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記憶:文成公主(一)

1985年,17歲的我去西藏亞東縣為部隊修房子,還到過五千三百多米的印度最前線修建彈藥庫,條件很艱苦,完工後回家的路上,我們參觀了布達拉宮,還花了5元錢照了一張馬上照,馬上取得照片。我一個人最先走下布達拉宮,在布達拉宮城牆下面等他們下來。我突然想起我的包里有兩塊碗大的泥土,來西藏前我媽從老家牆上取下來的,說是到西藏水土不服時泡水喝,一直認為這兩塊泥土可能還有用所以就沒有丟掉,現在想起來了,我把兩塊泥土拿出來,輕輕的放在牆角下,思想中突然冒出兩句話來,“公主殿下,微臣來遲也。”然後莫名其妙的不停流淚,一種無限的傷感。

參觀了一天,當天晚上我清楚的做了一個夢。

夢中我叫李斌,是修道之人,有他心通功能。在朝廷為官。我武功好,但長得像書生,就被任命為文官。因做事細心,所以皇上就派我以文官的身份送文成公主出嫁。

我會武功,所以就在公主的轎邊做保衛公主的差事。

熱熱鬧鬧很快送親的隊伍到了邊關,我們娘家人就不能再送。當晚熱鬧過後,公主和隨從準備休息時,傳來了悲傷的憂傷的秦腔,她們的哭聲,就像演戲的那種如泣如訴,唱戲一樣的訴說,抽泣。把他們的思鄉,對親人的牽掛,離家後的孤獨與寂寞,無奈無助,就像我講的用一張滄桑的網網絡起來,無限的憂傷,無限的滄桑。

當時我對皇上心生怨氣,怎麼讓我大唐公主下嫁這蠻野之邦,給我李斌五萬將士,我就可以滅了這蠻夷之邦… … 我正生氣呢,風吹過來公主的手巾,正好落在我的手上。我發現上面有公主的眼淚。

我有一種就像在手機上的圖片,一點就能放大、無限放大的神通,發現眼淚中的公主身穿金盔甲,騎著一匹會飛的天馬,公主騎著天馬行走我大唐邊關,更神奇的是,公主手中的金槍,黃金做的,金光閃閃,槍端沒有尖,沒有刃,卻是幾面旗子。我把金槍尖端的旗子放大一看,上面寫的是“以德服人”“德行天下”“天下為公”“中華文化,弘傳天下”… …還有記不得了。另一滴眼淚中,我又看見公主像菩薩一樣,安寧,祥和的坐在蓮花上,我一下就明白了,這是公主的責任和使命,她要用中華文化去改變、轉化這蠻夷之邦,公主用的是菩薩一樣的慈悲心去感化,度化這個蠻夷之邦,用中華文化去改變這蠻夷之邦,讓這蠻夷之邦回歸到中華文明中來。公主用她的仁愛和慈悲心來降伏這個蠻夷之國,用中華文化征服這個野蠻民族。

我大唐公主真有聖賢之德啊,我對公主肅然起敬,手巾上還有一首詩,有公主忘記了帶長安的泥土去他國之意,最後兩句我還記得:“此去樂也,更思長安也”。

記得公主還告訴我,以後我們會成為同學。今生我小學畢業就不念書了,怎麼能成為同學呢?現在想起來了,公主是不是也在修大法,我們同修一部大法,是這個同學吧。