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代的王器

翻開《五藏山經》最後一段令人震撼:“禹曰:天下名山,……出水之山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出銅之山四百六十七,出鐵之山三千六百九十。此天地之所分壤樹谷也,戈矛之所發也,刀鎩之所起也,能者有餘,拙者不足。封於泰山,禪於梁父,七十二家,得失之數,皆在此內,是謂國用。”

這段話的大概意思就是大禹治水後,天下龍脈已經安排妥當,日後有七十二家能稱霸天下,他們的武力強弱,能力大小,甚至壽命長短也早已派定。夏商周以至中國傳統皇朝歷史的大致脈絡在大禹那個年代已經基本排定了。後人為了破解大禹王留在山河中的秘密,產生了一門學問,叫堪輿,民間稱作風水。當然,大禹王安排下的東西,後人可以在一定範圍內進行調整,充分利用好大禹王留給自家的資源坐天下,每家都有自己的一套機制,運轉這套機制的設備就叫做王器。

大明宮復原圖

什麼是王器
王器說白了就是國家機器,這個機器和馬列講的那個政治體制的國家機器是兩回事,這是真實的一部機器。早先大禹鑄造了九鼎,就是王器。通過九鼎,大禹和後來夏朝的王可以掌控九州的各種情況。這鼎如此重要,後來一鳴驚人的楚莊王問問份量,都被士大夫王孫滿斥責說,這是你該問的嗎?不關你的事!

九鼎想像圖

到了秦朝,九鼎遺失了,其實也不是遺失了,就是通過九鼎控制天下的機制結束了,九鼎也就退出了歷史舞台。秦始皇是第一個皇帝,一切從他開始從新立規矩。秦始皇要建立更完備的王器,就選了咸陽這個地方,修建了都城和宮殿,秦始皇在咸陽宮內辦公,掌控天下局勢。咸陽宮是天下的中心,這個巨大的宮殿群也就是秦朝的王器。

有人說了,你開玩笑,一幢房子,能起啥作用。試想,古埃及人為啥造金字塔?那麼大個東西還不能當房子住,可現代科學家卻發現三大金字塔的布局是按照獵戶座的腰(The Belt of Orion)排列,而周邊的建築是以尼羅河對應天上銀河的宇宙模型,這個天地對應的建築體系能夠接收宇宙能量。現代科技的天線不過就是幾塊金屬片,當天線的形狀和電磁波頻率吻合的時候,就能接收到無線電波形式的能量,轉化出視頻或音頻。現代人沒有掌握金字塔或中國古代宮殿接受那種能量的科技,掌握了那種能量,這皇宮就是一部可以掌控天下的機器。

這部機器和風水龍脈息息相關,所以選址很重要。就像天線要放在合適的位置才能接收到無線電波,電器設備要放在能插電的地方才能工作。宮殿要建在大地能量匯聚的地方,才能起到掌控天下的作用。根據不同的天時,大地能量的傳播路線會改變,俗話說“風水輪流轉”。唐朝的時候,風水龍脈就在唐長安,要是把同樣的都城蓋到北京是起不到作用的。

中華大地上有三大幹龍,北干龍屬水,中干龍屬土,南干龍屬火,所以選址要選在自家龍脈和干龍交匯的地方,比如清朝選在北京,就是大興安嶺龍脈和北干龍交界處,元朝大都是陰山山脈的龍脈和北干龍的交匯點。這樣干龍和自家龍脈的能量能夠交匯加強,通過大地的脈絡把能量傳遍整個中華大地。

但光有龍脈還不行,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這能量流通要通過國家機器來規範,所以就要在交匯點,也就是最重要的大地穴位上,建立都城,皇宮,廟宇,園林等等代表性建築,所以這些建築可不僅僅是皇帝家的住宅,祖廟,園林,對一個國家的運作來講,更是必不可少的工具,皇家利用這些機器,通過朝會,祭祀,慶典等各種儀式溝通天地,通達人事。

