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訴江案與《推背圖》、《封神榜》

一直覺得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這三個名字起得很有意思,近平(接近平定,習又與除夕的“夕”發音相近,除夕之後是新年,歷史將翻開一個新的篇章)、克強(攻克諸強),岐山,則令人聯想到了《封神榜》,當年,姜子牙正是在岐山封神,完成了打敗紂王、平定天下的偉大業績。

試解《推背圖》

“君非君,臣非臣。始艱危,終克定”,這是《推背圖》中的第四十三卦,圖中是衣衫一般的大官人要打一服飾華貴的小貴人。 習近平執政以來,打掉了眾多“老虎”,從常人角度來看,實在不可思議。習近平雖貴為國家主席,但江派樹大根深、爪牙眾多、心狠手辣,說不定沒打著老虎,自己先把小命送掉了,這是“君非君,臣非臣”。但是,習近平偏偏是打一個成功一個,從未失手,“始艱危,終克定”。為什麼會這樣?要叫當事人說一下體會,很可能會是這麼兩句話:冥冥中自有天意、如有神助。那麼我們修煉人看得就更清楚,順天者昌,就是這麼回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現在,時候到了。

再說《封神榜》

紂王無道,它的滅亡是天意,也可以說是自取滅亡。但是,無論是從常人還是神仙角度來看,他的滅亡都是一個驚心動魄的過程。姜子牙和紂王,這對陣的雙方,都有神仙相助,紂王一方的勢力,初期尤為強盛,即便是後期的垂死掙扎,也以“誅仙陣”、“萬仙陣”等招數害死了無數神仙,即是所謂的“大羅神仙血染裳”。對於支持姜子牙的神仙們來說,形勢險惡,要不要去助陣?去,或許會失去生命;不去,可以暫時保全自身,但是,失去的是比生命更珍貴的東西——最為險惡的“萬仙陣”之後,紂王敗局已定,姜子牙封神之日近在咫尺。

一切盡在訴江案

聯想到今日的“訴江案”,形勢看上去似乎也很險惡,邪惡連支持訴江案的維權律師也一併綁架,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如果說,常人在面對生死抉擇時,只能摸索猜測著天意,做到順天而行,那麼,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天意早已明明白白地告訴了你,只看你去不去做。

要不要訴江?怎樣訴江?迫害了你,你就訴它,就這麼簡單。有人說自己沒有受迫害,那麼,江澤民誹謗法輪功是x教,你是不是法輪功的一員?如果是,那麼,它就是在誹謗你迫害你,你就起訴它,寫下自己的親身經歷,證明法輪功是正法,再簡單不過。

至於訴江的過程,對大法弟子來說,真的是一個洗淨自己的大好機會。做的時候,注意觀察自己的思想,你會發現,平時里摸不著碰不到的執著心,什麼怕心、顧慮心等等,全湧出來了,就在它們露頭的那一刻,趕緊發正念清除,事情就做成了。怎麼做成?“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第一講“煉功為什麼不長功”)。在我目前的層次認識,只要你去做了,在做的過程中擺正了心態,就做到了“修在自己”,其餘的,師父自有安排,師父安排的路,當然就是最好的路。

十多年前,邪惡最猖狂的時期,有一天我到同為大法弟子的父母家去,母親一臉焦慮的告訴我,父親在離家不遠的超市門口,給一個做推銷的年輕姑娘講了真相,講完後,姑娘讓父親登記一下姓名電話,父親給她寫了。看得出來父親和母親都有些擔心,我說:“師父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講真相沒錯,留了個人信息後覺得害怕,清除掉怕心就行了。”母親問:“那留下了姓名電話怎麼辦呢?”我說:“清除掉怕心,就做到了‘修在自己’,其他的事,不就是‘功在師父’了嗎?那個姓名地址可能他們不小心丟了,或是看不清楚了,都有可能,有什麼事情是師父做不到的呢?”父親和母親明白了,一下子就輕鬆下來了。其實,我當時的修煉狀態並不好,怕心比起父母來有過之而無不及,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說出了這麼一番話,感覺是想都沒想脫口而出,這不就是師父在借我的口點化嗎?還有,一九九九年,父親和周邊同修開了個會,商量去北京護法的事,當時心態是比較純淨的。後來,有一個參加的同修被邪惡非法綁架,說出了我父親,但她說了我父親的長相和工作單位,卻把父親的姓氏說錯了。結果,父親的單位正好有這個姓的人,長相也很相似,但卻是個不修煉的常人,保衛科找到這個人後,這個常人很生氣,大鬧一場,此事便不了了之。這樣陰差陽錯的經歷,每個大法弟子恐怕都有很多,就不多說了。只是想說明一件事,我們只要用純淨的心態去做,做的過程中用師父賦予的能力不斷純淨自己的心態,就足夠了,大道至簡至易,真的沒什麼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