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皆有靈:我的印表機的神奇

在九月中旬一天下午三點鐘左右,我還是照常列印訴江大冊子《世紀大審判》(2合1版),列印一本《世紀大審判》需七張A4紙,每次我都是給印表機加七十張紙,點九下出十本。可這一次我也是先列印奇數頁,可等奇數頁列印完後一看:哇!這是怎麼了?我打錯了嗎?因為我發現最上面的紙顯現的是偶數頁也列印完畢。這怎麼回事?我還沒開始列印偶數頁呢。我慢慢的把半成品的冊子拿出一撿,發現最上面的七張紙奇數頁和偶數頁《世紀大審判》1本已經打完。下面的紙還是七十張。這就是說多出一本,而且是列印完整的。我接著列印偶數頁,列印完一數是十本。也就是說這一次我是放了七十張紙,結果列印出十一本,更神奇的是:沒開始打偶數頁呢,在列印奇數頁時,一本完整的《世紀大審判》已經完成在最上面讓我看。

我又驚又喜的對印表機說:印表機你真棒啊!真好哇!你也知道全球審江大潮和救人的緊迫呀!同時我也悟到這個奇蹟是師父對弟子的鼓勵,因為我們這次做的真相是去農村偏遠和空白地區散發,那裡的眾生也得知道全球訴江的事和被救度啊。

同修啊!這就是說在最後正法訴江和救人的路上,我們也都應該趕快去到那些偏遠和空白地方,把訴江真相和大法真相送到那裡邊去呀!

最後敬用師父的《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最後一段法與同修共勉:

“師父說的三件事都很重要,希望大家在最後的這段路把他走的更好。那些做的好的,不要鬆勁,不要鬆勁。這麼多年大家走過來不容易,師父珍惜你們,師父也感謝你們。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