這些皇家建築一旦損毀,對當朝來講輕則國家有難,重則亡國敗家。可是當改朝換代的時候,如果前朝的這些建築存留,或者部分存留,就會影響天下能量的流動原則,從而影響新朝代的穩定。因此新朝代上來就要先“殺王器”。在古漢語中人為拆毀、或天災損毀什麼東西也用“殺”這個字。

項羽燒咸陽宮

咸陽的“咸”有皆的意思,因其位於九嵕山之南、渭河之北,根據風水理論山南水北都是屬於陽的地方,所以取名咸陽,有希望國運如驕陽般興盛之意。秦始皇統一中國,他深信天命風水之說,認為帝王所居之處和國家行政區的劃分應該與天象方位相符,才能使江山永固。秦朝的帝都及各地行政區就參照天體星象的位置規劃而來的。紫微星(北極星)是天體中心,是天帝所居之紫微宮所在,對應世間就是九五之尊的帝王,所以咸陽宮選址時對應紫微星;貫穿都城的渭河對應的正好是銀河;後建阿房宮是個巨大的宮殿群,對應天上各個離宮;天下分為36郡對應諸星宿;又修改曆法將原來的十月定為正月,因為此時天體運行的方位與地上的都城布局完全吻合。

  

秦朝咸陽宮和周圍的宮殿群

話說劉邦項羽在楚王面前發誓,誰先進了咸陽城,誰就當秦地的王。結果悶頭打仗的項羽一不小心,讓劉邦先進了咸陽城。劉邦害怕項羽兇狠,不敢進駐咸陽,回兵灞上,赴了那場著名的鴻門宴,把咸陽讓給了項羽。項羽進了咸陽城,先就一把火把咸陽宮給燒了,然後自封西楚霸王。

看到這段,很多人都拍著桌子罵項羽真暴虐,殺人無數不說,還糟踐東西,這麼好一座宮殿不住,還給燒了。如果知道王器是啥,就明白項羽為啥要這麼做,他這是準備當皇上啦!

做事這麼沒分寸的人,當然治理天下會有很大的問題,所以後來老天爺也沒把皇位給了他,而是給了劉邦。後來周天子把祖宗龍脈所在的岐山分封給了秦國,其實那時候就定下了秦國是日後統一天下的共主,周的繼承人。

俗話說人不與天鬥,做天子的人要修身養性,實行德政。可秦始皇卻不服,要萬世當皇帝,試圖用自己的力量改變天命,聽信江湖術士的鬼話到處挖龍脈,結果暴秦成了中國歷史上第二短命的朝代。精心營建的咸陽宮這個大王器只是個硬體設施,沒有有德之人掌控就相當於沒有好的操作員。

住二手房的共產主義者王莽

買房買二手的,可能還沒啥,可皇宮要住二手的就要看你夠不夠那份德行,否則麻煩就很大,甚至會有生命危險。

秦朝建設咸陽橫跨渭河,渭河南岸林立著多座離宮別院。劉邦入關後在秦朝殘存的興樂宮基礎上興建長樂宮,隨後又命蕭何建造未央宮,以此開始新都城的建設。漢長安在中國歷代都城裡,算是比較特殊的,因為它並非遵循傳統規劃原則的方形對稱、也沒有以皇城和宮城來分內外。由於其主要宮殿群的布局排列對應北鬥七星的位置,所以漢朝長安也被稱為“鬥城”。

劉邦雖沒受過啥教育,可兒孫還挺爭氣,尤其是文景之治,崇尚黃老之學,無為而治,天下休養生息,一片太平繁榮。歷史上的明君都是有修行的人,漢朝的皇帝們崇尚黃老之學,尊崇儒家經典,和鬥城這個王器契合的很好。因而出現了盛世。承平日久,子孫們也就鬆懈了下來。漢成帝是個紈絝子弟,寵信趙氏姐妹,這和“鬥城”的道德要求顯然有了較大差距,於是漢家江山出了問題。

