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秀:燈籠舞

農曆正月十五夜,是我國民間傳統的元宵佳節,俗稱又叫“燈節”。上元佳節鬧花燈,城裡鄉間到處張燈結彩,此時不論皇親國戚,平民百姓,深閨淑女,都可破常俗,結伴走出深宅大院到市井間觀花燈,猜燈謎,出遊嬉戲,要碰巧趕上因緣際會,不小心還能惹出一段才子佳人的好姻緣,還是個很有故事的節日。

真箇是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盼的金烏西下,皓月當空,窈窕淑女方可如出籠的鳥兒,呼姐喚妹,三五成群,手提花燈湧向街頭巷尾,看那峰巒疊翠,碧水潺潺下的繁華古都,萬千家燈火樓台,宛如仙女撒下的無數顆明珠,遠遠望去,恰似銀河落水,繁星點點,燈映月,增一倍光輝,月照燈,添十分的燦爛輝煌,水天相映,天上人間一色金光點點,延綿不絕,鐵鎖星橋,火樹銀花,一片雲煙世界。更有那青春少女打扮的花一團,錦一簇,綺羅叢中暗香涌動,歡歌笑語溢滿古都。人們紛紛制燈玩賞,看燈、放燈、許下美好心願,傳遞著歲歲平安,年年五穀豐登的美好祝福。

直惹得墨客騷人把酒言歡,紛紛填詞做賦,載歌載舞徹夜狂歡,酒助詩性,對月當歌,留下千古佳句如皓月當空,普照萬方,使得今人望月吟起,雅興依然不減當年,彰顯一派盛世景象。此時連皇帝老子都在深宮裡呆不住了,偷偷跑出來微服看燈,體察民情,只見處處張燈結彩,千巧百怪,別具匠心的各色花燈,一串串彼此起伏,耀眼生輝,如置身水晶宮裡,令人流連忘返,遊人並著肩,攜著手,雙雙談笑戲彩燈,識破燈謎贏彩頭,徹夜裡笙歌不斷,蕭鼓喧譁,處處祥瑞喜慶,節日氣氛濃濃久久不忍離去,惹得龍顏一笑,與民同樂。

只見少女們手提花燈,冉冉而來,輕巧的步伐踏著歡快的節奏,愉悅的揮舞自己手中的花燈,一年一度的出遊使足不出戶的少女攢下滿滿的喜悅,如上元的春色爭相綻放,成為民間市井中一道最亮麗的風景線。舞蹈活潑歡快,喜氣洋洋,如花般的笑臉,在燈海中穿梭,時而在人群中踮腳翹首,遙望花燈,時而互相招呼炫耀手中的花燈,時而又躲躲閃閃以燈遮面,生怕被人看去了芳容,其羞澀嬌柔之態盡顯江南女子的靈秀之美,令人賞心悅目其樂融融,這才是女子應有的神態,美而不妖,笑而不媚,眼波流動清純靚麗,真正的淑女行為端莊叫人望而起敬,能使人淨化身心不起淫邪之念,所以古人有一塵不染童話般的愛情故事浪漫瀟洒,叫人神往,這是傳統道德教化出的正常人類生活狀態。

今人都在抱怨過節很沒意思,年味沒了感覺不到節日的氣氛,過大年像是例行公事,親朋好友聚會只顧算計錢財得失,濃濃的親情感覺不到了,友情也成了互相利用的利益鎖鏈,走親戚串門子因為計較拿得東西多少而不來往的比比皆是,過年除了破財就是麻煩甚至有點煩人,連受益最多可以要壓歲錢的孩子們,都在以給的錢多錢少來衡量快樂與否,我們要不要先把個人利益放下,冷靜的思考一下年味拿去了?其實年味沒有了是因為人味沒了,這麼說貌似不雅,卻是真正使人失去親情、友情,家庭和睦,社會安定的根本原因。雖然傳統中的節日講的是禮尚往來,但古人敬天知命,安貧樂道,不貪錢財,看中的不是東西而是親情的聯絡,交往中講的是仁義禮智信,東西只是禮節上的往來,傳遞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善意和關愛,禮輕情意重,因為真正的快樂是內心的滿足,而錢財永遠都滿足不了慾望,所以以道德為基點的民俗才是善意的體現,以利益為基點的民俗是惡意的傳遞,笑裡藏刀,互相算計的交往連人味都不存在了,那來的年味。

瞧瞧古人的元宵節多熱鬧,雖然燈節是過年的最後一天,也稱為送年,人與人之間關愛友善只會一年比一年濃,究其原因民俗的淳樸與否在於政權的好壞,如果它的領袖人物是向善的開明的,應天順人施仁政,人人都願意把人性好的一面展現出來,做一個順民。如果領袖人物是昏聵殘暴,荒淫無道的,施暴政,人人就容易把邪惡的一面展現出來,因為不助紂為虐就會被消滅。治大國如烹小鮮,別老翻騰,一翻騰就爛了。民還是那點民,碰上堯舜,就會人人向善,寬容慈悲,有王者風範,人們會爭先做個道德王,互相關愛社會長治久安。碰上桀紂,就會人心向背,離心離德,百姓會變成一幫搗亂分子,被逼成亂民,此時有德高望重的人振臂一揮,以有道伐無道,百姓就會揭竿而起組成正義之師,推翻暴政,跟隨聖王歸正人間的秩序,奉天承運,推動歷史的進步。

因為獨裁暴政的社會真誠善良將無法生存,奸詐邪惡才能占有一席之地,道德敗壞,亂象叢生,災難也會如影隨從。失去人的善良本性也就失去了做人的資格,失去了人應有的一切親情關愛和人與人之間的真誠善良,那所有聯絡人類感情的傳統節日也就變成了貪官污吏斂財的節日,民風不正,過年串門,至親管頓飯還要掂量掂量拿得東西夠不夠一頓飯錢,這樣的飯你能吃出親情嗎?人味沒了,錢財是不能滿足人的精神需求的,只能使人越來越空虛,今天的一切亂像苦難,人們所失去的一切都來源於共匪的洗腦思想改造。

中國五千年的文明史,為人類奠定了一切文化與思想行為,傳統節日也是世代傳承和延續人類正統文化的紐帶,是普天同慶傳遞正能量的血脈,卻被共匪在幾十年里給糟蹋破壞了,否定中國古文化,將人類的道德理念,普世價值變異為聽黨的話,神傳給人能辨別是非的理念,道德,文明被邪黨視為糟粕踐踏人性,在洗腦教育中被批判,所謂改造人實際就是靈魂的屠殺,將人性中的光明善良泯滅,將世界觀全部改變,思想行為成為共匪造就的模式,自私自利,冷血殘暴,親情友情所有善的紐帶被階級鬥爭打碎,扼殺佛性,放縱魔性那就只剩下作惡了,中國人走到今天回頭看看,道德底線的崩潰是從邪黨誕生之日開始的,也會從邪黨的滅亡中復甦。

天意即民意,民心所向是天意最好的展現,當人們選擇回歸善良,撐起一片道德的天空時,邪惡的總陣營共匪已在解體中了。殘暴只能失去人心,只有德行能號召人心,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不是索取而是付出與關愛,情義無價,所以能叫天下人心意相通的只有德行。當人們主持正義拒絕邪惡,選擇拋棄與善良為敵,扭曲人性,虐殺人靈魂的共產屠夫時,就是人性復甦天意在人間的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