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另外空間所見,談傳播真相、救度眾生的重要性

由於紐西蘭的大法弟子大多集中在奧克蘭市,因此,向其它城市傳播真相就成為了我們當地一個重要的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項目。下面,我想談一下在我參與的一次發真相資料的過程中,我看到的另外空間的景象,並談一下個人認識。當然,師父讓我所看到的也只是佛法所在這一層次的體現,旨在讓我悟到法理,共同提高,師父傳給我們的這部大法才是我們修煉的根本保證,所以“以法為師”是我們大法弟子不變的準則。

一、 重返家園,久別重逢

在派發資料的過程中,只要自己心態正,達到標準,我看到每一份資料上都是一個法輪圖;當自己很專心的念正法口訣時,法輪圖就像被激活了一樣,由圖形變成了旋轉的法輪,並散發著光芒。每當我把資料放到居民的郵箱裡時,有的釋放出金色的光,並打出很多小法輪;有的先是一陣強烈的爆炸,然後才是金色的光芒和大小法輪。無論怎樣,一時間,我看到每戶收到真相資料的人家,從整個院子到整個房子,由前到後,一層黑色的物質被迅速消掉。讓我更吃驚的是:每戶人家的房子都附著天使等具有西方神形象的生命,當那層黑色的物質被打掉後,他們就從原先的陰森,麻木的樣子一下子恢復到了他們原有的神的形象,那種形象充滿了光明與神聖;帶著得救後的喜悅,他們開始離開房屋,緩緩上升;我順著他們升起的方向望去,只見天上有一個由雲層形成的巨洞,洞口上方的四周有很多西方形象的神,面帶慈祥,唱著讚歌,迎接著這些生命的回歸。當那些被救度的生命回到天上時,便與前來等他們回家的神共同歡慶,那真是一種生命間久別重逢後的喜悅和幸福。

在我發資料的過程中,一邊念正法口訣一邊快速的派發著。看到上述的場景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我倍受鼓舞:感謝師父對眾生的慈悲救度,感謝師父對弟子的鼓勵!

二、聖花開放,就是得救之時

一次我們組去邊遠地區派發資料,此處除了有稀少的人家外,就是一片片的樹林與大山。當我們走到一處開闊地時,師父讓我看到一大群飛禽走獸從遠處向我們走來。我先是一愣,以為它們要干擾我們;這時,我看到它們為首的是一個長著人的模樣的精靈。原來,它們發現我們與常人不同,覺得很奇怪,於是就一直在跟著我們。我隨後便告訴他們: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記住這九字真言,同化大法,同化新宇宙。這些生命開始各自重複我告訴他們的話;忽然,空中一下子出現了好幾朵金色的蓮花,花瓣由合攏到開放,並放射出閃耀的金光。這些生命一下子沸騰了起來,那為首的精靈激動的歡呼著,並俯身跪下向那些金色的蓮花膜拜;它身後的那些生命也隨之一起膜拜;它們激動萬分,為首的精靈對我說:“‘當聖花開放,便是得救之時’,這是我們祖先流傳給我們的預言,今天終於實現了!”

看到此景,我真心的為這些生命感到高興;事後,我將自己的所見告訴同修,我們悟到:這是師父在鼓勵和點化我們,眾生都在等得救,只要我們有能力,不管路途多遠我們也要去。

三、 布上的法輪圖形

有一次,我與同修發完資料後在路邊休息,這時,我忽然看到對面樹林中有一位白衣老者,他後面有好些個男男女女,其中有幾個士兵模樣的年輕男子,拿著一張布,似乎在拿布上的圖案與從真相資料中打出的法輪做對比 。我一看,原來那塊布上畫著一個法輪圖形,只有構圖而無顏色。我與那位白衣老者簡單交流後得知:他是這裡的山神,這些年輕人是他族落的成員,而他是長老。隨後,我告訴他們,我們是大法弟子,來此傳播真相救度眾生,並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都認真地記下。此時,忽然在他們面前出現了一個旋轉的法輪,他們一下子變得興奮了起來。我告訴他們:這就是法輪,和你們布上的那個圖案一模一樣。從他們的神態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那種生命在得救後的喜悅之情。那個長老告訴我,那個布上的法輪圖案是他們祖先流傳下來的,並告誡他們,在末劫的時候,找到這個圖案就能得救。

當我們要離開時,有幾位士兵裝扮的年輕男子想與我們同行,並願全力相助,我謝絕了,並告訴他們要感謝的是我們師父與大法,並在此告訴他們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以上就是我在發資料過程中看到的部分情景,整理出來與同修交流。通過這次經歷,我又一次從內心感受到了師尊的慈悲與大法的威力。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比如說,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他出生後,這個家裡有他,學校有他,或長大了單位里有他,通過他的工作和社會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聯繫,也就是說整個社會的布局都是這樣布置好了的。但是由於這個生命體突然間死掉了,不是按照原來特定的安排了,發生了變化。那麼誰打亂了這件事情,那個高級生命都不饒他。大家想一想,作為修煉的人,我們要往高層次上修煉,那個高層次中的生命都不饒他,你說他還能修煉嗎?”我悟到:表面上,我們通過發資料使那些生命得救,重返家園;但我們不知道的是:師父為了救眾生和大法弟子的提高做了多少鋪墊與安排,付出多少心血。真正救眾生的是師父與大法,我們只是履行著自己的誓約——跑跑腿,動動嘴。可是,如果因為我們自身修煉的問題,錯失了救眾生的機會,或對做救度眾生之事未達到師父要求的標準,而造成那些本該救度的生命沒有被救度,很可能這些生命就再也沒有機會被救度,而不得不面臨被淘汰的命運,而這一切卻是因為大法弟子個人修煉原因而造成的,這不僅是違背了自己下世前的誓約,更是對師尊要救度這些生命的久遠安排犯了罪。

從學法中,我體悟到:師父為了能讓這些生命得救,進入新宇宙,而在另外空間做了層層而又久遠的安排,就差我們大法弟子在這個空間做最後一步,而這一步恰恰就直接關係到眾生能否被救度,大法弟子的責任何等之大啊!這或許就是師父為什麼要講“大審判”的法以及師父一直所擔心的原因之一。等待得救的,不只是我們肉眼能看到的那些世人,另外空間,層層眾生,他們都在等待被救度,只不過他們沒有人那麼迷罷了!所以,我們作為大法弟子,真的不能因為人的執著,觀念,甚至是脾氣秉性而阻礙了自己救度眾生的步伐。

以上就是我的一點粗淺理悟。我須說明的是:師父讓我所看到的也只是佛法所在這一層次的體現,旨在讓我悟到法理,共同提高,師父傳給我們的這部大法才是我們修煉的根本保證,所以“以法為師”是我們大法弟子不變的準則。一點粗淺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