漢長安城

王莽當皇帝前,中國很多老百姓都說:“王莽這人好!”特別是和只知道成天看趙飛燕跳舞的漢成帝比起來,王莽顯然是個上進青年。38歲,王莽就當上了大司馬,就是“國家軍委主席”!如此位高權重的王莽,仍然穿著補丁衣服,補丁襪子之類的,讓全國人民學習。王莽不僅到處救災解難,還利用自己的家產和職權成立了社會福利制度,照顧鰥寡孤獨等弱勢群體。並且努力宣傳自己的善行和大公無私。

要宣揚自己的好名聲,王莽知道讀書人最好用,所以他為讀書人興建住宅,在長安黃金地段給儒生們分房子,養著一幫“郭沫若”“柳亞子”為自己寫馬屁文章。緊接著王莽還到處找算命的,弄點鬼畫符啥的,說漢朝該讓位給他了。緊接著馬屁官員們一忽悠,王莽就當上了皇上,建立了新朝。

當皇上前,花的是劉家的錢,王莽怎麼花都不心疼,等自己當了皇帝,王莽就沒那麼大方啦。原來的社會福利制度變成了只有制度而已,為了心目中的“烏托邦”,王莽到處使用嚴刑峻法,民怨載道。不過王莽早就看中了漢朝的宮殿,自己大喇喇的住進了長樂宮,把這二手皇宮改名為長樂室。看這名兒改的,一看就不是皇帝命。

漢朝劉家的機器交給這樣一個人手裡,天下馬上就出了狀況,首先是和周邊國家關係緊張,並發生戰爭。國內也遍地出賊,到處都是農民起義軍,比如綠林軍和赤眉軍。老天也不給王莽面子,旱災,蝗災,瘟疫,黃河決口,改道。一時間天怒人怨。王莽舉行哭天大典也沒用。

結果沒兩年,王莽就被憤怒的起義軍分屍而死。王莽死前可能後悔不該住二手房,可歸根到底,還是他沒皇帝命,沒那份德行。後來在漢朝宮殿辦公的皇帝也不少,東漢獻帝、西晉、前趙、前秦、後秦、西魏、北周都在這裡辦公,這些朝代要不就出傻皇帝,要不就內亂不止,還有些是短命的小朝代。

由此可見要駕馭王器,要有那麼大的修為才行,沒有那麼大的德行,就像一個啥也不懂的工人操作複雜的機器,一旦操作錯誤,不僅連累天下百姓受苦,也會禍及自身。

為他人做嫁衣裳的隋煬帝

天上有三垣:太微垣、紫微垣和天市垣,其中紫微垣在三垣中央。紫微星垣居於中天,位置永恆不變,代表天帝。紫微垣是天帝所居。作為天子的皇帝,當然應該住在和天宮對應的紫宮裡,所以從唐代開始皇宮就被稱為紫宮。

商、秦、漢、隋唐都城與現代西安城

唐朝的都城長安是隋朝建的。當初隋文帝定都在漢長安城。可多年戰亂,長安已經破敗狹小,特別是到處是臭水溝,生活環境惡劣。於是看風水發現東南方向的龍首塬是中干龍龍脈的一個分支,決定在龍首原南坡另建一座新城。僅用9個月左右的時間就建成了宮城和皇城。因為隋高祖早年曾被封為大興公,因此便以“大興”命名此城。隋世祖繼位後,動用10餘萬人在宮城和皇城以外建造了外郭城,城市的總體格局至此基本形成。隋煬帝這人的思路挺象秦始皇,開鑿南北大運河,要改變大禹留下的天下風水格局,以水路連接大興城和隋唐洛陽城,結果殃及了自身。618年,大興城剛建成沒有多久,隋煬帝被殺,隋朝就滅亡了,幾乎嶄新的一座都城留給了唐朝,被改名長安。

