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有頭 債有主

1997年元月一日我喜得大法,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想起了我的前世和今生。我與同修講述過很多我過去世的修煉故事,這裡我就不細細說來了。我們在生活中,哪怕任何一個細小的枝節,也要注意不與人結怨,否則債主會千方百計來討債。

我有一世當警察,可以說明察秋毫,不放過一絲一毫的壞人做的惡事。那一世,我辦案無一人喊冤,公平合理,嚴格執法。但是有一個人,因為犯了一點小錯事,我抓到他,當時的情況下預想他在拘留所也只能被拘禁3天,可是我的上級說把他放了吧,送他回去,也就三天就別拘留了。我想:有錯就不能放!按著自己的處理事情的方法把他拘留3天,可是他到第10天才被放回。這個生命非常的恨我,與我結下了很深的怨。

這一世我得了大法,在做資料和講真相的過程中一直沒有暴露自己,也沒被迫害過,這也與前世的修行有關。但是在6月份的訴江大潮中我參與了訴江,8月份訴狀被打回,打到當地派出所,我被兩名惡警騙到派出所,他們才說訴江的事。而且到我家抄家,搶走了大法書和《九評》、《解體黨文化》,MP5和兩個U盤,還有真相幣印章,真相手機和黑莓電子書。惡警們認為搜到這些他們認為的所謂禁品,會把我判刑,所以當天把我送到公安局,準備讓國保大隊隊長把我扣留並關進看守所。當時我心情非常平靜,認為他們說了不算,師父會保護我。

出人意料的是國保大隊隊長非常的慈善,讓他們把我送回家,說:“教育教育就行了,還是老師,別影響工作,馬上開學了。”國保大隊隊長說完就走了,沒想到的是派出所的惡警按照他們的處理方式拘留15天。他們假意說他們不拘留,給他們1000元錢就沒事了。他們把黑莓電子書還給了我,因為他們不會看所以就沒發現;還把語音電話還給了我,因為他們沒找到電池,以為是廢手機。結果過了兩天他們勒索我1000元錢,過了3天他們來到我的家把我騙走,假說所長問點事,他們把我騙到拘留所拘留15天。我回來後非常的生氣,他們的上級讓他們把我放了,結果惡警不放人。

在幾天的看書學法中,我想到了我生前的往事,原來都是有因緣關係的!這裡的惡警有一個就是我前世當警察時抓到的那個有點小錯的眾生,我拘留他10天,這一世他拘留我15天。今年6月我郵寄訴江狀後,兩高已經簽收後,有一天早上我就夢見惡警來我家抄家,拿走了三本書......,夢見他們把我送到拘留所,拘留所的環境和我夢中的一模一樣。我醒後還發正念,否定這個夢境,我當時想把書藏起來,後來一想:他們是大法的法器,應該沒事。但是我還是沒有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書真的被惡警抄走了,如果我早早的放起來就不會被惡警抄走了。

寫這個故事,就是讓同修們引以為戒,生活中不要結怨,否則債主會千方百計來索債。有很多大法弟子在生活中不實修自己,跟常人結怨,甚至不嚴格要求自己,希望同修們堅修大法緊隨師,緊跟正法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