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市的見證

建甌(建州),別稱芝城,是閩江上游武夷山下的一個古老而美麗的城市。建甌歷史上一直是閩北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建甌市在東漢建安初年(公元196年)始置縣,至今已有1800多年歷史,“福建”二字即取之干福州、建州之字首。

建甌被稱為芝城,來歷於雲際山右山腳的紫芝坊發現靈芝發光緣故。紫芝坊的“環溪精舍”是朱熹童年隨父寓居讀書的地方,從紹興十年至十四年三月(1140~1144)朱松逝世為止,朱熹均在此從父學習。建甌當時是福建的政治文化中心,朱熹在建甌的四年期間勵志儒家聖賢學說,詩文有了很大提高,成為影響他一生髮展的十分重要的一段生涯。書院前有畫卦洲,相傳為朱熹童年畫卦處,其後代曾在此建有“畫卦亭”、“朱韋齋先生祠”。

建甌境內風景秀麗,歸宗岩古人喻為“玉樹琪花”,萬木林古木參天,有全國最大沉水樟。亦有辰山、黃華山、光孝寺、文廟、鼓樓等名勝古蹟,美不勝收。歷代為郡、州、府、路、道治所和閩北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出過 1154 名進士、 6 名狀元、 10 名宰輔大臣,是中國歷史上出千名進士的十八縣之一。宋代理學家朱熹成長於建甌,史稱“三楊輔政”之一的政治家楊榮和歷史學家袁樞、音韻學家吳域、外交家徐競、文學家吳激等一些名垂青史的人物誕生於此。李綱、陸游、辛棄疾等宋朝忠臣、名將都曾駐足建甌並留下讚譽。自古以來,建甌即是一個商賈雲集、物產豐富、人文文化積澱豐厚的地方。建甌的木材、陶瓷、茶葉,早在宋代就蜚聲京城和四海。“北苑”龍鳳團茶是專供皇家的御茶,其精品比金子更貴重。建窯燒制的兔毫盞,是宋代最名貴的瓷器之一。元代,世界著名的義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途經建甌時,盛讚這裡地域富庶,商業發達。

但是有誰能想到這座美麗的建甌城曾經兩度面臨屠城的命運。

那是在五代亂世,唐朝晚期,唐朝福州軍事判官章修的長子章仔鈞率軍鎮守浦城,期間有二位叫邊鎬和王建封的心腹大將因遇雨貽誤了軍期,按軍法當斬。仔鈞公夫人練寯(873~952年),浦城仙陽練村人,人稱練夫人,認為兩將軍曾立過戰功,這次誤了軍期事出有因,因而代向仔鈞求情,最後由練夫人贈予盤纏放兩人逃走,而太傅公假裝不知了之,二將離開前,發誓道:“有恩不報,天之神,地之靈,無容我二人寸進。”後來,邊鎬與王建封投靠了南唐。

仔鈞公病逝後,練夫人隨子遷居建州城。二年後,南唐派查文徽進攻建州,王建封為先鋒,邊鎬接應。大軍圍困建州城,猛攻數日後城破,南唐軍隊決定屠城三日。此時,邊、王二人記起救命恩人練夫人還居於城內,一旦屠城,玉石俱焚,怕夫人難免於難,便尋訪到練夫人居處,準備了金銀財帛、解甲步行到練氏夫人家拜謝,並授白旗,告訴夫人,吾輩曾蒙夫人恩活,豈敢忘報。現南唐兵將屠滅建州百姓,請植旗於門為號,當保全之。夫人盡還金帛和白旗,並表示,建州城中居民七、八萬,大多是無辜的百姓,只有極少數是你們的敵人,如果你們能念及舊德,望保全此城;若必屠殺,則我願與城俱亡,不願獨生。練夫人大義凜然,令二將汗顏,遂令收回白旗,並告全城居民以植楊柳為記,當可保全。夫人令子孫家人連夜遍告州民。第二天,南唐大軍進城,家家門前遍插楊柳,兵卒均不敢犯,結果只殺了36個將士,並在城外大州放了一把火,報稱“火燒一大州,殺了36條街人”。

練夫人死後,建州百姓感激她保護全城百姓的恩德,打破城治不許建墓禁例,將練氏夫人墓建在州署後堂,立碑稱“全城眾母”。明正德十五年(1505年),建寧府同知湛龍,撤銷城西敬客坊天后宮,改為章太傅練氏夫人祠。後來,城西夫人祠移往郡城桐樹坡。文化大革命中練祠被破壞。

幾百年後,南宋建炎三年( 1129 ),福建路上四州的建州(今建甌縣)、南劍、臨汀、邵武,年景不好,而南宋朝廷的稅款攤派項目繁多,使得“民不堪命”。於是,在建炎四年( 1130 )七月,在建州的吉陽縣范汝為起義。

起義軍首先打敗了建州的地方部隊,繼之又打敗南宋政府派來鎮壓的三千名正規軍,參加起義的人數這時以激增到十萬以上。南宋朝廷採用“剿撫並用”辦法,先後派遣文官謝響、施逵、陸棠等人到范汝為的營寨中去“說諭招安”。卻不料謝、施、陸等進入起義軍營寨後,看到起義軍聲勢壯大,人民確實苦不堪言,范汝為侃侃而談似起正義之師,於是倒戈“歸順”了義軍,並為范汝為出謀劃策。

紹興元年( 1131 )十一月,南宋朝廷派其大將韓世忠為福建、江西、荊湖南北路宣撫使,率領大軍去專力鎮壓福建境內的這支義軍。韓世忠的軍隊在紹興二年( 1132 )正月初四完成了對建州城的包圍,使用對樓、火炮、天橋、雲梯等攻具,百道齊攻,攻克城池後,韓世忠欲屠城泄憤。當時宋朝的抗金名臣李綱遭貶流放遇赦後,正隱居在福建泰寧丹霞岩,聽說後星夜兼程趕到建州,說服韓世忠放棄了一場血腥屠城。在生死攸關的時刻,人性向善所折射出來的光芒超越了時空,直達歷史的主幹。從此,建州人將練夫人尊為“芝城之母”,將李綱尊為“芝城之父”,永遠紀念這兩位用仁愛挽救了萬戶黎民免受血光之災的恩人。後世朱熹評價李綱:“綱知有君父而不知有身,知天下之安危而不知身之有痼疾,雖以讒間竄斥瀕九死,而愛國憂君之志終不可奪者,可謂一世偉人矣!”

中國古人講“人命關天”,更有“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說法,佛教徒對生靈的珍視甚至可以到“掃地恐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的程度,對生命的珍愛可見一斑。可是中共惡黨以暴力和謊言起家,殺人是其維持統治的利器,為了其黨魁的好惡甚至對信仰“真善忍”的一群修心向善的好人舉起屠刀,活摘器官賣錢圖利,做出了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邪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地之法,人間之理,大到治國、治家,小到修身養德都逃不出其規律。那些為了一已之私、短暫榮華,迫害好人,打壓良善的人,看似一時囂張、跋扈,但都不長遠,如今中國大陸反腐反下去的大多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不僅應驗了現世現報的因果報應,很多也禍及了子孫後代,奉勸那些曾經與邪惡為伍的人為了自己的生生世世,子子孫孫,儘快懸崖勒馬,棄惡從善,而那些麻木世人也不可與邪惡為伍,只有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選擇和踐行正義和良善,才會擁有美好、光明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