唐長安城

唐代在大興城基礎上擴建為長安城,由外郭城、宮城和皇城三部分組成,面積達83.1平方公里,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據史載,唐在規劃建設大興城時,完全依照《易經》八卦進行。龍首塬南側有六個坡阜,視為乾卦的六爻。按“初九、九二、九三、九四、九五、九六”的爻序布局。如:九五之尊的風水寶地爻辭為“飛龍在天,利見大人”,故布置寺觀佛道神位,這也反映了中國古代的宇宙觀,皇帝並不是至尊的獨裁者,而是順天承命的人,如果不遵從天命,神明不容,百姓也可替天行道。九二爻謂“見龍在田,利見大人”,意為真龍現於大地,為君德居中之位,故將皇城的皇宮置於其上,為帝王之居,所以隋朝修建的太極宮和唐太宗設計的大明宮都在九二之地上。九三爻是“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含反省自厲之意,故布置宮城,是政府機構百司。九四的爻辭為“或躍在淵,無咎”(相機而動,躍起上進,沒有危害),因此把長安城的東西兩市布置於此。市場設立於此可承地利之運,促進商業發展。長安城的西市是當時的世界貿易中心。九六的爻象“亢龍有悔”來看,有皇帝要反省自己的過錯,給百姓補償的意思。最好不要作太多建築上的規劃,所以重整曲江池,作為皇家園林,開放給全民參觀游賞,此處為長安城的至高點,登台眺望,全城盡收眼底。初九為“潛龍勿用”,所以不作任何建築上的使用,只歸為皇帝的禁苑,供皇室遊獵用,在皇宮北側,也不會擾民。

唐長安地勢與卦象的對應

全城規劃排列南北十三坊,象徵一年有閏月。皇城南面設東西四坊,象徵一年有四季。全城一百零八坊對應一百零八個星宿。各坊周圍環築高牆,晨鐘暮鼓,朝開夕閉,自成體系。體現著大宇宙由無數小宇宙組成的佛家的宇宙觀。如此氣勢磅礴的都城,帶來了極度繁榮的大唐盛世,讓今天的海外華人還以唐人自居。

唐末各地戰亂不已,長安城很多地方凋敝荒蕪,唐昭宗遷都洛陽,把長安城給拆了,拆下來的木材被放到運河裡,希望能順水漂流到洛陽,用於興建洛陽城,可這大批的建材在中途神秘消失不知所蹤。不久,朱全忠就逼唐哀宗禪位,唐朝滅亡。

元順帝為啥逃跑

王器不一定非要是皇宮。元朝崇尚喇嘛教,忽必烈的國策是“以儒治國,以佛治心”。所以寺院在元朝扮演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今天要到北京白塔寺,總覺得有點啥不太對勁,妙應寺配上元朝著名的工匠阿尼哥修建的大白塔,就像健美冠軍披了一件小背心,顯得過於窄小。其實在元朝的時候,這地方叫“大聖壽萬安寺”,比現在的白塔寺大多了。

遇天火不倒的大白塔和明代後修建的妙應寺

1271年,忽必烈敕令重新建造一座喇嘛塔。建成後並隨即迎請佛舍利入藏塔中。忽必烈又下令以塔為中心興建一座“大聖壽萬安寺”。範圍根據從塔頂處射出的弓箭的射程決定的。寺院在1288年落成,成為元朝的皇家寺院,被稱為“西苑”,是百官習儀和譯印蒙文、維吾爾文佛經之處。忽必烈去世後,也被供奉在這裡。這裡實際上成了元朝皇家的宗廟。

1368年6月,雷火點燃了大聖壽萬安寺,雖然雨如瓢潑,人們救火也拚命的澆水,可火卻越燒越旺,就像潑上去的不是水,而是油!一場大火下來,寺院化為灰燼,唯有白塔幸免於難。深信喇嘛教的元順帝聽到這個消息,心有所感,沒兩個月,朱元璋就攻下了大都,元順帝早有準備,帶著自己的嬪妃家眷從北門跑了。

