面八方,布下天羅地網,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人做了什麼都得用自己的命去還,現世報應與救贖同步,大法弟子能忍人所不能忍,必能行人所不能行,用無數正義的力量來改變這一切,在人性的救贖中開創未來。

小弟子見此殊勝法像,感恩佛恩浩蕩,虔誠的合十跪拜,想起生死不明的母親同修和那些在證實法中被迫害致死的同修,心內不覺感慨萬千,迫害中能活著已是無比的幸運了,生無所求死又何懼?修煉就是犧牲之路,將生死置之度外,犧牲一切個人利益,在瘋狂的打壓中兌現諾言,成就神佛的末世救贖。也許到達天界前,魔界是必經之路,在新舊宇宙更新交替之際,正邪必有一戰,一個神必須有識別能力,才能捍衛自己的世界,作為正的生命是不需要任何邪魔的摻和的,被強加的迫害不是主佛要的,卻是徹底淨化宇宙的正邪大戰,代表正能量的大法弟子都會衝鋒陷陣,為捍衛新宇宙的純正而犧牲一切,所以每一個真修弟子的修煉史都是沾著自己的血寫就的,每一步的犧牲都是為了救贖更多的生命,所承受的一切魔難都是在向世人展現大善大忍的神性光輝。大法弟子就算被關進禁閉室一個星期不叫洗刷,在昏暗的燈光下連白天黑夜都分不清,被四面高牆堵的不見天日,狹小的空間稱不上室,簡直就像個大衣櫃,極少的睡眠讓人昏昏沉沉,時不時傳來刺耳的打罵聲,令人壓抑的恨不得插翅飛出去的魔窟,也能平靜的讓惡警不敢正視,一個善意的微笑就能讓打手變得溫順,幾句肺腑之言就能打開人的心,用生命詮釋修煉人那無怨無悔大善大忍的慈悲境界,超常的承受力與忍耐力,足以擁有震懾天地的威德,凜然不可侵犯的莊嚴神聖,讓邪惡的每次迫害都驗證了自己的失敗,甚至助紂為虐的人都被感動的反戈一擊,這樣的奇蹟也每天都在發生著,致使邪惡已經沒有多少可以利用來維持迫害的人了,確切的說這應該叫神跡。環境的改變也是大法弟子前仆後繼用命換來的,因為在迫害最殘酷的時候,一些弟子幾乎沒有說話的機會就被迫害致死了,十惡不赦的人也大量湧現,麻木的讓人不可思議,限於篇幅以後詳述。

《三十六計》中有一計是“李代桃僵”,為了成就整體而犧牲自己。雖然修煉人用慈悲取勝而不用計謀,但這個境界是有的,為了證實法而付出生命的弟子,已經成就了神的果位,只是換了層戰場,就像小弟子的母親,雖然失去了肉身,已被主佛接引到神界,當眾仙子揮舞蓮花在小弟子面前層層綻放,在那蓮花深處,神佛簇擁著母親同修隔世相見,小弟子驚喜的撲向母親的懷抱,感悟佛法的真實不虛,失去的都是物質世界的虛幻,得到的卻是生命的永生。母親同修再次叮囑小弟子一定要精進的走好最後的路,在人間實踐神佛的慈悲苦度,並把蓮花交予小弟子手中,喻示所走的每一步都像盛開的蓮,在世間人性的救贖中詮釋神的歸來,花開現佛。小弟子信心滿滿恭送神佛歸去,融入整體與同修一步一蓮花的純淨身心,爭分奪秒的兌現神的誓約。

現今神韻已經是四個團在巡演了,以後還會遞增,而我們寫神韻文章的筆桿子都加起來卻還不夠一個團,遠遠跟不上正法形勢的需要。雖然我一直很努力的想把神韻文章寫的通俗一些,但還是不能適合所有的人看,每經歷一次磨難我都會對修煉兩個字有更深度的認識 ,重新領悟修煉兩個字,體會到什麼是真正的修煉,會發下更大的願,每次發願都涵蓋所有的眾生,但目前所能做到的覆蓋面總是有局限,智慧還不能夠上下貫通覆蓋所有眾生,實踐中與我所發的願望相差甚遠,這讓我很糾結,所以想到時間問題內心就很惶恐,不能全部兌現誓約的結束,意味著無數眾生的毀滅,到時何以面對將身家性命託付與我,卻換不來希望的芸芸眾生,也許是我發的願太大了,可救人又不能有遠近親疏的選擇,一個人的智慧要涵蓋所有宇宙,算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了,可只要正法需要就得有人去做,個人也許還存在這樣那樣的不足,但我相信整體是可以互補互修完美無缺的,所以我呼籲更多的同修能夠認識到寫神韻文章的重要性,我們的神韻一直是引領正法進程的主流,從各個層面寫出對神韻的感悟,也是在助師推動正法進程,畢竟有機會能去劇場看神韻演出的人數占的比例不大,但文章的傳播是最簡單快捷覆蓋面最大的,用我們眼中看到的神韻之美,領悟到的人間正理,用靈魂的筆觸描述出神之韻的絢麗多彩,博大精深的內涵,引領世人回歸生命的原點,也是所有弟子的願望。

