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定遇道成仙

張定是廣陵人,小時候上學。有一天他起得很早,天氣很冷,只有一輪月亮掛在天邊,街上沒有人。張定獨自一個人走了一百多步,有一個道士走得很急。那個道士回頭看見了他,就站住對他說:“你這個人可以教啊。”就問他:“你喜歡的事情是什麼?”他回答說:“喜歡長生不老。”道士說:“這不難辦到,你有仙骨,探求道術一定能成功。我暫且教給你變化的法術,不要泄露給別人。十年後,我親自接你。”

於是道士把口訣傳授給他。張定謹慎小心,不喜歡說話,在家裡很孝順,自己在家偷偷地練習這個法術,召鬼神、變人物,沒有不能變的。有一次,他與父母一起去連水縣探親,到縣以後,有戲曲,大家都去觀看,唯獨張定不去。父母對他說:“這個戲很熱鬧,親戚里外的人都去,為什麼唯獨你不去看呢?”張定回答說:“恐怕有老人要去,兒不想去。”

父母要去,張定說:“這裡有青州大戲,也可以看看。”就提著一個水瓶,可以裝二鬥以上,中間空空的沒有東西。把它放在院子裡,像巫師道士作法邁步繞著水瓶走了二三圈,就把水瓶放倒在院子裡。這時,出現了無數的人,都六七寸高,有官僚、將吏、士女和觀看的人,滿院子一片喧鬧。馬上又出現了無法比擬的設廳戲場:隊仗、樓閣車棚、音樂百戲,無不精密周詳。這樣安樂地擺布了一天,父母與他一起觀看。

到天黑時,又把水瓶放倒在院子裡,人物車馬、千群萬隊曲折連綿地都進到瓶內。父母把瓶拿起來看,瓶中又是空無一物。

父母問他從哪裡學來這套法術,他說:“我的師父姓藥,是海陵山的神仙。已經教我學會升天之道,約定在十年,現在已經七年了。”於是與家裡人告別入天柱山隱居,臨走時告訴父母說:“如果你們心裡想念我,兒自會回來,不要太憂慮了。”這樣,每當父母想念他的時候,他就回到家裡來,不久又飛去。

在修煉界一直流傳著一個說法,叫:“師父找徒弟”,只要你做的好了,適合修煉了,自然就會有人來度你。這就是古人的修煉方式。

原文:

張定者,廣陵人也,童幼入學。天寒月曉,起早,街中無人。獨行百餘步,有一道士行甚急,顧見之,立而言曰:“此可教也。”因問:“汝何所好?”答曰:“好 長命耳。”道流曰:“不難致。汝有仙骨,求道必成。且教汝變化之術,勿泄於人。十年外,吾自迎汝。”因以口訣教之。定謹訥小心,於家甚孝。亦曾私為此木, 召鬼神、化人物,無不能者。與父母往連水省親,至縣,有音樂戲劇,眾皆觀之,定獨不往。父母曰:“此戲甚盛,親表皆去,汝何獨不看邪?”對曰:“恐尊長要 看,兒不得去。”父母欲往,定曰:“此有(有原作又,據明抄本改)青州大設,可亦看也。”即提一水瓶,可受二鬥以來,空中無物。置於庭中,禹步繞三二匝, 乃傾於庭院內,見人無數,皆長六七寸。官僚將吏、士女、看人,喧闐滿庭。即見無比設廳戲場,局筵隊仗,音樂百戲,樓閣車棚,無不精審。如此宴設一日,父母 與看之。至夕,復側瓶於庭,人物車馬,千群萬隊,邐迤俱入瓶內。父母取瓶視之。亦復無一物。又能自以刀劍剪割手足,刳剔五臟,分掛四壁。良久,自復其身, 晏然無苦。每見圖障屏風,有人物音樂者,以手指之,皆能飛走歌舞,言笑趨動,與真無異。父母問其從何學之,曰:“我師姓藥,海陵山神仙也。已錫升天之道, 約在十年,今七年矣。”辭家入天柱潛山,臨去白父母曰:“若有意念,兒自歸來,無深慮也。”如是父母念之,即便還家,尋復飛去。《仙傳拾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