元順帝的諡號順字取的很好,看到宗廟被天火所焚,元朝氣數已盡,清楚的認識到自己德行不足以力挽狂瀾,治理天下,但可順應天意,仍可以保有性命和家屬,也算得了善終。

在元大都建立前,北京雖然曾作為金朝的首都,可在元朝以前風水模型並不完整。北京的外局與大勢適合建立都城,但具體到大內宮殿建設,還需要更縝密的風水理論做指導。元世祖忽必烈滅金後,決定在北京定都,便命太保劉秉忠堪輿北京風水。劉秉忠就帶了他的弟子郭守敬、趙秉溫遍訪北京山水,最後決定捨棄在北京西側的金朝中都舊址,重新堪定龍脈正穴。 師徒幾人通過踏勘,最後認為燕山山脈是藏風聚氣的風水寶地,西山的玉泉山才是未來大都的祖山,龍脈由此生髮才對。那麼,龍脈的象徵是什麼呢?就是玉泉山的水。把水引向新建的京城和皇宮,使其王氣凝結,乾坤自可安定。為了把玉泉山的水作為龍脈引導到京城和皇宮,劉秉忠採用了一明一暗兩種方法。明,就是開鑿河道引水。暗,則要做水文調查。劉秉忠以玉泉山地下水向東流經的方向為脈絡,找到了下游的“龍泉”,並堪定太液池正穴,決定在此營建“大明殿”,並圍建大內,營造宮殿。此後八百多年的時間裡,北京在絕大多數時間裡是全中國的政治中心。

明朝後來在元大都的基礎上按照八臂哪吒的形像建立了新的北京城,風水格局繼承了很多劉秉忠,郭守敬等人的成果,元朝後來逃到蒙古建立北元,蒙古政權亡而不滅,一直騷擾大明。

風雨紫禁城

明朝得了天下,可洪武皇帝性格多疑,殘暴。當了皇帝的他最看不上的就是和他一起打天下,跟他稱兄道弟的這班夥計,所以做皇帝二十幾年,除了鞏固江山,就是把這班文臣武將送進棺材。他認為這樣自己的皇太孫就能穩噹噹的坐皇位了。可他一死,朱棣成了永樂大帝。

在中國,歷朝歷代要政權穩固,一般都是從北方向南方打江山,南方向北方打江山能坐穩天下的只有明朝。有人說,其實殘暴如秦始皇的朱洪武的明朝第二代就亡了,朱棣雖然也是朱元璋的兒子,建立的政權和明朝壓根就是兩回事。五行屬性中南方屬火,北方屬水,北方壓過南方建立的政權是水上火下,為濟卦,有事情完滿的意思,是很吉利的卦象,而朱元璋南方打敗北方,是火上水下,是“未濟”卦,雖然江山打下來了,可朱元璋就是覺得事情沒完,非要把會打仗的全殺光不可。他為此忙活到七十多歲,可他一死,朱棣就從北方從新打了一遍江山,表面看,似乎是朱棣奪了皇位,實際上,是把明朝的江山從未卦反轉成了濟卦,因此後來大明江山穩固,就是皇帝幾十年不上朝,國家照樣運轉。因為朱棣的成就,被稱為“祖”。

永樂大帝雄才大略,一代雄主當然不會象王莽那麼沒出息,僅僅住在別人的二手房裡。國家運作的機制改了,當然也就不能再使用過去的機器,所以永樂大帝就要建立新的皇宮和都城,於是就有了今天的北京城和紫禁城。

元大都與明清紫禁城中軸線對比

明朝燕王朱棣選定北京為都城,他既要用此地理之氣,又要廢除元代的剩餘王氣。當時的風水師便採用將宮殿中軸東移,使元大都宮殿原中軸落西,處於風水上的“白虎”位置,加以克煞前朝殘餘王氣;鑿掉原中軸線上的御道盤龍石,廢掉周橋,建設人工景山。這樣,主山(景山)–宮穴(紫禁城)–朝案山(永定門外的大台山“燕墩”)的風水格局又重新形成了。

紫禁城

北京風水格局的內局,更為細緻。她嚴格按照星宿布局,成為“星辰之都”。明朝皇帝將皇宮定名為“紫微宮”(紫禁城之名由此而來)。當時的建築師把紫禁城中最大的奉天殿(後名太和殿)布置在中央,供皇帝所用。奉天殿、華蓋殿(中和殿)、謹身殿(保和殿)象徵天闕三垣。三大殿下設三層台階,象徵太微垣下的“三台”星。以上是“前廷”,屬陽。以偶陰奇陽的數理,陽區有“前三殿”、“三朝五門”之制,陰區有“六宮六寢”格局。