神韻節目中經常展現千手千眼佛的形象,喻示佛法無邊,無所不能的智慧與能力,神的威德無處不在。那何不大膽設想一下,我們弟子就是主佛的千手千眼無邊法力的體現,每個弟子都在自己所在層面運用最大智慧擔負起自己的責任,寫出自己眼中,心中看到的神之韻,世人就能藉助我們的眼睛和心靈,從修煉人的角度看到完美無缺,面面俱到的神之韻,為世人打開更多的神性視角,領悟人生真諦,拯救蒼生,助師正法,我們修煉的整體就是無所不包無所遺漏的往上昇華著,我們的眾生也隨著整體形勢的變化而改變著思維模式,整個世界都在改變,在回歸原點的進程中,實際上已經做到了,只是過程中還需要更給力的智慧,方式方法會在進程中不斷的精緻化,那何不嘗試寫神韻文章打通更寬更廣的路,為世人開創更多的視角,在我們的千手千眼中銜接神的紐帶,感悟花開現佛人神共存的偉大救贖。

當然今年的神韻文章比往年多了,只是堅持下來的不多,先不說文筆,深度如何,我總是能在別人的文章中看到我看不到的東西,從而有所啟悟,這就足夠了,稱得上筆補造化了。提起寫文章,最大的障礙就是自己的觀念,什麼悟性不好,文筆不夠,沒有文化功底之類的都是藉口,對修煉人而言只有做和不做的問題,能力是在過程中歷練出來的,這一世也許很平庸,沒有一技之長,但歷史上什麼都奠定過了,生命進程中什麼都不缺,五千年的神傳文化哪一樣也沒少了我們的足跡,整個神傳文化都是我們靈魂的構架,機制就在自己身體上帶著,就像最精密的儀器,只要開關沒打開,無法運轉,就是廢鐵一堆,存在就被忽略了。要全部啟動自身的正法機制,釋放出生命的潛能 ,這個開關就是慈悲心,當心繫眾生時就會忽略自我的存在,當把救人的使命與責任放在第一位時就會忽略自己的局限,當生命最大限度的融入法中時,就無所不能的體現出神的境界。平庸是針對常人而言,大法弟子在歷史上賦予使命的那一刻起,一切能力與智慧就被主佛注入身體裡形成了生命的機制,在歷史上已親身實踐演練過無數次了,只是因為不破常人社會這個局,在迷中才能夠修煉悟道,被暫時封存了。

自古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作為神的使者,擔負著救贖世人的使命,主佛怎麼會只給使命不給能力呢?正法修煉不是趕鴨子上架,而是有備而來,一切都在有序的安排中,看清自己的責任,勇於擔當,油然而生的慈悲會衝破一切塵封的記憶,恢復神的能力,可見那些藉口都是人心執著的表現,說穿了還是一個信的問題,所以只需確定自己要不要做,有了恆心毅力就沒有做不成的。我在寫神韻之前有過兩年的練筆過程,兩年多總共發表了九篇文章,算得上屢敗屢戰了,剛能寫順溜點就開始寫神韻了,當時神韻演出阻力很大,能寫出來的人太少,推神韻又迫在眉睫,形勢所迫也顧不上自己是個平庸之輩了,只知道做的人多的地方多我一個少我一個無所謂,做的人少的地方,多一份力量就多一條路,就硬著頭皮寫了,儘管開始有點誤打誤撞的僥倖,不謙虛的說寫到今天還算成功的走出了自己的路。有時也忍不住歡喜心的膨脹,給周圍的家人朋友透漏一點寫文章的事,別人卻露出輕蔑的笑,或者是聽而不聞根本不接話茬,甚至連點好奇心都沒有,至今也沒人提出過要看看我寫的文章,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相信,一個沒上過幾年學,一天到晚不哼不哈,話都懶的說,連存在都基本被忽略的人能寫出文章,歡喜心早被別人的冷漠打擊沒了。在別人的眼裡夠得上平庸的級別了,可我堅信修煉人是超常的,什麼也擋不住我要做的事。

從決定寫神韻那一刻起,就全身心的投入到神韻中,連走路、吃飯、睡夢中都在構思文章,感覺到世間的萬物都在助我一臂之力,有時走在街上,偶爾聽到別人閒聊中的一句話,或是聽到電視中一句台詞,或是隨便翻開一本書看到幾句話,都給我很大的啟悟,好像一草一木都在努力的觸動我智慧的弦,源源不斷的承載宇宙的智慧輸送到我的思維中,靈感絲絲縷縷的滲透到腦中,浮到筆尖有一寫為快的興奮,真是萬物有靈,當我們毫無保留的投入到自己的使命中去的時候,萬事萬物都會為我們敞開胸懷渴望為我們所用,沾上邊就有威德,也許它們就是我們身體機制中的一個契機,只是存在方式不同,慈悲善念所及之處能啟動所有正能量,隨之而來的是所有生命的加盟助威。當然干擾也是無處不在的,只要認定一點,邪惡越怕的就說明震懾力越大,就越該做好,干擾阻力只是陪煉的,正念起時就轉化為前進的動力了,關鍵是有沒有那顆無私無我的心,容納大千世界的胸懷與魄力。

有了這顆心就會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了,而是宇宙造化智慧的體現了,整個世界都是靈動的,與我們的靈魂互動融為一體,需要什麼就來什麼,文章自天成一點沒錯,問題是你怎麼把天上的東西拿到人間,文以載道,別忘了還隔著一層人皮,只有神性的覺醒才能將人皮的間隔轉化為天人合一的境界,隨著慈悲心的昇華智慧會噴涌而出,把時時被觸動的感悟記下來,看到好的詞彙收集起來,不斷的融入到思維中去,用心體悟,隨時昇華的智慧會重新組合,將人類的語言串成妙語連珠,我們神傳的漢字會把奇思妙想表達出來,就是一篇篇紙上的舞蹈,我們一根線條就能舞出五彩斑斕的大千世界,佛法無邊的智慧,舞到人的心坎里去,與靈魂共舞,做到也不是很難,總比去學舞蹈登台跳舞容易的多了吧,想揮舞出神韻那追魂奪魄之美,做神的舞者現在就動筆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