“後寢”部分屬陰,全按紫微垣布局。中央是乾清、坤寧、交泰三宮,左右是東西六宮,總計是十五宮,合於紫微恆十五星之數。而乾清門至丹階之間,兩側盤龍六個列柱,象徵天上河神星至紫微宮之間的閣道六星。午門在前,上置五城樓又稱“五鳳樓”,為“陽中之陰”。內庭的乾清宮為皇帝寢宮,與皇后坤寧宮相對,在寢區中的乾陽,為“陰中之陽”。太和殿與乾清宮,雖同屬陽,但地理有別。太和殿以三層漢白玉高台托起,前廣場內明堂壯闊。而乾清宮的前庭院,台基別致,前半為白石勾欄須彌座,後半為青磚台基,形成獨特的“陰陽合德”的和合。

北京城凸字形平面,外城為陽,設七個城門,為少陽之數。內城為陰,設九個城門,為老陽之數,內老外少,形成內主外從。按八卦易理,老陽、老陰可形成變卦,而少陽,少陰不變,內用九數為“陰中之陽”。內城南牆屬乾陽,城門設三個,取象於天。北門則設二,屬坤陰,取象於地。皇城中央序列中布置五個門,取象於人。天、地、人三才齊備。全城宛如宇宙縮影。城市形、數匹配,形同涵蓋天地的八卦巨陣。

故宮風水中軸線上的建築:永定門–箭樓–正陽門–端門–午門–內金水橋–太和門–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乾清門――乾清宮――交泰殿――坤寧宮――坤寧門――天一門――銀安殿――承光門――順貞門――神武門――景山門――萬春亭――壽皇門――壽皇殿――地安門橋――鼓樓、鐘樓。建築軸線十五里,是世界之最,也體現洛書的方位常數十五之數。

 

北京城的中軸線

北京布局與天地相合而布局。也是中國古代最符合周禮的都城。《周禮·考工記》中要求都城的建造是:“匠人營國,方九里,旁三門。國中九經九緯,經塗九軌。左祖右社,面朝後市。市朝一夫。”北京城牆方正、街道平直寬闊,紫禁城東面為祖廟,西面為社稷壇,景山前的紫禁城是朝廷,後面是大運河的終點後海,是北京的主要交易市場和民居,朝廷宮室市場各占地一百畝左右。

其祭祀多用各種祭壇,如”日,月,天,地,先農,先蠶,社稷”及太廟,文廟等,其中“垂教天下”、“君臨天下”、“與天相合”含義,均具有民族文化特色和風水上的深意。

1644年李自成進北京,燒殺搶掠,在武英殿登基稱帝後,一把火把紫禁城和九門城樓給燒了。(見於《明史》)大火後的紫禁城,僅僅剩下了武英殿、建極殿、英華殿、南熏殿、四周角樓和皇極門。

李自成這把火殺了明朝的王器,所以明朝那麼大的地盤,面對十幾萬八旗兵丁束手無策,讓清朝統一了全中國。清朝入關後,順治皇帝面對一堆廢墟,不得不和李自成一樣在武英殿登基,並著手重建紫禁城,今天我們看到的紫禁城是明朝的地基,清朝的建築。清朝順治二年,奉天殿改名為太和殿。順治三年修成。康熙十七年,吳三桂搶得半壁江山,登基稱帝。康熙十八年,京師大地震,滿清政權岌岌可危,滿清貴族們甚至在討論從新退回東北,此時,太和殿再次被焚毀。面對如此困境,康熙爺從自身做起,下“罪己詔”,檢查自己執政過失,並勵精圖治,開創康熙盛世。於康熙三十四年至康熙三十六年重建太和殿。由於屢遭雷電,大火,所以這次重修太和殿屋脊上的脊獸比其它的宮殿都多了一個被稱為“行什”。據傳它就是雷震子的化身。現存的太和殿即此次重建後的形制。

康熙是中國歷史上千古一帝,他面對政治困局和自然災害,從自身修養,政治清明著手,並且從新把太和殿這個國家重器修建起來,全備的機器和有道明君相輔相成,開創了中國的最後一個盛世。

清朝的皇帝沒有住明朝的二手房,而是在明朝皇宮的地基上修建了新的皇宮。可這畢竟也是前朝遺物,所以清朝初年,全國都很不太平,到處鬧反清復明,甚至暗殺活動能深入皇宮,直達皇帝身邊。這樣的事情一直折騰到清朝末年,就和明朝的皇宮只剩下地基一樣,這些人形成了很多的組織和地下幫會,現在的洪門就是從當年反清復明的天地會來的。後來孫文鬧革命,推翻清朝政府的時候,洪門提供了非常多的經濟資源。

頤和園,皇家最後的園林

從順治入關開始,清朝就開始修建皇家園林。形成了後來著名的三山五園的景觀。三山是指萬壽山、香山和玉泉山。三座山上分別建有靜宜園、靜明園、清漪園(後為頤和園),此外還有附近的暢春園和圓明園,統稱五園(參見《中國古代建築史》清代卷》)

從康熙二十三年開始,清朝的皇帝在故宮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了,他們經常在這些園林中辦公。雍正乾隆時期,皇家園林的營造達到了高潮。皇帝如此,王爺們當然也紛紛效仿。在全盛時期,自海淀鎮至香山,分布著90多處皇家離宮御苑與賜園,園林連綿二十餘里,蔚為壯觀。

圓明園總平面圖

滿人是少數民族學習中華文化的典範,他們是漁獵民族,入關後,學習儒家文化,以仁孝治天下。在繼承漢文化方面,祭天地,朝會等這些事情放在北京城內的國家機關辦理,而祭祀祖先,狩獵等活動放在了園林中。所以這些園林對清朝來講不僅僅是遊玩的地方。在電影《火燒圓明園》中,聽說圓明園被英法聯軍焚毀,咸豐皇帝哭的是宗廟和園子。可見這些園林的重要性。圓明園是中國歷史上園林藝術的巔峰之作,被外國傳教士稱為“萬園之園”,愛新覺羅家族與鳳凰有很深的淵緣,鳳凰是這個家族的守護神,在風水師看來,圓明園就是一隻巨大的鳳凰。

大清有三個女人最有名氣,孝莊文皇后(康熙爺的祖母),孝聖憲皇后(乾隆的母親),孝欽顯皇后(慈禧太后)。乾隆的母親最有福氣,享了一輩子福,孝莊皇后和慈禧太后,都是為大清操了一輩子心,一個開創基業,一個收拾殘局。乾隆年間蓋了那麼多園林,可今天剩下最完整的就要數頤和園了。說起頤和園,現在的很多中國人雖然不得不佩服皇家園林的壯美,但也一定要聲討慈禧老佛爺為了修頤和園動用海軍軍費的腐敗。作為執政48年的大家長,慈禧真的糊塗到為了自己的享樂,毀了大清的江山嗎?

古代的帝王都是有帝王術要修習的,一個小皇子成長為皇上,都是一個很嚴格而艱苦的修行過程。掌握了那些帝王術,就和今天美國總統拿到了美國國家機密的鑰匙一樣,對掌控國家的命運是十分重要的。歷朝歷代帝王術的基礎相同,但各有特色。清朝的皇家當然也有一套自己的帝王術,而清朝的掌權者就是這套學問的專家。孝莊皇太后和慈禧老佛爺要培養出皇上來,當然自己也要掌握這些知識。

在慈禧看來,那些園林不僅僅是遊樂場所,也是大清的王器,蘊藏著大清統領天下的秘密。這些園林被毀壞,就和元朝的大聖壽萬安寺被雷火焚毀一樣,是大清將亡的徵兆,可慈禧不象元順帝那樣有蒙古大草原這條退路。她面對的是世界列強。為了延續大清的血脈,她想出了一個法子,就是從新把這些園林,也就是大清的“王器”給修建起來。

在現代人看來,國家富強多買軍艦,多添火炮,增強軍力可以不受欺侮,可從慈禧的帝王術的角度看,大清的“王器”比軍艦更加有力。這些帝王術里的秘密都是不能讓人知道的,所以慈禧不得不從自身意願的角度出發,以養老,辦壽為理由,要求重建頤和園。可是清朝末年國力比起乾隆爺那會兒,實在是差的太多,所以,慈禧重建圓明園,恢復宗廟的目標無法實現,不得已挑了頤和園作為恢復皇家園林的起點。可惜清末的時候,大地的風水格局早就已經十分混亂了,不僅清朝氣數已盡,宣統後面也出不來天命的皇帝了,不要說頤和園因為財力不足沒有能夠恢復清旖園的所有建築,即便能恢復乾隆當年所有的園林,也不可能起到相應的作用,畢竟那王器只是一部機器,沒有能量是無法運作的。

歷史上最後一次殺王器

太和殿寶座上方天花正中安置形似傘蓋向上方隆起的藻井。藻井正中雕有蟠臥巨龍,龍頭下探,口銜寶珠。這顆大銅珠,名為“軒轅鏡”,旁邊還有6顆小珠。民間傳說如果不是受命於天的人坐上寶座,軒轅鏡就會落下來,致那個人於死地。袁世凱要當紅憲皇帝,怕軒轅鏡掉下來砸死自己,於是下令將寶座向後(向北)移動2米。因此如今軒轅鏡正下方是方台的台階前沿,而非寶座。李自成當年不敢在太和殿登基坐殿也是怕軒轅鏡。據說毛澤東進北京後,很想當皇帝,可他到太和殿看了一眼,尤其是那軒轅鏡後叼著銅珠的大龍目光炯炯,嚇的他一輩子沒敢再踏進紫禁城。

毛澤東多少知道一點帝王術的皮毛,他一輩子都想當皇上,可自從去了太和殿,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因此他看見故宮,看見北京城就恨恨不已,一心算計著要拆了北京城。50年代初,外城牆就全都被拆乾淨了,53年開始要拆內城牆,受到梁思成等學者的強烈反對。直到65年,老毛終於找到了個機會,故意把北京地鐵二期工程沿著北京內城建,並以此為理由把內城牆全都拆了個乾淨,還把北京城裡的各個要道口的牌樓等都拆了。八臂哪吒城,這座鎮邪滅亂,維護國家穩定的王器就這麼沒有了。沒過多久,全中國都高呼“毛主席萬歲”,開始了文革,一鬧就是十年……。

拆北京城牆是歷史上最後一次殺王器,原因是老毛想當皇帝。拆了北京城牆後,他終於在一場共產造神運動中過了一把“萬歲”癮。老毛最終沒能拆了紫禁城,他沒能得到皇帝的名分,一輩子在“不稱霸”“不稱王”的自我解嘲中恨恨作罷。

拆了老城牆,共黨也建立了自己的機器,比如把毛的停屍房設在了能量貫通的中軸線上,中國的大地能量被污染,中共得到能量補充。以前每天動輒有幾百上千人去“瞻仰毛的遺容”,好比宗教祭拜。把紀念碑立在中軸線上,如同腦血栓一樣阻塞正能量通向中華大地,讓人們沒有能力反強權。圍繞在毛墳周圍的人大會堂,歷史博物館等和那些被稱為“建國十大建築”的東西。那些“建築”由於機制邪惡,算不上王器。它溝通的不是天地,是魔鬼,那部機器運轉,讓中國社會災難深重,山河破碎,環境污染,百姓貧困。

王器是國家機器的一部分,隨朝代興而興,隨朝代亡而亡,它就是一部機器,需要懂得它的人去操作和維護,能擁有和駕馭王器的人一定是要有那份德行,才能造福天下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